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三十一集  邂逅姜宝珍           ★★★
第三十一集 邂逅姜宝珍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65 更新时间:2010/7/18 15:25:08

 

  1、市立医院    李明远病房    内   日

  突然,房门被推开,身披黑色长衫、蓄着仁丹胡、受助文明棍的日本特务机关长秦彦三郎及他的四个便衣随从,出现在门外。它的旁边是该院的王院长。

  李明远吃了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王院长:机关长先生,这就是您想要见的同记商场的经理——李明远先生。

  秦彦三郎:好,谢谢,你可以走了。

  秦彦三郎向两个随从一使眼色,两个人留在门外。

  秦彦三郎率另外两个人大步走进病房,两个随从站立于秦彦的身后。

  秦彦三郎向李明远大鞠躬道:李明远先生,我是大日本帝国驻哈尔滨的特务机关长秦彦三郎。

  我代表本机关,向李先生表示亲切的慰问……(回身从随从手中接过鲜花一把,敬献给李明远),祝李先生早日康复。

  李明远先是有些紧张,很快镇定下来:多谢机关长先生抬爱。我李明远有病在身,不便施礼了。李明远吃力的想起身,秦彦三郎上前一步,将鲜花递给明远。

  秦彦三郎:李先生不必客气。

  李明远:请坐。

  秦彦三郎坐于椅上,其余二位仍站立于秦彦身后。

  李明远:秦彦先生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秦彦三郎:李先生差矣,我大日本帝国一向与中国亲善友好。我秦彦三郎最敬重中国的人才。

  象李先生这样难得的商界精英,我秦彦三郎是崇拜有加,今闻李先生有恙,我特意前来拜望……”

  李明远微微一笑:不敢当,我李明远不过是哈尔滨同记武百祥大老板帐下一个小小的帮手而已,

  怎敢劳机关长先生您屈驾光临?

  秦彦三郎:唉,哈尔滨同记的李明远、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的大名,在中国、在日本,几乎是尽人皆知。哈尔滨的商业,乃至东北和全中国商业的未来,也全靠李先生、武先生这样的英才来统领啊……”

  李明远:先生过奖了,过奖了……”

  秦彦三郎:李先生身体恢复可好?

  李明远点了点头:还可以……”

  秦彦三郎:李先生要不要到我日本人开的医院治疗?如果需要,我可以帮忙。

  李明远:多谢了,我已经脱离危险了,不必再麻烦先生您了……”

  秦彦三郎:李先生请安心养伤,以后如果有事或遇到什么麻烦,就请找我秦彦三郎。(说着,从衣兜里掏出名片,恭恭敬敬的递上)这是我的名片,请收下。

  李明远接过名片:谢谢,我的名片不在身边。

  秦彦三郎:不,李先生不需名片,中国不是有这么两句古诗吗——‘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

  李明远:想不到秦彦先生还是满腹文采呢!

  秦彦三郎得意的仰面大笑。

  李明远身子一动,突然肋间疼痛难当,他唉呦了一声,赶紧用手扶住肋部。

  秦彦三郎起身:李先生,我该走了,(与李握手)祝李先生早日康复!

  李明远微微欠身,摆手,微笑:再见!恕我不能相送了。

  李明远的小儿子小明突然急冲冲地闯入,与正在外出的秦彦三郎撞了个满怀。

  日本随从:八格!抬手就要打李明远的儿子。

  秦彦三郎抬臂止住了随从的手,喝道:唉,不可!

  李小明(约十五六岁)哭叫着跑向李明远:爸爸……”

  李明远:小明,你怎么这么冒失,还不快向秦彦先生赔罪!

  李小明转过身去,摸头,眨眼,作畏惧状……

  秦彦三郎:怎么,他是你的孩子?

  李明远:我的不懂事的儿子。

  秦彦三郎点头笑了笑:幺西!幺西!走出门去。

  李明远:爸爸……”

  李明远:怎么了?

  李小明:我来的路上,碰上了同记工厂的赵大爷,他说……武大娘她,她……”

  小明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地哭了起来。

  李明远一下直起身子:什么?唉!(呜咽起来)我的好大嫂娃……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这叫百祥如何能承受得了哇!

  李小明:爸,您别过份伤心了。您的伤怎么样了?

  李明远:爸没事儿。

  李小明:您也要多保重自己的身体呀。

  李明远呜呜咽咽的哭泣不止,两行泪水顺着脸颊不住地流淌下来。

  2、武百祥家  内  日

  武百祥坐在太师椅上,满脸悲怆。

  儿子恩佑立于一旁,啼哭不止。

  同记元老在一旁一边垂泪,一边劝慰百祥父子。

  赵禅唐:百祥啊,该想想下一步了,我已经打发人去黄山了,买块好地,修个象样的坟……”

  武百祥:不可!不可!先简单地葬了吧,日后我在关里家买块墓地,然后把她迁过去……将来我死后也葬在那里。

  赵禅唐:咳!那是哪百年的事儿啊……”

  武百祥:就这样决定了,不要弄得太铺张,眼下咱们没那个条件,也没那个必要。

  赵禅唐:总得搭个灵棚,再从极乐寺请几个和尚。同记放上一天假,好好发送发送……你终归是个全东北的知名人士呀,一是要办得体面点儿,这花钱吗,不用你操心……”

  武百祥:禅唐兄,这事儿万万不能那么办……”

  门开处,赵胜轩和百祥的兼职秘书赛克走入。

  赵胜轩手捧一个大纸包:赵总经理,这是咱们同记工厂220号人对武大嫂的一点心思,总共是18000块钱……”

  赵禅唐向徐信之一使眼色:好,收下。

  徐信之接过。

  塞克亦捧出一个大纸包:赵禅大,这是同记商场、大罗新的职员、店员们的一点心意,总共是168人,12000……”

  赵禅唐:收下。(徐信之接过)还有我的(从怀中掏出)1000……”放于桌上。

  徐信之:我这儿也是1000……”放于桌上。

  明远妻递上:这是明远的——1000……”放于桌上。

  杨文华掏出一个纸包:我这儿五百。也放于桌上。

  武百祥:你们这是干什么呀?啊!把钱都给我返回去!我武百祥一分钱也不要!回去跟大伙说,大家的心意我武百祥领了,但是钱我不能要。人死如灯灭,死了死了,死了拉倒。把这么多的钱花在死人身上,是毫无意义的!我武百祥更不能利用丧妻的机会,发一笔邪财。至于发送吗,等忠新回来,你们给我安排几个能脱开身的人,帮帮忙就中了。不用去那么多人。啊,还有,同记放假一天,值得吗?百花她又不是大总统!

  众人面面相觑,唏嘘,赞叹。

  徐信之:武百大,婚丧嫁聚,亲戚、朋友、要好的同事送点儿礼,随点份子,这本是人之常情,而且你本身对别人也是一直这么做的……”

  赵胜轩:是啊,这钱你即使不要,我们也没法给大家返回去了。

  武百祥:我们同记企业财务防护规定你们难道都忘了吗?

  徐信之:是,第7条规定不许相互送礼,如遇有婚丧嫁娶之事,店员之间可以书信表示。这里边强调的不是店员之间吗?并不包括我们当经理的呀。

  武百祥:我说信之啊,你怎么能这样认识问题呢?我们的规章制度都是单纯给下边制定的吗?

  同记的规章制度是用来约束所有同记人的,特别是我们这些头头脑脑的,更应当模范带头执行,这样才能更好地约束下边。

  徐信之:其实这条制度订得有点太死了,婚丧嫁娶这类事儿随点份子,是很正常的事儿,这又不是行贿受贿……”

  武百祥:虽然不属于行贿受贿,但发生在上下属之间,又是这么大的额度,也属贿赂性质。你想啊,我若不是同记的大老板,能死了老婆就一下子收到下属的三四万块钱的份子吗?他们店员之间如果也发生了这种事,能相互间花这么多钱吗?所以我不能破坏我们大家共同制订的规矩,不能由我带头在同记形成这种不良风气。这钱我无论如何不能要。

  赵禅唐:百祥,你说的也在理儿,可是这丧事总是要办的,就是再从简,也是要有一笔不小的开销哇……”

  武百祥:这点儿开销,我还是花得起的,你们就别拧着我了,啊。

  赵、徐、李妻、赵胜轩四人面面相觑。

  徐信之:胜轩,把名单给我看看。

  赵胜轩:大家怕武百大不肯收这线,所以都是扔下钱就走,没有一个人留下名字。

  赵禅唐惊讶:噢,竟是这样!(目光移向塞克)商场的名单呢?

  塞克:商场也是一样,只有人数和总钱数,没人名。

  武百祥的眼眶里顿时盈满了泪水。他长时间的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徐信之:这钱可让我们往哪儿退呀?

  武百祥思索了一阵,突然拿起身旁的一张报纸:好吧,如果你们坚持要把钱留下,我看这么办吧……”

  武百祥将登载在报纸上面的一则消息读给大家:哈尔滨东方医学院发生重大火灾,烧毁教学楼4千米,烧死学生8人,烧伤40余人,学校实验设备损失惨重……”

  在场的人听了,均心情沉重的低下头去。

  武百祥放下报纸,抬起头来,对大家说:我看,把大家拿来的这些钱都捐给这所大学吧,或多或少的也是咱们同记全体员工的一点心意,总能弥补一点学校的损失吧!你们看怎么样?

  武百祥说着,从衣袋中拿出厚厚的一迭钱钞,放于桌上,说:这是我的2000块。

  赵禅唐把武百祥拿出的钱又塞给武百祥:这样也好,只是你就不用了……”

  武百祥把钱又放于桌上,斩钉截铁的说:我怎么就不用!我跟大家伙一样,这事儿就这么办。

  3、同记商场  营业厅   内  日

  新年即将到了,同记商场营业厅装点得五彩缤纷,除了高悬的宫灯、拉花和彩带外,还有过道的迎头处,挂满了 有奖销售新年大酬宾等醒目的彩色标语。

  顾客熙熙攘攘,店员迎接不暇。

  武百祥同李明远在场内边走边视察顾客的反应。

  在毛皮柜台前,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陪着打扮入时的漂亮太太,在购买裘皮大衣。

  先生将一件栗色的貂皮大衣袖子抻开,展示给太太。

  太太上上下下、翻过来调过去的细细的查看着大衣的每一处。好半天,太太才勉强的点了下头。于是先生将大衣穿在了太太的身上。

  太太对着镜子转动着身子穿试着,最后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先生也冲着太太笑了笑。男营业员一直站立在一旁。

  太太:就要这件吧。

  先生轻松的舒了口气,揶揄的说:总算行了,哼!你已经挑了十来件了。

  太太 脱下大衣,又左看右看了半天,然后交给营业员,对丈夫说:行了啥话!这叫好几千块钱的东西呀!

  店员一边用包装纸包装,一边对太太说:您回家如发现有不合适的地方,还可以回来换。

  太太:太不好意思了,麻烦你这么长时间。

  店员笑着说:我们同记一向是对顾客负责的,何况您买的又是这么贵重的毛皮。

  先生从皮包内取出三打崭新的整捆的钞票,随钱还带出了两张同记的礼品券,他把礼品券放回到皮包之后,将钱交给营业员说:“3000元整。

  店员:先生,你手中有我们同记的的礼品券,为啥不用呢?

  先生:噢,这礼品券是朋友送我的。无论是从朋友的情谊,还是从印制的精美,抑或同记的名气,这券都是值得珍藏的,因此我留下了这两张,要作永久的纪念。” 

  店员:这是我们武老板请的全国知名画家设计的呢!

  先生又从皮包中取出礼品券,再度地欣赏起来,自言自语的说:真漂亮!

  营业员将钱捆拆开,熟练地将钱展成一个扇面,而后用几个指头快速地拨点起来。片刻便点完了一捆,随之又拿起一捆……

  先生对营业员的高超的点钞技艺露出惊讶之色。

  店员:先生,您的钱正好,三千啊。

  先生一伸大拇指说:小伙子,你的点钞技艺真厉害!

  营业员微笑着把钱和票子夹在了送钱机上,而后将机上的绳索轻轻一拉,送钱机嗖的一声,被射向了大厅中央的收款处。

  片刻,送款机将票子弹回。

  店员将大衣及其中的一张票子交给先生。另张票子插于插扦上,又从身后的木匣内取出一摞奖券,点好30张,交给先生。

  店员:给你奖券——30……”

  先生:什么奖券?

  店员:我们同记实行有奖销售,每购买100元钱的东西就给一张奖券,您可以凭这奖券到抽奖处抽奖……”

  先生:噢!还有这好事儿?

  太太欢喜的:都有什么奖?

  店员:有手表、自行车……还有我们同记工厂生产的生活日用品……”

  太太:噢,让我去试试运气。

  站在不远处的武百祥与李明远清晰地看到了这一幕,二人会心地笑了笑。

  武百祥:有奖销售效果咋样?

  李明远:同记这边每天大约比往常多销售15——20%;大罗新也差不多是这个比例吧。

  武百祥:好,这个办法要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礼品券的情况咋样?

  李明远:礼品券发售总额100万元,马上就要到期限了,到目前,收回的还不到80万元。

  武百祥:这就是说,老百姓无偿地借给了我们一笔数目可观的资金,唔!

  李明远:是啊,20万元让我们白用了两个月……”

  两个人正兴高采烈的聊着,函售部的袁经理急匆匆地向武百祥走来。

  袁经理:李经理……武百大,您也在这儿呀?

  李明远:什么事儿把你急成这样?

  袁经理气喘吁吁的说:二位老板,我们函售部的人,人手……不够用了,近,近日来……”

  武百祥:别着急,慢慢说。

  袁经理:近日来,外市县信函不断,我们眼下四个人根本干不过来。

  武百祥:走!咱们一起看看去。

  4、同记商场函售部  内   日

  一人一边拆信,一边登记,另一个人在跑进跑出的配货。两个人忙得满头是汗。

  袁经理拿起一大捆子未开封的信函,交给李明远说:李经理,您看看我们四个人从一早到现在,手就一直没停过。张德斌跑火车站发货,到现在还没吃中午饭呢。

  李明远翻弄着来自省内外的信函,面露悦色:好,这是好事。我再给你们配上两个人,专门负责跑火车站发运。咋样?

  武百祥:如果再打不开点,可以雇两个临时工。记住,要当天收函,当天发货,没有的货可以现组织,最迟不能超过两天把货发出。

  袁经理:如果再给我们两个人,就没问题了。请您二位放心吧。

  5、哈尔滨   华乐舞台  外  夜

  华乐舞台剧院墙壁上醒目的位置上,悬挂着硕大的宣传广告。上面写着:京剧后四大须生之一——谭富英来哈演出《空城计》

  剧院周围热闹非凡,卖瓜子的、卖糖葫芦的、卖各种小吃的摊床,一个连着一个,叫嚷声不绝于耳。众多的闲人逡巡于此,久久不肯离去。

  一伙一伙卖黑票的,四周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被卖票人闹闹哄哄的追得乱跑。

  持票观众在剧院门前排队,缓缓入场。

  武百祥、赵禅唐二人衣着整齐地向剧院方向走来。

  二人一进街口,便有两三伙、十几个人吵吵嚷嚷的朝他二人奔去。有的是举着小钱向他二人买戏票;有的是举着戏票向他二人卖大钱。

  武百祥和赵禅唐一手紧紧地攥着戏票,一手不停的摆动,表示不买也不卖。

  二人依序排在了准备入场的队伍的后边,随着队伍缓缓向前移动。

  眼看捱到了武、赵进门时,不知从哪儿窜过来一个二流子,贴在了武、赵的身后……

  收票员之一笑容可掬的说:哟,这不是武老板吗?噢,还有赵老板,您二位就不用票了,请到前三排就座……”

  武百祥:唉!我们俩有啥特殊的!(持票让收票员收验)看戏就得花钱买票么。

  收票员之一嘿嘿一笑:不好意思,那就收了……” 武、赵二人走入。二流子随之跟上。

  收票员之一拦住二流子:喂,票……”

  二流子吱吱唔唔地用手一指武、赵的身影:我和武老板是一起的……”

  收票员之一:怎么,武老板也没说呀……”

  见武、赵二人已融入人群,二流子一拍胸脯:那还用他说吗!谁不认识我同记商场的经理李明远……”

  收票员之二:噢,您是李老板哪?那就请吧……您也坐在头里吧……”

  二流子挺了挺腰板,大模大样的走入剧场。

  6、剧场休息厅  内  夜

  休息大厅里贴着数张印有同记商场落款的宣传年画,四周围了很多人在饶有兴致的观看。

  站在休息厅的武百祥、赵禅唐二人,欣慰地看着看年画的人。

  赵禅唐:今年咱们总共印了2000张宣传年画,1000本宣传挂历,都送出去了……”

  武百祥:以后过年再做些镜子、月份牌、贺年卡啥的,作为小礼物,送给方方面面,也可以发给顾客一些……要利用好一切宣传手段,扩大同记的影响,这也是一种有效的投资方式。

  赵禅唐:不错,这种投资的作用是潜移默化的。

  二人步入剧场。

  7、剧场内  内  日

  赵禅唐:咱们坐前边吧。

  武百祥:不!坐咱们该坐的位置,前边都是些不买票的官僚、警察、地痞们,咱们不跟他们凑合。

  赵禅唐:今天可是看谭富英的戏呀!

  武百祥:那也不去前边!

  前排靠边座席上的秋林洋行的老板卡西亚诺夫,突然发现了武百祥、赵禅唐二人,连忙站起身来,热情地向武、赵二人伸出双手,用汉语说:您好!武先生,赵先生。

  武百祥(汉语):噢,是卡西亚诺夫先生,您好!

  赵禅唐(汉语):您好!

  三个人热烈握手。

  武百祥:先生您也喜欢我们中国的京剧?

  卡西亚诺夫:不是喜欢,而是非常喜欢。中国的京剧有其独特的程式,是外国的芭蕾舞剧、歌剧和话剧所不具备的。中国的京剧就像武先生和赵先生经营的同记一样,非常令我着迷。

  武百祥哈哈一笑:先生真会说话!其实,卡西亚诺夫先生您所经营的秋林洋行,有着俄国独有的经营方式,是非常值得我们同记借鉴的。

  卡西亚诺夫:武先生过奖了,我经营的秋林可远远赶不上您二位经营的同记呀。

  武百祥:不,不,我们同记一直是以秋林为追赶的目标。

  卡西亚诺夫:武先生,您过谦了。去年你们同记商场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是我们秋林、卡秋莎、米诺娃、娜佳四家洋行收益之和的29倍,这是人所共知的。我还正准备象武先生您去求教呢。

  武百祥:先生差矣,中国的兵书讲了——不能以一时一役论成败。秋林在哈尔滨商界过去和现在一直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想,将来也一定会这样。

  卡西亚诺夫:哈哈……用你们中国的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呀……”

  武百祥:不不不……应该是远来的和尚会念经。

  三人同时开怀大笑。

  第一遍铃声响了,武百祥、赵禅唐与秋林老板握手作别,各自归座。

  武、赵二人来到10排,找到自己的号位,坐下。

  赵禅唐:去年咱们战败了秋林,可真不容易呀!

  武百祥:应当说卡西诺夫是个很有才干的商人,但是秋林靠的是他卡西亚诺夫一个人,而我们同记靠的是你、我,还有信之和明远四个人,那结果能一样吗!

  赵禅唐点了点头:是啊,特别是变成股份公司以来,上上下下的劲头就更不一样了。

  武百祥:可我们也不能轻敌哟。对付卡西亚诺夫,就得象诸葛亮对付司马懿一样,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睛,稍不留神就会败在人家手下。

  赵禅唐哈哈的笑着说:你呀,又回到京戏上来了。唉,百祥,你说京剧里的老生,是谭富英唱得好呢?还是马连良唱得好?

  武百祥:禅唐兄啊,你这话问得就有点外行了。艺术这东西,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就很难分出高低上下了。马连良成名早,20年代就是四大须生之一;这两年来,谭富英又与马连良、杨宝森、奚啸伯并列为后四大须生。马连良最初学的是谭鑫培和余叔岩,同时又将贾洪林、刘景然的东西融为一体,独树一帜,创成马派。唱腔、念白、做工、扮相、服饰等都各有专长。谭富英是谭派创始人——谭鑫培的继承人,他是典型的谭派。谭富英的唱腔悠扬婉转,细腻传情,因此,他们二人是各有千秋,只是你更喜欢谁的风格,不能说谁好谁差。

  赵禅唐:…………我以为你就明白咱们乐亭的老呔影呢,哪想到你对京剧还这么有研究啊……”

  武百祥:京剧,是国宝、国碎啊!作为一个合格的中国人,对京剧都应该或多或少的明白点儿。

  赵禅唐:百祥,你能唱两口吗?

  武百祥瞅了瞅周围人,然后用手拍击着坐椅的扶手,小声地唱道:我正在城楼观山(哪)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呀)招(哇)展,空翻(哪)影……”

  赵禅唐眯缝着眼睛,击手打拍节,醉心的品味着……

  第二遍铃声响。

  武百祥:行了,还是听人家谭富英的吧。

  牌子起,幕拉开,场内静。舞台上,二老军上,扫地。

  老军甲:唉!

  老军乙:唉!

  二童持琴、剑,引诸葛亮上。

  诸葛亮(唱两皮摇板):小马谡失街亭令人可恨,这时候倒叫我难以调停。

  老军甲:哎,我说伙计,咱们丞相巴成老糊涂了吧?

  老军乙:怎么啦?

  老军甲:司马懿大兵到此,丞相不将城门紧闭,反将城门大开,是什么缘故哇?

  诸葛亮:问老军因何故纷纷议论?

  …………

  武百祥与赵禅唐在入神地品味着谭富英的唱腔。

  8、哈尔滨某街道  外  日

  武百祥、赵禅唐二人步行在前往三育学校的路上,二人边走边谈。

  赵禅唐:百祥啊,弟妹已经过世两年多了,你的心境也好些了,是不是该考虑考虑再找个老伴啊?

  武百祥:唉,我和百花共同生活了35个春秋。可是她跟着我没享几天福啊。刚结婚那几年,她在关里替我照顾父母。来到了哈尔滨,给我生了一儿一女。她又伺候孩子,又伺候我。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省吃俭用的,一心想着孩子和我,从来没想过她自己。她的过早的死,我心里有愧呀!你说我哪还有心思再找别的女人。

  赵禅唐:这都是命啊!怨不着谁。她既然不在了,我想她若是阴间有知的话,也一定希望你身边能有个接替她照顾你的人。

  武百祥:咳!算了,都六十出头的人了,不扯这个了!

  赵禅唐:越是这个年岁的人,越是需要有个伴儿。工作一天,累得昏头胀脑,回到家里也有个乐趣儿呀。

  武百祥:只要孩子们都出息了,同记办好了,大伙儿都富裕了,那就是我最大的乐趣儿。别的,我再没什么追求的了。

  赵禅唐:你说的只是乐趣儿的一个方面。可是一个家庭总得有男有女啊……”

  武百祥:咳,以后再说吧……”

  武、赵二人说着唠着,转瞬间来到了三育学校的门前。

  9、三育学校  操场院外  日

  赵禅唐:到了,看看你20年前捐资兴建的学校吧,当年是小学,如今又增设中学了。

  武百祥用深沉的目光巡视着沐浴了20年风风雨雨的教学楼:是哪年增设的中学啊?

  赵禅唐:三年前,姜校长来了之后,用她自己的钱,在那边盖了两栋小平房,增设了中学部,又请来了20几位全市有名的中学老师……”

  武百祥:怎么?你说的是用她自己的钱?

  赵禅唐:是啊。你以为世界上就你一个慈善家呀!

  武百祥:这么说,这位校长倒是一位很可敬的人物了?

  赵禅唐:可不可敬,一会儿你一见面就知道了。她如今42岁,听说还是个大姑娘呢!” 

  武百祥:你这扯不扯!这和大姑娘有什么关系!

  赵禅唐嘿嘿一笑:我这个人就愿意把话说明白了。

  武百祥笑了笑,扭转话题:当年那些弹玻璃球、煽piaji的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吧?

  赵禅唐:可不,算来他们之中大一点儿的,都该有二十七、八岁了。

  武百祥:这光阴过得真快呀!

  赵禅唐:是啊,要不古人怎么说白驹过隙呢!吆!(用手一指院内)瞧,孩子们都站好队了,我们进去吧。

  0、三育学校院内   操场上  外  日

  校长姜宝贞站在楼前的台阶上,给学生们讲话。武百祥立于姜校长的身旁。

  赵禅唐远远地站在队伍的外围看热闹。

  姜宝贞:同学们,站在我身旁的这位是咱们三育学校的创办者,著名的爱国商人、实业家、同记商场的总监理——武百祥先生。让我们对武先生能在繁忙的事务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的大会,表示热烈的欢迎!

  全操场的数百名师生立即报以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姜宝贞:同学们,我们三育学校高中班今年有32名同学毕业,其中有10名报考了大学,被入取的有8名。这8名同学是:张鹏武、张启东、刘广亮、武同黎、孙志刚、候国良、赵长辉、王德斌。

  师生们再度热烈鼓掌,站在头排的8名同学,齐刷刷的转过身去,面向全校同学,恭恭敬敬的行了个鞠躬礼。

  姜宝贞:8名考上大学的同学,不仅是他们本人的光荣,也是我们三育校和在校全体师生的光荣。同学们,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也面临着毕业和升学的问题,我希望你们毕业之后,有更多的人报考大学,我也衷心地希望,凡是报考的同学,都能被大学录取。你们应该树大目标,立大志向,将来干大事业,有大作为。而要想有大的作为,就必须多念书,念大书。中学学这点儿东西呀,是远远不够用的。好了,我就讲到这里,让主保佑你们健康向上。

  众学生热烈鼓掌。

  姜宝贞:下面请我们三育学校的创建人——同记商场股分有限公司的总监理——我们尊敬的武百祥先生,给大家讲话。

  众学生热烈鼓掌。

  武百祥:孩子们哪,看看你们身上穿的,再看看街上走的和在教堂里做礼拜的那些洋人的孩子们穿的,你们说,是谁穿的好哇?

  从学生参差回答:

  人家穿的好。

  外国人的孩子穿的好。

  洋人的孩子穿得好”……

  武百祥: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中国人穷,人家洋人富。你们是愿意穷呢?还是愿意富呢?

  众学生参差回答:

  我们愿意富。

  我们不愿意穷。

  我们也想富。

  ……

  武百祥:好!孩子们,有志气。你们说得对——我们也要富。我们谁也不愿意过穷日子啊!我们人人都希望自己一天比一天富起来。可是,怎么样才能致富呢?要想致富,首先就得有知识,长学问。那么,怎么样才能有知识、长学问呢?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得要好好念书,多念书,念好书。刚才你们姜校长说的对——光念中学不行,还必须念大学。书读得越多,知道的事情就越多。知道的事情越多,本事就越大,只有本事大了,才能干大事儿,才能有前途,才能过上富裕的日子,才能光宗耀祖。所以呀,我希望你们回家之后,说服你们的家长,初中毕业之后,一定要念高中。高中毕业之后,尽量都报考大学,而且都争取考上。我们今年的高中毕业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报考了大学,考上了80%,明年争取所有的高中毕业生全都应考,并且争取100%的都考上大学。将来学成之后,干大事,挣大钱,人人都过上舒舒服服的好日子。你们说好不好哇?

  众学生齐声说:好!

  在姜校长的带领下,众学生热烈鼓掌。每一个学生的脸上都面带欣喜。

  站在队伍后面的赵禅唐的脸上也绽放出欢欣的微笑。 

  武百祥:为了表示对同学们的祝福和厚望,我今天带来了5万块钱,捐给学校。请姜校长将来把这笔钱用在那些愿意念书、却又因为家里穷念不起书的孩子们的身上。

  武百祥将一个包着5万元的红纸包,郑重地交到了姜宝贞的手里。

  (特写镜头)姜宝贞敬重的仰望着武百祥。

  孩子们再次热烈鼓掌。

  (特写镜头)有的学生表情激动,拼命鼓掌。

  姜宝贞:我代表三育学校,代表在校的学生,代表学生家长,向我们尊敬的校董——武百祥先生致以深深的感谢和由衷的敬意!

  姜宝贞说罢,向着武百祥深深的折下腰去。

  学生们边鼓掌,边擦泪。

  姜宝贞向武百祥伸出诚挚的手,武百祥也伸过手去,两只热忱的手久久地握在了一起。

  11、大罗新   内   日

  姜宝珍来到了大罗新,从一楼到四楼,捱盘的走,东瞅瞅,西望望,虽然她以前也常来这里,可是自她认识了武百祥之后,才感到了这里是那么的新奇,那么的的亲切。他多么希望能看到武百祥啊,可是经常站柜台的武百祥,这日偏偏没有出现在柜台上。姜宝珍颇感失望……

  12、同记商场  内  日

  姜宝贞楼上楼下走了一圈,依旧没能遇到武百祥。

  姜宝珍百无聊赖的来到绸缎部的柜台前,目光无固定目标的在陈列架上浏览着。

  店员小钟热情的问道:您想买绸缎吗?您相中了哪一种?我拿给您看。

  原本没有买意的姜宝珍,胡乱的朝架上一指:啊,啊……你把那烟色的拿给我看看。

  小钟热情地取下烟色绸子,拿给姜。

  姜宝珍将绸子在自己的身上比了比,笑着摇了摇头。

  小钟:颜色太老了点儿,是吧?(收起烟色绸子,又拿出一匹鹅黄色的绸子)您看这种怎么样。

  姜宝珍又接过,在身上比了比,再度摇了摇头:太嫩了点儿。

  店员:其实您这么年轻,这个颜色挺适和您的,要不您再看看这种……”说着,送回鹅黄绸,又取下一匹杏黄色的,递给姜宝珍。

  姜宝珍将绸子又在身上比了比,而后又摇了摇头:这个颜色倒行,只是太素了点儿……”

  小钟不厌其烦地又把一疋疋的绸子轮番地递给姜宝贞,供其挑选。

  姜宝贞最后选中了一种中意的浅色绸子,欣喜地说:就是它了,你给我裁13尺吧。

  小钟:您是做旗袍?

  姜宝珍:不,做小褂,(伸出两个手指,一笑)两件。

  小钟笑了笑,拿起尺子,细心的丈量起来(面子折成双层,从中间的折叠处量起)。

  姜宝珍:你这个年轻人真不错,服务这么热情周到。

  小钟目光向四周一扫:这不算什么,您看我们同记的店员,个个都是这样。

  姜宝贞转身四顾,见每个柜台前的店员都在热心周到地为顾客服务,便说:人家都说同记商场、大罗新的服务全市最好,果然名不虚传。

  小钟裁罢绸子,卷好,用带有同记字样的广告包装纸包好,又用纸绳捆扎上,放于一旁,而后边开票子边说:四毛三一尺,13尺,五块五毛九分。

  姜宝珍递上钱,不停的眨动着眼睛说:你也不用算盘算算哪?

  小钟哂然一笑:小账,不用算。(递过算盘)不信您打一打。说着,将票子与钱款卷在一起,夹在送款机上,右手轻轻一拉绳索,送款机嗖的一声向位于中心处的收款处飞去。

  姜宝贞:听说你们大老板叫武百祥?

  小钟:是啊,武百祥现在是同记的总监,董事长叫赵禅唐,大罗新经理叫徐信之,同记商场经理叫李明远。您找他们有事吗?

  姜宝贞:不,不,我是随便问问,武老板他在店里吗?

  小钟:他平常不大出去,可今天不在,听说他去给老伴上坟去了。

  姜宝贞惊愕地叫了一声:啊!洁白的面颊顿时变得绯红了。

  13、西门脸教堂  内  夜

  在一排排长桌的后面,立着二三十位中国教民,他们正在华人牧师的主持下诵经。

  诵经完毕,武百祥一回身,发现了身旁的姜宝贞。

  武百祥:咦,姜校长,你怎么会在这儿?

  姜宝贞:怎么,只许你信基督教,就不许我信吗?

  武百祥笑了笑:坐,坐,(二人坐于长凳上)其实我上个礼拜就知道了你是信基督的。

  姜宝贞:哦,您是怎么知道的?

  武百祥:是你告诉我的呀。

  姜宝贞:我?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这事儿?

  武百祥:上礼拜三,你们学校开会,你在给学生讲话时,曾说过主保佑你们健康向上?怎么你忘了?

  姜宝贞不好意思的笑了:因为我对基督教太虔诚了。信仰是自由的,我不应该当着学生的面那么说。是吧——武先生?

  武百祥:这说明你受主的主使,不时地都在传播教义呀!

  姜宝贞再度不好意思的笑了,她笑得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腼腆:武先生过奖了。听说这里是您自办的教会?

  武百祥:是啊,原来我们都在道里东方大教堂作礼拜,后来与那里的一位传教士发生了冲突……”

  姜宝贞怔了一下:是马德良吗?

  武百祥:不错,你认识他?

  姜宝贞:啊,啊……不,不认识。

  武百祥:其实我和马德良原本是朋友。后来见他太欺负中国人了。我一气之下,在民国十五年那一年,由我出面,连同几个朋友,大伙出资,就在这里建了这所教堂,组建了哈尔滨西门脸中华基督教会促进会。大伙推选我作执事长,李毓麟任牧师。我们主张自立、自养、自传’……”

      姜宝珍:啊,是这样的!那马德良他们能承认你们吗?

  武百祥:上帝是公众的,又不是他马德良的,为啥偏得要他承认!

  姜宝珍沉思了一下:可也是……”

  武百祥:请问姜校长平时都在那家教堂做礼拜?

  姜宝贞犹豫的:……我嘛,在…………”

  武百祥:怎么?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姜宝贞不好意思的:啊,不瞒您说,我平时就是在马德良的东方大教堂做礼拜。

  武百祥惊愕:哦?(随即话题一转)听姜校长的口音,像是辽宁人?

  姜宝贞:不错,我是辽宁大虎山人,幼时家境贫寒,父母双亡,哥哥是个修鞋匠……”

  武百祥:那么你小时候是靠哥哥供养了?

  姜宝贞:小时候我在丹麦传教士办的学校里读书。那个传教士很喜欢我,后来又送我到丹麦和英国去留学。回国后我一直在大虎山崇正学校教书,不久又当上了校长。三年前,我尊敬的克努德牧师突然得肝病去世了。他在咽气之前,让我到哈尔滨,来找与他一同来中国传教的朋友——马德良。是马德良让我当上了三育学校的校长。

  武百祥一愣,随即镇定下来:这几年三育学校让你治理得不错呀,无论是校园秩序,还是教学质量,在全市的十几所学校中,都名列前茅。特别是今年,你给好多名牌大学输送了人才,我作为三育学校的校董,感到十分的欣慰呀。

  姜宝贞:武先生过奖了,其实这都是主让我这么做的。

  武百祥:是啊,我们都应该感谢主的恩德。好了,天已经不早了,我们该回家了吧?

  姜宝贞迟疑了一下:武先生,你能送我一程吗?

  武百祥略作迟疑:噢,姜校长,请问你家住在……”

  姜宝贞:我住在道外南三道街8号,离这儿不远。

  二人说着,走出了教堂的大门。

  武百祥:啊,那是个和南二道街连通的大院——巴洛克式建筑,对吧?

  姜宝贞:哦,您对这个院子怎么这么熟悉?

  武百祥:这个院子里住着我们同记的两位职工呢!

  姜宝珍:是吗?

  武百祥:一个叫杨文华,一个叫钟建新。

  姜宝贞:杨文华我认识啊,他住在二道街的那一侧的一楼,他家是开小铺的。

  武百祥:是啊,他原来是我们同记的庶务主任,我的好朋友,后来……”

  姜宝贞:后来怎么啦?

  武百祥:后来他工作上出了点儿毛病,被我解雇了。

  姜宝贞:啊!他既然是你的好朋友,你怎么还……”

  武百祥:越是好朋友,出了毛病就越是要处罚。不然难以服众啊……不过我介绍他去了另一家买卖家。他在那里干得也不错。这两年他身子骨不太硬朗,辞职不干了。他利用现在的门市房,开了个小铺。每逢过年,我都去看他。

  姜宝贞:你把他解雇了,还经常去看他?

  武百祥:世间的事儿就是这么回事,我们俩之间虽然有那么大的过节,可也不见得就不是朋友;

  有的人两个人好得整天形影不离,也可能最终还是冤家!

  姜宝贞笑着点了点头:那个姓钟的我不认识,他在同记是做什么的?

  武百祥:小钟啊,他是同记商场绸缎部的年轻的,小伙子长得可漂亮了,算盘打得也好……”

  姜宝珍:哦,你说的是那个人哪,啊!备不住是他……”

  武百祥不解的:呃!小钟你也认识?

  姜宝珍:前两天我去同记商场买绸子,是一个挺漂亮的小伙子接待的我,服务特别热情周到,而且我买了十几尺,单价还不是整数,他竟不用算盘,随口就说出来了……”

  武百祥:准吧?

  姜宝珍:一分不差。

  武百祥:对,那就是他。他会袖里吞金,有这两下子的,在同记的店员里面就他一个。

  姜宝珍:不过我在院子里从没见过他。

  武百祥:那么大个院子,住了好几十户人家,哪能都认识!

  14、道外南三道街8号大院  院外大门口  外  夜

  武百祥:你看,说着说着到了……”

  武百祥在等着姜宝贞说请回呢,但姜宝贞却象木头人似的痴痴地瞅着武百祥,久久说不出话来。

  武百祥:姜校长,您请进院吧,我该回去了。

  姜宝贞迟疑地:武先生请到我屋里坐坐吧。

  武百祥:天这么晚了,怕不大方便吧。

  姜宝贞近乎于乞求地:没啥不方便的,今天务必请武先生到我屋里坐坐。

  武百祥:还是改日方便再来吧。

  姜宝贞:先生要是不进屋,我就一直站在这儿……”

  武百祥挠头:这,这……”

  姜宝贞:请吧,武先生,我引路。

  武百祥颇有些不自在地随姜宝贞走入大院。

  15、 道外南三道街8号大院  院内  外  夜

  姜宝贞:这个大院总共住四十几户人家,大家处得都很和睦,有作买卖的,有教书的,有唱戏的,还有……”

  姜宝贞说到这里,突然止住了,眼睛直愣愣地瞅着迎面走来的杨文华。

  杨文华瞅了瞅姜、武二人,愣了一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不停的揉着眼睛。

  杨文华:武,武……”

  武百大:噢,文华呀……你这是上哪儿去呀?

  杨文华:我?(用手一指自己的鼻子)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姜宝贞:我们是教友,是我邀他到我家里来坐坐。

  武百祥:文华,你干啥去?没急事吧?

  杨文华:…………”

  武百祥:没急事就别出去了,陪我到姜校长家一块儿坐坐吧。

  姜宝贞:是啊,欢迎杨大哥到我家里坐坐。咱们一个院住着,杨大哥还从没来过我家呢。

  杨文华尚在迟疑,武百祥上前拉住杨文华的手,用力的捏了一下,说:走吧!文华。

  16、姜宝贞家 内  夜

  武百祥:文华,生意咋样啊?

  杨文华:唉,小生意,还过得去。

  武百祥:生意虽小,要做活。我不是做小生意起家的吗?要是资金不够,吱一声!

  杨文华:不,不,够,够,这些年你老没少为我操心……(眸子一转)你们俩……我该走啦……”

  武百祥暗暗捏了一把杨文华的手:多坐会儿嘛,一个院住着,都不是外人,既然碰上了,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呢。

  姜宝贞将茶水为二人献上:你看,我这屋里太小,屈待了二位贵客。

  武百祥:姜校长住屋虽小,但人格伟大呀!

  姜宝贞不解的:武老板,您这话?

  武百祥:文华,姜校长花了两、三万块钱为学校建房,自己却住这么个小屋子,她要是把这两三万块钱用在自己房子上,她住的房子起码要比现在大好几倍吧?文华,你说说,姜校长的人格不算伟大吗?

  姜宝贞:瞧您说的,这照您花了十几万为学校盖楼相比,不是小巫见大巫吗!

  杨文华半认真半戏虐的:你们俩都是好人,都是……叫什么来着?啊,都是主的忠实信徒,都伟大。

  武百祥:…………咱们不说这个了。我说姜校长,你一个单身女人不容易呀,以后自己挣的钱留着自己花吧,学校再有啥困难,你尽管找我。

  姜宝贞:武先生,您也不要太刻薄自己了,听说您平日里总是省吃俭用的,省下钱来净是用在慈善事业上,您事事总是为别人着想……”

  武百祥:这都是主让我这么做的,其实我做得还远远不够。

  杨文华:武百大就是这样一个人,一年年的钱倒是没少挣,可是真正花在自己身上的每几个,不是给这儿救灾,就是给哪儿捐献,再了就是成全朋友。你说,这非亲非故的,值吗?他老伴去世两年多了,到现在也没说再找一个。再这样下去呀,哼!这些年积攒那点钱,还不都得让他得瑟光了!到那时候哇,再想找老伴,怕是也没人跟了!

  姜宝贞:瞧你说的,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主会保佑武先生准能找到个如意的太太的。” 

  武百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姜校长,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姜宝贞:着啥急!吃完晚饭再走嘛。

  武百祥:我在同记吃过了。

  姜宝贞:那也不行,老杨大哥,你替我陪会儿你们老板,我做饭去。

  杨文华:百祥,就别走了,吃完饭再走吧。

  武百祥:文华:你又不是不知道,自打百花去世之后,我一日三餐都在同记吃。

  杨文华按住武百祥:你就老老实实坐这儿,啊。她做好了,我陪你一块儿吃,这还不中吗?

  武百祥无奈的:这、这……这样好么?

  姜宝贞从厨房返回屋里:简简单单的,一会儿就好。

  姜宝珍在屋里取了件东西,又返回厨房。

  武百祥瞅瞅姜宝贞的背影,又瞅瞅杨文华,不好意思她笑了。

  杨文华向武百祥调皮的作了个鬼脸。

         (第三十一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