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二十六集  自办教会           ★★★
第二十六集 自办教会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51 更新时间:2010/7/15 7:30:16

 

  1、乐亭县   何新庄   武家   内   夜

  武百祥:今后哇,你老要是有花钱的地方,就给我去信,我给您邮。我是不会忘了你老对我的恩情的……”

  何善荣:好哇,舅知道你是个知恩知义的好孩子,你每年给我邮来那么多的钱,够我花的了。一个庄稼人,没多少花钱的地方……”

  武百祥:你老随时愿意到哈尔滨去看看,就给我去信,我到火车站去接你老。

  何善荣:哎呀,老了,老胳膊老腿的,不愿意动弹了。你有这句话,舅就心满意足了。

  一位老亲属:唉,百祥,我听说前几年哈尔滨的买卖家有一多半都垮了,你们同记咋就挺过来了呢? 

  武百祥:这天下事啊,没有一件是容易的,可又没有一件是难的,关键是看经营买卖的人有没有那股子拼劲儿、斗劲儿和忍劲儿。我们同记在最困难的时候没垮,挺过来了,凭的就是这几股子劲儿……”

  小嘎子一伸大拇指:我百祥哥就是行……真是条汉子……”

  武百祥:嘎子,你这话不对,要想干成大事,光靠一个人是不行的。我身边要是没有赵禅唐、徐信之和明远这些好弟兄,恐怕同记也早就不存在了……”

  某乡亲:大侄子,我儿子将来要是在你办的这所学校念完书,到你那去,你要不?

  武百祥:要,只要是在我办的这所学校毕业的、咱们庄里的男孩子,不管是哪个,到同记,我都要,而且一概免试录用。

  众人一阵骚动和欢欣。

  武妻同自己的生母亲切地唠着。

  某乡亲:看看,天也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人家一家子也该歇着了。

  众亲友纷纷起身……

  武百祥:不忙,舅、大叔、大婶子,再坐会儿吧!

  何善荣:不了,太晚了,百祥一时又不走,我不会再来!

  武父:再多坐会儿吧!

  武母:亲家母,再坐会儿吧

  武妻:妈,待会儿走吧……”

  武弟、武妹一家:爸、妈、哥哥、嫂子,我们也回去了。

  武百祥:这些年你们在家里受累了。

  武弟:哥,你这说哪里话,你出息了,咱们全家不都荣耀吗!

  众人纷纷离去,武一家送出大门外。

  武妻陪着自己的母亲走出去。

  武家人送客归来。

  武母慈爱的瞅着武百祥,突然,一把拉住儿子的臂膀,两行热泪泉水般的滚落下来。

  武母:百祥啊,妈想你,妈想你,妈想你呀……”说着,呜呜咽咽的哭出声来。

  武百祥一面为母亲拭泪,一面安慰母亲说:妈,我知道你老人家想我,我这不是回来看您和我爸来了吗。

  武父:百祥,你和禅唐、信之、明远哥儿几个处得来吗?

  武百祥:我们哥儿几个处得象亲兄弟一样。同记要是光我一个人,没有他们几个,是不会有今天这个样子的……”

  武父:唉,还有那个姓杨的……叫杨啥来的?就是那个管食堂的——不给我开饭的那个——他也好吗?

  武百祥迟疑了一下:啊,好,他挺好的。

  武父:你回去给他捎个话——那次那个事儿啊,不怨他,是我的错,你替我给他赔个不是。

  武百祥一笑:哎呀,我当啥事儿呢!这事儿他早就忘了。

  武父:他忘了我可没忘呢!我告诉你呀——话一定给我捎到!听见没有?

  武百祥:好,我知道了。爸。

  武母:百祥,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武百祥一拍胸脯:妈,你老放心吧,你儿子的身体好着呢!

  武母向儿媳:百花,你要照顾好百祥,啊!别让他磕着、碰着,饿着、冻着……” 

  百花:妈,你老放心吧,我会的。

  武父:百花,你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我看你比在关里家的时候瘦多了……”

  百花:爸,我没事儿,我就是这样的人,虽然不胖,可是啥病没有。

  武父:这就好,这就好。百祥这个人哪,太仔细,他就是有多儿钱,也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你要他该吃吃,该穿穿,别心疼钱,啊!咱们又不是没钱。

  百花点了点头:嗯。你老要是不放心,这回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在哈尔滨多住些日子。看看我是怎么照顾百祥的。

  武父:有你这么个好媳妇,我能不放心吗!

  武百祥:妈、爸,天也不早了,你们二老歇着吧。

  武母:你们俩也累了,坐了一天一宿的火车,到了家又一直没消停,快回屋睡觉去吧。

  2、何新庄    武家  武百祥与妻子住的房间  内  夜

  百花在给百祥铺褥子:百祥,快早点歇着吧。

  武百祥:百花,你先睡吧,我还有事儿……”

  百花:你不睡我也不睡,我陪着你。

  武百祥扶着妻子的肩头,亲切地端详着妻子:我给未来的学校画个草图,你又帮不上忙……还是早点儿睡吧,啊!

  百花得意地说:我帮不上忙?要不是我启发你,同记商场的二楼能派上用场吗?

  武百祥:噢,看来这所学校又要靠你来画龙点晴了!

  百花娇嗔地:差不多吧。

  百花用针尖把油灯芯向上挑了挑,屋内顿时亮了许多。

  武百祥在桌上铺开白纸,认真地设计起图纸来。百花在一旁聚精汇神地看着。

  武百祥先画了一张整个校园的规划图。

  百花在一旁帮着送尺,笔,以及用橡皮擦修改处。

  (图纸特写)总规划图呈长方形,标记占地24亩,建房107间,北侧有教室、展览馆、图书馆等;南侧有宿舍、餐厅、浴室、储藏室等;东侧堵头有办公室、实验室、礼堂等;院子的一隅还设有一口水井,旁边还设有一文具店。西侧堵头为一个大花园;中间大片空地为操场和运动场。围学校一圈的是树木。

  武百祥用手依序指着图纸和转圈的房子说:这一共是24亩地,107间房子。这一排是教室,这是展览馆,这是图书馆,这是宿舍,这是餐厅,这是浴室,这是储藏室,这是实验室,这是礼堂,这是一口水井,这是文具店,这个堵头是个花园。中间这片空地是操场,这是运动场。我这么设计,你觉得咋样?””

  百花:外边这一圈是树吗?

  武百祥:不错,是松柏和杨柳。

  百花:挺好,这么大个院子,院心儿是不是也该栽点树哇?还有房前屋后,操场周围啥的?

  武百祥:唔,有道理。百祥说着,在房舍周围及操场周围绘上些树木。

  武百祥:这回呢?

  百花眨动着眼睛:——(寻思了一阵,突然的)唉!还少一样……”

  武百祥:还少什么?

  百花:是不是还应该有一所医院哪?要是学生、老师们一旦有个病灾的呢?

  武百祥兴奋地叫了起来:对呀,我咋没想到这一层呢!还得设个医疗室啊。可是,(眉头微皱)设在哪儿呢?(眼睛在图纸上撒摸了一圈,确定一处)就设在这儿吧(说罢,用笔在图书馆旁边又设计了一间医疗室,回头看妻子)你看还有什么不足?

  百花绽开了舒心的笑容:这回嘛,差不多了。

  武百祥:你真成了大破天门阵的穆桂英了……“

  百花:啥意思?

  武百祥:阵阵少不了你呀!

  百花微笑着:那是。你不是一向倡导改造职工生活吗!

  武百祥:是啊,老师的健康是最重要的。下面该设计房屋造型了,这回你帮不上忙了吧?

  百花自信的:也未必,试试看吧。

  武百祥在专注地设计着礼堂的造型。

  一会儿,一座中西合璧的飞檐大瓦的建筑草图画完了。

  武百祥:怎么样?

  百花:好是好,只是这种新型建筑,乐亭县的工匠们能造好吗?

  武百祥:乐亭县的工匠擅长盖传统的民房。这种造型的建筑得找天津的工匠。

  百花:要是真能盖成你画的这么漂亮,该有多好!

  武百祥:天津有的是能工巧匠,我想,这礼堂盖起来之后,肯定比我设计的还要漂亮。

  百花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为丈夫的智慧和才气而感到无限骄傲的笑容。

  这时,窗外传来了当日第一声高亢的金鸡报晓声,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一声接一声的传进屋里。

  武百祥走到窗前,的一声,拉开窗帘,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目视着远方,天边处已露出了蒙蒙的晨曦。

  武百祥再次的拿起了图纸,细细的端详了一番,尔后突然地闭上了眼睛……

  武百祥的眼前顿然间出现了一幅绚丽的图景:

  (迭印)想象中已建成的校园,屋舍相连,鳞次栉比;花香鸟语,绿树掩映。学生们在操场上追逐蹦跳,欢呼雀跃。学堂里传出朗朗的读书声,阅览室里的学生们在聚精会神地看书……

  武百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陶醉的、自言自语的:我多么想能到未来的这所学校里读几年书哇!

  百花看了百祥一眼,微微一笑:要是能回到童年,那敢情好。我也陪你一块儿读。

  武百祥:那只好等下辈子了。

  百花:下辈子我还嫁给你!

  武百祥:你还愿意跟我受苦?

  百花:愿意。说着,偎依在百祥的怀里,少顷,突然抬起头来:唉,百祥,打算给这所学校起个什么名字呢?

  武百祥默默自语:叫、叫……还是你帮我起吧!

  百花:既然是你和禅唐投资兴建的,就叫武赵学校呗!

  武百祥:————不行!不好听。我看不如从我们俩的名字中各取一个字,取我的字,

  取禅唐的……”

  百花:百禅学校?好!这个名字比赵武好听。不过还得等回哈尔滨之后,问问禅唐的意见啊!

  3、同记商场   副总经理室  内  日

  赵禅唐:学校?好倒是好!不过我这个字最好改成良的的,免得人家误认为是佛教学校。你说呢百祥?

  武百祥:…………你这个字是宗教味太浓了些,就按你的意思——改做善良的善吧。

  赵禅唐沉吟道:百善孝为先。让这个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个个都是孝顺的孩子,不是挺好吗!

  武百祥:好好好……等百善学校建成后,就请你来当这所学校的名誉教授……”

  赵禅唐:教授,不错,嘿嘿……我当教授?好。唉,不中,教授是大学的老师,小学哪来的教

  授哇?

  武百祥:咱们办的学校,咱们自个说了算,咱俩就特设一个小学教授不就结了!

  武、赵二人哈哈大笑。

  赵禅唐:百祥,你说我们办教育,开医院,设慈善机构,是不是奉行的旨意呀?

  武百祥:不错,是奉的旨意,彰显的荣耀,这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

  赵禅唐:你说的这个,是天下人的呢?还是他们洋人的呢?

  武百祥:“‘自然是全天下人的啊!禅唐,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净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呢?

  赵禅唐:咳,你没在家这些天,在东方大教堂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4、(闪回)哈尔滨   东方大教堂  内   日

  一群中国信徒正在教堂里虔诚地祈褥。

  突然从门外冲进十几个欧洲人种模样的洋教徒。他们走进之后,便推推嗓嗓地要挤占中国教徒的位置。中国教徒有礼貌地与他们分争。

  这时丹麦传教士马德良出现。他不由分说地让中国人往边靠。

  中国教徒与之论争。

  马德良:请你们往边儿上靠靠,这地方要让给他们……”

  某中国教徒:为什么要让给他们?是我们先来的。

  马德良:这是主的旨意。我是上帝的使者,上帝是这么说的。

  另中国教徒:上帝不会这么不讲理,都是你自己胡说八道!

  马德良:你再胡闹我就叫人把你轰出去……”

  某中国教徒:你敢!我是上号教会的执事……”

  马德良:你是执事也没用,因为上帝首先是属于我们欧洲人的……你们中国人都得听我们的。

  某中国教徒:请你不要忘记,你们现在是在我们中国的国土上……”

  马德良微微冷笑:中国国土又怎么样,我照样能把你撵出去。

  马德良回身向众洋人嘀咕了几句洋话,几个外国教徒一拥而上,把堂内的中国教徒全都推了出去。(闪回结束)

  5、同记商场    副总经理室  内  日

  赵禅唐:教徒中有咱们同记的店员,他们回来跟我一学,我的肺都要气炸了。

  武百祥气得拳头攥得紧紧的:这个马德良是有点欺人太甚了……”

  武百祥说罢,陷入了沉思。

  赵禅唐:你在想什么?

  武百祥:我想起了同记工厂失火的那一年……”

  6、(闪回)失火前的同记工厂  外  日

  下班的工人们陆陆续续地从工厂院内走出。

  几个工厂的基督教徒站在大门口里边向外张望着。

  这时几个厂外非同记工厂的教友向门口走来,被守门人拦住。

  同记工人甲对守门人说:他们是我们的教友,到厂里来作礼拜,让他们进来吧。

  守门人:不行,这儿又不是礼拜堂,怎么能让外边人进来呢。

  工人甲:让他们进来吧,我们都是好朋友……”

  工人乙:他们以前也来过,是经过赵厂长同意的。

  厂外教友:大哥,行个方便吧,附近没有教堂,主会保佑你的。

  守门人连连摇头说:不行就是不行!说什么也没用。

  赵胜轩从厂外来到门前。院里的工人甲、乙向赵拆说。赵胜轩走到守门人跟前,低声说了几句。

  守门人:请进吧。

  几个厂外基督徒随着工厂的工人基督徒,急匆匆地向厂内的一间空房走去。

  赵胜轩也向空房走来。

  7、(闪回)失火前的同记工厂    厂内的空房  内  日

  礼拜正在进行,武百祥同教徒们虔诚地作礼拜,几个工人教徒领着几个厂外教徒走了进来。某工人发现了武百祥,正要领人走开。武百祥向他们使了个令其不要乱串动的眼色,几个人便立住了脚,作起了礼拜。

  赵胜轩站在门口,向里面张望了一阵,当他发现武百祥后,便退出门去。

  8(闪回)失火前的同记工厂    厂内空房  外  日

  赵胜轩在门外候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在周围无目的的来回踯躅着。

  礼拜结束了,赵胜轩急忙来到门口,武百祥出,赵胜轩迎上前去。

  赵胜轩:武百大,现在工厂的仓库不够用了,我刚才跑了几家,想借外边的库用用,可是家家的仓库都很紧张。您看能不能在附近买块适当的地皮,再建个库,哪怕是简易库也行啊。

  武百祥思忖了片刻:好吧,我想办法找个地方。你跟我走吧。

  二人匆匆地向厂外走去。

  9、(闪回)三育小学附近   外  日

  武百祥和赵胜轩急匆匆的向三育小学的方向走来。二人边走边谈。

  武百祥在临近三育小学旁边的一片空地上停住。

  武百祥:怎么样——这块地有256平方丈,是我去年捐款建这所小学时,多买下的一块地。

  在这儿盖它一圈仓库不是挺不错吗?

  赵胜轩惊喜万分:这当然是好,能盖好大一片库房呢,咱们用不了还可以租出去,能赚一笔好钱呢。只是……”

  武百祥:只是什么?

  赵胜轩:只是这块地是你自己花钱买的,肯定有你的用途……”

  武百祥:啊,什么用途还有比这用途更合适的?你就用吧。

  临近的、刚刚峻工的小学校里一片欢腾,孩子们连喊带叫。

  武百祥移步来到学校门前,只见两个人正在往学校的门柱上钉校牌子。

  武百祥注目着校牌子上三育小学校几个字,心中充满了喜悦。

  院子里一群群的孩子在兴高采烈地追逐蹦跳。

  有的孩子不断地将自己的帽子抛向高处。

  有的孩子在操场上就地打滚,有的在翻跟斗,打把势……

  孩子们高兴地喊叫着:

  我们可以上学喽……”

  我们这儿有学校喽……”

  武百祥突然发现了院子里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急忙向院里奔去。

  武百祥亲切地拍了一下一个褐色卷发人的肩头:马德良先生,你怎么这么有闲心?

  马德良:噢,武先生。我正在欣赏你的杰作呢 。武先生真是慷慨之士,花巨款建学校,主当保佑你的事业辉煌。

  武百祥:马德良教士,我正想找你,可巧在这儿碰见你。

  马德良:先生找我有何事?

  武百祥:附近一带连座教堂都没有,教民们都到我同记工厂去作礼拜,这样与教民、与工厂,都不方便,您看能不能在附近盖一座教堂……”

  马德良:武先生说的极是,我作为一个传教士当然愿意为教民服务。可是在这一带根本找不到一块合适的基地。

  武百祥:需要多大面积?

  马德良:占地面积总得个六、七百平方米吧。

  武百祥思忖片刻:马牧师,请跟我来。

  马德良随武百祥来到三育小学相临的一片圈起的空地。

  武百祥:您看,这块地够用么?

  马德良:啊,这块地绰绰有余,真是太好了,您能把它弄到手吗?

  武百祥侧目看了一眼站在近前的赵胜轩,赵胜轩连连摆手。

  武百祥微微一笑,未加理睬。

  武百祥:这块地是256平方丈,约合8500平方米,是我武百祥个人出资买下的。我

  愿意把它捐给教会。就请您负责,在这里盖一座教堂吧!至于所需资金,由我负责募捐。

  马德良:噢,主将赐给你无穷无尽的智慧和终身享用不完的财富。

  武百祥:哈哈……你说的不对,主让我做的是把财富赐给别人。

  马德良尴尬地笑着。(闪回结束)

  10、同记商场    总经理室  内   日

  赵禅唐:后来咋样啊——正应了你自己说的话了,把自己的财富赐给了别人,结果仓库没盖成,教堂也没盖成,土地也没了。

  武百祥:是啊,我真没想到他会干出这种缺德的事来,居然把我捐给教会的地,改为了建外国人的住宅。

  赵禅唐:你也太好说话了,为啥不找这个洋毛子算帐去?

  武百祥:唉,我一看事情已经这样了,盖好的住宅也不能扒了。再说人家对咱们也曾经有过恩惠——我的英语是他教的,钢琴是他教的,你我的洗礼也是他给做的……”

  赵禅唐:你呀,真是乐善公啊,乐善公。不过对恶人的慈善就是对好人的残忍。人家赵胜轩因为这事儿,对你好不愿意呀。

  武百祥:我把地捐给教会倒没错,问题是我一点儿也没想到马德良是那种占奸取巧的恶人。

  赵禅唐:这回跟他们弄僵了,这洋教堂咱们也没法去了。

  武百祥:唉,禅唐,我看咱们干脆脱离他洋人控制下的教会,联合起来中国的教友,自己办一个教会不行么?到那时候,咱们就可以不受洋人的气了,你觉得我这个主意咋样?

  赵禅唐:好倒是好,可是那个马德良他能同意你这么干吗?

  武百祥:信仰自由,办教会也自由,他又不是上帝,干啥要听他的!我看行。咱们教民自己出钱,自己找块地,建个自己的教堂,成立自己的教会,实行自立,自传,自养

  赵禅唐:你看行,那就行呗。

  武百祥:我早就看好了西门脸一块地皮,位置挺不错,就在景阳街和承德街交口处,离同记又不远……”

  赵禅唐:那就看你的了。

  11、西门脸礼拜堂  外  日

  一幢崭新的、新颖别致的中西合璧式的建筑,矗立在道外景阳街和承德街巷交口处的一个三角地带。四周围满了人。礼拜堂的金漆门旁,立着一块蒙着红绸子的牌子……

  这一天是揭牌仪式,四周围满了中国的基督教民和看热闹的人。

  武百祥做了慷慨激昂的讲话之后,与赵禅唐及上号教会的华人执事一起,揭下了蒙在牌子上的红绸,露出了哈尔滨西门脸中华基督教会的字样。

  四周群众欢呼雀跃,掌声雷动。 

  武百祥、赵禅唐以及那位上号教会的中国执事等人在亲切交谈。

  上号教会执事:我决定辞去哈尔滨上号教会执事的职务,参加到你们西门脸中华基督教会里边来。

  武百祥握住执事的手说:欢迎你到咱们中国人自立的教会来任执事。

  赵禅唐:就是嘛,把你那些教友们都介绍到这儿来,再别受那洋人的窝囊气了。

  上号教会执事意外地发现一个人,轻声说:你们看,那个家伙——他来了。

  武、赵二人沿着上号教会执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马德良正与其它几个洋教士在一起一边议论,一边咬牙切齿,目露凶光。

  (近镜头)马德良:这个武百祥完全违背主的旨意,胡来!魔鬼!

  众洋人(七嘴八舌):

  魔鬼!

  疯子!

  主啊,不能饶恕武百祥这个恶魔。

  12、西门脸礼拜堂  内   日

  礼拜堂门厅的墙壁上镶着一块磨光的青石,上面阴雕着自立、自传、自养六个字。教堂大厅庄严、肃穆、典雅。

  数十名中国基督教徒肃立在一趟趟的长条桌后,在中国教士(原上号教会执事)的主持下正在唱圣诗。

  武百祥、赵禅唐等人站在最前排。

  13、资料片及画面

  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在外相官邸主持召开东方会议

  日本外务省大臣在会上发言……

  日本军部长官在会上激烈发言……

  田中义一疯狂叫嚣:唯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坚决确保把中国东北地区置于日本统治之下……” 

  日本官员在北京威逼张作霖与日本政府签署《满蒙新五路协约》……

  (旁白)19276月,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在外相官邸召开了旨在侵略中国东北的东方会议。会上,田中义一疯狂叫嚣坚决确保把中国东北地区置于日本的统治之下。

  会后,日本政府即刻派人到北京,威逼张作霖与日本政府签署允许日本在内蒙和东北境内修筑五条铁路的协议。日本政府的侵略行径,即刻引起了全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慨。

  (画面)(1928年11月3日)学生代表、商界代表、宗教界代表130人在道里商会集会,成立哈尔滨市民抗路联合会

  同记的赵禅唐参加了集会。

  会后向南京政府和全国各地机关学校通电……

  (旁白)次年,11月3日,哈尔滨学界、商界、宗教界等各界代表130余人,在道里商会集会,成立了哈尔滨市民抗路联合会,赵禅唐受武百祥的委托,作为商界的代表之一,参加了集会。其后连续几天,哈尔滨的以学生为主体的抗路游行和集会活动一直没有停歇。

  (画面)(11月4日)打着哈尔滨工业大学、法政大学、医学专科学校、第一中学、第二中学、第三中学、女子中学旗帜的各校学生,计2000余人,在第一中学礼堂集会,组织成立哈尔滨学生维持路权联合会。会上通过《总罢课,游行示威,开展反筑路斗争的决议》,并决定次日组织全市学生大游行。

  (画面)(11月5日)哈尔滨大中学生2000余人,举行第一次示威游行,到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公署请愿。

  在学生强烈要求下,公署长官张焕相出面接见学生,安抚学生。

  学生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保持路权维护国家路权打倒卖国贼等口号……并散发传单。

  游行队伍又来到日驻哈总领事馆,向日方提强烈抗议,日方人员龟缩在楼内,没人敢出来。

  (旁白)到了11月9日,爱国学生们的抗路游行活动达到了最高潮,大、中学生及部分小学的学生总计5000余人,举行了声势更加浩大的集会和游行……

  (11月9日)哈尔滨大中学生5000余人集会,游行……以童子军为先导,打着哈尔滨学生维持路权联合会大旗,浩浩荡荡的由许公路向正阳街上进发。

  正阳街街面上设铁丝网等路障拦截。

  陆军30人,警察50人,把守于街口处。

  学生们面无惧色的迎上前去,学生代表与与军警二头目大声理论。

  军警头目不买学生的账,厉声斥之。

  学生高呼口号:打倒卖国贼!”“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满洲!等口号,蜂拥的向前冲去……

  (旁白)学生们的爱国运动,遭到了反动当局的无情镇压,终至酿成了有150人受伤、43人住院的一一九惨案”……

  一场搏斗:警方最初是徒手相拒,继而拳脚相加,最后竟用枪托阻止、殴打学生。

  被激怒了的童子军持木棒还击,遂至夺枪,夺棒,一时间纷乱益甚。

  警方向空中鸣枪,藉以震慑,而双方杂沓混打,势难遽止。

  学生被打得头破血流,惨不忍睹。

  学生们并未气馁,互相挽着手臂,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去……

  学生们终于冲破了军警的封锁线,继续向前行进。

  正阳街上的市民热烈欢迎学生,与学生一起喊口号,有的市民干脆加入学生的游行行列……

  队伍过来,站在同记商场门口的武百祥命店员燃放鞭炮为学生助威……

  对同记的举动,周围群众拍手欢迎。

  武百祥与赵禅唐、李明远等人走向夹道欢迎的人群。

  武百祥激愤地鼓起掌来,并不断地及向学生们招手致意。

  武百祥见几个受伤的学生,连忙叫他们停下,并嘱咐身旁的同记人赶快回去取药和纱布等。

  片刻同记人将药物取来,武百祥与店员一起为受伤的学生包扎伤口,学生们热泪盈眶。

  武百祥等三人的举动,被混在人群里的、化了妆的日本商会会长九井清楚的看在眼里,他目露凶光、咬牙切齿的看着武百祥。

  九井(心下说):好你个武百祥,等着吧,有你好瞧的……”

  14、同记商场   贵宾室室  内  日

  武、赵、徐、李四人正在议事,每个人都心事重重,很少言语。

  武百祥放下手中的报纸,报纸上显示出大字标题(特写)——“白银生产过剩,银价暴跌,哈大洋贬值,羌贴变成废纸。

  (旁白)田中内阁在疯狂的掠夺其在我国东北境内的铁路修筑权的同时,还采取了卑鄙的经济侵略手段——不断的提高黄金的价格,使得以银为本位的哈尔滨商家深受其害,同记的损失更加惨重…… 

  武百祥:眼下白银生产过剩,银价暴跌,哈大洋贬值,羌帖变成废纸,这小鬼子真可恶!

  徐信之:这是对我们的又一次打击。

  赵禅唐:哈尔滨最近又有二十多家工商企业负羌而死。

  李明远:面临这种经济形势,日本银行肯定要乘机捣乱。

  徐信之:日本商会有可能会和日本银行联合起来对付我们,我们将会更加困难。

  武百祥: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挺得住。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15、哈尔滨   日本商会会长九井家 内  日

  九井正在与日本人在哈尔滨开办的某银行经理东乡密谋。

  九井太太为东乡献茶……

  东乡回身致谢……

  九井着急说话,申斥太太:退下!

  九井的太太匆匆离去。

  九井:全仗经理阁下。这两年同记不断扩大经营,仅借银行贷款即达300万元之多。一年仅需付出的利息即为70万元,各项开支又需70万。而目前,他的营业额仅有750万,他上哪儿能赚回来140万的利润!

  东乡:明白,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利益,也为了你我之间的交情,我会有办法收拾武百祥的。

  九井:你想怎么收拾他?

  东乡:我马上让金票再度升值。目前金票1元兑换银元需用8角,明天我就让它涨到1元4角,一个月之后涨到两元。

  九井:好!照这样,武百祥不消两个月就会倾家荡产。

  东乡:这还不够,你必须买通武百祥的死对头——恒发源的老板张闻声,让他配合我们。

  九井:可是张闻声他是中国人啊。

  东乡:妙就妙在这里。让中国人整中国人,是对付中国人最好的办法,其效果是外国人的力量所达不到的。

  九井:可是……”

  东乡:不要那么多可是,中国人向来是互相整的。更何况益丰源本该是恒发源买到手,可是硬是让武百祥抢了先。结果武百祥的同记、大罗新、大同三足鼎立,压得恒发源透不过气来。现在给张闻声个机会,让他向武百祥捅一刀,他能不干吗?

  九井仰面大笑,东乡也跟着得意地笑了起来。

  16、哈尔滨    某日本歌妓厅  内  夜

  九井与张闻声在一边饮酒,一边欣赏日本艺妓的表演。张闻声的目光象转轴一般地随着艺妓的裸露的半部酥胸和白晰的脖颈的转动而转动。

  九井看着张闻声的丑态,露出鄙夷而狡诈的神情。

  九井:怎么样?张先生,这个姑娘不错吧?

  张闻声贪婪的目光仍未离开艺妓的酥胸,同时嘴角已垂下诞水:啊,不错,不错!

  九井:那么好,这个姑娘就送给张先生了……”

  张闻声:什么?您是说把她送给我?

  九井:是的,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姑娘与你们中国的姑娘,滋味可是不一样的!你的明白?

  张闻声:明白,明白……日本姑娘比中国姑娘要漂亮得多。

  九井仰天大笑不止。

  张闻声:多谢,多谢九井先生。

  九井冷笑:不过得请张先生帮我们一个忙……”

  张闻声:什么事,但请吩咐。

  九井招手,张闻声近前。九井向张闻声耳语……

  张闻声边听边点头,突然间皱了一下眉。

  艺妓见状,亲昵地将面颊贴在了张的身上。

  张闻声连忙应承道:嗯,嗯,没问题,没问题。

  九井:那好吧,我听你的好消息。

  张闻声:先生,您就等着看好戏吧……”

  九井:那么,我先走了。” 站起,示艺妓以眼色。

  张闻声一边盯着艺妓,一边将九井送至门外:那好,那好,不送了,九井先生。

  张闻声返身将拉门迫不急待地合上。

  艺妓躬身垂首以待。

  张闻声两眼直勾勾地盯住艺妓的酥胸,一下子将艺技扑倒在地炕上,急切地扒开了艺妓的衣襟……

  17、恒发源   议事厅  内   日

  张闻声召集十几个人开秘密会议。

  张闻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有日本人给我们撑腰,我们怕什么!这次我们一定要配合日本人,把武百祥整垮。到那时,整个道外,不!整个哈尔滨的商业都归我张闻声独霸了。你们哥儿几个都可以闹个小经理当当……”

  众人面露喜色,窃窃私语。

  张闻声:张裕滨,你负责组织人在哈尔滨各界放风、造舆论,就说同记已经资不抵债,快垮台了,让买货的不去同记买,让送货的不给同记送……同时煸动同记负债的几家银行向武百祥逼债!

  张裕滨:是!

  张闻声:王大伟,你去上海;尤树光,你去天津;马永杰,你去奉天;金贾义,你去锦州;印有信,你去武汉……你们的任务都是煸动同记在当地的债主,诱使他们来同记讨债……听明白了吗?

  众人:听明白了

  张闻声:你们要把同记说得越糟越好,形容得越惨越好,但要自然,不露声色……咱们几个方面一齐向同记发难,务必要把它彻底挤垮。

  众人诺诺连声。

  张闻声的脸上露出阴险而得意的狞笑。

  18、上海   同记商场驻上海办事处  外  日

  同记在上海的驻在机构,位于上海某大街的一幢灰色大楼的一层。临街的门口围满了讨债的人。

  嘈杂的喊叫声和斥责声连成一片。透过镶有铁栏杆的窗子,可见屋里也挤满了讨债人。

  室内,讨债人指着同记外栈人员的鼻子,连声斥骂,不容分辩。

  突然,哐啷一声,窗子上的玻璃被楼外的人给打碎了,接着便是一声声声嘶力竭地叫喊

  哈尔滨同记,臭无赖,快还钱!

  给不给钱,不给钱我把办事处给砸了!

  嚯!嚯!哈尔滨同记买货不给钱喽……”

  哈尔滨同记倒闭了……”

  哈尔滨同记关门喽……”

  ……  ……

  恒发源的张裕滨,躲在暗处里幸灾乐祸。

  19、哈尔滨  同记商场  经理室  内  日

  李明远正在同几个由外地专程赶来的债主交谈。

  李明远:各位先生,情况并不象外边传说的那么严重……我们是有能力偿还所欠外债的……”

  甲债主:我不管你有没有能力,欠我们的那15万块钱,你必须马上还……”

  李明远:陈先生,请容缓几天……”

  甲债主站起:容缓什么,一天也不能缓,我现在就要!快!马上还钱!

  乙债主:李经理,他那15万先后后,我才8万,你们总该还得起吧?

  李明远苦笑:多少钱我们都还得起,你们不要听别有用心的人的煸惑……”

  丙、甲等债主:我们不管谁说啥,我们也不听你说啥,我们就是要钱,你给不给吧……”

  门外响起敲门声。

  李明远:进来!

  职员呈上一叠电报纸:李经理,电报。

  李明远接过电报,一份一份地阅读。

  李明远皱了皱眉头,没吱声,把电报合在一起,揣进了兜里。

  20、大罗新  经理室   内   日

  徐信之在同信恒银行毕经理交谈。

  徐信之:毕经理,慢说我同记没到那种地步,就是真的到了那种地步,不是还有同记商场和大罗新大楼在这顶着吗?

  毕经理:大楼管什么用!说不定你们欠的外债十幢大楼也不够抵的呢!

  徐信之:请毕经理放宽心,对我你信不过,对武百祥你还信不过吗?你和他也不是打了一年两年的交道了……”

  毕经理: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真担心,那叫三十多万哪!啥小数哇……”

  21、同记商场   副总经理办公室  内  日

  赵禅唐同各地来的债主在交谈。

  赵禅唐:眼下的难关我们很快就会度过的,希望大家不要逼我……”

  A债主:唉,赵老板,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欠钱还钱——天经地义!你怎么能说我们逼你呢?

  我从锦州大老远来的,你见了我们连句客气话都没有,还说我们逼你……”

  赵禅唐:唉,唉,唉……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B债主:赵老板,我们天津恒源针织厂和你们同记已经十多年的关系了,咱们以前一直合作很好,怎么近来听说你们要倒闭?还说武百祥已经跑到国外去了……是这样吗?

  赵禅唐:这,这哪有的事呢!我们武老板一直在哈尔滨呆着,今天是到滨江商会开会去了……

  怎么,这些瞎话你都是从哪儿听来的?

  B债主:是恒发源的外柜在天津讲的……要不我能大老远地跑来哈尔滨吗……”

  赵禅唐:啊,我明白了,整个这种局面都是他张闻声搞的鬼。

  C债主:是,我们奉天棉纺厂也是听恒发源的人讲的,说你们同记马上就要倒闭了……”

  A债主:没错,是张闻声的兄弟亲口跟我说的。他还说,用不了多久同记就是他哥哥的了……”

  22、同记商场    副总经理室  内   日

  武百祥拍案而起:什么,我同记不久是他张闻声的了?哼!那是做梦!张闻声啊,张闻声,我当年好心救你,你今天却苦苦的来害我!

  赵禅唐:这个杂种!当年他咋没让张大帅给抓去毙了!唉!我接待的这些人还算开通,在我好言相劝下,他们总算消停了。

  徐信之:大成银行马经理差点把我给吃了……”

  李明远:我左边受围攻,右边还有一摞子催命逼债的电报……这不,我这牙已经疼了好几天了,吃啥药都不管用。

  武百祥嘿嘿地笑着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同记是挤不垮、压不黄的。张闻声的企图是白日做梦,九井和东乡的如意算盘也如意不了!我已经向东省特别区银行团求援了,将工厂的全部不动产重新作了评估,总值是63万1361两上海规银,连同全部文契,都交给了银行团,作为透支银行的抵押品,同时有滨江商会替我们担保……”

  赵禅唐:他们答应贷给我们多少?

  武百祥伸出三个指头:总共30万两,其中,三省官银号6万6千两;边业银行6万两;永衡银号5万3千两;交通银行4万1千两;中国银行4万两,广信公司4万两……”

  赵、徐、李三人登时瞠目结舌,既惊讶,又兴奋。

  徐信之:这是真的吗?

  武百祥微微一笑,叹了一声:这笔贷款来之不易呀!多数银行都不同意给我们贷,是银行团团长何治安力排众议,做了很多工作,好不容易才算定了下来。

  赵禅唐:这个何治安可真是个大好人!

  徐信之:还不是武百大的面子大!

  李明远:好大的面子!好大的气魄!

  赵禅唐:看来凡事到了关键时刻,都得靠武百大呀。

  武百祥:不能这么说,而是我们遇到何治安这样的好人了!如果换一个人当银行团团长,我们恐怕一分钱也带不来。” 

  徐信之:武百大,您跟何治安很熟悉?

  武百祥:熟悉倒是熟悉,不过没深交。

  赵禅唐:这叫惺惺惜惺惺。

  武百祥:这样看来,可解眼下的燃眉之急了……

  赵禅唐:起码可以应付一气儿了……”

  武百祥:目前看,天津、烟台、奉天、锦州这几家好办,他们多数是咱们同记十几年的老关系。

  他们一时受了张闻声的蒙蔽,他们明白了真相后,是不会再来逼咱们的,起码他们不能都来逼咱们。个别的如果还坚持要债,咱们还他就是了。现在看,最难办的要算是上海了。各位看看,上海该怎么办?

  众人陷入了思索。

  武百祥:信之啊,我看上海之围必须由你来解了。

  徐信之:我?

  武百祥以无比信任的眼神看着徐:对,由你携款亲自去一趟上海……”

  徐信之眨了眨眼,沉吟了一下,而后军人般地地一声站起身来,信心十足的说:好!,

  什么时候动身?

  武百祥亦站起:即刻!

  徐信之的脸上展露出必胜的神态。

           (第二十六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