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二十二集  徐、李二人另起炉灶           ★★★
第二十二集 徐、李二人另起炉灶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6 更新时间:2010/7/8 23:14:14

 

  1、武百祥宅邸    内    日

  武百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呀……”

  赵禅唐:是徐信之和李明远……”

  武百祥:他们二位怎么了?

  赵禅唐:他们俩……另起炉灶了!

  武百祥惊愕的:另起炉灶?他们俩离开同记了?

  赵禅唐:那倒没有,不过已经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

  武百祥:是他们另开了自己的买卖?

  赵禅唐:一点不错。上次他们俩借那20万块钱,我当时脑子里就划魂儿,现在弄明白

  了,是给谦和祥用的。

  武百祥:谦和祥是怎么回事儿?

  赵禅唐:就是前段时间信之经手卖掉的那四户用房产抵债的买卖,其中一家徐信之和李明远用低价给盘下来了。谦和祥的老板顶名是衣殿臣,实际上是信之和明远他们两个人的买卖。衣殿臣是徐信之的亲戚。

  武百祥一惊,头有些发昏,用手扶了一下脑袋,赵禅唐赶紧扶他靠在被褥上。

  武百祥:不会有这种事儿吧?

  赵禅唐长叹一声:还不会呢!全同记的人都知道了,就你一个人还蒙在鼓里……”

  武百祥一阵眩晕,闭目不语,以手加额:药,药……”

  杨文华闻声进屋,取药,倒水,欲帮武百祥服用。

  武百祥一看药片,摇了一下头,把药还给杨文华,接着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头。

  杨文华:怎么眩晕症又犯了?

  杨文华换了一种药,递给武百祥。

  武百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将要吞服,突然停住,对杨文华说:文华呀,你先出去一会儿。(杨出屋后,百祥将药吞下,继而对赵禅唐说)不是说狡兔三窟么,他们俩的行为也情有可原哪。

  赵禅唐:什么,你还说他们俩的行径情有可原?

  武百祥点了点头。

  赵禅唐愤愤地说:我的意思是,借给他们俩的那20万块钱立即收回。他二人要是还想继续留在同记,谦和祥就得立即关门;要是想让谦和祥继续存在,他们俩就给我痛痛快快地离开同记。

  武百祥摆了摆手:唉!不必,不必,大可不必!

  赵禅唐:那你就眼看着他们俩这样继续作下去?

  武百祥点了点头:只要是他们俩不向我主动提出离开同记,我是永远不会撵他们走的。

  赵禅唐:你把他们俩再这么宠下去,将来说不上还能作出什么妖来!

  武百祥微笑着摇了摇头:不会的。禅唐啊,信之和明远同你一样,都是我的左膀右臂,一个也少不得。

  赵禅唐:谦和祥呢?

  武百祥摸了摸自己的颏下胡须,深沉的说:至于谦和祥么,自然有它应有的归宿。

  赵禅唐:怎么个归宿法?

  武百祥:那你就慢慢地看着吧。

  赵禅唐猛地站立起来,不解地:百祥啊——百祥!他们拿着你的钱,跟你分庭抗礼,你居然还能容忍?真,真……”说罢,连连地以手击拳,愤愤地在地上急匆匆的走来走去。

  武百祥:禅唐啊,我的好哥哥,这个事儿你就听我的吧!你啥也别说,就装糊涂。跟他们俩的关系呢,也要跟往常一样,一点也别表现出不满的情绪来。听见没有?

  赵禅唐很勉强的点了点头。

  2、哈尔滨  道外北市场  外   日

  萧条了一阵的北市场又恢复了往昔的繁荣。商品齐全、丰盛,人群沸沸扬扬,到处充满了欢声笑语。

  百祥、禅唐、信之、名远四人徜徉在市场内。

  李明远兴奋地:北市场又活了。

  徐信之欣喜的更正:不,是哈尔滨又活了。

  赵禅唐深沉的:应该说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形势好转了。对吧——百祥?

  武百祥笑了笑:更准确地说,是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危机开始缓解了……”

  赵等三个人纷纷点头叹服。

  武百祥:我们去看看重建的同记工厂吧。

  3、新同记工厂  外   日

  新建的同记工厂十分壮观。不仅失火前所有的工厂全部恢复了,而且还新建了一些厂房。大铁门的门楣上仍又镶上了同记工厂四个铁质漆红的大字,楼前的墙面上挂满了一溜簇新的同记的各专业厂的牌匾。

  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在厂长赵胜轩的陪同下,于厂内视察。

  赵禅唐:我们的同记工厂总算又建起来了!

  武百祥:这叫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四个人发出胜利者的欢欣的笑声。 

  4、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营业厅  内   日

  商品丰盈,人声鼎沸,服务周到,生意兴隆。

  5、大罗新   外  日

  人群熙攘,顾客盈门。

  6、齐齐哈尔  同记支店  外  日

  顾客络绎不绝地拥进店门。

  7、巴彦同记支店  外  日

  众多的手提货物的顾客从店内走出。

  8、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会计室  内  夜

  店、职员们排成长队,兴高采烈地在会计室领取薪水。

  职员A喜悦地查点着领到手的钞票:噢,我这个月56元,长了四成。春城,你呢?

  职员B我来的比你晚,长了三成,52元。

  职员A真没想到,今年柜上这么困难还给咱们长工资,小田那个傻瓜离开同记,这下亏了。

  职员B让他后悔去吧!过几天咱们同记还分红呢……”

  职员A怎么分法?

  职员B听张部长说,按年薪,每1股分3元。

  职员A唉呀妈呀!分那么多呀?这下我娶媳妇可有钱了。

  职员B听说恒发源的店员每人只发一半工资,职员发60%。有这事儿吗?

  职员A没错,我们家一个邻居是恒发源的,他就是这么当我说的。

  职员B还是咱们同记好啊!我要在同记干一辈子。武老板不会亏待咱们的。

  9、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糖果部  内   日

  职员A来到糖果部买糖果。恰逢武百祥在站栏柜。

  武百祥刚刚打点完一个顾客,一抬头,看见职员A

  职员A武总经理……”

  武百祥笑眯眯的:志刚,你想买点什么?

  职员A武总经理,我想买五斤水果糖。

  武百祥:喔,你干什么买这么多糖?

  职员A总经理,我要结婚了。

  武百祥:哟,是娶媳妇儿啊!好,好,我给你选十样,一样称半斤,咋样?

  职员A那感情好。

  武百祥一边给职员A迅捷地秤糖,一边与其闲聊起来。

  武百祥:你的对象是干啥的呀?

  职员A是咱们同记服装厂的,叫刘桂莲。

  武百祥略作思索:刘桂莲?是不是那个扎小辫、小圆脸、一说话就脸红的那个姑娘啊?

  职员A笑着点了点头:对,正是她。

  武百祥:噢,那是个好姑娘啊!做得一手好活,以后你穿衣服就不用上外边去做了。

  职员A多谢你老夸奖她。

  武百祥:婚礼哪天举行啊?

  职员A就这个礼拜天。

  武百祥:都谁参加啊?

  职员A商场这边,我们宋部长和部里的人能串开班儿的都去,还有我媳妇那边儿工厂的一些人。再就是我们俩的一些同学和亲戚、朋友了啥的。

  武百祥顽皮的笑着问:你咋不请我呢?

  职员A怯怯的:你老这么忙……再说,我一个小职员,也不敢请你老啊……”

  武百祥哈哈的笑着说:我又不是老虎,你怕我干啥?嗯?我告诉你,你的婚礼我参加定了。

  职员A受宠若惊地:啊!老板,您真的参加我的婚礼呀?

  武百祥:那还有假的吗?婚礼准备在哪儿举行啊?

  职员A大华饭店,办八桌。” 

  武百祥惊讶的:八桌!得花多少钱哪?

  职员A也就四、五百块钱吧。

  武百祥:四、五百块钱是个小数吗?你一年才挣多少钱啊?

  职员A我一年挣480,您又给我们长了四成,今年挣了672元,还有分红钱2016块。结一回婚,花这点钱……嘿嘿……不算多。

  武百祥:你们家几口人啊?

  职员A七口,爹、妈、还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

  武百祥:志刚啊,要知道挣点钱不容易啊,结婚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再说你上有老人,下有弟弟妹妹,总得补贴他们点儿吧。所以我建议你的婚礼改在同记工厂的礼堂里举行。不要大吃大喝,花那个没用的钱。不就是为了热闹吗,买点糖,买点儿点心、水果,也可以准备少量的葡萄酒,大伙再准备点儿小节目,咱们同记工厂还有乐队。大家凑在一起说说笑笑,玩玩闹闹,不是挺好吗!所用的吃喝的东西呢,都在同记买。咱们同记从你开始,是凡按我这个意见办的,同记职工结婚所需食品,一律半价。我这个意见你看咋样?

  职员A大喜过望:那敢情好!

  0、同记礼堂  内   日

  礼堂布置简单明快,却充满喜气。红色的天幕上缀着鲁志刚、刘桂莲新婚之禧几个金字。一排窗子的窗棂上披挂着鲜艳的红绸。玻璃窗上张贴着红的双喜字和剪纸图案。空间悬吊着红气球和数十条绉纹纸拉成的彩带…… 

  礼堂内的百十号来宾,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除同记人为职业着装外,其余来宾皆穿着花色不一的新衣服。他们惊奇的品味着这从未见过的新式的婚庆方式。

  人们说着,笑着,议论着,赞叹着,期盼着……

  突然,鼓乐声响起。接着,盛装打扮得新娘、新郎,在众来宾的簇拥下进入礼堂。人们向一对新人拥去……他们把口中的祝福和手中的鲜花、彩条、纸屑一齐向新娘和新郎抛去。

  在司仪的主持下,新郎、新娘向二位老人鞠躬;

  新人向主婚人(武百祥)鞠躬;

  新人向介绍人鞠躬;

  新人向来宾鞠躬……

  接着来宾向一对新人寻欢开始了:

  在来宾的要求下,一对新人表演同咬一个悬挂着的苹果的节目……

  表演时,两个人的嘴不时地碰到一起……

  来宾不时地发出阵阵的哄笑……

  武百祥也同大家一样的沉浸在欢闹的气氛中。

  来宾们吃着糖果、点心、瓜子,谈笑着,嬉闹着。

  某职工走向台前,表演起了杂耍……

  众鼓掌。

  同记工厂十几个女工表演小合唱……

  众鼓掌。

  众人推举宋德福部长唱老呔影。

  宋部长一边推却,一边用手偷指武百祥。

  众人哄闹着:武老板唱一个”“武老板唱一个”……

  武百祥站起,向来宾作揖:好,大家让我唱我就唱,我不象宋部长那样——象个大姑娘似的,扭扭捏捏的。

  众人笑。

  武百祥:我唱之前先说两句。第一,我对鲁志刚和刘桂莲的新婚之禧表示祝贺(武鼓掌,众人亦鼓掌)。祝你们夫妻俩和和美美,携手共进,白头到老。同时也希望同记百货店没结婚的小伙子们向鲁志刚学习;工厂的未出嫁的姑娘们向刘桂莲学习(众纳闷)。

  这是啥意思呢?就是我们同记百货店的小伙子们,找对象都要到同记工厂找去;同记工厂的姑娘们呢,也不要嫁到外边去,都要嫁给同记、大罗新的小伙子们(众人哄笑),这样才符合我们同记的经营方针——工商联盟,工商并进(众人哄笑)。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众人哄笑不止。一伙男青年工人哄闹开了:

  男工人之一:工厂这边的姑娘都让商场那边给娶走了,那我们咋办哪?

  众女工哄笑。

  男工人之二:是啊,我看咱们就得先下手了……”

  女工之一:你先下手也白搭……”

  女工之二:是啊,我们就愿意嫁同记、大罗新……”

  众女工人鼓掌,嬉笑。

  男工人之三:武老板这事儿办的就不公道了,这是叫我们男工人都打光棍儿呗!啊!

  众男工人:是呀……”“是啊……”“太不公道了!”“我们抗议!”……

  武百祥:看看,我惹祸了不是……工厂的小伙子们向我提抗议了……”

  众人再度哄笑。

  武百祥:好好……要么这么办吧——同记工厂的姑娘们出嫁的时候,抛彩球吧。(女工们笑得前仰后合)同记商、工两边没结婚的小伙子们,人人有份(小伙子们大笑,拍掌),彩球抛到谁身上算谁。这回行了吧?

  众人再度哄笑。继而鼓掌。

  武百祥:咱们还是说正经的吧,我认为,鲁志刚和刘桂莲这种结婚的形式好,既经济,又热闹。不要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都扔到饭店去嘛!今后凡是同记工厂、同记百货店的职工结婚,我建议都采取鲁志刚和刘桂莲他们俩这种形式。同记免费提供礼堂,半价提供食品,咋样——大家赞成不?

  众:好!同意。随之鼓掌。

  武百祥:我要说的说完了,下面,我给大家唱一段老呔影(众人鼓掌),我唱的是新段子,叫《安重根刺伊藤博文》……”

  众人又是一片热烈掌声。

  11、哈尔滨  谦和祥洋货店外的正阳街上   深秋  外   日

  深秋,金凤瑟瑟,枯叶飘飘。武百祥站在谦和祥洋货店的对面,默默地观察着该店的进进出出的顾客。只见该店生意煞是兴隆,武百祥的眼前立时浮现出了他病重之时,徐信之和李明远向他借20万元钱的情景。他皱了一下眉头,心里充满了不快。

  武百祥站立了一会儿,突然低下头去,陷入了沉思。

  武百祥在谦和祥的对面徘徊着……徘徊着……

  武百祥猛地抬起头来,把目光投向谦和祥对面的一片空地上:

  眼前是一片杂草丛生、污物遍地的空场子,还有一泓长满绿苔的污水泡子。在旱地上歪歪斜斜的坐落着三间简陋的民房。民房的烟囱里冒着几缕软弱无力的炊烟。

  武百祥看着看着,突然眼睛一亮。 

  他又细细地观察了一番臭水泡子周围的环境,而后用步丈量了水泡周围的长度,继而再度陷入了沉思。

  武百祥的眼前——那片空地上——出现了一片海市蜃楼般的幻影。

  12、武百祥家(冬)  内  夜

  武百祥在灯下精心设计图纸。

  桌上摆满了资料、照片等。

  武百祥在绘制营业大楼的正面图。

  武百祥在将最初设计的大窗子用橡皮擦掉,改成更大的窗子……

  百花蹑手蹑脚地走入武百祥所在的房间,给武百祥端来一杯浓茶,轻轻地放在了武百祥身旁的桌子上,然后又在武百祥的身上,披上一件毛衣。

  武百祥侧脸微笑着冲妻子点了点头。百花亲昵地用手扶住武百祥的肩头,惬意地看着丈夫设计的图纸。

  武百祥伸过一只手,抓住妻子的手,爱抚着。

  武百祥:你快睡吧,不要等我了。

  挂在墙上的时钟哐哐的敲了两下。

  百花抬眼看了一下挂钟:都下半夜两点了,要不等明天再画吧……”

  武百祥:不,我最不愿意听等明天这仨字儿,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要是凡事都等明天,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百花:好,那我也不睡,我陪着你……”

  武百祥:你还是快睡去吧,我说不上得熬到啥时候呢。再说,你也帮不上我的忙……”

  百花:你总是这么熬夜,身体受得了吗?

  武百祥站起,伸展了一下身子:我健康着呢。

  百花:再健康也架不住总熬夜呀!

  武百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窗外一片漆黑,只有寥寥几点星光般的灯火。

  武百祥:百花,你看,咱们家周围既有商店,又有工厂,可是夜里却一片漆黑……”

  百花:夜间可不家家都闭灯呗……”

  武百祥:夜间就都得闭灯?不见得!我在日本看到人家的街道,彻夜都是灯火通明……

  百花:那是外国,我们哪比得了哇?

  武百祥:有什么比不了的。外国人也是人,我们中国人也是人,人家能干的事情,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干!这又不是什么难事儿——整宿长着灯不闭不就结了!

  百花笑着看了看丈夫:我就不信你能把哈尔滨的黑夜给整亮了!

  武百祥一边拉上窗帘,一边说:整个哈尔滨,我说了不算,我自己的楼,我还说了不算!

  百花眨了眨眼,未解其意。

  武百祥:我要让我们的新同记大楼彻夜灯火通明。

  百花:你是说让同记大楼成宿成宿的点着灯?

  武百祥:你看这吧,等我画完你就明白了。

  百祥说罢,开始在原设计的新同记的图纸上加上了一座塔楼。

  武百祥指着图纸上的塔楼说:我是想在这儿装上灯。

  百花:啊,我明白了。灯火通明固然好,可那不是要多花电钱吗?

  武百祥:这你就不懂了,这样做,赚回来的要比失去的多得多。

  武百祥又投入了潜心的设计。

  百花在默默地注视着丈夫聚精会神的眼睛,心里充满了自足、骄傲,却又有几分深沉的怜爱。

  百花眼光转移到茶杯上。她将茶杯端起,打开杯盖,用盖沿拂去飘在上面上的茶叶。她试探着喝了一口,然后待丈夫住笔的时候,将杯子送到丈夫的唇边。

  武百祥微笑着从妻子手中接过了茶杯,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

  武百祥:你看,我设计的咋样?

  百花一笑:我哪儿懂啊?

  武百祥:唉,哪能这么说,谁都有个看法嘛!你看,这大厅有3丈多高,转圈空间的墙壁上都空着。我想把它装饰一下,你说究竟是画商品广告好呢?还是画壁画好呢?

  百花笑了笑,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都不好!

  武百祥:为什么?

  百花:一个人才5尺多高,盖3丈多高的房子,不浪费吗?

  武百祥:你的意思是……”

  百花:改成二楼不好吗?

  武百祥:我的想法是营业大厅一定要让它高大、宽敞、明亮,不能又低又小,憋憋屈屈的……”

  百花用手指划着图纸内的墙壁处:那也用不了这么高哇,你在这个位置上修它一圈游廊不好吗?

  武百祥:什么——游廊?那有什么用处?

  百花:咋没用处,它一可以让顾客内看场景,外看街景;二还可以在那上边储存货物嘛。

  武百祥突然啊!的叫了一声:对呀,好!就在半截腰的位置上修他一圈游廊!

  百花:唉,小声儿点,别把孩子吵醒了。

  武百祥激动得搂住了妻子的脖子,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想不到我老婆也成设计师了。

  此时窗外已是曙色满天了。

  13、谦和祥对面空地  正阳街与四道街交口处(冬)  外  日

  武百祥领着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冒着冰冷的清雪,向着已然结了冰的那片空地走来。

  离谦和祥越来越近时,徐信之和李明远以为他们俩另起炉灶的勾当被武百祥发现了,两个人有些紧张,心虚的互相看了一眼。

  行至谦和祥对面的空地时,武百祥站住脚,用手指着空地说:我想就在这一片,盖个新的同记商场大楼……”

  赵等三人愕然。徐与李又互相瞅了一眼,目光中含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赵禅唐:就这片臭水泡子地?

  武百祥:不错(武百祥环视了一下四周,而后指着那三户小房说),把这几户住家动迁了,把水泡子填了,不是一块很好的场地吗!

  赵禅唐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环境,突然目光落在了对面的谦和祥的门面上,他立刻明白了武百祥的意图,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丝笑意,而后马上收敛了笑容,装作很自然地点了点头说:嗯,还中。

  武百祥:听说对面这家谦和祥洋货店生意不错,咱们新同记盖起来之后,要和它比试比试,你们看怎么样?

  徐、李二人面部表情很不自然的胡乱的应了一声。 

  赵禅唐窃笑了一下说:不错是不错,可是这钱……”

  徐信之:是啊,好是好,可是这得钱了。

  李明远的眸子转了转,说:我看这地方肯定有发展,这事儿也该干,只是得需要很多的钱哪,上哪儿整去呀?

  武百祥:时下哈尔滨市面的发展是一日千里,各商家竞争愈演愈烈,这家修楼,那家造屋。因此,我们也必须扩大自己的营业面积,增强经济实力,跟各商家抗衡。眼下,我们的大罗新还能支巴一气,而同记却未免显得太寒酸了。所以我想再盖一个比大罗新还要大的百货商场。这片地,我研究好些日子了,越看越觉得它是块发财的宝地……”

  徐信之:武百大,你说的不错,可眼下我们经济上刚有点起色,没那么大的力量吧?不如等个两三年再说……”

  徐信之的话音刚落,李明远马上接着说:这事儿我看倒是该干。不过,摊子若铺得太大,将来经济力量一旦接济不上,各家再来挤兑我们,那可就惨了。

  赵禅唐:武百大,这钱你有谱吗?

  武百祥: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万万不能错过。世上比我们精明的大有人在,若是有个手疾眼快的人,抢在我们头里,在这儿造个商场,那时我们可就真的惨了。

  徐信之:武百大,你打算建多大规模的楼?

  武百祥从皮包里取出图纸,铺在地上。

  赵禅唐惊讶地:感情你早就请人设计好了?

  武百祥:请人干嘛!我信不着哈尔滨的设计师。

  赵禅唐:哦,又是你自己设计的!

  徐、李二人亦又惊讶,又钦佩,暗暗点头。

  武百祥:你们看,我想盖一个全国独一无二的新颖别致的百货大楼。

  四个人围着图纸蹲作一圈,武百祥在给三个人讲解图纸。

  赵禅唐:你想盖多少米呀?

  武百祥伸出一个巴掌:五千。

  赵禅唐:预计得花多少钱?

  武百祥:这要看究竟是盖一个一劳永逸的,还是盖一个临时迁就的……”

  赵禅唐:这两个方案你都说说看。

  武百祥:要盖一劳永逸的么,建筑费得20万,铺垫、家具在外。修建期限两年。要盖临时的呢,建筑费也得七、八万块钱,铺垫、家具也在外。这个工期短,三个月就能完成。

  李明远:倒是一劳永逸的好。

  徐信之:可眼下没钱,要干也只能干第二个方案。

  赵禅唐:能不能花第二个方案的钱,用第二个方案的工期,干第一个方案的事儿呢?

  其他三人皆笑。

  武百祥:你可真聪明,便宜都让你占了(停了一会儿),不过,少花点钱、把工程干得尽量漂亮些,也不是绝对做不到。建筑费么,咋的也得10万元。

  赵禅唐:10万元,对我们目前的同记来讲,也不是个小数啊!

  李明远:还有铺底钱和置办家具的费用呢,没个五万六万的,也下不来。

  徐信之:还有动迁费没算呢!

  武百祥:资金的事,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想办法。今天咱们哥儿几个算是开了个现场会,把建楼的事儿就算定下来了。好吗?

  赵禅唐:我看行。(看了看徐、李二人)你们俩看呢?

  徐信之:行吧。

  李明远:行!没问题。

  武百祥:那好,下面咱们分分工。

  同记大楼的建造以及一切装备、设施,都由我来负责;

  工程前期,赶造栏柜、货架,秋货的准备,外埠的采购,以及与各方面的联系,由明远负责;

  我们自家工厂的商品,特别是我们各类名牌产品的备货,由禅唐兄负责。同记工厂的正常生产经营也由禅唐兄负责;

  大罗新、同记和齐齐哈尔、巴彦支店的经营管理,都由信之负责。盖新楼这事儿,信之你就不用介入了。

  咋样——各位?如果没意见,咱们各自分工的事儿,就各自分头去办。拿不准的,大家商量。力争三月份开工,六月初新同记正式营业。

  14、大罗新   会客室  内   日

  武、赵、李三人在议事。

  李明远:搬走那几户房子都拆利索了,只有那家姓丁的,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迟迟不肯动。唉!真没办法。

  武百祥:什么原因呢?是对咱们给他找的地方不满意呀、还是别的什么情况?

  李明远:他还不是说不搬,他知道咱们着急,就故意跟你磨磨蹭蹭。

  武百祥:现在是施工的大好季节,不能再拖了,不行的话多给他点儿钱算了。至迟五月份,必须开工。

  李明远:好吧,我再去找他谈谈。

  武百祥:你这就去吧。

  李明远:好。随即走下。

  赵禅唐:这个钉子户倒是小事儿,关键是资金怎么办?眼下能够凑手的只有五、六万块钱。各项费用加一起,起码还得20万。

  武百祥轻松一笑:禅唐兄,我总相信古人说的那句话……”

  赵禅唐:哪句话?

  武百祥:车到山前必有路。

  赵禅唐:哎呀,这,这,眼下车不是已经到了山前了吗!

  武百祥:没有,这不,动迁还没完呢,起码还得个个把儿月的时间吧。

  赵禅唐:百祥,你到底心里有啥底儿,赶紧告诉我,我这心里头可上火着呢!

  武百祥:巴彦一家姓钱的大地主找过我好几次,准备出高价买下咱们的巴彦支店。这不是一个出路吗!但我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卖给他的。还有,恒发源的钱咱们不是还上了吗,实在不行,咱们再把大罗新押给他,这不又是一个道儿?

  赵禅唐:这两条道儿都不大可取。巴彦收益挺好,卖了的话,把钱挪到这儿来,此增彼减,意义不大;这第二条嘛,更不可取。眼下的经济形势不敢保险,一但有点儿闪失,得个新同记,丢个大罗新,更不上算。

  武百祥: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只好凭着我的老脸去找银行了……”

  赵禅唐不住地叹息,摇头。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赵禅唐:请进。

  某职员进:武总经理,有客人要见您。

  曾子固、王惠臣、张避臣等人已出现在门外。

  武、赵二人连忙站起,迎接。

  职员出。

  武百祥:欢迎!欢迎!

  赵禅唐:先生莫非是奉天的曾大人?

  曾子固急步上前与赵握手:鄙人曾子固。

  赵禅唐急忙向武介绍:百祥,这位是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的顾问高参曾子固,曾大人。

  武百祥:噢,曾先生,久闻大名,快请坐,请坐。我叫武百祥。这位是赵禅唐。

  曾子固:武先生,您才是威名远震,我们奉天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武先生大名的。鄙人渴慕先生已久,今日一见,先生果然仪表堂堂,气度不凡。我来给二位介绍一下,这二位是我的朋友——王惠臣,张避臣。

  武、赵分别与王、张握手,寒喧,双双落座。

  武百祥:曾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多多见谅。

  曾子固:武先生不必客气,今日我们三人前来,有一事相商,不知可否?

  武百祥:曾先生但说无妨。

  曾子固:前一时期,我们在大连做了几笔房地产生意,发了点儿小财。近闻国际都市哈尔滨物阜民康,经济繁荣,特来此寻求发展。我们在哈尔滨考察了多日,最后相中了江北制糖厂东北一带,也就是武先生前些年所买下的那片地。

  武百祥:哦,曾先生的意思是……”

  曾子固:我们想同武先生商量商量,怎么样能使那片地产生更大的价值。

  武百祥看了一眼赵禅唐,对曾子固说:那我们一起到江北看看去吧。

  15、松花江北岸    同记养殖场  外  日

  曾子固:我看这么一片好地,武先生却用来养猪,未免太可惜了,再说养猪也没多少利呀。先生莫如与我联合开发这片地,谋求大利,或者是你干脆把这块地卖给我也行。

  武百祥:噢,曾先生以为我购置这片地就是为了办养殖场吗?谬也。您来哈尔滨这么几天,就发现了我这块地的现实价值。我在这儿住了20多年了,还看不清它的未来价值吗!用不了十年八年,哈尔滨必然同呼兰连成一片。到那时候,这片地则将会是现在价值的十几倍,几十倍。我目下在这里办养殖场,不过是为了保本占地而已……”

  曾子固:哦,武先生言之有理。不过,我这儿有的是资金,先生只需以地入股,我们合伙开发,

  现实的利益就在眼前,先生又何苦再等十年八年呢?

  王惠臣:是啊,武先生,现实的钱可能解决现实的问题呀。未来的事情总是渺茫的。

  张避臣:这要盖上他一片楼,再开个农村大市场,准不比你十年后赚的少。

  武百祥沉吟不语。

  赵禅唐低声对百祥耳语:我看他们虽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是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再说咱们盖新同记不正需要钱吗!

  武百祥:只是我们哪有人力和精力参与呀。

  赵禅唐:要么咱们就干脆把这片地连同猪一块卖给他们,挣他一笔钱,专心致志地干工业和商业。以后发财的事,咱不去想它了,就只当没买过这片地……”

  武百祥沉思片刻:也中。你看卖多少钱合适?

  赵禅唐:咱们20万买的,现在起码能值50万。

  武百祥:我看40万就可以了,先前不是已经转让出去一块了么。

  赵禅唐苦笑:你这个人真是的!只有嫌钱少的,哪有嫌钱多的!

  曾子固:二位老板,你们商议得怎么样了?

  武百祥:曾先生,这块地我们本不打算卖的,可是三位大老远来的,又这么诚心求购,我们就把这块地让与你们吧。

  曾子固:好,武老板够意思。多少钱?

  武百祥:300垧地,连同这些猪,您给40万吧!

  曾子固张大了眼睛:什么——40万?

  武百祥:“40万还多吗?

  曾子固:不是多,是少!是少,太便宜了!我原以为没50万下不来呢。再加俩钱也可以。

  武百祥慷慨地说:不必,我同记一向的原则是言不二价,我说了40万就是40万。

  赵禅唐暗暗捅咕武百祥,意让他多要。武未予理睬。

  曾子固上前一把握住武百祥的手:武先生,仁义呀,仁义!您真是天下难得的义商啊!

  16、同记商场工地(夏)  外  日

  武百祥风尘仆仆,来往奔忙于工地上,亲自指挥施工。

  一部分工人们在拆民房……

  一部分工人们在挖地基……

  一部分工人在处理水泡……

  (画外音)

  同记的大老板武百祥又在施展他的宏图大志了。由他亲自设计的同记商场大楼,在他的亲自指挥下,于一九二七年的旧历五月初十,正式开始施工了。

  17、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会客室  内  日

  李明远在给众业务员开会。张兴武、张序初在座。

  李明远:新同记和大罗新在业务上要有所区别,大罗新侧重高档华贵商品,着重为有钱人服务;

  而新同记则侧重为平民百姓服务,要多备些物美价廉的商品。但在同一档次上,都要高精尖的商品,而且价格要定得合理,低要低个明白,高要有高的道理。听明白了吗?

  众业务员:听明白了。

  李明远:那好,下面你们就按我的要求,分别提出外埠采购的货单,由我圈定后,你们就分头去办。

  18、木匠房

  李明远在督促木匠打造拦柜、货架等……

  19、大罗新百货店  内   日

  徐信之在检查各柜台的经营状况。

  20、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外   日

  徐信之向同记走来。

  21、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内  日

  徐信之在向食品部店员询问经营情况。

  22、同记商业学校   内   日

  徐信之在给新店员们上培训课。

  徐信之:“……不久,你们将是我们同记商场的店员了。按照我们同记的店规,凡新来的店员都要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课本的教授,包括算术、书法、簿记、店章等等(板书于黑板上);第二个部分是经验的训练,商业知识不仅仅是取之于课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经验。有一些人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他们在商业的大市场上也占有一定的位置。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他们在经商的过程中,逐渐地积累了一些经验。因此,经验对于从事商业的人来讲,是万万不可缺少的;第三个部分是品德教育。一个店员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品德,那他是不会很好地为顾客服务的……这样的店员,顾客是不会喜欢的。当老板的自然就更不会欢迎这样的店员了……”

  23、同记商场工地  新楼框架  内   夜

  武百祥在现场指挥。

  工程进度在加快。大楼的主体框架已经起来了。

  下班后的若干同记店员在工地上围观工程建设。

  甲店员:武总经理(指着已支出外面一段距离的圈梁问),这里边支出来的这一圈,是干什么用的呀?

  武百祥:啊,那是游廊。

  众店员:什么叫游廊啊?

  武百祥:就是供顾客参观走动的地方。也可以存放货物。

  甲店员:顾客上那上边去游什么呀?为什么不在那上边卖货呢?

  武百祥:那么窄的地方怎么卖货呀?

  甲店员:可以再加宽一点嘛,在那上边卖货多风光。上边能看着下边,下边也能看着上边,还有市场味儿——多好哇!

  武百祥深有所悟:唉,对呀,你叫什么名字?你说的很好。

  甲店员:我叫吕子峰,前些日子刚来的。

  武百祥:好哇,小吕,你很有创见!我就照你的意见办。

  乙店员:我说兄弟厉害呀,敢给老板提意见了。

  甲店员:错!不是意见,是建议。咱提的建议有道理,咋样,老板采纳了吧!哼!

  武百祥来到施工队长身旁:杨队长,请你把二层的那一圈游廊由原来的四尺加宽到一丈,中间再加两道横过梁。

  队长:武老板,建那么宽的游廊有必要吗?

  武百祥:不,不作游廊了,改作卖货了。

  队长思索了一下:好,好哇!这样既敞亮,又新颖,还有效地利用了空间。你真行啊,武老板。

  武百祥:哪是我行啊!加一圈游廊是我媳妇的主意,将游廊改成卖货,是我同记店员的主意……”

  队长:我说你同记怎么能发大财呢,敢情你们这儿净能人啊。连你太太和店员都这么有学问。

  武百祥:什么叫学问?就是不会就要学,不懂就要问,连学带问加在一起就是学问。我们同记的人个个都好学,好问。包括我老婆。

  周围的人都笑了。

  队长自言自语:啊,不会……就要学,不懂…………要问,这就是学问……啊,这么说我也可以有学问了……”队长说着,掏出了笔记本,认真地把武百祥的话记在了本子上。

  24、同记工厂  针织厂  内   日

  赵禅唐同厂长赵胜轩在生产车间研究组织生产。

  赵禅唐:“‘白熊牌袜子你准备上多少?

  赵胜轩:这是咱们同记的老名牌,一六年开始畅销全国。我的打算是:100支纱、120支纱合股织的5万双;新同记和大罗新各两万双,由同记批发部直接打到外埠1万双;

  “60支纱、80支纱合股织的两万双,新同记和大罗新两家各1万双;

  “40支纱和32支纱合股织的两万双,也是一家1万双,您看行吗?

  赵禅唐:可以。一定要严格把好质量关,小毛病的列为次品,改商标,降价。大毛病的坚决销毁,一定不能损坏我们自己的名誉。

  赵胜轩:好,这个我们已有打算(赵胜轩从玻璃柜中拿出一捆袜子)。您看,这种是跳线和掉针的,修整以后基本上看不出来,我们贴鹦鹉牌商标,削价10%;(又拿一捆)这种修整之后还能看出一点毛病的,我们贴玫瑰牌商标,削价20%;(又拿一捆)这种是修整后毛病较明显的,贴虎头牌商标,削价50%。毛病再大的,我们都销毁了,宁可赔钱。

  赵禅唐:好,这就对了。而且从一定意义上来讲,不会赔钱。因我们是什么货卖什么价,不欺骗老百姓,老百姓也会因此而信任我们。这样我们同记的牌子将永远不倒,我们就永远有生意做。要是这么看,我们能赔钱吗?

  赵胜轩笑了:是这么个理儿。

  赵禅唐:你接着说吧……”

  赵胜轩:至于各色女式毛衣、绣品、皮鞋、男式鞋帽等,就按上次跟您报的那个计划组织了,行吗?

  赵禅唐:可以。不过,就这些东西的品类来讲,为什么只有男士帽而没有女式帽;只有男士布鞋而没有女式布鞋;只有女士毛衣而没有男式毛衣呢?我不明白,你说给我听听。

  赵胜轩:女人一般不是不戴帽子吗!也很少见女人穿布鞋;男士毛衣也没特色,我们不想生产不出名的和不好卖的产品。

  赵禅唐:不对!你们应该换换脑筋了,我听明洁心说,法国女人戴帽子的比男人还要多。世界的潮流早晚会流到一块儿的,要研究生产女式帽、男毛衣、女便鞋等等。总之,这些方面不能保守,武百大不是常说吗——要善于走别人没走过的路,而且一定要走好。明白吗?

  赵胜轩点了点头:明白。

  赵禅唐:我们再去看看食品厂。

  25、同记食品厂  内   日

  赵禅唐与赵胜轩以及食品厂厂长苏庆祥、副厂长孙孝三等人在食品厂食品车间研究生产新产品事宜。

  孙孝三从商品柜中取出十几种糖果,摊放在瓷碟里。让赵禅唐和赵胜轩品尝。

  赵禅唐品尝了几种后,或点头,或微笑,没表态。

  赵胜轩品尝后,赞不绝口。

  孙孝三又拿出放在一旁的外地糖果,分与众人:你们再尝尝,这是北京的,我看不如咱们的好……这是武汉的……这是广州的……”

  赵禅唐:我们不能同不如咱们的人家比,应该同比我们强的比才对,这样我们才能进步,才能永远不落后……”

  众人点头称是。

  赵禅唐:这糖主要是给孩子们吃的,光咱们大人说好不行,孩子们的评价才算公道。

  众人不明其意。

  赵禅唐:孝三哪,你上外边给我找几个孩子来。

  孙孝三出,赵禅唐等人继续研究。

  赵禅唐:我们自家食品厂生产的糖果固然是不错,可是也有毛病。你就象这种糖(赵拿起一块桔瓣糖)确实有很足的桔子味,可是过酸过甜,这种糖吃多了,对人的牙齿非常有害。将来孩子们都把牙吃坏了,谁还来买我们的糖?再说我们同记生产和销售的一切产品、商品,都要对顾客负责任哪。

      (第二十二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