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三十集  拒绝出仕           ★★★
第三十集 拒绝出仕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23 更新时间:2010/7/18 15:08:10

 

  1、哈尔滨   正阳头道街  大罗新附近  内   日

  七、八条载有身着大罗新制服店员的小舢板,由大罗新门前出发,向四处划去。

  六、七辆小洋车的车夫,在同记小店员的安排下,踏着齐膝深的水向四处奔去。

  拉车的和划船的人都一边行进一边高声喊着:大罗新复业了!大罗新复业了!商品原价销售,车船免费接送……”

  片刻,雇佣之船载来的顾客和自己划船来的顾客,洋车拉来的顾客,趟水步行的顾客把大罗新围得水泄不通。

  大罗新的店员们在一边维持顾客的秩序,一边打点车夫、船夫们的小费。

  某店员:张大伯,你拉了三趟了,该给您六毛钱……”

  张大伯:告诉你们武老板,这钱我不要了,武老板能想着我们老百姓,我拉车的也不与他计较这几个钱儿了……”

  某店员坚持给钱,车夫转身便走。

  紧接着,其他车夫、船夫也学着张大伯的样子,不要车脚钱了。

  当某店员拦住他们时,众船夫、车夫七嘴八舌的说

  我们也不要钱了……”

  你们老板这么大度,我们也不好小气。尽点义务吧!

  对,我们尽点义务义务……”

  一个车夫说:走哇,再拉一趟……”

  众车夫、船夫:走哇……”“走哇……”

  车夫们有的转身离去,有的停下来等待送客。

  大罗新楼里楼外一片欢腾热闹的景象。

  2、大罗新  内  日

  民众中自动出来几个人帮着商场维持秩序。

  徐信之、李明远、赵禅唐三人在同店员们一起站在水中卖货。

  武百祥一边四下照应,一边在思考问题。

  武百祥的眼前突然一亮,他快步走到李明远的跟前说:明远啊,你先别卖货了。

  李明远:武百大,您有什么吩咐?

  武百祥:我听说躲在南岗的难民们很困难,他们缺衣少食,无遮无盖,又多有疾病……你租上四条船,其中两条船装面包、食盐,和其他食品,再带上些常用的药物;另外两条船装毛巾、床单、肥皂等,还有楼顶上的那些积压的服装和布料,可劲儿装,直到装满为止,然后由你代表同记,亲自去一趟南岗,救济一下灾民,你看咋样?

  李明远:是免费?

  武百祥:当然是免费。

  李明远:好!我马上去办。

  3、大罗新  外  日

  大罗新的几个店员在李明远的指挥下,正在往门口四条较大的舢板上装载日用货物。

  4、南岗区  高地处的难民聚集地  外  日

  李明远和大罗新店员在向难民分发生活日用品,难民起初惊疑,不相信这是真的,竟不敢接受。当店员坚持给他们时,有的难民向店员问价,店员笑着摆手:我们掌柜的说了——不要钱。

  难民惊喜,有的热泪盈眶,有的连连称谢,有的让店员向武百祥转致谢意,有的给店员大鞠躬,有的竟扑通一声跪在了李明远的面前。

  5、哈尔滨周边各县农村  外  日

  (一组画面)

  农产品大丰收:农民收割小麦、玉米、谷子、大豆、高粱……

  副产品丰收:农妇在山间、田野上采摘榛子、木耳、黄花菜、中草药等。

  6、哈尔滨周边县城   农村通往城里的路上    外   日

  一队队农民赶着垛满麻袋的大车,行进在通往城里的公路上; 

  一群群提篮肩担的农夫、农妇们搭伙结伴地行走在进城的路上。

  7、哈尔滨周边县城    城里农贸市场   内    日

  青壮农民在大市场上进行卖粮交易……

  农妇、老者在小市场上兜售棉、麻、榛子、木耳、蘑菇、黄花菜等……

  (特写)农民用农副产品换得钱币时的喜悦……

  农民持币在商店里争相购物的情景……

  (画外音)这一年,哈尔滨周边各县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土特产品尤其畅旺,致使农村购买力大大地超过了往年。由于农村购买力的提高,自然的带动了哈尔滨的工商两旺,同记工商两家尤受其益。

  33、(一组画面)

  同记工厂与农产品相关的食品厂及针棉织品厂,以及创出名牌的厂子,生产一片繁忙景象;

  一群群的农民欢天喜地的向同记、大罗新的门里拥去;

  一群群的农民争相在同记商场购物;

  农民们在大罗新购物;

  大罗新店内各楼层挤满了购物的农民……

  同记的两个商场内的农民顾客几乎占了顾客的一半。

  同记商场的送款机在人们的头顶上不停的交叉着飞来飞去……

  收款员把一捆捆的钞票摞于收款台前……

  营业室各部的同记店员们忙得不可开交……

  批发部门在紧张的接待着排成长队的商家,向外批发产品;

  8、同记商场  内  (11月份)  日

  同记商场二楼的大回廊内拥挤不堪,热闹非凡。

  回廊上正在举行东省和哈尔滨市的画家画展、赈灾义卖活动。

  (特写)画展题目:金剑啸、萧军、萧红主办——维娜斯助赈画展。

  整个回廊一圈的内侧,挂满了大幅的国画、油画及木刻作品。作品上标示着画家的名字和义卖的价格。

  数以百计的顾客围着游廊前的画幅缓缓行进,有的长时间的伫立在自己中意的画前。

  不时地有人掏钱购之。有的人慷慨的拿超出标价的大票面的钱购画,并不需找钱……

  (特写)四周用红纸糊成的、其中一面是透明的赈灾义卖款箱里,已经埋下了半箱的钱钞,并不时地还有一叠叠的钱钞从上口处洒向箱内。 

  金剑啸、萧军、萧红等东省和哈尔滨市的知名艺术家、画家和文化名人,在热情的接待着络绎不绝的顾客,亲切地与顾客交谈,切磋画作及为顾客签名……

  武百祥、赵禅唐、李明远在同顾客一起观看画展,武百祥的兼职秘书赛克,一直陪在武百祥的身旁。

  当武百祥等几个人走到几位艺术家跟前时,金剑啸、萧军、萧红等人连忙迎上前去,分别同武百祥等四个人一一握手。

  金剑啸满怀感激之情,握着武百祥的手,激动地说:武先生,我代表我们几位主办人,由衷地感谢你们几位老板,对我们几个年轻人的大力支持。

  武百祥:金先生客气了,赈济灾民是我们每一个经济条件允许的人应尽的义务和当然的责任。你们画家把这么值钱的东西都捐出来了,我们同记不过是提供了一下场地而已,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诸位作家、艺术家给我们同记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文化气息,这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啊!

  萧红腼腆的笑着说:不,武先生,是你们同记拿出那么多商品,无偿的捐助给灾民的义举感动了我们,并启发了我们搞的这次赈灾义卖活动。如果没有你们同记的行动在先,我们也许想不到搞这次义卖画展呢……”

  武百祥:肖姑娘,此言差矣!由于水灾造成一些老百姓颠沛流离,衣食无着。有些人连买最基本的生活用品的能力都没有了,而我们商家这些东西还很充足。我们的财富本身就是老百姓给的,现在,在老百姓最需要、却又没钱买的时候,我再还给他们一部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萧红:是这么个道理,可是一般人的心里,只装着他自己,很少装着老百姓。

  武百祥:萧女士啊,你别光说我,在你的心里不是也装着老百姓吗?

  萧红:我?

  武百祥:我听说你写了不少书,都是替老百姓说话的?

  萧红笑着说:唔,我不光是替他们说话,我也同时敲打他们。我是既看不惯社会的不公,又痛心一些老百姓对这种现状的心安理得。所以我要通过我的小说,把这种不合理的社会状况揭露出来,同时唤起老百姓的觉醒……并且进行抗争。

  武百祥:我听明白了,你是想通过你的书,告诉老百姓不能再这么稀里糊涂的活着了。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是吧?

  萧红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准确地说,不是努力,而是抗争或者叫斗争。也不是改变命运,而是要通过抗争,赢得本来就属于自己的权利和应有的地位。

  武百祥听得很入神:萧姑娘,可否将你的书送我一本?

  萧红:那没问题,哪天我抽空给您送来。

  武百祥:那就不劳你跑一趟了,还是让我的秘书塞克上你那儿取去吧。

  武百祥说着,回身看了一眼赛克,赛克点了一下头,继而微笑着朝萧红点了一下头。

  萧红微笑着向赛克也点了下头:那也好。

  武百祥看着琳琅满目的美术作品问:萧姑娘,这里面有你的画吗?

  萧红笑了笑:有哇。说着走到一幅蔬果和一幅杯盘等器皿静物油画前,用手一指说:这两幅是我画的。画得不好,让您见笑了。

  武百祥凝神的注目着两幅油画:好!好极了!(用手一指蔬果那幅)这幅我收藏了。

  萧红:武先生,您喜欢,我就把它送给您了。说罢,弯下腰去,把画拿起,捧给武百祥。

  武百祥:唉,!那不符合我武百祥的一向处事原则,我只能多给钱,决不能白拿。(回头对赛克)塞克,替我付标价双倍的钱。

  塞克:嗯,明白。

  萧红:武先生,我们照收您的钱就是了,但不能收双倍的……”

  武百祥:我武百祥一向是说一不二。

  塞克与萧红推推搡搡的办理义购手续。

  萧军:武先生,你们同记在这次哈尔滨大水灾中的表现,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同时换来了广大顾客对你们的格外的敬重和信任……”

  萧红: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0多家国内外的报纸报道你们同记的事迹了,从八月初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报纸还在不停的报道呢……”

  萧红说着,从手提袋里取出厚厚的一叠报纸,抖了抖说:这些都是报道你们同记赈灾的事迹的……”

  李明远:萧红女士,可否借给我看看?

  萧红:这些报纸就是我特意送给你们的。

  武百祥笑着说:萧女士,我们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秉承主的旨意,可不是沽名钓誉啊!

  萧红:这个我明白,可是你们的感人的行为,经报纸一宣传,更增加了你们同记的知名度和在顾客心目中的分量,日后必将产生可观的收效。这也是不容忽视的客观事实啊!

  赵禅唐:萧姑娘说的一点不错。那段时间,我们赈灾总共花去了5000多两上海规银,可是后来获得的利润却是11万8千8百92两……这真是做好事儿的回报啊……” 

  萧红:我虽然不信佛,但是我认为的确如赵先生所说,这是你们做善事应得的回报。同样是商人,在发生水灾之后,有的人乘机抬高物价,大发国难财;而你们却把大量的资财无偿的送到灾民的手里,这两下一比较,哪个高尚,哪个渺小,老百姓一眼就看出来。将来如果有机会,我一定把你们同记人的这种品格和行为,写进我的小说里。

  李明远:那敢情好。

  萧军:我想,那些发国难财的黑心商人,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众人笑)而你们同记虽然没直接参加修堤,但就你们在水灾中的整个表现,也完全有资格在哈尔滨的地方史上重重的书上一笔了。(摸了一下塞克的肩头,笑着问)你说呢——塞克?

  塞克:谁说我们同记没参加修堤,我们同记的员工有一百多人参加了修堤呢,而且我们的李经理还因为组织修堤有功,被当局授予了勋三位呢。

  萧军:是吗?” 

  李明远连忙摆手:可别提这事儿,活儿都是大家干的,荣誉却给了我,这不合适啊……”

  萧红:塞克说的是真的,李经理获奖的消息,有好几家外国的报纸都登载了呢。

  正在同武百祥谈话的金剑啸,听到了萧红的话后,凑过来,打趣儿说:吆呵!这么说李经理不仅在本省出了名,而且成了世界名人了!啊!是不是应该请客啊?

  萧军:是啊,是啊,是该李经理请客……”

  其他艺术家:好嘛,今天午间我们有饭吃了……”

  萧红:你们不要逼李经理嘛!人家李经理舍不舍得花钱还是一回事儿呢!是不是,李经理?

  众人哈哈大笑。

  李明远:哪有的话!走!咱们现在就走,今天一切都听萧红的,让她挑最好的饭店,点最贵的菜肴,我一年的薪俸够了吧!

  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旁白)这一年,同记的工商两业都有了颇丰的收益,商店方面卖相既好,工厂方面生产自然繁忙,如棉毛针织品、各种食品、便鞋革履、提包皮箱、各种帽子、男女制服、大衣等,都供不应求。武百祥将所获余利尽量还债,到年底,所欠厂家及私人债务大部还清。

  9、一组画面

  武百祥主持同记商场和大罗新经理、执事、部长会议。大家踊跃发言,争论激烈。

  武百祥主持同记工厂厂长、执事、各小厂厂长会议,人人争相发言。

  武百祥主持商场和工厂两家经理、厂长及有关要员会议。大家意见趋同,武百祥拍板。

  10、同记商场门前  外  晨

  同记、大罗新全体职、店员精神抖擞,服装齐整,列队站立在同记商场大楼两旁,周围站满了围观群众,大门一侧是整齐的西洋乐队。

  在一片鼓乐声中,武百祥和赵禅唐揭下了披在大门一侧立牌上的红绸,露出了同记商场股份有限公司的牌子。同记人和群众热烈鼓掌。

  字幕:1937年7月1日

  (画外音)

  为了便于管理,避免利润分配上的矛盾,推动同记大业的发展,武百祥在反复征询商、工两家意见、并取得了一致意见后,于1933年决定商、工分立。分立之后,更有效地调动了同记商、工两方面的积极因素,并随着市场形势的好转,商场和工厂都有了新的生机。到1936年底,同记所欠贷款及外债全部还清。同时商场职、店员储蓄集资额已达100万元。工厂也在职员、工人中集资50万元。按照公司法的规定,成立股份有限公司的条件已经成熟。经过几个月的筹备之后,在193771日,同记商场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武百祥任总监理,赵禅唐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明远任同记商场经理,徐信之任大罗新经理。

  武百祥在同记商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大会上说:经过几年的艰辛努力,由同记商场、大罗新全体职员、店员集资入股的同记商场股份有限公司,今天正式成立了。(众人鼓掌)从今天开始,同记商场不再是我武百祥和赵禅唐两个人的商场了,而是我们同记商场、大罗新、同记批发部、同记茶庄,以及同记驻巴黎、上海等6个办事处全体职员和店员们大家共同的商场了。也就是说我们同记商场的现有资产,以及将来实现的利润,我们同记的288名员工人人有份。

  掌声雷动,众多店员激动得热泪盈眶。

  鼓乐声起。

  11、同记工厂大门前  外  日

  画外音:四个月之后的115日,同记工厂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武百祥任总监理,赵禅唐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赵胜轩任经理。

  字幕:1937年11月5日

  画面:同记工厂院内外热闹非凡,来往人群络绎不绝。同记工厂股份有限公司的大牌匾格外醒目。

  武百祥主持庆典,赵、徐、李及赵胜轩等人站立一旁。看热闹的人群熙熙攘攘。

  武百祥在会上讲话:“……同记工厂和同记商场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标志着我们同记的大业从现在开始,步入了一个历史新阶段……”

  12、东省省长官邸   内   日

  张景惠:我们国家准备……”

  武百祥马上伸出一只手,打断对方的话:中华民国?

  张景惠:呃,不!是满洲国……”

  武百祥用鼻子嗤了一声,轻蔑的一笑。

  张景惠:满洲国准备在哈尔滨的工商界之中挑选一位最有影响的人物,担任哈尔滨市的市长,选来选去,最后相中了你,当然了这里边也有我的意思……溥仪执政让我先跟你谈一谈,不日即将任命……”

  武百祥淡然一笑:省长大人,谢谢你和那位前皇帝对我的信任,可我不干!

  张景惠惊愕的:什么——你不干?这可是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肥差呀!可比你费劲巴力的经营同记省心多了!钱也不比同记少赚……”

  武百祥:我就喜欢经营我的同记……”

  张景惠:你喜欢同记也可以,你可以继续当同记的股东。只要你不再在同记任实职就行。再说,你当了市长之后,就再没人敢来欺负你和同记了……你知道吗——这个位置——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钻都钻不进来的啊,你可别不识抬举呀!

  武百祥:既然那么多人觊觎市长这个位置,那就让给他们当吧!我不劳您抬举我。

  张景惠沉默了一阵之后说:武先生,你可要明白——安排你当哈尔滨的市长,可不光是满洲国的意思啊……”

  武百祥:噢,难道在满洲国内,还有比溥仪还大的官吗?

  张景惠:他虽然不比溥仪官大,但却是溥仪不敢惹的人——日本关东军最高司令长官武藤信义。关于你的使用,是他最后拍的板。这个人可不是好惹的!

  武百祥:哼!我一个中国的普通商人,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他又能奈我何!

  张景惠:古人云识时务者乎为俊杰。我说武先生啊,你就别不知好歹了,快答应下来吧。我也好向日本人交差。你跟我横行啊,我念你是社会名流,不与你计较。可你要是惹翻了日本人,怕是要吃大亏的。

  武百祥猛地站起:那就请你转告日本人吧——我武百祥决不做任何政府的官,更何况你们这不被国民政府和老百姓承认的政府。说罢,转身离去。

  张景惠目瞪口呆。

  13、同记商场    贵宾室    内   日

  秦彦三郎与赵禅唐交谈,九井陪坐一旁。

  赵禅唐:武百祥他也不上班啊,成天呆在教堂里……”

  秦彦三郎:西门脸教堂我刚刚去过,他不在那里。

  赵禅唐:哪所教堂他都去,他不光在一个地方呆。

  九井:你的撒谎,自从西门脸教堂建成之后……”

  秦彦三郎怒斥九井:住口!

  秦彦三郎狠狠的瞪了一眼九井,而后站起,向赵禅唐鞠躬道:那好,对不起,打扰了。

  14、武百祥家   内   夜

  秦彦三郎:你应当明白,这是你们满洲政府对你的信任,你的威信很高,能力很强,是一个能干大事的人。你如果总呆在同记,那是人才的浪费。

  武百祥:你说了半天都没用。我自己有多大分量我清楚,我不懂政治,对官场也一向不感兴趣儿,因此哈尔滨市市长这个官,我是断断不能接受的。

  秦彦三郎:武百祥,我以关东军司令部的名义正告你,哈尔滨市长这个官,你当也得当,不想当也得当!

  武百祥:那好,我今天只好死在你的面前了。说罢,转过身子,眼睛盯着桌角,倾下身子,向前冲去。

  秦彦三郎猛地上前一步,拦腰抱住了武百祥。

  15、同记商场  会议室  内  日

  武百祥等同众经理、副经理及有关要员们在一起商讨同记发展大业。会前,武百祥向大家讲诉了日本特务机关长逼迫他就任副市长、被他拒绝的事。

  众位经理、副经理等:他们为啥不想让你死呢?

  赵禅唐:他们日本人不是想在中国长期呆下去吗!给武百大这个官,就是想通过礼让社会贤达来达到收买人心的目的。如果把人都给逼死了,那以后不就更没人给他们日本人效力了……”

  众经理、副经理等:武百大,那以后他们还能不能再来逼你了?

  武百祥:估计不会了吧?他们明白就是真的把我绑到市长的位置上去,我也不会给他们卖力气的,那他们还要我何用啊!你们说是不是?好了,咱们不说这事儿了,开会吧。

  众理事先后发言,一致夸赞股份制的优越性,对武百祥能在同记商场最危难的时刻化险为夷、并成功地迈进了股份制这一步、所做出的杰出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

  武百祥打断了大家的话说:“……大家不要给我歌功颂德了,同记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决不是我武百祥一个人的功绩,也不是大家常说的同记四巨头的功绩。而是在座的各位和同记的全体职员、店员们共同奋斗的结果……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咱们不再提它了。眼下咱们应当着重考虑的是,下一步同记应该如何发展,应该采取哪些有效措施,应该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迅速地把同记推向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迎接同记的第二个黄金时代的到来……” 

  徐信之:由于日伪当局商业管制紧急条例的限制,我们的进货渠道也应当作相应的调整。关内一块,除景德镇陶瓷、苏杭的丝绸,以及江南的茶叶之外,其它不是北方没有的或质量明显高于北方的商品,原则上不进,而改由我们同记工厂自己的产品登堂挂帅。特别是要使我们同记的传统名牌产品——各式鞋帽,食品,糕点,针、棉织品,服装,袜子,牙刷等,占据柜台的主导地位。这样的话,我们同记工厂的产品量,可占柜台上商品总量的20%,关内的商品占到20%就可以了,这是国内一块。国外呢,要大力压缩欧美的进货,增加日本的进货量……”

  赵禅唐:是啊,欧美的关税太高,日本的关税低,而且还在继续降低。

  徐信之:同时,派往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老客也要减下来3-4名,改派东京、大阪。

  这样,日本的老客就由原来的两名增加到5-6名,使日本货占我们商品总量的60%。这么调整一下,我们同记就有账算了。一年的挣收入将是往年的2-3倍。

  众人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

  武百祥沉吟片刻:对徐经理的意见,你们各位怎么看?

  众人交叉着说:

  我看可以。

  我看行。

  是该这么办。

  徐经理说得有道理,我看不妨先按这个比例试他一年看看。

  我有不同意见,如果不进南方货了,那么我们与南方建立的多年的关系怎么办?一旦将来形势变了,再想进人家的货时,人家还能搭理咱们吗?

  是啊,这是个问题呀。再说,我们自己的货占那么大的比例,能压住阵吗?

  赵禅唐:商场上的规律就是这样,各家都要追求各家的利益,我们这样做不算过分。他们南方厂家如果遇到我们这种情况,也会这样做的。这一点他们会理解的。不过我们应该做得周到一点,事先通通气儿,向他们做些解释,至于有人担心我们自己的产品能否压住阵的问题,多年来的经营实践已经证明——这不是问题!

  武百祥:我看信之的意见很有道理。我们可以提高日本的进货比例,但是法国的香水、德国的化妆品,以及瑞士的手表,是日本货代替不了的,尽管关税比日本高,也还是要进的。” 徐信之:这些货所占比例是极少的,包括少量的东北货,我都没计算在内。因这些货合起来也不足进货总量的1%。

  武百祥点了点头:我看这样吧,我原则上同意信之的意见。同记工厂的产品和本市以及外县、农村的农杂、土特产品等加在一起占总量的20%;外埠商品占20%;日本货占总量的55%左右即可以了。其余那5%进瑞士、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的产品,不要忘了,我们可号称环球百货店哪!世界各地的名品我们都要有。给日本方面再增加两个外柜也中。至于在哪个办事处抽调,你们三位看着定吧。

  我还要补充一点,我们在将同记自己的产品登堂挂帅的同时,还要不断提高产品质量,增加花色品种,拓宽批发渠道,增大批发量。要使同记工厂产品的覆盖面,由现在的六、七个省扩大到十几个省,二十几个省,甚至占领全中国。国际市场除了日本、俄罗斯之外,还要打开欧美和东南亚市场。这样我们将工商两业双丰收。

  赵禅唐:对,应该有这个雄心壮志。

  武百祥:各位,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李明远:根据眼下我们的经济实力,大同百货店应当复业了。

  众人愕然。

  赵禅唐: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摊子铺得太大,容易顾此失彼。

  徐信之:大同百货店歇业以来,并没影响我们多少收入,我看似乎不必……”

  李明远:挣钱还怕多吗?

  徐信之:可是这势必涉及到人员、设备、精力……”

  李明远:可是那么大一个商场,总不能闲着呀!

  赵禅唐: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李明远想了想说:我倒有一个既不用增加多少人员、也不必牵扯太多精力的招法……”

  武百祥:噢,那是什么招法?明远,说说看。

  李明远:将大同百货店的柜台全部出租。

  众人又是一惊。

  李明远:出租柜台在国外已不算稀罕。我们可将大同百货店划分成若干个摊位,分别租给各类小商小贩,我们按月收取租金,这岂不等于让荒地里长出庄稼来?

  武百祥看了看大家:你们怎么看?

  众人多困惑……

  赵禅唐:我看不妥。有能力就自己干,没能力就关门。出租柜台不是好办法。

  徐信之:我也不敢苟同。

  武百祥沉吟了片刻说:我也认为出租柜台不妥。这是经商的下下策。明远啊,你想,我们当初买下那个地方是出于什么动机,不就是为了形成我们同记的三足鼎立吗。现在大同歇业了,不错,是我们自己少了一条腿。但是这条腿并没长到别人身上去呀。如果我们把这么好的位置让给别人去经营,那不等于把敌手请到我们自家门前来了吗?再说了,人人都知道我们同记在社会上是响当当的硬汉子,你一出租柜台,是不是太有些寒酸了?固然有出租的收入,但大头不还是让人家挣去了吗!而且还争了我们同记的顾客。(目光转向众理事)你们大家都动动脑筋,看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赵禅唐:明远,你认为大伙说的有没有道理?

  李明远:也对,那大同百货店就这么的吧。我再提个建议,为了更有效地增加卖钱额,我们可不可以在同记商场和大罗新开展有奖销售业务呢?

  武百祥眸子转了转,饶有兴趣儿的说:有奖销售?怎么个操作法?你说说。

  李明远:比如,我们可以设一、二、三等奖,各若干个,假定每十万元为一组,凡购买二百或三百元以上商品的顾客,均可抽奖。奖品额可按销售额的1-2%掌握。

  徐信之:唉,这倒是个好办法。奖品嘛,就用我们自己的商品,比如一等奖,就用上海产的自行车了,或者瑞士产的罗马表了什么的……”

  未及信之说完,赵禅唐抢过说:我看这招行。奖金支出额占销售额的比例还可以再调高一点儿,我看3%差不多。

  武百祥:不!你们俩都太小器了,按5%都不算多!中奖面也可以略宽一点儿,一等奖的奖品还可以略贵重一点,不用上海产的自行车,用德国的蓝牌;也不用罗马表,用欧米伽。还要做好宣传,要大张旗鼓地宣传,要做足各种形式的宣传广告。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具体的你们商量着办吧。好不好?

  众人十分欣喜,连连点头。

  武百祥:从明远这个主意使我又联想到另一种促销形式……(众人倾耳静听)我们中国有个旧习俗,就是年节送礼,而且近年来送礼之风越来越盛。送礼分这么几种情况:有的是正常的人情往来;有的是不正常的巴结逢迎;也有的是求人办事儿;还有的是拉关系、找靠山。送东西吧,少了人家看不上眼儿,多了又太显眼,还可能你送的东西人家并不缺;送钱吧,不是显得浅薄,就是太露骨,人家也不好接受。这样就需要一种既不是钱、又能起到钱的作用的东西来替代——这就是带面值的购物券。用这个东西送人,既能让对方好接受,又可以让顾客随心所欲,愿意买啥买啥。” 

  赵禅唐高兴地拍起手来:这招好哇,送券人和购物者还会有个时间差。这段时间的资金我们可以白用。

  徐信之:咱们再将购物券印制得精美一些,让人一看,象个纪念画片似的,备不住有人还收藏呢!

  李明远:这可是两全其美!我敢保证,50年后,谁能拿出来一张同记商场的购物券,其价值至少能翻20倍,不,50倍。

  赵禅唐:明远你竟扯淡,一千年之后还成国宝了呢!

  武百祥:这项措施搞好了的话,我们就更活了,我们商品的销售面也更宽了。

  众人眨着眼睛,幢憬着美好的未来,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16、武百祥家 内  夜

  武百祥与妻共进晚餐,桌上一荤一素两个菜,荤的是煎鲫鱼。

  妻将一条小鲫鱼夹到百祥的碗里。

  武百祥:你别光给我夹呀,你也得吃呀(说着,将一条小鱼夹到妻的碗里),这是信之的小儿子从江北钓来的。这孩子去了一整天,钓了10来条小鱼儿,非得给我拿几条来不可。咋样?鲜不?

  百花勉强地笑了笑,无力的:……”

  武百祥:你平常吃饭的时候,总是有说有笑的,今天咋不爱说话了呢?

  百花:……我想孩子……”武妻说罢,热泪滚下。

  武百祥:唉,想他们干啥,不都好好的吗。恩佑在北京念大学,有他叔叔照顾;忠新两口子在美国教书,挣的钱都花不完。你说啥事用得着你操心?

  百花放下碗筷,哭出声来。

  武百祥:百花,你今天是咋的了?你想他们,年前给他们发个电报,让他们回家来看你不就结了!还犯得上哭吗?

  百花:不,明天就发电报,让他们尽快回来。

  武百祥:好,好!明天就发,明天就发。快吃饭吧……”

  武妻勉强地吃下了最后的几口饭。

  武百祥:百花,你是哪儿不舒服吗?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大夫看看?

  百花:不用,我好好的,就是想孩子,想得我心里直发慌。

  武妻去收拾碗筷。武百祥抢过。

  武百祥:中了,你心情不好,先歇着吧,今天厨房里的活我干。

  武妻凄然地笑了一下,来到室内,倒在床上。

  武百祥收拾完毕,来到床前,见妻已昏然睡去

  武为其脱掉外衣,盖好被子。妻未睁眼,嘴角动了动,轻轻点了点头。百祥闭了灯。

  武百祥来到书房,刚拿起书本,又想起妻子的反常情态,连忙合上书本,回到了妻的身边。

  月光下,百祥再度地看了一会儿妻子的脸,又用手背靠近妻的额头试了试体温,而后关灯脱衣躺在了妻子的身边。

  月色透过窗的上亮子,照在妻的白晰清秀的脸庞上,使得妻的原本白皙的脸更显苍白。武百祥动情地看着妻,想到了自己为了同记的事业,忙了大半生,很少给妻子温存和体贴……想到这里,百祥的眼眶里,不禁盈满了泪水。他用手指轻轻的拨开了那绺遮挡住妻子眼睛的长发……

  天上,阴云簇簇,不时地掠过光洁的圆月。

  屋内时明时暗。

  武百祥将手臂伸进妻的被中,轻轻地搂着妻子的腰身,他渐渐地,渐渐地也进入了梦乡。

  午夜时分,武妻突然感到头痛不止,她痛楚地皱动了一下眉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武妻将丈夫的手臂挪开,并轻轻地推动了两下,武百祥依然睡着。

  武妻艰难地下了地,扶着墙,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桌前,借着月光,打开桌上药箱的小门,伸手取出一个药瓶……她又把手伸向水壶……她突然摔倒在地上,水壶也掉在地上,打了个粉碎。

  响声惊醒了武百祥,武百祥拉了一下电灯开关,赶紧下地,轻轻的扶起妻子。

  武百祥:百花,你怎么了?

  妻轻轻地摇了摇头,未回话。

  武百祥将妻抱到床上,从妻的手中接过药瓶一看,问妻:是头疼?

  武妻点了点头。

  武百祥倒出两片药,又拿来茶杯,从厨房倒了杯温水回来,刚要把药片给妻吃下,却见妻已口吐白沫,眼睑轻轻的合上了。

  武百祥大声地:百花!百花!

  武妻不应,呈昏睡状。

  17、同记    同仁医院  内  日

  柏茂秋院长在为武妻实施紧急抢救。

  柏院长身旁还站着两位大夫。

  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等诸位同记大员焦急地站立一旁。

  病床上的武妻呼噜噜地昏睡不醒。

  柏茂秋:脑溢血,怕是抢救不过来了……”

  武百祥眼眶里顿时盈满泪水,一把抓住了柏茂秋的手:我的柏大哥呀,你可不能说这样的话呀……我武百祥要是没了百花,怕是也活不成了……”

  众同仁含泪劝慰百祥。

  柏茂秋:百祥,我可以尽最大努力抢救,可是你得有万一救不过来的思想准备。

  武百祥已泣不成声了。

  赵禅唐:她是怎么得的病啊?

  武百祥摇了摇头:好好的,突然……”

  徐信之看了看百祥说:赶紧给两个孩子拍电报吧。

  李明远:我去拍。

  武百祥:把北京的恩佑叫回来吧,忠新在美国怕是赶不上了……”

  赵禅唐:那也得让她回来呀……要不将来你会落埋怨的。

  李明远急忙冲出病房。

  18、哈尔滨某大街  外  内

  李明远仓促过街,飞奔,抢道。

  赵胜轩恰好走在街上,见对面路上李明远匆忙的样子,赶紧高声喊叫:李经理!你干啥去呀?

  李明远闻声赶紧转身奔赵:快,武……”

  李明远话未说完,侧面奔来一辆急驰的小汽车,将李明远撞倒在地。

  汽车停下,地下一片血迹,李明远呻吟不止。

  赵胜轩与肇事司机一起架起李明远……

  李明远以手捂着衣衫已被染红的肋部,痛苦而吃力地对赵胜轩说:胜轩,快…………给武百大的两个孩子……发电报。

  赵胜轩:为什么?

  李明远:武大嫂,她…………病危……”

  19、市立医院手术室  内  日

  大夫在为李明远动肋部手术。

  20、同记同仁医院  内  日

  武妻朦胧地半睁着眼,在维持最后的生命。

  武百祥早已悲痛的失了魂,赵禅唐夫妇及同记的几个老先生在一旁暗暗垂泪。

  突然房门打开,武百祥的儿子——恩佑急步闯入。

  武恩佑跪倒在母亲病榻前,失声恸哭:……”

  武妻回光返照,眼睛亮了一下,目光缓缓地移向儿子,接着又在人群中涩涩的搜寻,搜寻了一圈,最后又失望地把目光落在了儿子的脸上,她直愣愣地盯了一阵儿子,突然闭上了眼睛。

  ——

  百花——

  百祥的儿子失声痛哭起来;

  百祥泪流满面;

  众人也一边劝慰百祥父子,一边自行垂泪;柏院长在一旁默哀。

  武百祥痛苦得脸上的肌肉在颤抖,泪水不停地流淌……

  21、市立医院   李明远病房  内  日

  李明远:也不知武大嫂病情咋样了……”

  李妻:唉,你先管管你自己吧,别人的事儿你就别瞎操心了……”

  李明远长叹一声,突然感到肋间疼痛,用手轻轻扶住:人,不能光想自己,只顾自己的人,别人也照样不会关心你的……”

  李妻:话是这么说,可你这不是…………”

  李明远:不行,我走不了,你得替我去看看武大嫂……我总觉得不对劲儿……”

  李妻:可是你……”

  李明远:我没事,一会儿小明就放学了,由他来照顾我……(急躁的)你快去呀!

  李妻站起身来,一步一回头的离开病房。

  李明远回忆起武嫂的一些往事……

  22、(闪回)若干画面的片断:

  李明远刚来哈尔滨那阵子,家属尚未来,他经常应武嫂之邀,来武家吃饭和玩耍。武嫂待他像亲兄弟一样,每次都是七八个菜,鸡、鱼、肉、蛋、虾样样都有。武嫂还专门上街为他购了一坛他爱喝的女儿红黄酒。

  武妻常对李明远说的话是: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没事儿常来吧!这就是你的家。

  武嫂给明远洗衣服,缝衣服、补袜子……

  武嫂星期天招待来家里做客的众呔帮,从他们身上扒脏衣服,帮他们洗……

  武嫂相夫教子……

  武嫂勤俭持家……

  武嫂在家中备一周的菜谱,一周内每天的饭菜不重样,使百祥每天都有新鲜感……

  武嫂每每吃饭,都是把鱼肉等好吃的东西夹给丈夫,而捂着自己的碗,不让丈夫往自己的碗里夹……                             (闪回结束)

  23、哈尔滨市立医院    李明远病房    内    日

  李明远躺在病床上,用手背擦拭着顺着面颊流下的泪水,口中默默地念道:多么好的一个人啊……唉!

  突然,房门被打开。身披黑色长衫、蓄着人丹胡、手拄文明棍的日本特务机关长秦彦三郎及他的四个便衣随从,出现在门外。他们的旁边是该医院的王院长。

  李明远吃了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第三十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