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武百祥的著述 >> 五十年自述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书时代(光绪十四年、祥九岁)           ★★★
读书时代(光绪十四年、祥九岁)
作者:武百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58 更新时间:2010/6/16 12:51:30

 

  光绪十四年正月,我方九岁,入了本庄何老先生的学房,照例先读百家姓、三字经,然后念《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我生活浮燥而且还粗鲁,轻意也记不住,不过人一己百,人十己千,勉强在呆读呆背上,还可以敷衍过去,至手书中的实际意义,我丝毫都不懂得。

  从那时候起我就犯一种怪癖,即无论在什么地方,或是在读书,或是在背书时,我的小脑袋里总盘旋着一些梦想,像小孩当大风天拣枣吃,捉家雀,或踏着树叶跑来跑去……画小和尚拉屎……雕影人(我们乡下有一种影戏是用驴皮装成各种人形,在灯下演映的),因此我愈显得顽皮淘气了。

  何先生爱打人,打手板起码三十板,有时打屁股板。他管教学生,不但管在校内的毛病,就是回家以后的行为,他还要管。

  我现在方知道啊,老先生所谓模范学生,难道不是些丧尽天真的木偶似的孩子吗?他老先生每天早饭后拿着锄头,或提着一根粗棍,到田园监督佃农干活,或者自己拔禾苗、铲荒草,倒很有些像几年来喊着到民间去的先生们。所不同的是现在喊着到民间去的口号的人,他们是住在城里,穿洋服、戴眼镜、手里拿着司提克,心里想着吃肥猪肉,兜汽车。然而圣人老先生却不喊叫,每日度他的田园生活,这是实在的情形。老先生时常到田里去看佃农千活,自然学生们淘气就更甚了,所以我们挨的打也就更多了。按理,先生不在校,学生淘气是份内的事,我当然也积极参加,何况我是一个格外顽皮的孩子呢!但是将近午时,老先生快回来了,我们便都一个个安安稳稳地坐在书桌前,可是心不知想到哪里去了,眼睛也许凝住在一件东西上,嘴里很熟练地念着: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人之初,性本善……

  畏惧就这样潜伏在心里,脉搏一刻紧急一刻。在这种恐怖之下,我整整过了四年,到光绪十八年,那时我十三岁吧,就决计不读书了。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