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武百祥的著述 >> 五十年自述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当货郎肩担挑子卖杂货(光绪二十六年,祥二十一岁)           ★★★
当货郎肩担挑子卖杂货(光绪二十六年,祥二十一岁)
作者:武百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40 更新时间:2010/6/16 12:49:47

  

  八月逃回家来,那时家中种着几十亩庄稼,适值秋末,在场里地里我也帮了一点忙,不多日子庄稼收割完了,在家里终日没有事可干,倘这样下去,前途真是渺茫啊!又说不定我几时还能出外,不然就暂作一些小营生吧,好则干,不好则散,左不过是闲身子,我自己是这样思想。最后,我就决定当货郎了。一发表这个意见,家里的人都嗤笑我,以为我是买卖人,哪能肯做这样小的营生呢?何况还是肩担去卖。还是老人爱儿子,我的母亲很赞成我,或者是不忍心打我的高兴,叫我试试看,认着糟钱。九月一日实行了,买一扁匾担柜子,随后又买货,共计估本钱约合小洋三十元。此后就是每日起早贪黑的忙个不停了。到年底,共作了四个月,渐渐地听说时局太平了,我当时决意不作这种买卖,还是上关东。

  于是,我将货物铺垫,统统典出去了,结果只赚六、七十吊钱,约合小洋二十元。

  在家作了四个月的买卖,赚钱虽是很少,然而我得到的教训实在是很多。我举一个例子,记得第一次去置货,是不懂行的,我的母亲就给我找了一位老在行的同伴姚二奶,这位姚二奶是个大脚掌,爱说爱笑、爱打爱闹的人,是一位久在行的老货郎。她引我赴阎各庄去置货,在路上她向我说了好些这买卖中的话,并且也指导我买需怎样的滑,卖需怎样的狡,不然难以赚钱。随即又问我道:我看看你的钱怎么样?我把制钱一串拿出来,她一看说:哎哟!不行,哪能够给他们这样的钱呢,便宜他们咧。我说那么给他们什么钱呢?带小钱了吧?我说我没有小钱,她把眼一瞪说:喝!你这个傻孩子呀!还会做好买卖吗,没有小钱不会买,向里换,不但换了小钱,还得故意使他少数,不仅如此,瞅眼不见,还得偷他点,你瞅着,今天二奶用这大袄袖子一糊拉,就装他二个簪儿(即妇人装饰品)来。真是,果真是这样。幸亏我是袄袖子小,不然也许一糊拉就装人家的东西了。这样的事,我虽然没作,但是自己也是要买小钱向里换,卖货时把小钱挑的更清楚,一文也不要,尚且要把残货当好货卖,欺骗人,若不这样办,哪容易赚到一个钱呢。最后我也许受到良心的苛责,才决意再去关东的吧。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