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三十二集  再续良缘           ★★★
第三十二集 再续良缘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49 更新时间:2010/7/19 8:02:37

 

  1、同记商场  董事长室  内   日

  武百祥同徐信之在闲聊。赵禅唐走入。

  赵禅唐:上午这会别开了,明远到王玉峰家去了,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武百祥:怎么回事?王玉峰怎么了?

  赵禅唐:唉,王玉峰的小子不是考上燕京大学了吗,过两天就得去报道,可是上学得需要钱哪……”

  2、(闪回)三育学校  校长室  内  日

  姜宝贞:祝贺你儿子考入了燕京大学,回家准备好学费、路费和零花钱,大约得200块钱左右吧,拿着通知书,825号,去北京报道。

  王玉峰握着姜宝贞的手,热泪盈眶。儿子王德斌也不住地用手背抹着眼角流出的泪水。

  玉玉峰手持着印有燕京大学字样的通知书激动地说:儿子啊,你今天的成绩,是姜校长和三育学校的老师们给的。你可要记住哇,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也不能忘了姜校长和三育学校的老师们哪!

  王德斌连连点头称是。

  3、(闪回)王玉峰家  内  夜

  王玉峰妻钉好最后一颗钮扣,用牙咬断了线,然后对正在收拾东西的儿子说:德斌哪,来,穿上,让妈看看,合不合身。

  王德斌欣喜地穿上妈妈做好的棉衣。在地上左右转转:妈,挺好的。

  王妻前前后后地围着儿子转,自己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王妻:棉衣棉裤都有了,这回还差啥了?

  王德斌:妈,您歇着吧,不差啥了。

  王妻迭好了德斌脱下的棉衣:快睡觉去吧,德斌,过两天就走了,得好好养养精神。

  王德斌离去。

  王妻独坐床头,暗暗垂泪。

  王玉峰开门进屋,见妻哭,愕然:你这是怎么了。

  王妻:没咋的,就是心里不好受。(擦了把眼泪)咋样?钱借到了吧?

  王玉峰摇了摇头:吴大哥也不宽裕,我一进他屋,看见吴大嫂躺在床上正在生病,你说我还咋张口啊!

  王妻:这样吧,你手头不是还有50吗,再把这个(从头上拔下簪子,从指上褪下戒指)当了,就差不多了吧?不管咋的,孩子的书得念。

  王玉峰看着手中的金饰,默默地点了点头:是啊,哪怕咂锅卖铁也得让孩子念书。可是这也当不了几个钱啊。

  王妻:那还有啥法呀?

  王玉峰茫然地瞅着房巴:好了,我有办法了……”

  4、(闪回)某医院诊室  内  日

  一只闪闪发光的针头,扎进了王玉峰手臂上的血管里,护士将采血针慢慢抽动,一股殷红的血流,顷刻间灌满了粗大的针管。

  王玉峰:再抽点吧。” 

  护士:已经抽了400CC了,再抽你会受不了的。

  王玉峰:没事,再抽200吧。

  护士摇了摇头:不行的。

  王玉峰:行,你抽吧!

  这时一位中年大夫走了进来,护士与大夫商量了一下。

  大夫摆了摆手:不行!

  王玉峰:大夫,你抽吧,我身体好着呢。

  大夫:抽那么多血,什么人也受不了的。

  王玉峰:大夫,我儿子等着钱上大学呢……”

  大夫惊愕地看了一眼王玉峰,长叹一声,冲着护士点了一下头,走出门去。

  护士再度地把橡皮管扎在了王玉峰的手臂上,把针头扎进了王玉峰臂湾处的血管里……

  王玉峰站起身来。

  王玉峰恍恍惚惚地走出医院。

  5、(闪回)同记商场  会计室  内   日

  面色苍白的王玉峰边打算盘边记帐,手把十分利索。

  王玉峰到柜前,搬凳,站上,伸手取柜上的传票。

  王玉峰刚把一本传票抓在手里,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他的身子一歪,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闪回结束)

  6、王玉峰家   内   日

  躺在床上的王玉峰,无力地睁开了眼睛。

  王妻在一旁垂泪,一边说:你总算醒过来了,看看谁来了?

  王玉峰目光看到了坐在一旁的李明远。他笑着冲李点了点头说:啊,是李经理呀!我不是在会计室吗?什么时候回到家里来了?

  李明远:你刚才是在会计室,可是你突然昏倒了,大家就把你送回家来了。

  王德斌神情木然的:爸,都是因为我……”

  李明远拨开了王的儿子:玉峰啊,就差100多块钱,大家想想办法凑一凑,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你咋的也不能卖血呀!

  王玉峰:唉!大家也都不容易,我怎么好意思向别人张口哇。

  这时,敲门声响起,王德斌去开门。

  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三人走进。

  王德斌:武大大、赵大大、徐大大。

  武百祥抚摸着孩子的肩头,打量了打量,默默地点了点头:好孩子呀!

  王玉峰欲起身,李明远按住。

  王妻不好意思的:看看,把你们都惊动了……”

  武百祥坐在王玉峰跟前:老王啊,你是个明白人,怎么能干出这么糊涂的事儿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孩子他妈咋过呀?孩子还能上北京念书吗?

  王玉峰:武百大,没事儿,我歇两天就好,这回钱也凑够了。孩子能去上学了,我就安心了。

  李明远:玉峰呀,你给柜上效力这么多年,也是帮了我的忙。这样吧,我给你50块钱,你买点补品,好好补养补养身子。

  赵禅唐:我也拿50” 

  徐信之:我也算一个。说罢,把手伸向兜内。

  王玉峰挣扎着要起来,被李明远按住了。

  王玉峰:不行,掌柜的们待我这么好,我正恨自己无以报答呢,怎么能反过头来要你们的钱!

  武百祥: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我这也拿50元,你赶快把你们两口子的定婚物赎回来。这定婚之物怎么能说当就当了呢!这不等于把你们的婚姻也当了吗?

  众人从沉闷的气氛中笑出声来。

  王玉峰:德斌,还不过来谢谢几位大大。

  王德斌眼含热泪,向武等人鞠躬:谢谢大大……”

  王德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猛地跪倒在爸爸床前哭着说:爸,我不去了,我不去北京念书了……”

  王玉峰:唉,你们看,这个没出息的孩子!

  武百祥扶起身旁的王德斌:孩子,别说这没志气的话,你妈没黑天没白天地给你做衣裳,你爸一边卖血还一边上着班,这不都是为了你能上大学吗?你爸爸没文化,还知道自己刻苦自学,加上在同记夜校的学习,现在是同记商场响当当的大会计了。你要是上了大学,毕业后,学得浑身本事,将来干成大事儿,那才对得起你爸、你妈,和你面前的这些大爷们。我说的对不?

  王德斌哽咽得点了点头。

  武百祥接着说:书该念还得念,而且要念好。到了北京之后,时不常地给你爸爸妈妈写封信,问候问候。至于家里,你放心,有你这么多叔叔大爷呢……”

  再度响起敲门声,姜宝贞随即走进屋里。

  武百祥一惊:姜校长!

  王玉峰、王德斌:姜校长。

  姜宝贞向武百祥伸过手去:啊,武先生。

  姜与武握手。

  武百祥:噢,禅唐、信之、明远,这位就是咱们三育学校的姜校长。(视姜校长)这三位是我的同事……”

  姜校长把手伸向了禅唐:我叫姜宝珍。赵董事长,您好!

  赵禅唐:姜校长,其实我早就认识你了,只是你不认识我……”

  姜宝珍:啊!是吗?我咋想不起来咱们在哪儿见过呢……”

  赵禅唐:那天你们在操场上开会,我就在你们学校院里……”

  姜宝珍:噢,太对不起了,没把您请到前面来。

  赵禅唐:我们是有缘的,这不又见面了!

  姜校长又把手伸向徐、李二人,并自我报名说:姜宝珍。

  徐信之:徐信之。

  李明远:李明远。

  姜宝贞:早就听说过二位的鼎鼎大名。

  徐信之:什么大名啊!不过是图有虚名而已。

  众人互相让坐后坐定。

  姜宝贞走到王德斌跟前:德斌,还差多少钱,跟我说,怎么能让你爸爸卖血呢?

  王德斌落下感激的眼泪。

  姜宝珍从包里掏出一沓钱钞,数了数,递给王德斌:100块钱你收下,好好念书,别辜负了你爸爸、妈妈 ,还有这么多好叔叔、大爷们的希望。

  王德斌:姜校长,我不能要您的钱。我武大大、赵大大、徐大大、李大大,他们都给我了。够用的了。

  武百祥注视着姜校长,肃然起敬。

  王玉峰:姜校长,你的心意,我这当家长的和孩子领了。这钱你拿回去吧,我们家的困难,我的几位老板帮我解决了。

  姜宝贞:他们给孩子,那是他们的心意,我给孩子是我的心意。您要明白,一个好的老师从来都是把他的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的。说罢,把钱塞在了王德斌的手里。

  武百祥发自肺腑的:姜校长真是可敬、可敬啊!

  姜宝贞:哪里,我们不过都是在奉行主的旨意。

  7、哈尔滨某街市  外  日

  武百祥等四个人行走在回去的路上。

  武百祥:禅唐,张浩的儿子考的是哪儿啊?

  赵禅唐:张浩的儿子叫张启东,考的是清华大学。咋的了?

  武百祥:你帮我想着点,从王玉峰和张浩开始,今后凡是同记、大罗新的职员、店员的孩子,考上大学的,他们的学费都由我武百祥个人资助。

  赵禅唐:百祥啊,这同记好几百号人,将来他们的孩子要是都考上大学,那可是笔不小的开销哇。

  武百祥:这钱花得值,再多、我武百祥也花得起。

  赵禅唐、李明远、徐信之等人满怀敬意地注视着武百祥。

  8、哈尔滨   道外北市场   某说书馆  内  夜

  在一家说书馆里,赵禅唐与杨文华在津津有味地听评书。

  当说书人说到精彩处时,赵禅唐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杨文华也随之鼓掌。

  赵禅唐:文华,你今天请我来,不光是为了听评书吧?

  杨文华:还真有点事儿,但不是为我的事。

  赵禅唐:不为你为谁呀?

  杨文华:为武百大——咱们的武老板。

  赵禅唐:喔,看你的神情,巴成是要为百祥作媒吧?

  杨文华:不愧是总经理,你猜的一点儿都不错。

  赵禅唐:可是百祥对这事也听不进去呀。

  杨文华:不对!

  赵禅唐:怎么不对?

  杨文华:你认识三育学校的校长吗?

  赵禅唐:不就是姜宝贞吗,认识啊,怎么?

  杨文华神秘的:有一天晚上,武百大到她家里去了。

  赵禅唐惊愕:什么——武百大到姜校长家里去了?你听谁说的?

  杨文华:“‘听谁说那叫啥话!是被我碰见的,姜校长和我住在一个院啊。

  赵禅唐:啊?!你快说,百祥到她家干什么去了?(左右看了看)咱俩到外屋说去,别影响人家听书。

  二人推门来到外屋。

  赵禅唐:快说,快说……”

  杨文华:看你急的,听我慢慢说给你……”

  9、(闪回)姜宝贞家 内  日

  姜宝贞携武百祥进院,遇杨文华。

  武百祥同杨文华同进姜家。

  三个唠喀。

  杨不时观察二人神色。

  吃饭时,姜不时地为武百祥夹菜。(闪回结束)

  10、说书馆  门厅内   外  夜

  杨文华:打那以后哇,姜校长三天两头地到我的小铺来,用买点小小不然的东西作引子,其目的其实是想跟我老伴唠会儿嗑,一唠起来就没完没了,话题总是离不开武百大,有一回……”

  11、(闪回)杨文华小铺   内  夜

  杏花:宝贞,你晚上没啥事儿的时候,就到我这儿来坐坐,省了一个人挺寂寞的……”

  姜宝贞:唉,谁说不是呢!前些年一直没遇着可心的人,就这么过来了。可是啊,每到深秋时节,秋风阵阵,越发让人感到冷清。她嫂子,你说这时候要是身边有个人,该有多好……”

  在一旁收拾东西的杨文华搭腔说:是啊,男人女人都一样,特别是到了上些年岁的时候,没个伴儿可真不行。你就拿我们武百大来说吧,六十岁出头的人了,白天在店里忙个昏头胀脑,晚上回到家里,连个说体己话儿的人都没有,你说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姜宝贞:武先生可是天下难得的好人,不仅人有本事,人品也是没比的,只可惜他太太,这么早就过世了……”

  杏花与杨文华交换了一下神色,杨离去。

  杏花:我说宝贞啊,你看武百祥这个人行吗?

  姜宝贞故意装糊涂:啥行啊?

  杏花:我是说让我们老杨给你们俩撮合撮合……”

  姜宝贞:……只怕是我配不上人家……”

  躲在门外偷听的杨文华,突然开门闯进:我看配得上。

  姜宝贞一激灵,手中的酱油瓶子掉在了地上:看,吓了我一跳。

  杨氏夫妇大笑不止。(闪回结束)

  12、北市场   说书铺外间    内   夜

  赵禅唐万分喜悦,仰面大笑说:这么说姜校长那边是没啥问题了?

  杨文华: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看她巴不得马上就嫁给武百大呢!

  赵禅唐在杨文华的鼻尖上按了一下说:你呀,竟扯淡!姜校长才不会像你这么没深沉呢!好,明天我就找百祥谈……”

  13、宴宾楼饭店   某单间  内  夜

  这是一个单间,墙壁的一侧是从上到下满贯的木制屏蔽。

  武、赵二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闲聊。

  赵禅唐:百祥,我的老伙计,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呀?

  武百祥莫名其妙:噢,我有事儿瞒着你?哪有的事儿啊!

  赵禅唐: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哇!啊?我提个字————”

  武百祥:噢,你是说江北那片地呀,是啊,要是留到现在,准能卖个好价钱……”

  赵禅唐:你可真能打差,我说的是人,不是地。

  武百祥:人?什么人,你就直说吧,转弯儿抹角的多让人着急!

  赵禅唐:看看,着急了不是!我早就知道你着急了。(点着武百祥的鼻子)我说的是姜————贞。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哥儿几个,跟她恋上了?

  武百祥苦笑:唉呀!这话从何说起呀?

  赵禅唐:从何说起?就从那天晚上,你到姜宝贞家吃饭说起吧……”

  武百祥的脸一下子红了,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那天晚上,在西门脸教堂作礼拜,碰巧遇上了姜校长……”

  赵禅唐:碰巧?怕不是碰巧吧,人家可是有意来会你的!

  武百祥:别胡说!人家还是个大姑娘呢,这话传到人家耳朵里多不好!

  赵禅唐笑了笑:你接着说吧。

  武百祥:礼拜作完了,我们唠了一会儿闲嗑,我一看天晚了,就送她回家去了……”

  赵禅唐:唔,到了她家又干了些什么?

  武百祥:到了她家,她,她……她不让我走哇……”

  赵禅唐暗笑:叫我是她,也不会让你走的!(看了一眼武)下面呢?

  武百祥:她非要留我在她那儿吃饭不可……”

  赵禅唐:是人家留你、还是你根本就没打算走哇?

  武百祥:别别别……你可别瞎说!是她非要留我……这事儿文华可以作证。

  赵禅唐:这又不是打官司,还要作证干什么!那天晚上文华他也太不识趣儿了!他根本就不应该在那儿……”

  武百祥:禅唐兄,你可别瞎说呀,仅此而已。

  赵禅唐:仅此而已?你这边儿是没事儿了,人家姜校长那边可当事儿呢!

  武百祥:她怎么当事儿了?

  赵禅唐:深更半夜的,你一个大老爷们闯到一个孤身女人的家里,你还让人家怎么做人哪?

  武百祥:这,这……这是什么事儿啊?

  赵禅唐:你说这是什么事儿?人家姜校长可说了……”

  武百祥: 她说什么?

  赵禅唐:她说非你武百祥,她不嫁。

  武百祥:这,这……这玩笑可开大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儿?

  赵禅唐大笑了一阵之后说:百祥呀,说正经的,你我兄弟这么多年,听我一句话吧。姜宝贞人不错。她也很敬重你,说句时髦的话——她很爱你……人家又那么有学问,还留过洋,我看完全配得上你……”

  武百祥:我对她也很有好感,可是这事儿太突然,我从没往这方面想过。

  赵禅唐:那么现在想也不迟啊。

  武百祥:禅唐兄,你是怎么知道她对我的心思的?

  赵禅唐双手向着屏蔽拍了两下掌:文华,该出场了。

  房间一侧的屏蔽应声拉开,杨文华最先露面。

  杨文华:武百大,不用我给您介绍了吧。

  武百祥一见隔壁筵席早已摆好,座位上有姜宝贞和杨文华老伴,还有徐信之夫妇、李明远夫妇以及赵禅唐老伴。

  武百祥先是一愣,继而胀红了脸说:闹了半天,你们摆的是鸿门宴啊……”

  众人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

  武百祥十分不好意思地向席间走去。

  武百祥挨在杏花旁的空座坐下。

  杨文华:唉,这儿不是你的座。我得挨着我老婆。(冲着杏花)对不对?

  杏花撒娇的瞥了杨一眼,没作声。

  杨文华说着拉起武百祥,把他硬是按在了姜宝贞身旁的空座上说:你的座在这儿呢。

  赵禅唐:各就各位,这就对了。我说两句,啊!百祥、信之、明远、文华我们五个,可谓亲如兄弟,情同手足。我们五家,也处得像一家人一样。可是两年前,百祥的贤内助不幸故去了,我们五家变成了四家半。自从百花去世之后,百祥生活上也没个人照顾,无论白天晚上,他心里装着的只有同记。可是总得有个人心里装着他呀,不然他要是垮了,大家辛辛苦苦挣来的同记,还能保得住吗?因此,百祥的这个事儿,一直是我们兄弟几个的一块心病。幸好有主的恩典,前不久上天给我们送来了这位才貌双全的姜宝贞女士。一个是男中豪杰,一个是女中魁首,这不是金玉良缘吗!(众人鼓掌,赵善唐说着,端起酒盅)我提议,为咱们目前的四家半,尽早的恢复成五家——干怀!

  除百祥外,众人举起酒盅互碰,男酒女茶一起干掉。

  武百祥将酒在唇边略沾了沾,刚要放下酒盅,杨文华急忙抢着说:不行!武百大,今天这酒宴是专门为你设的,你无论如何得喝。

  武百祥:文华你是知道的,我啥时候喝过酒哇?

  杨文华:我不管那个。大家说,武百大今天不喝酒行不行啊?

  众回说:不行!

  姜宝贞见百祥实在为难,接过百祥手中的酒盅:来,我替他喝了吧。感谢大家对百祥和我的一片赤诚的心!说罢,将百祥酒盅里的酒一饮而尽。

  众人鼓掌:好,爽快!

  14、东方大教堂   内   日

  姜宝珍将她要嫁给武百祥的想法告诉了马德良……

  马德良:什么?你要嫁给武百祥?不行!绝对不行!我是克努德的朋友。他死了,我就是你的监护人,我要对你负责。你绝不能嫁给武百祥,他是基督的叛逆,他是可怕的魔鬼!

  姜宝贞:不,他是个好人,他是主的忠实信徒。

  马德良:你不知道,是我教他懂得的教义,是我给他作的洗礼。可他却背叛了我,处处和我作对,自己另搞一套,成立了不算数的教会。主早晚会惩罚他的,你如果和他结婚,就是对我的背叛!主同样也会惩罚你的!

  姜宝贞心如刀绞,痛苦难当,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姜宝珍心中的话:主哇,我该怎么办哪?究竟是百祥错了、还是马德良错了?

  马德良温和的微笑着说:怎么样——我的好姑娘,你终于想明白了吧?听我的话没错,赶紧忘了那个恶魔吧!继而面孔变得残酷、冷漠起来。

  姜宝珍把目光移向马德良,正与他那冷漠的、无情的、隐含着几分邪恶和奸诈的目光相遇,姜宝珍即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她马上把目光移开了马德良的脸……

  姜宝珍心下道:马德良啊,马德良,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你以前的笑脸和殷勤都是假的……武百祥与你闹翻、自立教会,肯定有他的道理。主是主张真善美的,武先生所做的都是善事,他是不会错的,即使他有些许的过错,主也会原谅他的……

  想到这里,姜宝珍的眼前立刻浮现出她与武百祥一次见面的情景:

  15、(闪回)哈尔滨   某处   外   日

  武百祥:宝贞,我同马德良曾经是朋友,但是我们同是教徒,教徒之间是平等的。他总想让外国教徒高我们中国教徒一头,那我不能答应!我们面对的是同一个上帝,他马德良偏要作我们中国教徒的二上帝,那怎么能行呢!怎么办,我只好办自己的教会,你说我这么做不对吗?

  姜宝贞疑疑惑惑的点了点头。(闪回结束)

  16、东方大教堂     内   日

  马德良:走吧孩子,我领你去祈祷吧,让主饶恕武百祥那个恶魔给你带来的罪过。

  姜宝贞:你们之间的隔阂我知道,那不能怨他……”

  马德良:闭嘴!我不许你为他辩护。我和他永远势不两立。你要听我的,绝不能嫁给他。

  说罢,转身离去。

  姜宝贞走进大教堂正厅,面向十字架上的基督:主啊,为什么对我这么残酷?马德良是我恩师的兄弟,我不能背叛他。武百祥是我的灵魂,是我理想中的丈夫,我不能没有他。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哪?

  姜宝贞默默祈祷,马德良又回到她的身旁。

  马德良:姑娘,赶快离开武百祥这个可怕的恶魔吧!主回饶恕你的……”

  姜宝贞猛地回身:不,武百祥不是恶魔,他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是个按主的意志行事的虔诚的基督徒!

  马德良震怒了:无论如何你也不能嫁给他!

  姜宝贞情急之下,反而坚定了:不管怎样,我非要嫁给他不可。

  马德良歇斯底里的指着姜宝珍的鼻子,大声吼道:你给我滚!让我永远别再见到你!滚!滚!滚!快滚!!

  姜宝贞哭泣着跑出教堂。

  17、姜宝贞家   内  夜

  姜宝贞独坐桌前,静静地思索着,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克努德和马德良与她在一起的的情景。

  (若干画面)

  大虎山。儿时的姜宝贞在丹麦传教士克努德办的教会学校里读书;

  下课,克努德同姜宝贞(儿时)作游戏;

  克努德慈爱的哄着姜宝珍(儿时)玩耍;

  姜努德给姜宝贞(儿时)讲安徒生童话;

  克努德送姜宝贞登上旅欧客轮(时下姜已长成18岁的大姑娘了),姜与克努德洒泪而别。

  十几年后,姜宝贞乘轮渡归国,老态龙钟的克努德在岸上迎接姜宝贞。

  姜宝珍落泪了,深情地抱住了克努德,颤抖的叫了声爸爸

  克努德用手擦去了姜宝珍面颊上的泪水说:孩子,你回来了!上帝已经招呼爸爸好几次了,可是我在没见到你之前是不会走的……”

  姜宝珍抑制不住地哭出声来。克努德紧紧地抱住了姜宝珍的身子;

  姜宝贞在给学生们上课,克努德在窗外微笑着赞许地点头。

  克努德病危,临终前嘱托姜宝贞,给她一笔钱和一封信,并嘱托她:好姑娘,我死了之后,你去哈尔滨吧,那里有我的朋友——马德良,他人很好,他会像我一样的照顾你。

  克努德说罢,闭上了眼睛。姜宝贞伏尸痛哭。

  孑然一身的姜宝贞,茫然无助的登上了北去的列车,目视窗外。

  姜宝贞将克努德的信递给马德良,马德良阅毕,悲痛万分。

  马德良对姜说:孩子,克努德是你的父亲,我就是你的叔叔。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你……”姜宝珍听罢马德良的话,潸然泪下。

  马德良携姜宝珍来到三育小学校门前,对姜宝珍说:这所学校是教会学校,挺不错的,你如果愿意来,我可以推荐你当这个学校的校长。

  姜宝珍微笑着点了点头。

  姜宝珍心中的话:克努德是个慈爱的父亲,马德良是个难得的好人……那么武百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难道他真的像马德良说的那样是个恶魔吗?

  姜宝珍的面前又映现出了她与武百祥在一起的情景:

  武百祥:我们中国人自办教会没有错……”

  武百祥:我们中国人的教会为什么要受洋人控制?

  武百祥:马德良关心你的生活,关心你的婚姻,这是对的……但是他没权利干涉你的婚姻 自由……”

  姜宝贞心中的话:百祥没有错,百祥没有错……”

  姜宝贞的心潮渐渐平静下来,她缓步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镜子,认真地梳理了一下头发,又整理了一下衣衫,而后站起身来,毅然地走出门去。

  18、哈尔滨  道外  西门脸教堂  内   日

  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杨文华及同记大罗新众执事、众部长、同记工厂各科主任、各小厂厂长、武百祥的友好、宗教界朋友等200余人,云集在教堂大厅。

  一个年轻的职员在向参加婚礼者分发礼品,每人一小盒点心、一小盒穌糖。

  身着传统中国长袍、外套马褂的62岁的新郎官武百祥,同身着西式结婚礼服、身披洁白婚纱的42岁的新娘姜宝贞,在众亲友的簇拥下,迈着优雅的步伐,步入结婚礼堂。

  李毓麟牧师为武百祥按传统的西方仪式主持婚礼……

  19、东方大教堂  内   日

  一个洋教徒将一张《大北新报》递给马德良。

  马德良展开报纸,犀利的目光射向版面……

  (特写)头版显要位置:武百祥与姜宝贞结婚的大幅照片,照片一旁是文字消息。

  马德良急速地用凶狠的目光看了一眼照片,并浏览了一遍文字,然后发出一声怒吼,把报纸揉作一团,恶狠狠的抓在手里,嘴里不住地说:这个可恶的魔鬼!魔鬼!

  20、(画面)

  报纸一张一张地交叉迭落在一起,上面醒目地标示着日伪当局发行的富国有奖公债爱国储蓄房地产储蓄国民储蓄鸦片瘾储蓄等各种公债和摊派各式储蓄等消息的标题。

  其中一条消息的标题是,哈尔滨本年内发行防水利民公债两千五百万元,双合盛购买八十万元;同记购买二十万元……

  (画外音)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日本帝国主义通过摊派储蓄、发行公债等形式,加紧了对中国民族工商业的掠夺,他们先后在哈尔滨发行了防水利民公债富国有奖公债,以及爱国储蓄房地产储蓄国民储蓄鸦片瘾储蓄等名目繁多的公债、储蓄、公司股票等等。按企业的规模定额摊派,无一幸免。不到两年时间,哈尔滨已有百余家工商户在债券的重压之下相继倒闭。红红火火的、拥资数百万元的同记,此时被强行摊派的各种债卷的总额,竞高达120万元之多,面对这种局势,武百祥在家中紧急召开了全体董事会议。

  1、武百祥家  内  夜

  武、赵、徐、李四人神情严肃。其它董事一筹莫展。气氛沉闷。

  赵禅唐:我们同记总共有资金350万,现在已经有120万都成了废纸,而且日本人还在无休止地、贪婪地吸吮着我们的骨髓,面对这种局面,我们怎么办?

  众人愁容满面,叹息不已。

  武百祥:大家别光咳声叹气呀,这同记可是咱们大伙的同记呀!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同记的骨髓就得被日本人给吸干了……”

  某董事:这日本鬼子他妈的可什么时候才能滚蛋呢?

  董事二:头两年还中,仗虽然在打,可是工商业还能自由经营。眼下可好,交通封锁,经济管制,外埠货源切断,本部又缺少原料,这生意可怎么做呀?

  董事三:当局还下什么货物限价令,销售价比购入价还低,这谁家赔得起呀?

  董事四:那咱们不好也学学茂兴源、济顺昌他们么——也搞点儿黑市交易嘛!

  徐信之:别胡说八道!到啥时候我们也只能走正道,不能走邪道。

  李明远:黑市交易这条道,咱们肯定不能走!但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倒也值得考虑。

  武百祥:此话怎么讲?

  李明远:为了大伙的利益,为了同记的未来,我们必须抽逃一部分资本,把款项的一部分偷偷地转移到外地去,购买些长项货物,储存起来,等到小鬼子滚蛋的那一天,再把东西发回来,复兴我们同记的事业。

  赵禅唐:这要是叫小鬼子知道了,可是掉脑袋的勾当啊!

  徐信之:是有风险,可是哈尔滨已有好多家工商户都偷偷地这么干了,也都没出事儿。我想,为了同记的未来,也只好铤而走险了。

  众董事七言八语,议论纷纷……

  这事儿也不影响大伙分红,我看可以吧?

  是有点儿风险,可是也不能这么干挺着等死啊!

  小心点儿干呗!别人能干我们为啥就不能干呢?

  干是应该干,就是风险太大,弄不好……”

  风险大也得这么干!不然哪,我们同记的这点资产都得叫小鬼子给划拉去……”

  武百祥凝思片刻后,庄重地:我看是死逼梁山,只能这么办了,摆在同记面前的路只有两条,一条是坐以待毙,让日本人一点一点地把咱们榨干;另一条即是抽逃一部分资金,积蓄后备力量,以待日后复兴……”

  赵禅唐:大家看看怎么样?

  众人参差地表示同意。

  赵禅唐: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就商量商量额度吧,看看咱们究竟抽逃多少合适?

  董事之一:我看抽出来10万吧,这玩艺儿不能额度太大,万一露了馅可不得了!

  董事之二:干一把就让他够本,我主张抽逃50万。

  董事之三:我同意多抽逃点,10万太少……”

  ……  ……

  赵禅唐:明远,你的意思呢?

  李明远:我看25万不算少了,这边也得应付着啊……”

  徐信之:唔,我看25万也差不多。

  赵禅唐:百祥,你的意思呢?

  武百祥:就按明远和信之的意见办吧——25万。

  众人:同意……”

  赵禅唐:好,第三次董事会全体董事一致通过,从同记现有资金中,抽出25万元,调往南方,以备来日之用。(看了一眼徐信之,徐信之在认真记录)好了,今天的董事会就开到这里,各位请回吧。

  武百祥:各位切记啊,一定要注意保密!

  众人纷纷起身…… 

  武百祥:禅唐、信之、明远你们仨留一下。

  众人散去,武同赵、徐、李三人继续开会。

  武百祥:明远,请你谈谈这个事儿具体怎么个操作法?

  李明远:这个事儿这么办,同记商场由杨向荣负责,大罗新由李镜湖负责,加上业务主任石翰甫,让他们三个人具体负责,从库里抽出价值25万元的成件商品,一次性快速批发出去,所得款项不入帐,直接汇往上海……”

  徐信之:可是眼下汇路不通啊。

  武百祥急得一拍大腿:哎呀!可不是咋的!这个茬我咋没想到呢!唉,你们看,这汇路估计啥时候能通呢?

  徐信之:眼下小鬼子在作垂死挣扎,他要是不滚蛋,怕是永远也通不了。

  武百祥:明远,你看这怎么办?

  李明远思索了一会儿:我们向上海发货,将钱币夹带在货物中呢?

  徐信之:那不行!货物处日本人查得可严了,一旦查出来,连人带钱全都得完蛋。

  李明远:那只好由人携带了。

  赵禅唐惊愕的:“25万块钱由人带到上海?你们知道中间经过几道关吗?(伸出指头,掐算)

  进哈尔滨火车站,日本人查;上了车之后还要查;到了山海关,满洲国查;进了关,中华民国查,中间还要倒几遍车,每倒一次车,都得查一遍,(用手一比量)这么大一抱钱,也太不安全了!

  李明远:不安全也得这么办!可以走东线,从哈尔滨去牡丹江,由牡丹江去绥芬河,由绥芬河出境奔海参崴,再由海参崴乘船,直奔上海。这条线路比在关里频繁倒车要安全得多。关卡也少,主要的是哈尔滨站这一关难过,这关要是过了,问题就不大了。

  徐信之:东线可行。可这个差事派谁去合适呢?

  武百祥:这个人要胆大心细,善于随机应变,办事能力还得强,我看非张序初莫属。

  赵禅唐:张序初倒是很精明,可他是同记的头面人物。派他去,是不是太显眼了?

  武百祥微微一笑,附在赵禅唐耳根前低语:“……”

  赵禅唐开心地笑了。

  李明远、徐信之莫名其妙,赵禅唐又附其二人耳畔低语,三人均爽朗大笑,点头,自语:好办法,好办法……”

        (第三十二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