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社会责任感 >> 我所知道的武百祥先生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我所知道的武百祥先生           ★★★
我所知道的武百祥先生
作者:杨占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25 更新时间:2010/6/19 18:20:20

    

        在一次下乡调研牧业小区建设的途中,路过一所学校。同行的树平告诉我说:这是一所小学,叫百善学校,是80多年前的一个乐亭商人为家乡修建的。我正欲让刘师傅停车,可带路的前车已经风驰而去,直奔生态养猪场。回来的路上,我迫不及待地走进这所学校,仔细地听宋校长的讲解,仔细地看校史展馆的陈列,遥想当年建校历程的艰辛,回想当年孩子们书声朗朗的情形……由于那天天气特别冷,我不忍心同行的人与我一起在寒风中受冻,不忍心他们陪我一个人看着他们早已司空见惯的学校。我只能来去匆匆,决定下次独自来朝谒。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武百祥的名字。知道了他是百善学校的出资人、校董。

  第二次,我如约而至,直奔武母的陵墓所在地——武园。百善孝为先。据同行的宋校长讲,武百祥是个大孝子,他母亲逝世后,他特地在家乡置办一块300亩的荒地。荒地上,北侧建了一个植物园,南侧建了一座墓园。余地用来种庄稼,卖粮所得悉数捐给学校,充作日常办学费用。武百祥想尽办法,把从全国各地购来的、适于乐亭生长的树木七八十种栽在植物园里,让家乡人随意进出、自由观赏。但可惜的是,80多年后,当我们来到这片田地的时候,昔日的许多珍稀树种已经荡然无存;而南侧的武母之墓也已经是荒草丛生,更有鸡场、牛舍伴之左右。墓穴的地上建筑已踪迹皆无,内部的石雕更是不翼而飞,只有墓穴东侧的武母祠堂还在风雨中伫立着,门窗虽无,但风骨犹存。在祠堂和墓穴的周围,还有许多苍松翠柏和挺拔的白杨。这些古树在顽强地生长着——它们似乎就是在用自己的年轮,证明着这块土地所经过的沧桑岁月,又似乎在证明一个孝子对自己生身母亲的无限怀念之情、一片赤子之心。

  

作为商人的武百祥

 

  武百祥先生是河北省乐亭县何新庄人。生于1879年,卒于1966年,享年88岁。武先生是我国近代民族工商业的优秀代表,他卓越的经营管理才能世所罕见。他从十三岁开始漂泊异地他乡,两度闯关东,历经千辛万苦,纵横商海六十余载。在60多年的创业生涯中,同记批发部、同记工厂、同记商场、同记茶庄、齐齐哈尔支店、巴彦支店、大罗新环球百货店、大同百货店等一批响当当、顶呱呱的工商企业相继问世;在60余年的创业生涯中,众多的商业精英、实业精英,如赵善堂、徐信之、李明远、赵胜轩等人都汇聚到他的麾下,奉献着自己的忠诚、智慧和汗水;在60余年的创业生涯中,成百上千的员工在他的同记旗下谋生发展、安居乐业,并亲眼见证着武百祥一生知难而进、百折不回的优秀品格;在60余年的创业生涯中,一批批的学生在他捐建的学校里成长成才,满怀着对武百祥的感激之情、感恩之心走上各自的人生之路。

  在武先生60多年的创业历程中,他创造了太多太多的奇迹,书写了太多太多的辉煌,赢得了太多太多的尊重:1915年他在全国首倡并厉行言无二价,明码实价,首开童叟无欺,生熟不二的经商先河;20年代他首创前店后厂,工商兼营的经营模式,使企业的经营链条不断拉长,使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大幅跃升;面对20年代的金融危机,他首先从自己做起,率先把自己和其他十几个高管降薪到七成,裁减掉包括自己亲外甥在内的员工1000余人。同时修改东伙公约,调整分红比例,方适当减少,方适当提高;1925年,他率先实行股份制改革,改革东伙制为股份制。他首先认识到家族式企业的弊端,认定家族企业很难做大做强,并率先在哈市打破非老呔商人不用的先制,大胆废弃家族式、宗族式企业的经营方式,明文规定凡是与在职人员有父子、叔侄、兄弟、翁婿等亲属关系的一律不准进入同记60年多年,他始终强调劳工神圣的理念,强调同记要做到四利:即利公司,利劳资,利同业,利顾客,只有这样才能使同记立于不败之地。

  无疑,他是那个时代中国工商业者的领军人,是那个时代中华民族工商业的领跑者!

  

作为男人的武百祥

 

  男人存世的核心价值是承担社会责任。即李大钊先烈生前所推崇和践行的铁肩担道义。武百祥就是这样的一个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男人,他的胸怀是博大的,他的爱心也是博大。武先生从小就有一个夙愿,等自己有钱了,要为家乡建一所顶好顶好的学校,请顶好顶好的先生,让孩子们受顶好顶好的教育(参见记忆中的百善学校一文,载自《读乐亭》23期)。这所学校就是1928年动工,1929年招生开课的百善学校。此后他还个人出资,在哈尔滨建立了两所学校、一所幼儿园、一座教堂。据钟福祥先生创作的剧本《武百祥》记载:有一年,同记职工中有三个孩子考入日本早稻田大学,他特地请来了三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让这三老三少与自己的日本朋友川上见面,并请川上多多关照。当川上感叹他用自己的钱供给员工孩子出国留学并流露出很费解的表情时,武百祥淡定地说:职工的孩子出息了,不仅是爹妈的光荣,也是我同记的光荣;爹妈拿不起钱,我有这份能力,供他们有出息的孩子出国留洋,不是很顺理成章吗?!。还有一次,一位职工的孩子考上了燕京大学,家里为了给孩子筹措学费,母亲竟偷着去当铺当掉了自己的心爱的结婚戒指,武百祥听说后,立即自已出钱,帮助赎回了这份宝贵的结婚纪念物。有一年,同记工厂发生火灾,所有员工不顾生命危险,在火海中奋力抢救同记财产,武百祥冲到第一线,大声喝道,请大家撤出火场,工厂没了可以重建,职工没了不能再生;当大家还在继续救火时,他又下死令我要人,不要工厂。当他看见大家都安全撤离火场,工厂在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后,他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据《乐亭县百善学校史》载:那一年,当武百祥的结发妻子何百花因积劳成疾而过世,同记的员工都主张厚葬时,武百祥站出来说,人死如灯灭,一切从简。但大家死活不同意,并纷纷自发组织捐款三万多元。然而,当钱款拿到武百祥的面前,武百祥却执意不收,一再要求退还。同伴们告诉他,这些钱都是自发捐赠的,没有留下姓名,无法退还。但就在进退维谷之际,《哈尔滨日报》刊出了东方大学发生火灾,烧死学生8人,烧伤学生40多人,烧毁教学楼4000平方米的消息。武百祥眼前一亮,立时掏出2000元,加上这三万多元,以同记全体员工的名义捐给灾后的东方大学。

  当年武百祥还没有发迹的时候,一个同伴乘一场大火之机,偷走了他500元现金,那是武先生的全部家当。许多年过去,盗者每每想起此事,内心仍惴惴不安。一天武百祥突然收到了一个莫名的包裹,里边一封信,还有1000元现金。信中说,其中500元是还给武百祥的本钱,另500元是这些年的利息,并请武百祥宽恕。观信后,武百祥一笑了之,告诉会计,把这笔钱下到食堂的账上。

  一个叫杏花的风尘女子,只因与武先生同乡同姓,武先生悯其身世,体其境遇,竟自已出钱把她从烟花柳巷赎了出来,并与武妻多方奔走,决心成人之美,帮她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

  有一年,生意特别好,武百祥个人就得了30万元的红利,手下人劝他买小车,盖洋房,购高档家具。他说这钱是我挣的不假,其实都是老百姓给的,我用不了那么多,还是应该还给老百姓才对。此后,各类以他个人名义进行的社会捐赠,均出自他个人的经营所得。

  

作为国人的武百祥

 

  武百祥的民族气节和开放情怀,体现在他作为国人对外国文化、外国商品、外国宗教、外国市场、外敌入侵的态度上。武先生长年坚持自学英语、俄语,与外国人做生意、打交道,从来不用翻译;武先生不惜重金,送出大批同记的员工去外国学习考察,开阔视野,增长才干;他先后在东京、大阪、上海等地设立6个驻外办事处;当他看到洋教士在索非亚教堂侮辱华人教民后,他决定自建教堂、自办教会。于是华人自办、自传、自立、自管的西门脸教堂拔地而起;在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签订后,引发了国内的五四运动,他宁可让自己的商场蒙受损失,也不出售日货。九一八事变后,他在哈尔滨工商界率先发布了《告全市同胞书》,喊出了救亡图存的口号;东北沦陷后,日本人请他出来做官,他隐遁教堂,誓死不给日本人卖命。日本人欲搞垮竞争对手张闻声的恒发源,他以民族工商大业为重,坚持内外有别,不计前嫌,凛然出手相救;1932年,哈尔滨发大水,城区一片汪洋,很多商家都卖货三四倍于平日,牟利十倍于往昔,武百祥却告诉大家,同记不发国难财!不但正常售货如初,还在难民聚集处免费发放日用品,赈济灾民;同记工厂被烧后,武百祥旗下的同记处于危机四伏之中,这时有商界同业来与他商量要利用同记的社会声望,合伙做一笔大生意,被武百祥断然否决,他义正辞严地说:危害国家,危害民族的事情,即使有天大的利益,我武百祥也不做。在伪满统治期间,在日本人恣意践踏的国土上,他始终挺直腰身,与同伴们一起,同舟共济,惨淡经营,使同记这个民族工商企业走过了长达十四年的漫漫长夜。1951年,当新生的共和国面临生死考验之时,他自掏腰包,慷慨解囊,毅然捐献了一架战斗机,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哈尔滨市的工商界共捐出了18架战斗机,有力地支持了抗美援朝战争。

  1947年起,武百祥先后担任哈尔滨市工商联副主任委员、黑龙江省工商联副主任委员、全国工商联执行委员、全国政协委员等职务。195510月曾代表哈尔滨市工商界出席全国工商联第一届执委会第二次会议,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

  1957年武百祥被划为右派, 1966文革来临之际,他不堪屈辱,饮恨自杀。

  今年是武百祥先生诞辰130周年,他离开自己所钟爱的工商业已经40多年了,但40年来武先生并没有死,因为熟悉他的人活着,他就永远活着。

  他创造的一切,无疑已属于历史,并正在变成弥足珍贵的历史遗存。这份不可多得、不可复制的历史遗存不仅属于乐亭,属于唐山,更属于全中国。

  我们似乎应该给武先生建个纪念馆,不管它有多小,文物有多少,目的就是让我们的后人永远纪念他,缅怀他,尊敬他。

  

                                                00九年十二月十四日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