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集  挥泪辞执友           ★★★
第二十五集 挥泪辞执友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23 更新时间:2010/7/14 7:20:38

 

  1、同记商场    副总经理室   内   日

  武百祥:怎么?益丰源倒闭了?

  李明远点了点头:今天正式歇业。

  武百祥兴奋地:好,我们马上吃掉它!

  徐信之:吃掉它?我们自己尚且消化不良,哪还有胃口吃掉益丰源

  赵禅唐:是呀?!

  武百祥:各位的意见都发表完了吗?

  众人先后:完了……”

  武百祥:信之啊,你的看法不对。越是这种情况,我们越应该吃掉它。你想,益丰源地处正阳头道街,那是个四通八达的黄金位置。它要比我们同记、大罗新的位置优越得多。地利条件的优势,是商家赚钱的第一要素,这个道理谁都明白。目前也可能有很多商家早就盯上这个位置了。如果我们不去吃掉他,那么很有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实力强的资本家来兼并它,到那时候,他们卡住道外的一头,与我们抗衡,我们将受害非浅。

  李明远:唉!就是这么个道理,这个百货店的底子还不错,如果我们接过来,日后时来运转,还是大有希望的。

  武百祥:目前的经济形势,使我们各商家都失去天时。益丰源位置好,占地利。但他那把人不行,也就是说他不占人和。我们同记兵强马壮占人和,但地理位置不如益丰源。目前我们两家是个平触。如果一但益丰源换主,有了能人,将来时机一到,它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都占了。而我们始终在地利上逊色于它,这终究对我们是个威胁。这次它歇业,乃是上天赐给我们同记的良机,我们一旦吃掉它,那么在道外最繁华的商业中心、300米方园的地面内,就有我们同记的三个大百货商店,那么道外的百货市场不就几乎都被咱们同记垄断了吗!

  徐信之:是这么个理儿,可我们有力量吗?” 

  武百祥:有力量。好,下面我谈谈我的意见:眼下的经济形势既是挑战,又是机遇。为什么说是挑战呢?当前日本等列强对我们国家进行经济侵略,他们想挤垮我们的民族工商业。他们靠的是质量好、价格低。而我们国家的工商业尚处于萌芽阶段,从价格到质量上都很难与之抗衡。为了尽快改变这种现状,势必逼着我们迅速发展民族工商业,把我们的产品质量提上去,价格落下来,从而把我们的民族工商业发展起来。十年前咱们同记排演的话剧《实业魂》不就是反映这个主题的吗。

  为什么又说是机遇呢?因为哈尔滨唯一能够接受这种挑战的就是我们同记一家。我们既有工业,又有商业。我们的工业有一整套自己的新政策、新措施,和拥有自己的叫响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名牌产品;商业环节呢,我们一向坚持薄利多销,让利于民,同时也可以随时根据商业环节的销售情况,调整工业生产和改进工艺。我们的同记自己生产的各式帽子、鞋、男女服装、白熊牌袜子、白熊牌牙刷、糕点、糖果、月饼以及各种风味食品等等,不都是一直畅销不衰吗!其它,诸如化妆品、丝绒绸缎、搪瓷陶瓷、纸张文具等也都是名牌货。这些东西足以同洋人洋货相抗衡。

  所以,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经济不景气,市场购买力下降,而影响了我们的收益。若经济形势一但好转,我们则很快就会发达起来。其它商家,稍一受冲击,便一败涂地。我们同记有不同于其他商家的优势,那就是我们同记是工商并举,并有经销自身产品及中外名牌产品的功效。因此在别人萎靡的时候,我们还很精神;在别人纷纷倒闭的时候,我们还能发展,还在发展,这能不说又是机遇吗!所以我同意吃掉益丰源。而且说办就办。明远,这件事就交由你去办。不然,益丰源万一归属了他人,则等于给我们同记又增加了一个对手。至于钱,可将齐齐哈尔和巴彦两个分店卖掉,这些钱如果还不够,可向银行告借。

  徐信之:……一但经济形势变糟,我们同记将潜伏着更大的危机呀。

  武百祥深思片刻:会作生意的人与不会作生意的人的主要区别,乃是善于不善于借别人的钱来赚钱。若总是用自己手头里的那点钱去作买卖,永远发不了大财。

  徐信之:就怕这道儿会越走越黑,总也见不着亮儿……”

  武百祥将脸转向窗外:是的,天还是要持续黑一阵子的,但迟早总会亮的。

  窗外漆黑一片……

  天际现出了一缕曙光……

  2、益丰源门前  外  日   

  几个人正站在梯子上摘卸益丰源的匾额。

  益丰源的匾额被人用绳子吊下。

  蒙着红绸的新牌匾被吊了上去,挂在了原益丰源的位置上。

  店门前熙熙嚷嚷、热闹非凡。

  武、赵、徐、李等几位同记老板,在门前热情接待前来祝贺的各方嘉宾。

  新匾上的红绸被扯下,露出了大同百货店几个大字。

  鞭炮齐鸣,掌声雷动,易主后的新店开业。

  3、大罗新   电影院  内   日

  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及各分号经理坐于主席台前。

  会标上写着《同记第三次股东代表大会》。武百祥主持会议。

  武百祥:今天我们召开第三届股东代表大会。会议主要进行以下几项内容:

  一、由副总经理赵禅唐先生作上一年经营成果报告。

  二、审议同记五个分号的年度经营规划。

  三、 股东分红

  (台下股东代表一片掌声)

  下面首先请赵禅唐先生作报告。

  台下人热烈鼓掌。

  赵禅唐:各位股东,我受大会委托,代表同记总号向大会作上年度经营成果报告。我们同记总号现共有五处分号:大罗新寰球百货店、同记批发部、同记工厂、同记商场、大同百货店。商工从业人员总计2232人。这2232人都是我们同记总号的股东。按201的比例产生出的116名股东代表,今天全部到会。这是我们同记实行全员入股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股东代表大会。

  过去的一年,经同记全体同仁的共同努力,我们克服了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向中国转嫁经济危机给我们带来的重重困难,在哈尔滨各商家经营不景气的情况下,在受日本商品强烈冲击的情况下,我同记独领风骚,年终获得了上海规银32万两的丰硕的经营成果……”

  台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4、股东代表会会场上  一组无声画面:

  赵禅唐作报告;

  徐信之讲演;

  李明远讲演;

  各分号经理汇报经营成果;

  全体代表一次次的举手表决,通过。

  武百祥作大会总结。

  同时迭印同记几年来经营成果和建设成果的画面:

  同记商场大楼内外;

  大罗新大楼内外;

  同记批发部内外;

  齐齐哈尔分号;

  巴彦分号:

  大同百货店内外;

  同记工厂外景……(大烟囟上劳工神圣四个醒目的朱红大字。)

  同记工厂内景:各典型厂房、典型产品(服装、鞋帽、牙刷、袜子、糖果、糕点、月饼

  等)的生产情况。

  同记职工家属楼;

  同记独身宿舍;

  内外景(重点):同仁医院:良好的医疗条件和设施,大夫为工人诊病的情景;

  职工浴室、理发室……

  篮球场:同记工人们打球的欢快场面;

  运动场:同记工人们打排球、拔河和追逐蹦跳的场面:

  俱乐部:同记商场店员在表演小节目的场面:

  图书室:同记店员和工人们看书、看报和学习的场面;

  游艺室:同记工人在打扑克、下象棋和作其他游艺活动的场面;

  同记职工集体在老山头风景区野游、野餐的情景;

  同记商业学校:武百祥、李明远等人给店、职员们上课的场面;

  同记资助的某学校(带同记资助标记或字样)、幼儿园:武百祥等人与孩子们在一起做游戏的场面;

  赵禅唐主持分红——财会人员送上股东名册、帐薄和包好的一叠叠的钱款。

  赵禅唐念名单,股东代表一一上前从徐信之、李明远等五位分号经理手中领走所得之红利。

  (特写)众股东手捧厚厚的红包,热泪盈眶。

  5、同记食堂  内   日

  同记店、职员在食堂用餐。

  (特写)每个人的面前皆是一荤一素两个菜、一碗汤,和带芸豆的高粱米饭。

  武百祥步入食堂,捡个空座坐下。

  食堂服务人员将送饭车推至武百祥跟前,微笑着叫了声:总经理……”

  武百祥微笑着点了点头,从车上取下一荤一素两个菜和一碗汤,另外取了一个空碗,盛了一碗大芸豆高粱米干饭。

  另桌前二店员在边吃边议论。

  A店员:我表弟可羡慕咱们同记了……”

  B店员:咋的?

  A店员:他们那儿啊,年终一分钱都没分,店员对他们老板一肚子气……”

  B店员:那当然,哪家能比得上咱们同记呀!你看咱们老板——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哪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你再看看别的商家的老板——一个个的全是些无名鼠辈(做了不屑的手势)。

  B店员:不过我发现咱们同记最近的伙食不如从前门了……你看,(把菜汤碗推给对方)这汤里好像一点儿油都没有。

  A店员看了看菜汤说:可不是咋的,我还真没注意。这炒瓜片也没放多少油。

  C店员:大概是武老板让咱们共度难关吧!

  D店员:你们刚发现呀,这菜……有些日子不见油星儿了。

  A店员四下一看:唉,别说了,你看,(用手一指)武老板……”

  坐在近前的武百祥听到店员们的这番议论,认真地看了看腕中的汤和盘中的菜……

  (特写)菠菜甩袖汤,蛋花儿倒是不少,不见油星儿;炒菜也是缺油的样子。

  武百祥仿佛被针刺了一下似的,皱了一下眉头。

  武百祥喝了一口汤,品了品,然后放下碗,站立起来,怏怏不快地走出了食堂。

  6、同记  会计室  内   日

  武百祥坐在桌前,十分气恼。这时刘会计进屋,刚要说话……

  武百祥伸出一只手:你的事儿先等会儿,你把杨文华给我叫来。

  刘会计出。

  片刻,杨文华进,冲着武百祥说:您看,武百大,我正准备向你老汇报呢……”

  武百祥面无表情地看着杨文华:汇报?你汇报什么?

  杨文华十分得意地:这一年哪,我给你老省了三缸大油。光这一项啊,就省下了一千多块钱……”

  武百祥满脸怒气地站起:住口!杨文华,我问你,是谁让你克扣店员的!

  杨文华一惊:我,我是为……为柜上……着想啊!

  武百祥:为柜上!为柜上!你这哪里是为柜上!分明是在害柜上!

  杨文华:就这么点儿事儿……算得了什么!也值得你老人家这么大动肝火?

  武百祥:你说什么——克扣职工伙食,你还说是小事儿?啊!如果吃的问题都是小事儿,那么在你的头脑里,还有什么时儿是大事儿呢?你还恬脸向我表功!你知道你给柜上省这点油,给我招来了多少怨恨吗?失去了多少人心吗?店里少卖了多少钱吗?啊!这些,你,你都想过吗?

  杨文华:…………”

  武百祥: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杨文华:我,我把我一年的分红全赔上,中了吧?

  武百祥更加气恼,离座,走到门前,开门,冲外喊道:刘会计——”

  ——”刘会计应了一声,走进屋里。

  武百祥:你把明远经理给我请来,你也一块来。

  刘会计:武百大,您看,杨经理也不容易……就算了吧……”

  武百祥眼睛一瞪,生硬的: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叫你去你就去!

  刘会计:是,是,我马上去请。

  一会儿,李明远、赵禅唐及刘会计先后进屋,一并劝慰武百祥。

  李明远:武百大,食堂的问题,主要是我的责任,没文华的事儿……”

  赵禅唐:百祥啊,行了,就原谅文华这一遭吧!

  刘会计小声地在杨文华耳畔说:杨经理,你快认个错吧……”

  杨文华抽泣起来:我说啥也没用啊……”

  正在这时,徐信之开门走入,他看了看杨文华,又看了看其他人,凑到武百祥的跟前说:咳!

  算了吧,武百大,文华跟你这么多年了,没功劳还有苦劳呢……”

  武百祥:不行!今天你们几位都在,让文华当着你们的面把话说清楚。文华(杨应了一声

  你说说同记食堂的服务原则是什么?

  杨文华:免费供应全体职工一日三餐,每周改善两次生活,逢年过节有应时美味,平时两菜一汤,一荤一素,荤要有肉,汤要见油;不论平时还是年节,都按食谱……”

  武百祥:好了,我问你,汤里的油呢?

  杨文华:我为了给柜上节省点开支,汤里的油是少放了点儿……”

  武百祥:你这一年一共省下了多少油?

  杨文华:省下了三缸……”

  武百祥:是我让你省的吗?

  杨文华:不是。

  武百祥:那么是赵总经理和李经理让你省的了?

  杨文华:都不是,是我自作主张的。

  武百祥:我再问你,你的岗位工作条例是什么?

  杨文华:我是李经理的助手。食堂不过是我兼管的工作。

  杨文华:食堂应当怎么个管法?

  杨文华:尽职尽责,热心为店、职员服务,让职工吃得满意。

  武百祥:你做到这点了吗?

  杨文华:没有。

  武百祥: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杨文华垂首:…………”

  武百祥:说话呀!

  杨文华:……当辞……”

  武百祥:好,就按你说的办。刘会计,给他算了!

  杨文华哭泣求饶:武百大,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看在我伺候你老多年的份上……”

  赵禅唐、李明远、徐信之等人一同上前劝解。

  赵禅唐:别,百祥,文华不是别人,他认错就中了呗,再说省下来的钱又没揣进他自己的兜里。

  武百祥严肃的:禅唐兄,你这话可不对呀!钱没揣进自己的兜,就该这么做吗?

  赵禅唐:咳!下不为例吧!

  武百祥:不中!

  徐信之:文华是个老实人,对同记很忠诚,对你也是忠心耿耿,武百大,看在我的面上,就原谅他这一遭吧。

  武百祥:老实人?在店员的伙食上揩油——这是老实人的行为吗?

  李明远:教育教育就中了,他又是同记商场的副经理,自古以来不都是刑不上大夫吗?

  武百祥睁大了眼睛:明远哪,这可不像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呀!我武百祥今天就要破破这个历史上的规矩。在同记,不管是谁,是奖是罚,一视同仁!刘会计,给他算账!

  众人皆目瞪口呆,到此也不便再说什么了。

  杨文华的头再也抬不起来了,两行绝望的泪水,顺着面颊不住地流淌下来。

  武百祥的眼中也含着不得已而又怜悯的泪花。

  门口围了不少看热闹的职工,大家有的唏嘘,有的惊叹,有的替他们的杨经理惋惜。

  7、哈尔滨   某街道上  外   夜

  武百祥急匆匆地在马路上奔走。

  8、杨文华宅  外  夜

  武百祥在敲门。

  里面传出女人的声音——“谁呀?

  武百祥:嫂子,是我——武百祥。

  杏花迎出门来:是武百大!快,快进屋。

  9、杨文华宅  内   夜

  杨文华与妻并坐在武百祥的对面。

  武百祥:嫂子,我武百祥对不住你呀。第一次闯关东的时候,在长春,我的脚冻坏了。是文华像兄长一样的照顾我,天天用冰雪给我搓脚。那些日子啊,要是没有他对我的悉心照顾,恐怕我早就成了独脚将军了。

  杏花:乡里乡亲的,那不是应该的嘛!

  武百祥:我在北戴河养病的那些日子,你得了肺结核都没告诉他,为了使文华能安心的照顾我,害得你差点把命给搭上……”

  杨文华:她就是告诉我,我也不带回去的……”

  杏花:武百大,文华说的是真话。

  武百祥点了点头:这话我信。这么些年来,文华跟我处得真的像亲兄弟一样,他是个好人,他是个难得的好人哪……”

  武百祥说到这里,哽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杏花:他既然是个好人,那你为什么说打发就把他打发了呢?

  杨夫人说罢,大声地哭泣起来,杨也不停的抽泣。

  武百祥:可他办的这个事儿,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也知道他办错了事儿是为的我武百祥……

  可是(再次哽咽起来),可是事儿怎么的也不能那么办哪……”

  杨氏夫妻痛哭起来。

  杨文华:武百大,你老别说了,是我错了。我知道你也是不得已,我不怪你……”

  武百祥从衣袋里掏出一封已写好的信交给杨文华:文华呀,你拿着我的这封信,到天成源去,找白老板,也是咱们乐亭老乡,白庄的。他人很好,见了我的信,他会善待你的……”

  杨文华一边擦拭泪水,一边接过信函。

  杨夫人为百祥端来茶水。

  武百祥:我不喝了,家里还有事,我得赶紧回去。(从怀中掏出一沓钱,塞进杏花的手里)这五百块钱,你拿着……”

  杨文华:我的账不是已经结清了吗?

  武百祥:这是我个人给你们俩的。

  杨文华走到武百祥的跟前,从妻子手中拿过钱,又塞给百祥:不,武百大,我不能要你老的钱,我这个人你老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不拿不名分的钱。

  武百祥:这是哪里话!将来我武百祥万一有翻船的那一天,还许花你的呢……”

  杨文华赶紧捂住了武百祥的嘴:可别说这丧气的话!你老开的永远是顺风的船。

  武百祥: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哇!每一个人将来究竟会怎么样,这都很难说呀!文华啊,还生我的气吗?

  杨文华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作声。

  武百祥:你要想开点儿,跟着白老板好好干。有啥难心事儿,你只管跟他说。说不通你就来找我。你没事儿的时候,常去我那儿走走,到我家、到同记,我都欢迎。

  杨文华连连点头:嗯哪。

  武百祥伸过手去,两双相携二十几年、甘苦与共开创同记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了。两双蕴含着复杂感情的眸子久久地对视着, 

  10、同记商场  贵宾室    秋   内    日

  武百祥同川上喜次郎先生亲切交谈。

  年轻后生在一旁倒茶服侍。

  武百祥面带胜利的微笑,却又略含歉意的看着川上君。

  川上君对武百祥充满了酸楚而又心悦诚服的敬意。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同时地仰面大笑。

  武百祥逗趣儿地问:上次你我签了协议之后,先生的心境如何呀?

  川上:不瞒您说,我乐得一连三四天都没睡好觉。我还暗下里寻思,人们都说武百祥精明,这回他可吃了大亏了……”

  武百祥颇有些得意地笑着。

  川上:回到日本,我的太太对我说,你可别乐极生悲呀,那武百佬可是个人精啊!能轻易地吃亏上当吗?

  武百祥用手点划着川上:好哇,川上君,你们两口子背地里净骂我呀!

  川上:结果,还真的从我太太说得道儿上来了。在我回到日本的第三天,就证实了新西兰下半年羊毛对整个日本不供货的消息。我一下子就病倒了。

  武百祥:这下子你太太是不是更该骂我武百佬了?

  川上:哪还顾得上骂你呀,她寸步不离地伺候了我整整一个礼拜。

  武百祥嘻笑着:我真是罪孳非浅哪。说罢,双手抱拳谢罪。

  川上:都是我自己找的,不怪你。我病好了之后,对武先生越发敬重了。

  武百祥:嗯?这话从何说起?

  川上:我只是不明白,武先生您的赌注下得那么从容,那么镇定,那么胸有成竹,你当时就一点儿也不心虚吗?

  武百祥:我呀,在咱们俩签完协议之后,你猜怎么样?

  川上:怎么样?

  武百祥:我就后悔了。

  川上:怎么——后悔订多了?

  武百祥:不!后悔订少了——我真该再多订它五万磅。

  川上哈哈大笑着指点着武百祥:武先生,你是真想气死我呀!

  二人同地爽朗地大笑。

  川上:佩服!佩服!我真是打心眼里敬佩武先生的胆略。

  武百祥:经商不单单靠胆略,要有勇有谋才行。这也如同打仗一样……”

  川上:是啊,常言道商场如战场,武先生如果在战场上,也一定也是个好将军。咱们俩这一仗我失败了,而且败得心服口服。

  武百祥:失败乃成功之母,下次你就不会失败了。而且从严格意义上说,你并没有败,你多多少少还是赚了钱的。只不过是没有达到你预期的收益罢了。川上君,我说的不错吧?

  川上心悦诚服地笑了:按预期,这笔生意我损失了18万,但也没赔本。

  武百祥:怎么样,我说你赚了嘛。除此之外,通过这次生意,先生还有一个很大的收获……”

  川上不解的:收获?

  武百祥:是的,收获。如果先生能从这次失败中总结出经验教训来,那就值得,那就是可喜的收获……”

  川上:此话怎么讲?请武先生赐教。” 

  武百祥:先生知道你们应该吸取的教训是什么吗?

  川上:你是说我做生意缺乏慎重?

  武百祥:不!先生缺乏的不是慎重,是情报。做生意必须要有广泛的、可靠的、及时的商业情报,尤其是做国际性的大生意,情报尤其重要。

  川上:您是说新西兰上年羊毛减产的情报?这个我知道哇!

  武百祥:你单单知道这一个方面的情报是没有用的。英法两国多年来一直想在新西兰的羊毛市场上占有份额,却始终得不到,你知道吗?新西兰早年从英法两国购买的十几亿美元的机器到了维修期、需要英法两国的配件,你知道吗?英法两国既不要美元,也不要英镑和法郎,只要求以羊毛换配件,这个你知道吗?

  川上:这些我当时都不知道,我也没想那么多。我只相信合同。

  武百祥:你们合同上的那点钱,与他们十几个亿的机器相比,算得了什么?如果新西兰从英法两国的手里买不到配件,那么他那十几个亿的机器就是一堆废铁。孰轻孰重他新西兰衡量不出来吗?

  川上连连叹息道:这些我都是后来知道的,可惜已经晚了。

  武百祥:你仅仅知道这些还不够,还必须对你的贸易伙伴的国情以及相关的政治、经济情况有所了解,并进行客观的综合的分析,由此才能得出比较合乎实际的结论。这样在决策时才不致失误……只知道循着常规走路是不行的。

  川上兴奋而激动的:哈依,哈依,武先生说得非常正确。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就算花了18万,能听到武先生这一席话,也值啊!尽管这次我输了,我还是很愿意跟武先生做生意的。武先生为人痛快,跟武先生做生意,我川上喜次郎赔了赚了都痛快。

  武百祥:人说日本人狡猾,时时事事都想占便宜。我不这么看。不论是哪国人,有谁愿意吃亏

  呢?除非是傻子。利已之心人皆有之,关键要看利已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建立在损人基础上的利已,是小人,建立在不损人基础上的利已,是君子。我很愿意同川上君交朋友。因为先生就是这种讲交情、重意气,不损人利己的真君子。

  川上:武先生过奖了,过奖了。

  武百祥:我说的决非客套。因为新西兰不供给你货了,你也完全有理由不供给我啊。可是川上君,您没有毁约,还是按期给我交了货。如果川上先生到期不供给我货,我武百祥不也是干瞪眼吗!

  川上有些激动,眼圈微红:是的,当时也有人主张我毁约,可是我没有那样做。我认为背信弃义的人在社会上是站不住脚的。我太太和我一样,坚决反对我那样干。

  武百祥紧紧握住川上君的手:好哇,川上先生,请代我向您的太太致以一个中国商人的由衷的敬礼。你们夫妇是我武百祥的朋友,也是中国人最可信赖的朋友。

  川上:用你们中国的古话说——‘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嘛。

  武百祥:可现实生活中,真正称得上仁义的人,实在是不多呀!

  川上:虽然不多,终归是有的,象你和我都可算作仁义之人吧?

  武百祥含笑点头:先生和您的夫人可称得上大仁大义之人;我武百祥也在努力争取做一个尽量完美的人。

  川上:要是我们日本和你们中国两国政府之间的交情,也能象你我二人之间这样,该有多好哇!

  武百祥:我想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川上:难啊,我们的政府一直欺负你们的国家和人民,这一点我们日本国的国民都十分清楚。

  不仅你们中国人对我们日本政府不满,就是我们日本的国民也对我们自己的政府不满啊。

  武百祥长叹一声:用孟子的话说,叫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川上君打断了武百祥的话,接着说:接下来应该是,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对吧?

  武百祥惊叹的:真想不到川上君对我中国的儒道这么有兴趣儿!

  川上:儒道是中国文化的精粹,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化精粹都是属于全世界的。

  武百祥玩味了一番川上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

  川上:武先生,不管我们两国政府间的关系如何,你我都永远是朋友,好吗?

  武百祥猛地一把抓住了川上的手,接着又搭上了另一只手,真诚地说:好!我们永远是朋友!

  川上君信赖的久久地看着对方。

  武百祥推开房门,向门外一招手……

  服务生进屋。

  武百祥:你把我给川上君准备的那两件礼物拿来。

  服务生出,少顷,复入,手捧两盒礼物交武百祥。

  武百祥打开其中的一个带有同记商标的礼品盒说:川上君,这是我武百祥送给您太太的和服。

  川上疑惑的:和服?

  武百祥:是啊,是用我们苏州上好的绸缎做的。

  川上:你们同记还生产和服?

  武百祥:不!是我求曾经在日本学过裁缝的成衣匠,专门为川上太太制做的。

  川上:噢,那么武先生您知道我太太的身量吗?

  武百祥哈哈的笑着说:我武百祥身高五尺四寸,先生大约矮我两寸,我手头上还有先生留给我的你们夫妇的合影,这就足够了……”

  川上:噢,先生真是有心人,有心人哪。

  川上欣喜地审视着做工精良、面料华丽的和服,乐得合不上嘴。

  武百祥又打开另一个同样印有同记商标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件古铜色的精织男士毛衣说:这件毛衣是我送给先生您的。

  川上君将毛衣在身上比量着。

  武百祥:来,脱下上衣,穿穿试试。

  川上君脱掉上衣,将毛衣穿在身上,左右看了看,露出非常满意的微笑。

  川上:这也是武先生专门给我订做的?

  武百祥:不,这是我们同记工厂生产的大宗产品。先生穿着合适,说明先生的身材非常标准。

  川上:武先生真会说话。

  川上用手捻动着袖口:唉,这是用我供给武先生的毛线织的。对吧?

  武百祥:一点不错,先生那批毛线到货以后,我批发了一部分,零售了一部分,同时拨给了我们自己的同记针织厂一部分,精工制做了一批高档毛衣。

  川上:先生真会做生意。织成毛衣一定更赚钱了?

  武百祥:不赚钱的事,我武百祥能干吗?不过我武百祥的原则是利已又利人。

  川上:是的,是的。这种毛衣卖得一定很抢手吧?

  武百祥:那还用说!还是三一三十一,一部分批发,一部分零售,还有一部分送朋友。

  川上:好,武先生的这个品牌的毛衣可以保持下去,我将永远保证武先生的毛线供应。

  武百祥:谢谢,我武百祥也一定对得起川上君。今年我们毛线正常交易的价格之外,我把从毛线到毛衣的增值部分,让利给先生20%,您看咋样?

  川上紧紧地抓住武百祥的双手:哈依!哈伊!武先生真够朋友!

  武百祥示意后生重新包好礼物。

  武百祥:今天请先生来,我有一事拜托。

  川上:什么事,先生尽管吩咐。

  武百祥对后生说:你把他们请进来吧。

  后生出,少顷,三老三少走进屋子。

  武百祥:这是我的三个职员和他们的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挺出息,考入了贵国的早稻田大学。

  川上:武先生是说他们学习的费用?

  武百祥:不!他们的费用由我武百祥负担。

  川上惊讶地:您用自己的钱,给职工的孩子出国留学出费用?

  武百祥:是啊,我的职员的孩子出息了,不仅是他爹妈的光荣,也是我同记的光荣。孩子的爹妈拿不起钱,我有。他们在同记给我效力,给我挣钱,我供他们有出息的孩子念书、留洋,这不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吗?

  川上君连连点头,深表叹服。

  武百祥:这几个孩子都没见过大世面,连哈尔滨都没离开过,更何况出国。所以他们在日本的生活,请川上先生帮着关照点儿。

  川上:就这么点儿小事算得了什么!请武先生放心。我看得出,先生对这几个孩子就象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对他们也会象对待武先生的孩子一样,一定照顾好他们。

  武百祥凝眸静静地看了川上军一会儿,而后对职员和孩子说:你们还不快谢谢川上先生。

  三个职员:谢谢谢谢谢谢川上先生。

  三个孩子参差地:谢谢川上叔叔谢谢武伯伯”……

  11、武百祥家  内   夜

  武百祥同赵禅唐边饮茶,边叙谈。

  武百祥:禅唐兄,我年轻时有一桩心愿,我感觉到了该了却的时候了。

  赵禅唐:什么心愿?说说我听听。

  武百祥:说来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12、(闪回)河北省乐亭县    何新庄学堂  外  晨

  13岁的武百祥在由哈尔滨回关里成亲时,由少年时的朋友小嘎子、何顺等陪同,来到自己少年时曾经就读过的学堂。

  武百祥抬眼上下前后左右地审视着这破旧的学堂,歪歪扭扭垢凳子,残损的窗子,不整的桌子……一如他少时离开家乡时一样。

  小嘎子:还是那个老样子……唉!

  何顺:没法子,谁让咱们穷呢!

  武百祥:将来有一天,我武百祥要是发迹了,一定盖一所全乐亭县顶好顶好的学堂, 我还要请顶好顶好的先生,让咱们的孩子个个受到顶好顶好的教育,个个都有出息……”

  小嘎子:好百祥,我等着让我儿子上你盖的学堂,将来还要上大学,去留洋……”

  何顺嘿嘿地笑着:作梦吧!

  武百祥:不,何顺,你等着吧,你的儿子要是能去留洋,我给拿学费……”

  何顺憨憨地笑着。          (闪回结束)

  12、哈尔滨   武百祥家  内  夜

  武百祥:这桩子事,我一直惦记着。前些日子关里家来人,我一打听,听说学校的门窗都没了,桌子也没几张囫囵个儿的了,房顶还漏雨,一到下雨天就停课,一到冬天就放假。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孩子们不都耽误了吗!说罢,叹了一声。

  赵禅唐:可不是咋的,这一耽误可能影响到孩子们的一辈子。这初小念不下来,还能上高小吗?至于中学、大学就更不用寻思了……”

  武百祥:一个人要是没文化,就愚昧,就受人欺负,就过不上好日子。一个国家要不重视教育,就会贫穷落后,就会受外国的欺负,就会更贫穷,更落后。怎么办呢?首先就是要学习,学习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宝贵遗产,学习外国的先进的东西,学习现时的科学知识。这些都是科学。不是常听人说——‘只有科学才能救国吗?

  赵禅唐:这些都是一些风云人物的论调。他们也只能是在报纸上说说,因为他们有其心而无其力呀!

  武百祥:是啊,他们这些人说得有道理。但是他们只能看出问题,却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他们多是些学者,手中没有钱。

  赵禅唐:前几年我听说咱们乐亭县马头营镇黄坨村的一个叫刘……叫刘什么呢?你看我这脑袋……”

  武百祥:你说的是不是在大连发迹的那个裕昌源粮业的大老板刘临阁呀?

  赵禅唐:不错,不错,就是他。他在大连干成了粮业大买卖,在乐厅县城里创办了一所育英学校,轰动了整个乐亭县。

  武百祥:看来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刘临阁给咱们乐亭县出来干事儿的人争了光。我想我们虽然没干成什么大事,也总算搞出了点小名堂;我们虽然不算什么大富翁,可兜里也装了不少钱。改变全国的现状我武百祥没能力,但是给家乡进点儿义务、作点儿小贡献,我还是有能力的。因此,我想在何新庄盖一所全乐亭县规模最大、条件最好的学校,而且让家乡的孩子们都免费上学。我每年给学校提供一定数额的教育经费。这样,一来可以为国家培养人才;二来也为家乡的文化发展做点儿贡献,同时也可以为我们同记的事业培养后继人才。

  赵禅唐:百祥啊,这是千秋伟业呀!完全符合主的旨意。不过,这得需要不少资金啊。

  武百祥:这也正是我要同你商量的。

  赵禅唐:这所学校,你想搞成多大规模?

  武百祥:我初步设想,让它初小、高小齐全,连教室带办公室,总共100间。另有图书馆、实验室、大礼堂、运动场,还得有个大操场和果木园。占地怎么也得个两万米吧。建设费用,加上一应的设备,估计最少也得10万银洋。

  赵禅唐:“10万够了吗?

  武百祥:差不多。

  赵禅唐:好,我出一半。

  武百祥兴奋地睁大了眼睛:真的?

  赵禅唐笑眯眯地:难道就你武百祥知道为家乡办点事儿,我赵禅唐又何尝不想为家乡出点儿力呢?

  武百祥紧紧地抓住了赵禅唐的手:禅唐——我的好兄长啊!

  二人仰面大笑。

  15、河北省   乐亭县   何新庄   外   日

  (远景)在一片欢快哄闹的气氛中,被人们托在手臂上的武百祥,不断地被向上抛起,落下后复又被抛起。

  (近景)在围作一圈的人群中,忽起忽落的武百祥。

  武百祥的老父亲、老母亲及他的妻子,站在人群的外围,随着武百祥的一次次的被抛起,又是欣慰,又是紧张。因此时的武百祥虽则依旧很硬朗,但毕竟是年届50的人了。

  武母吃力地扒拉着人群:大侄子们,快放下我儿子吧,快,别把他摔着。

  那几个顽皮的家伙一边向武母做着鬼脸,一边继续把武百祥向高处抛去。

  甲后生:大奶,这回我们孩子可该有个好学校念书了。

  小嗄子:大妈,我百祥哥可真有出息,这回真成大气候了。

  何顺:那是,打小百祥就跟咱们不一样。二十多年前他就说过,等他发达了就回乡里办学校……

  你看人家,哼!说了话就算数!

  甲壮汉边扭动着身子边唱着说:咱们老呔不是吹牛皮呀,武百祥他乐亭县数第一呀。

  乙壮汉也扭动着身子唱道:关外有个大买卖呀,同记、大罗新真不赖呀。

  甲壮汉:武百祥他呱呱叫哇,关外发了财,回到关里建学校哇。

  乙壮汉:全庄老少都受益呀,孩子上学不花钱,毕业后还能上同记呀。

  ……  ……

  众人一边说唱着,一边哄笑着。

  丙壮汉:大婶子,盖那么大个学校要花不少钱吧?

  武母:不光我们百祥拿钱,还有人家禅唐也出一半钱。

  乙后生:这回我百祥大叔可是咱们全乐亭县的大恩人了。

  武母:啥恩人哪,都是大家伙的事儿,有钱了花点算个啥呀!

  16、乐厅县  何新庄   荒地  外  日

  武百祥同几个乡里人在选择建校地段;

  武百祥在乡里人的协助下,丈量一片荒地;

  乡里人引荐武百祥同相关人员见面,商谈购地事宜;

  武百祥同相关人员谈妥,握手。

  17、何新庄   武家    内  夜

  武父、武母、何善荣、百花及百花的母亲和几个亲友围聚着武百祥,听武百祥讲述关外的新鲜事。

  武百祥:舅哇,你老人家还怨恨我么?

  何善荣:咳!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怨恨个啥呀!

  武百祥:其实赵禅唐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始终跟我一心一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要是没有他给我撑着,同记说不上会成啥样子呢……”

  何善荣:那就好,那就好,其实你舅都是为你好,我是怕你打下的江山被他给夺去……”

  武百祥:舅,要想干一番事业,光靠一个人单打独斗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伙合心合手的好哥们儿,大家同甘苦、共患难,取长补短,互相照应,最终才能干成大事业……”

  何善荣沉思了一阵说:是这么个道理。好外甥,现在你舅我放心了,漫说赵禅唐他们几个人没外心,即或是有外心,我相信,就凭我外甥你的本事,他们也斗不过你……”

  武百祥哈哈的笑着说:舅哇!你老哇你老……总是把别人往坏里想。

  何善荣抱住武百祥,嘻嘻哈哈的不住地在他的身上拍打起来。他的举动透出了一个憨直的长辈对自己心爱的晚辈的真挚的爱。

  武百祥:你老回到关里家还习惯吗?

  何善荣:有啥不习惯的!咱原本就是庄稼人,细想一下关外呀,真没啥意思!一是天道冷;二是成天算计人和防止被人算计,不省心……你看关里家多好,一开门,绿油油的一片庄稼,多希罕人!秋天一到,瓜果梨桃随便吃……一旦遇到点儿烦心事儿,就到大海边儿一站,便什么都忘了……这不是神仙过的日子么!

  武百祥:其实啊,你老当年闯关东根本就不该去……”

  何善荣:胡说八道!我要不闯关东,你能一个人去闯吗!你要不去闯关东,能有今天这么出息吗?

  武百祥哈哈的笑了起来。何善荣也开心的大笑。

                  (第二十五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