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二十四集  改造职工生活           ★★★
第二十四集 改造职工生活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3 更新时间:2010/7/11 21:32:11

 

  1、同记工厂    院内   外   日

  武百祥与赵胜轩在工厂的院子里穿行。此时,铃声已响,工人们纷纷从室内出来活动。工人们在狭窄的院子里蹦跳玩耍。

  武百祥看着几个工人在玩蓝球。只见在一厂房房山头的墙上钉着一个破木板,板上安着个蓝筐。几个工人在仅有的20几平方米的范围内玩篮球。

  武百祥:你不能再给他们掂搭一个宽绰点的地方吗?

  赵胜轩:您看,周围哪还有闲地方啊?

  武百祥举目四顾,然后指着一处正在挖地基的场地:这座厂房不要盖了……”

  赵胜轩:你是说猪鬃刷子不上了?

  武百祥回身指着鞋厂的小二楼:把这栋房子往上再接两层,做猪鬃刷子厂……”

  赵胜轩:四楼哪有二楼方便哪!

  武百祥:这个我懂,可也不能不让工人有个活动的场所啊… …(用手一指地基)你们尽快把这个基础平整好,三天之内,修个象样的、合乎标准的篮球场。

  赵胜轩:好。

  武百祥边走边说:胜轩哪,要记住,只有我们心里时时刻刻装着工人,工人们才会时时刻刻想着我们。

  赵胜轩反复的品味着武百祥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折服的点了点头。

  武百祥用手一指一面山墙:这面山墙空空荡荡的,是不是应该利用一下啊?

  赵胜轩:怎么个利用法呢?是画幅宣传画,还是画幅广告。

  武百祥摇了摇头:什么都不画,挂上一块大匾,写上几个字。

  赵胜轩:写什么字?

  武百祥不加思索、语气激昂、一字一顿的:圣!

  赵胜轩:好。期限?

  武百祥:也是三天,到第四天的时候,连同篮球场,我一块儿来验收。

  2、同记工厂   院内   外  日

  武百祥独自一人站在院子里,欣喜地端详着某幢厂房墙壁上的巨匾,上面写着劳工神圣四个鲜红的黑体大字。

  武百祥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很好!很好!

  热闹的篮球场上的欢叫声,不时地传入武百祥的耳里。

  武百祥转过头去。他深深地被篮球场上年轻人的兴致所感染,也来了兴致。

  武百祥兴致勃勃地向篮球场走去。

  新建的篮球场平整规范。篮球架、篮筐、篮球,一切都是新的。身着红黄两色线衣的工人分成两伙,在新划的白界线内往返地奔跑着。武百祥看了,喜不自胜。

  一工人远距离投篮,投中。

  武百祥一边叫好,一边鼓起掌来。

  场内的工人见武百祥向他们走来,便停止了打球,一齐拥向武百祥。

  工人七嘴八舌地赞扬道:老板净为我们办好事!

  工人:您替我们想的真周到啊!

  武百祥:这回满意了吗?

  工人:太满意了!感谢您啊,武总经理。

  工人:原来那个地方憋憋屈屈的,这回我们可以玩个痛快了。

  工人:武老板,听说您为了给我们修篮球场,连厂房都不盖了?

  武百祥:这是谁说的?净瞎说!厂房要是不盖了,大伙上哪儿吃饭去呀?我不过是把猪鬃刷子厂挪个地方,给大家腾出个篮球场来……”

  工人:总经理,您会打篮球吗?

  武百祥:怎么——瞧不起我?(说着,便脱外衣)来!我跟你们打一场……” 

  大家立刻欢腾起来,两个队争抢着要武百祥。

  武百祥与工人们兴奋地在篮球场上奔跑着。

  不大一会儿,赵禅唐与赵胜轩也来到了篮球场,与围观的人站在一起。有的人是刚刚吃过午饭,嘴里还在不停地嚼动着。

  赵禅唐不胜感慨的赞扬武百祥道:好身板,40多岁的人了,还不减当年。

  赵胜轩:武百大真是个奇人哪!

  赵禅唐:何止是个奇人,更是个难得的好人。” 

  3、同记工厂    院内    外   日

  武百祥与工人们一起打篮球。赵禅唐和赵胜轩以及一群工人在一旁观看。

  一个同队队员将球传给武百祥,武百祥接过,带球,绕过拦截人,三步篮,起跳,投篮,投中。

  好!二赵与众人一起鼓掌叫好。

  武百祥发现了二赵:是你们俩呀?上来玩会儿吧。

  赵禅唐:我哪有这两下子啊。

  武百祥踢蹬着腿说:这活动活动胳膊腿,是真得劲啊!

  赵禅唐:可得注意点儿,别抻着,啥年纪了!

  武百祥刚要进入境界,突然转过头来问:你们二位是不是找我有事啊?

  赵禅唐:没啥大事儿,胜轩跟我说,制帽厂一个工人病了,病得挺重,我们俩想到他家看看去。

  武百祥:是么?这还不是大事儿、啥是大事儿啊!走,咱们一块儿去。说罢,拾起放于场外的衣服,穿在身上。

  4、同记工厂制帽厂工人——周彬家    内  日

  武百祥等三人探视病患周彬。

  躺在床上的周彬,挣扎着想坐起来。

  武百祥赶紧上前扶住周彬说:好好躺着吧,不用起来。

  周彬:你们当老板的这么忙,还来看我。

  周妻在一旁唉声叹气,不会说什么。

  赵禅唐:你得的是什么病啊?

  周彬:大夫说……是胃溃疡。

  赵禅唐:你病得这么重,为啥不早治呢?

  周彬:……生产这么忙,我哪好意思请假呀。

  武百祥:周彬哪,你这话就不对了,生产就是再忙,也是身体要紧哪。有病就要看病。我武百祥就是再苛薄,也不至于到了工人有病都不让看的程度吧?啊!

  几人人都笑了。

  周彬:不,不是。我这个人有点儿小病能挺就挺了。再说医院又那么远,也不方便。

  赵胜轩:可不是呗,工厂附近连个医院都没有,工人有个病灾的,真不方便。

  武百祥沉思片刻:胜轩,你马上派人安排工厂的马车,送周斌上市里的大医院。

  周彬:不用了,武总经理,病已确诊了,也开了药,不用再看了,过几天就会好的。

  武百祥:确实确诊了?(周点了点头)那好,你就安心养病吧,不用着急上班。病假期间工资照发。

  周彬眼眶里即刻盈满了泪水。

  赵胜轩将一包慰问品放于周彬跟前:这是两位总经理的一点心意。

  武百祥将一迭钞票递给周妻:20块钱请收好,留着给周彬看病用吧。

  周妻感激涕零,不知该说什么。

  赵禅唐对周彬说:你好好养病吧,工厂里的事情挺多,我们就不多呆了。

  武百祥:身体要紧,得了病,就得及时看,看病就别心疼钱,啊!要记住。

  周彬热泪纵横,连连点头:武老板,我该怎么报答您呀。

  武百祥:你的病早点好了,就是对我的最好报答。

  武百祥等三人出门,周妻送至门外。

  5,周斌家房子    外    日

  三人出得门来,武百祥转过身去,久久地凝视着周家这间低矮破旧的小草房。

  6、同记商场   贵宾室  内  夜

  房间正对门墙壁的上方,写着同记商场股东代表会的会标。

  武百祥坐在长圆形桌子的正中央,赵、徐、李等三位坐在他的左右。其余的人围成一圈。

  武百祥向四周的人巡视一圈后问:你们说,一个企业的成败,社会的荣枯,国家和民族的兴衰,关键在于什么?

  李明远:企业的成败在老板,国家的兴亡在领袖。

  武百祥笑而不语,用眼色探询其它人。

  董事之一:企业的成败在于企业的经营方针……”

  董事之二:不,在企业资金的多少……”

  董事之三:在你经营什么商品……”

  赵禅唐:我看明远说得有理,无论是企业也好,国家也好,关键是带头人。

  武百祥把目光转向徐信之:信之,你看呢?

  徐信之:我认为无论是企业或是国家,能否发达,关键在于人,在于他的所有人的能力和品质……”

  武百祥马上接话:好,信之说得好。一个企业的成败,社会的枯荣,国家和民族的兴衰,关键在于人的品质。用句时兴的话叫作人的素养。这个是指广义的人,不是单纯指企业的老板和国家的首脑。当然,具体到一个人的成败,就取决于这个人的素养了。

  众人有的点头,有的纳闷。

  武百祥:这个道理很简单,往远里说,在座的多数都去过东洋或西欧国家。为什么人家的企业管理得比我们好?人家的国家比我们富呢?原因就在于人家的素质高。人家有知识,有文化,有教养,有比较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而我们国家人的素质普遍比较低。这是我们国家贫穷落后的主要原因。往近里说,咱们哈尔滨信恒铁工厂的王大本、茂祥皮件厂的刘天成,这两位不能不说是少有的精明人吧?可他们经营的企业怎么样呢——一踏糊涂!原因就在于他们用的那些人,都是些抱残守缺的、陈腐的手艺人。这些人思想鄙陋,见识浅薄,却又自鸣得意,不求进取。靠这样的人去追求企业的发达,那不是异想天开吗?

  众人点头叹服。

  武百祥:而我们同记的员工,不论工厂还是商场,绝大多数都是面向全社会,十里挑一、甚至百里挑一招考来的。在此基础上,我们还有识字班、夜校,还有商校。因此,我们家跟方才我说的那两家相比,就是不一样。(众人欣慰的笑)可是,我们要照人家东洋和欧美来比,那还差十万八千里呢。今后,在这方面我们要虚心地向人家学习。现在不是讲这个主义、那个主义的吗,我的主义就是改造职工生活,提高全员素养。我所讲的生活,不是单指吃、穿、住等简单的物质生活,而是包括一切言谈举止、思想、行为、文体素养等等,都要合乎时代的要求,都要向世界发达国家看齐,使我们同记的每一个工人,每一个职员和店员,都成为全市、乃至全国,素养、能力和生活质量最高的人,并以此来影响到全市、全省,全中国。

  众人热烈鼓掌。

  武百祥将手中的一叠信纸交给赵禅唐:这是我草拟的改造职工生活的具体实施方案,每人一份,请大家提提意见。

  赵将材料交明远和徐信之各一份后,将其余的传给众人。

  众人审视武百祥草拟的方案。

  赵禅唐边看边自语:大力兴办教育……办好识字班……开展讲演会……学习外语……开展业务比赛……嗯,好,好,这行……这行……(抬头看百祥)弄好了真像你说的那样——同记的任何一个店员都可以到别的商家去当经理了。

  武百祥一笑,自信的: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李明远边看边语:“……‘创办《工人周报》……每周一期,供工人阅读……‘(向武百祥)好哇!

  办我们自己的报纸,宣传我们自己的典型,也能及时地把咱们上边的精神传达下去……”

  武百祥:还省了总开会了……”

  李明远:“‘成立职工青年会……经常性地开展文艺体育活动’…………这下我们职工的精神面貌将大不一样了……”

  武百祥:将来青年们的事情,都交给青年会去办,保险事半功倍……”

  赵胜轩边看边语:“……‘成立同仁医院和疗养院,同记工、商员工及眷属一律免费医疗’……嗬,够气派!这一条我最赞成。武百大,同记医院什么时候着手兴建哪?

  武百祥伸出两个手指头:两个月之内建成。

  赵胜轩:能那么快么?

  武百祥:你是担心场所啊,还是顾虑没有医护人员?

  赵胜轩:场所和医务人员都是问题,还有医疗设备……”

  武百祥:制鞋厂那两层楼接得咋样了?

  赵胜轩:已经竣工了,正在粉刷……”

  武百祥:好,工厂的这两件事办得都很漂亮。猪鬃刷子厂设在三楼,办公室搬到四楼,一楼暂作医院,等腾出工夫来,再在工厂东侧那片空地上盖一所象样的大一点的医院。

  赵胜轩:可设备和大夫怎么解决呢?

  武百祥:这个不用你操心。大夫我请了三位,内科、外科都有,他们都是挺不错的大夫,其中,最有名的一位叫柏茂秋,是北京协和医院的博士。设备由他们三个大夫张罗购置,人到设备到。除了他们三位大夫之外,还有五位护士,都已经落实到人头了。

  赵胜轩:好,好哇,武百大,你真行,真行啊。这回工人们更得撒欢儿地干了。

  武百祥微微一笑。

  徐信之:武百大,你这基建的摊子是不是铺得太大了点儿?

  武百祥:不算大,承受得了。

  徐信之:一栋工人宿舍,一栋店员宿舍,十栋家属宿舍,这得花多少钱哪?再加上俱乐部、浴池、理发室、图书室、游戏室、运动场等等,我看至少得支出全年收入的50%,这么干上不上算哪?

  武百祥:上算,上算,非常上算。你想啊,这些项目有的是为解除大家后顾之忧的,有的是丰富职工业余生活的,归根到底都是为提高同记人的素养的。我们同记人的素养高了,待遇优厚了,他们能不竭心尽力地干工作吗!这样,我们同记的收益不就增加了吗!这怎么能说不上算呢!

  徐信之理解地笑了:感情你算的是长远的账啊!

  武百祥:我的想法还不仅于此,我的志向是要以同记、大罗新、同记工厂作为将来影响全中国工商界的样板。

  7、同记商业学校  教室  内  日

  近三十名着装一致的同记店员端坐在小桌后面,认真地听课。前面黑板上书写的同记、大罗新政策几个粉笔字。

  武百祥正在神态庄端地给店员们讲课。

  武百祥:“……经营商业者要处处顾念商业上的信用,随时体察顾客的心理,使每一位顾客均得满意。只有使顾客满意,商务才可发达。然而,求顾客满意的办法,乍行之时可能是商家吃亏,但若长期地坚持下去,店家终究还是有收益的。所以本店处处追求顾客之满意,旨在处处谋求商务的发展。我们经商者决不能认为只要能把东西卖出去,就是商业的好手。因为这样往往会不择手段的欺骗顾客,岂不知顾客吃亏上当不过一次,到头来,这些欺人的手段必然会被顾客识破。结果欺人者欺骗的正是他自己。因此,我们同记、大罗新上上下下都要树立以顾客为本的思想,绝不允许欺骗顾客。那么,我们的经营准则是什么呢?(武百祥返身在黑板上分行写下货真、价平、优待、快感八个字)——货真、价平、优待、快感。下面我分别讲讲这四条、八个字的含义……”

  敲门声响起,武百祥至门口,将门开了一道缝。

  同记某执事:武百大,吴督军上大罗新来了,赵老板请你老赶紧回去接待。

  武百祥皱了皱眉:吴督军是谁呀?我不认识他呀!

  某执事小声的:就是吴俊升——黑龙江省督军、代省长——吴大舌头。

  武百祥:啊,他呀!你回去告诉赵总经理,就说我在讲课呢,没功夫搭理他。” 

  某执事张大了眼睛:讲课?他可是黑龙江省的督军哪!

  武百祥:我管他是谁!总不能让我扔下这数十名正在上课的员工不管吧?你就说我说的——让赵总经理和明远接待,我这儿离不开。

  武百祥说罢,关上了门,返身回到讲台前:咱们继续上课……”

  8、同记商场   贵宾室  内  夜

  武、赵、徐、李四人在会前闲聊。

  武百祥:昨天我没来,那个吴督军他没发火么?

  赵禅唐:别提了,吴大舌头一开始可气坏了,他拉耷个脸子一句话也不说,最后好歹让明远给哄乐了……”

  武百祥:喔,有这等事?一定挺有趣儿,名远,快说给我听听。

  李明远一笑,张开了嘴,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吴督军不知去什么地方巡视,路过正阳街,走到头道街时,脑袋一歪,看见了大罗新。他心血来潮,对马弁说,让车停一下,去大罗新看看……’就这样,他老人家就来到了大罗新……”

  9、(闪回)大罗新   贵宾室  内   日

  李明远接待吴俊升。李明远从未见过吴督军,一来摸不准对方的脾气,二来听说吴大帅喜怒无常,因而李明远虽善交际,却也略显紧张……

  吴俊升端坐在沙发上,紧紧地闭着嘴,沉着脸,一声不吭。

  李明远倒水,沏茶,恭恭敬敬的献茶:主席,请喝茶。

  吴俊升白了一眼李明远,仍未作声。

  李明远:您这么忙,还亲自跑来大罗新,有什么事打发下边人通知一声,我们给您办了就是了。

  吴俊升气囊囊的:武百祥上哪儿去了?

  李明远:他在外面有事儿,他不知道您来,我已经派人找他去了……”

  这时,贵宾室的门开了,赵禅唐走入。

  李明远:这不,我们赵副总经理来了……”

  赵禅唐:唉哟,欢迎吴主席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吴俊升了一声,皱紧了眉头,一声不语。

  赵禅唐:主席,您喝茶呀!这是上好的碧螺春啊……”

  吴俊升沉吟了好一会儿才不悦的说:这个武百祥,好大的派头!我堂堂的一省的主席和督军来到你们家,他胆敢不来见我。是不是买卖做得不耐烦了?

  李明远:吴大帅,这是哪儿的话!我们武老板常常感念您的恩德。他总是说吴大帅您最重视发展商业,也最体谅和注意保护商家的利益。要是没有您的支持和保护,我们同记、大罗新怎么能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呢!要是没有您,哈尔滨的商业和经济也不会象今天这样繁荣……”

  吴俊升:那武百祥他为啥不来见我呢?

  李明远:我们武老板他总觉得有愧于总督您对我们商家的关怀。他发誓要把同记办成全东北、乃至全中国一流的大商店,为您争光,也为黑龙江省争光。到那时,他还将向您邀功请赏呢。

  吴督军哈哈大笑。(闪回结束)

  10、同记商场    贵宾室  内  日

  众人哈哈大笑。

  武百祥:明远哪,明远,你这油嘴滑舌的,也不怕吴大帅割了你的舌头?

  李明远:割了我的舌头?这是啥话?他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你猜他说什么?

  11、(闪回)大罗新贵宾室  内  日

  吴俊升转怒为喜,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武百祥有志气,你们替我转告他,他要是真能给我吴俊升长脸,到时候我给他个哈尔滨副市长当当。

  李明远:啊,大帅,您的话当真?

  吴俊升:我吴俊升吐吐沫都是钉子,啥时候说过假话?

  李明远即刻站起,向吴俊升深深地鞠了一躬:大帅,您就等着应验吧!我替我们武总经理谢谢您了。

  吴俊升:好哇,李明远,你这张嘴真是赛过苏秦、气死张仪啊!快坐,快坐。赵总经理、李经理,你们二位听着,同记、大罗新是哈尔滨的宝贝,也是我吴俊升的宝贝。你们给我好好干,一定要把同记经营好。有什么难处只管找我,谁要是敢欺负你们,告诉我,我派人去收拾他们。听见没?

  李明远抖了抖手中的笔记本:大帅,您的话,我们都认真记下了。

  赵禅唐:有大帅您给我们撑腰,我们一定给大帅长脸,一定把同记办成全东北最好的买卖。

  吴俊升站起,走到挂在墙上的、华士奎为大罗新题写的大罗新环球货店的字画前,认真地端详起来。

  吴俊升:华士奎,人杰也,书法雄浑大气。不过这几个字儿写得不如外面牌匾上的那几个字儿好看。

  李明远:哟,您不说我倒忘了,大帅您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书法家呀,今天来了,一定要给我们同记、大罗新留下墨宝。

  吴俊升眼睛一亮,掳胳膊挽袖子、眉开眼笑的说:拿笔来。

  李明远开门,对外面说:快!笔、墨、纸、砚侍候。

  一职员将文房四宝端上,向砚池里倒了点水,正待研墨,李明远接过。

  李明远:你去吧,我来。

  李明远将墨研好后,呈至吴大帅面前:请吧,您哪。

  吴俊升在笔筒里的一堆毛笔中选了一支粗大的羊毫,伸进笔洗里润湿,而后又将笔锋在砚池里滚动着蘸饱,继而悬起右肘,凑近白宣纸,一气儿挥笔写下了洁诚信爱几个大字。

  待吴俊升落款完了之时,赵禅唐、李明远二人用力的鼓掌叫好。

  吴俊升:见笑,见笑。

  李明远翘起了大拇指说:您这才是大家风度,华士奎照您比——(李明远说到此,故意停了一会儿,吴大帅把目光转向李明远,静待下文)差远了。

  吴俊升开怀大笑。

  赵、李二人亦逢迎而笑。(闪回结束)

  12、同记商场    贵宾室  内   日

  武、赵、徐三人大笑不止,李亦陪笑。

  徐信之:那他到底干什么来了?

  赵禅唐:就算是视察呗。

  武百祥:这吴大帅还擅长书法呢!不简单哪!

  李明远:他不过是附庸风雅呗。他的字只能算是名人书法,他根本称不上书法名人。

  武百祥:他对书法鉴赏还是有一套的吧。要不咋能鉴定出华士奎字的好赖呢。

  李明远哈哈大笑:哪儿啊,他说华士奎给大罗新牌匾上题的字儿,比屋里字画上的字儿写得好,其实,牌匾上大罗新环球货店几个字,就是从屋里那幅字画上扒下来放大的。我当时是没好意思说破……”

  众人哈哈大笑不止。

  武百祥:好了,明远呀,吴大帅不封你为苏秦、张仪了吗,以后但凡这类事,全都由你出面,官场上的人物我一律不见。

  李明远一指自己的鼻子:我呀?我可怕哪一天万一伺候不好他们,割我的舌头!

  众人复笑。

  13、同记商场   会议室   内   日

  每日一次的商业形势分析会。武、赵、徐、李四人听取情报员李大顺、高小峰汇报。

  武百祥:李大顺、高小峰,你们先汇报汇报今天各地、各店的商业情报吧。

  李大顺:上海来的消息,由于江浙一带今年桑树遭灾,直接影响了桑蚕的喂养。自然使蚕茧的收购量下降,大约较上年下降了40%,由此造成丝绸批发价日益看涨。前天,一尺四角五分,昨天四角六分,今天四角九分。这样下去,预计最高将涨到六角钱左右一尺。

  杭州、福建茶叶大丰收,而且质量很好,各家争相压价。今天花茶一级的两元二一斤;二级的一元八;三级的一元五,都比昨天下降了一角至一角五分。绿茶,最好的龙井四元一斤;其它绿茶,一等的两元五;二等的两元;三等的一元五,比昨天各降了一至两角钱。其它地区各类商品行情和昨天一样。

  武百祥:高小峰,你说说哈尔滨各商家的情况。

  高小峰:秋林今天新进了景德镇产的5000包仿乾隆青花瓷盖杯,进价是八角五分,零售价由一块一涨到一块二,批发价由一块涨到一块一。

  武百祥:信之,这种杯子我们还有多少?

  徐信之:还有3000包。

  武百祥问高小峰:秋林为什么涨价?

  高小峰:最近刮起一股怀古风,人们纷纷追求古雅。据说青花瓷的系列产品还在看涨。” 

  武百祥:好,你接着说。

  高小峰:秋林正在销售的上海产的三羊牌精纺毛线,销路看好。这两天每天都销售200磅左右,今天他们将零售价和批发价各提高了两角,而且今天又向上海厂家紧急订货2000磅。恒发源居仁市布卖一角一分钱一尺,近日卖相不好。

  武百祥:这种布,其他商家卖多少钱一尺?

  高小峰:多是一角钱一尺,个别的也有卖到一角零五厘一尺的。

  武百祥问徐、李二位:这种布,我们卖相咋样?

  徐信之:大罗新卖相还不错,我们凭的是以往的信誉,卖价也是一角一尺。

  李明远:同记卖相也不错。

  武百祥:禅唐,这种布我们还有多少?

  赵禅唐:还有200多疋。

  武百祥:小高,你接着说。

  高小峰:恒发源肥皂每块降价一分,上海檀香皂每块涨价五分。

  高小峰手拿材料,一一介绍各家商情的无声画面……

  大家议论的画面……

  武百祥认真谛听着赵、徐、李三位的发言。

  武百祥:好了,各位,今天的商业形势分析会开得很好,大家的意见都各有道理。下面谈谈我的几点意见:

  第一、马上派人到绍兴采购丝绸。今年江浙一带桑树遭灾,严格说应该是江浙沿海一带桑树遭灾,桑蚕减产。而稍偏里一些的绍兴周围,今年的桑蚕却是平收。这里的价格未动,而又往往被人忽视。所以,我们应该趁此大家还没有觉醒的当口儿,去抓一把。数量嘛,你们定。我看至少可以进2000疋。

  第二、茶叶,现在就派人去杭州和福建,通过内线了解清楚各等级准确的最低价格,然后买两头,最好的要一些,最普通的要一些,中间档次的不要。具体数量你们定。

  第三、上海三羊牌精纺羊毛进5000磅。

  赵禅唐:“5000磅?是不是太多了吧?

  武百祥笑了笑:不多,一点儿不多。秋林是很有预见的。精纺羊毛的市场今后会越来越广阔。价格不动。

  第四、仿乾隆青花瓷器可再进3000包,价格可略微上调,但要低于其它各家的价格。因不管怎样,第四我们都是挣钱的。哈尔滨只我一家是从景德镇陶瓷厂直接进货,其它各家都是转手货,包括恒发源正卖着的还是咱们给他的货呢。

  第五、丝绸、绵线、趟子绒、檀香皂、毛巾等各家都正在涨价的商品,我们维持原价不动。居仁市布各家都卖一角一尺,我们从明天开始降到九分。各家如果也降到九分时,我们就再降五厘。各家如果继续降,我们也继续降,我们最低可降到进价——七分五;肥皂要比价格最低的商家每块再降一分。

  众人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徐信之:青花瓷、三羊毛线、丝绸这些商品,是涨价还畅销的趋势,我们为什么不涨价呢?

  李明远:是啊,居仁市布和肥皂,我们不需落价也不滞销哇!

  武百祥: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是——要给顾客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与各商家相比,同记永远是涨价在后,落价在先。这样,我们将永远拥有顾客。这将作为我们同记、大罗新的经营战略。

  14、同记商场  外 日

  同记的大玻璃窗上张贴着商品降价广告:

  居仁市布   9/尺  (原价1/尺)

  肥皂  12/块    (原价15/块)

  檀得皂   32/块  (原价39/块)

  …… ……

  顾客争相围看,蜂涌而入。

  15、同记商场  布匹部  内   日

  数十位顾客争相抢购落价布匹。

  武百祥在李明远的陪同下视察布匹部。

  武百祥:好势头。借这个势头把积压的各种花布全都处理掉。看情况,可削价30—50%。具体的由你来定。

  李明远点头应诺。

  16、同记商场   绸缎部  内  日

  武百祥在李明远的陪同下,视察绸缎部。

  柜台前围满了顾客,争相购买各色丝绸。

  一妇女抖开绸料在自身上一边比划着,一边对另一妇女说:你看人家同记就是好,同是一样的东西,就比别处便宜。

  另一妇女:可不是呗,同记的伙计待人也热情……”

  武百祥和李明远听罢二妇女对话,双双面露喜色。

  17、同记商场   古玩部  内   日

  武百祥同李明远又来到古玩部视察。只见几个黄头发的外国人正在挑选中国古玩。

  主客之间均用英语问答。武百祥看着自己的下属如此机敏,站在一旁露出十分满意的微笑。

  店员发现了老板,有些发窘。

  武百祥示意他照旧,他们之间的举动,被外国客人发现了。

  外客用英语问店员:你脸红什么?他二人是谁?

  店员(英语):左边那位是我们同记总号的总经理叫武百祥,右边那位是我们同记商场经理李明远。

  武、李二人见躲不过,只好走向前去。

  武百祥(英语):您好,欢迎你们到同记来,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请提意见。

  外客一(英语):多谢总经理阁下,您手下的店员很优秀,服务热情周到,还给我们讲了许多鉴别中国古董的常识。

  武百祥(英语):多谢您的夸奖,如果这些东西不能令您满意的话,我们还可以按您的要求,单独为您制作仿古瓷器和玉器。

  外客二(英语):很好,很好。我们想回国之后开一个中国瓷器、珠宝店。从你们这里进货可以吗?

  武百祥:如果先生信得过我们,我们将竭诚与您合作。

  18、恒发源  外  日

  化了妆的武百祥同李明远注目着恒发源出出入入的远不如同记熙攘的人群。

  武、李二人随着人群步入其内。

  19、恒发源布疋组  内   日

  武、李二人徜徉在布匹柜台前。

  一女顾客在验看着居仁市布的质量,正欲购买,旁边的另一位女顾客走过来。

  另女顾客:陈嫂,你买什么呀?

  女顾客:我想扯20尺居仁市布。

  另女顾客:啊!快别买了,你看价呀?他这儿卖一角一一尺,人家同记才九分。

  女顾客:真的咋的?

  另女顾客:那我还骗你呀?要不你去看看,人家同记啥都比他家便宜。

  武、李闻听此番对话,相视一笑。

  武、李二人继续踟蹰在恒发源商场内。走到拐角处,见一扇半开的门。

  武百祥一抬头,批发部三个字映入了眼帘。他眼睛向里一扫,发现里面有五、六个人围聚在一张桌子前,与一位戴眼镜的店家人在争争讲讲。武百祥与李明远交换了一下眼色,步入其内。

  20、恒发源批发部   内   日

  眼镜先生向武、李二人点了一下头,以手示意二人坐下,而后继续与那几位客户谈批发生意。武、李二位坐在了桌子对面的椅子上,静观那些人争讲。

  客户一:我就要日本的,紫色的、驼色的,还有草绿色的,各要500磅,要现货。

  眼镜先生:我说马先生,你每样先要200磅吧。你身后这位佳木斯老客提前订的货还不够呢……”

  客户二:是呀,我早在一个月以前就在这儿订了2000磅日本毛线……”

  客户一:谁让你今天来晚了呢?

  眼镜先生:马先生,东西就这么点儿,大家匀乎匀乎吧,啊!都是老主顾了,大家互相谦让着点嘛。

  客户一:不行,我就要这么多——紫色、驼色、草绿色,各500磅,一磅也不能少。

  眼镜先生:马先生,要么一样给你300磅,那200磅给你上海三羊牌的。行不?

  客户一:那怎么行呢,你自己比较比较,两者的质量一样吗?上海的毛发硬,人家日本的多软乎!

  眼镜先生:可我也没别的办法呀,要不你们再到同记去看看。

  客户一:你这人真啰嗦!同记的早就卖光了,要不我也不到你这儿来呀。

  武百祥站起身来,拿过两绺毛线,认真地比较着,李明远也站起身来看视。二人对视了一会儿,彼此会意的点了一下头。

  李明远:老板,忙着吧!我们改日再来。

  武、李二人出。

  21、哈尔滨  正阳街上  外   日

  李明远:那种日本的毛线,的确比上海的强得多。我们上次订少了。

  武百祥:我们订了多少?

  李明远:仅订了5000磅。批发三天,全光,零售柜台上干脆没照面。

  武百祥:能不能尽快找到川上喜次郎先生?

  李明远:你是说再增订一些?

  武百祥:不错,再增订两万磅。

  李明远:川上先生现在大连,过几天才能回哈尔滨。可是现在订货,必须等到半年之后才能交货。到那时,羊毛丰收,毛线是落价的趋势。现在订货的价钱,都是眼下的高价呀,这里外一算帐,怕是不合算吧?

  武百祥:明远,你说得不对。咱们同川上先生的生意历来都是赊购,春节后算帐,既不占咱们的资金,又节省了银行利息。再说,根据种种迹象分析,我预测下半年日本毛线是涨价的趋势,而决不会落价。这种趋势,我估计他日本人目前还没看到。

  李明远:你的预测有根据吗?

  武百祥笑了笑:肯定没错。

  李明远:那好,待川上先生一回哈尔滨,我们马上签协议。

  武百祥点了一下头,郑重的:千万别错过机会。

  22、同记商场   贵宾室  内   日

  李明远同川上先生正准备在协议上签字,武百祥突然进入。

  武百祥:川上君,您好!

  川上:啊,武先生,您好!

  两个人的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武百祥:我出了趟门,听说您到了,便匆匆地赶了回来。

  川上:哈依,武先生,您找我有事吗?

  武百祥:请坐下,当然有事,就为李先生同您签署订购毛线协议的事……”

  川上:怎么?武先生,您改变主意了?

  武百祥:不错,是改变主意了。

  川上情绪不由得紧张起来:您的意思是两万磅订多了?!

  武百祥沉着而坚定的:不!是订少了,我的意思是订5万磅。

  川上大惊失色:什么?5万磅?真的是5万磅?

  武百祥:不错,是5万磅。

  川上:现价可是51磅啊!

  武百祥:我知道——现价51磅。

  川上惊讶之色未改:可是10月份交货啊!

  武百祥:是的,10月份交货,这我也知道。我还知道我们双方的交易是赊购,春节后结算。

  而且不论出现什么情况,双方都必须信守合同。对吧?

  川上不住地点头:哈依,哈依。我们马上签字吧!

  武百祥和川上君两个人以各自都觉得占了对方便宜的神情,久久地互相凝视着。然后同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两人用力地握手。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23、同记商场  副总经理室  内  夜

  武、赵、徐、李四人在议事。

  赵禅唐:百祥啊,你这事儿是不是干得太冒失了?小日本可是鬼道哇。万一下半年是落价的趋势,那我们可就赔惨了。

  武百祥坦然一笑:我们不存在赔的问题,只是多挣少挣的问题。据可靠情报,日本毛线原料10%靠国内,40%靠澳大利亚,50%靠新西兰。而今年下半年日本将断掉新西兰的那50%的羊毛。

  赵禅唐两手一摊:根据?

  武百祥:你们可知道我这几天上北京干什么去了?

  三人摇头。

  武百祥:我此趟去北京,就是为了同川上君做的这笔毛线生意……”

  赵禅唐:你是去刺探情报去了?

  武百祥笑着点了点头:也可以这么说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羊毛著称于全世界,但他们的产量远远满足不了全世界的需求。澳大利亚每年羊毛的出口量占总量的70%,其中一半出口日本,另一半出口西欧各国。这种状况多年来一直很稳定。而新西兰的羊毛年出口量占其总产量的80%,其中的90%出口日本。也就是说日本进口的羊毛,绝大部分来自新西兰。

  武百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从皮包里找出一张报纸,展开,指着其中的一条消息说:我这儿有一张最近的香港报纸,你们看——”

  (特写)标题:《新西兰面对两货主一筹莫展,英法二强觊觎新国羊毛》。

  武百祥:这条消息说的是,英法两国很早以来就一直惦记着新西兰的羊毛,只是没有机缘,一磅也买不到。恰好前几年新西兰从英法两国购买的一批机器,目前到了维修期。两国联手拒卖新西兰配件。新西兰虽再三恳求,两国表示既不要英镑,也不要法郎,更不要美元。只要他们国家产的羊毛。而新西兰一女难嫁二夫,无货可供,进退维谷。

  赵禅唐:这就是说,新西兰必将压缩对日本的羊毛出口了?

  武百祥:不错,只有此路一条。你想啊,新西兰羊毛国内供应量比例很小,再挤也挤不出来多少,出口的大头在日本,因此它只有减少对日的出口一条路可走,不然的话,他拿不出足够的羊毛,向英法两国换购机器配件,那他们从英法两国购买的那批价值十几亿美元的机器不都变成废铁了吗!我这趟去北京,就是通过一个受雇英国使馆的朋友,了解新西兰同英法之间的这宗生意的结果。据这位朋友说,新西兰已经吐口了。

  徐信之惊喜万分的:新西兰答应给英法羊毛了?

  武百祥:他不答应怎么办,他得保住那十几个亿的机器呀!

  李明远:压缩对日本出口的羊毛?

  武百祥:不错,除此而外别无它路可走。

  徐信之:日本能答应吗?

  武百祥:他不答应也没办法,自主权在人家新西兰手里。

  李明远:违约是要罚款的呀!

  武百祥:即使罚款,也比英法联手不卖给他机器配件的损失轻得多。再说日本如果太强硬了,以后还打不打算从新西兰进口羊毛了?

  李明远:嗯,有道理,有道理。川上君这回可失算了。

  赵禅唐:是啊,他还以为占了我大便宜了。你看签完协议后把他乐的,哈喇子都淌出来了。

  李明远:他还怕咱们反悔呢,他原本还想在哈尔滨多呆两天,结果协议一签完,他就赶紧溜掉了。

  四人同时地哈哈大笑起来。

  武百祥:这个事儿就说到这儿吧。下面我们来研究研究目前的经济形势和相应的对策。你们哪位先谈谈?

  赵禅唐:我先说说,几年来,欧美、日本等国生产过剩,中国变成了他们转稼危机、倾销剩余产品的市场。特别是哈尔滨,地处欧亚要冲,更是各国商家的必争之地。尤其是日本 ,哈尔滨的市场几乎各个角落都被它占领。它产品质量有优势,价格又低廉,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目前,在道外经营的华商卖钱额只是往常的1/5,我们虽然略高于他们,但也只是我们最好时期的1/3。如此下去,早早晚晚,我们同记也将陷入困境。因此我的想法是,缩小经营,关闭大罗新,裁减冗员,勒紧腰带,免遭困厄。

  徐信之:我同意禅唐的看法。我们目前虽然尚能维持,但也潜在着危机。我历来不主张摊子铺得太大,应该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可再盲目发展,超出我们的实际承受能力。具体意见,我同意缩小经营规模和裁员,同时把齐齐哈尔和巴彦的分号卖掉,这两处外埠买卖收益不大,又分散精力,一但管理不好,影响我们同记的整体效益。在商品上,我们一靠同记工厂的品牌,二靠信誉,三靠质优价廉,四要大力处理积压,把资金腾出来。这样,我们的日子会好过些。

  李明远:我看目前的经济形势是很严峻,但我们家并没严重到禅唐和信之刚才所谈的这种程度。

  因此我同意调整商品,处理积压,盘活资金。在处理积压问题上,一靠削价大甩卖,同时也可以组织货物下乡。因有些商品对我们城里来讲是过时了,可对于乡村的农民来说,还是新鲜的。他们那里商品又缺乏,我们送货上门,既扩大了同记的影响,又处理了积压,岂不是一举两得。这是我说的第一点意见。第二点是,我也同意将齐齐哈尔和巴彦的两家分店卖掉,然后我们集中精力办好同记、大罗新,同时再把正阳头道街的益丰源接过来。

  (第二十四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