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二十一集  祸不单行           ★★★
第二十一集 祸不单行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2 更新时间:2010/7/8 23:08:07

 

  1、在建的新同记工厂工地  外  日

  武百祥在亲自指挥工程建设。他的身旁是李明远、厂长赵胜轩和王工长。

  武百祥对厂长赵胜轩说:这边施工,你们那边准备生产、备料,要做到两不误,这边基建一交工,里边的机器就要同时运转起来……”

  赵胜轩:您放心吧,没问题。

  武百祥向王工长:王工长,请你们再加一把劲,再用两个月,一定要完工。如果还能提前,每提前一天,奖赏你们500块。

  王工长:请您放心,武总经理,我们知道您的心思,我向您保证,用不了两个月,肯定完工。

  武百祥:好!等完工的时候,我请你们喝庆功酒。

  众人畅笑。

  2、同记职工食堂  内   日

  武百祥在同店员们一起用餐。

  武百祥:你们看咱们食堂的伙食怎么样?

  店员甲:不错。我们都知道,店里目前很困难,可是还天天有肉……”

  店员乙:武总经理,咱们吃得相当不错了,别的买卖家,一个礼拜也吃不上一顿肉啊。

  武百祥:你们要记住,不管到啥时候,都是身体第一。你们当店员的,成天站拦柜,很辛苦,必须要吃好,吃饱。有啥要求和不满意的地方,就向庶务主任杨文华反映,啊!

  众人喏喏连声,深受感动。

  杨文华向这边走来。

  武百祥:噢,说曹操,曹操就到哇!文华,近来店员们格外辛苦,伙食一定要搞好,多加点荤的,一定要让伙计们吃得满意。

  杨文华:放心吧,您哪,你看(杨文华指着贴在墙上的菜单),这是我安排的一周的菜单,每天不带重样的……”

  武百祥:好。武百祥翻看着菜单,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3、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营业厅某柜台   内   日

  武百祥在同店员一起卖货,赵禅唐领着邓洁民和一位带着眼镜、留着一部落腮胡须的男人,向武百祥所在的柜台走来。

  赵禅唐:百祥啊——(武百祥 的应了一声)你看看谁来了?

  武百祥一眼认出了邓洁民:哦,这不是我们的大作家吗?说着,冲出柜台。

  邓洁民对身旁的李大钊说:守常,你看,他就是你要找的武百祥。你看他,这么大买卖的老板,还整天站栏柜……”

  李大钊手捻着胡须,定睛的看着武百祥,微笑着点了点头:好哇!堪称商场之俊杰!

  邓洁民向着百祥一扬手:百祥,忙着呢!

  武百祥上前拉住邓洁民的手:我们的大作家,好久不见了,莫非又是来给我送剧本来了?

  邓洁民一笑:剧本哪是那么好写的!(指着身旁的李大钊)这位是我的朋友,也是咱们乐亭老乡——李守常。

  武百祥锐目一闪,自语道:好一幅英雄相貌!

  李大钊向武百祥伸过手去,用家乡话说:李大钊,字守常——直隶乐亭,大黑坨人。

  武百祥亲切地握住李大钊的手:失敬!失敬!小可武百祥,乐亭县何新庄的。

  4、三次扩建后的同记后屋   内  日

  李大钊捋下了假络腮胡子,露出了浓密的八字胡的本来面目。

  武百祥一愣。

  李大钊瞅着武百祥一笑:不得不如此啊,北洋政府正通缉我呢……”

  武百祥:咳!这叫什么世道呢!豺狼恣行无忌,好人却要遭到通缉。

  邓洁民:李先生是我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时的同窗,是我最好的朋友……”

  武百祥:李先生满脸英武之气,一看就是个干大事的人……”

  李大钊呵呵一笑,连连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守常不过是个穷教书匠而已。

  武百祥摇了摇头:唉,不不不……您可不是个一般的教书匠,而是北京大学大名鼎鼎的教授,还经常写一些惊世骇俗的文章……李先生——是吧?

  李大钊:曾经是北大的教授,不过现在不是了。文章么,也写过一些,惊世骇俗不敢说,令当局头疼那倒是真的。

  武百祥:我看哪,他们的头疼得还不够,还得叫他们继续疼下去,一直疼到他们不会动弹那一天,老百姓就会有好日子过了。

  李大钊爽朗的大笑道:这话说得好!这么说,武先生您看过我写的文章了?

  武百祥一笑:何止是看过,而且是认认真真地拜读过。(李大钊:哦?)我们同记工厂的小青年有个组织,叫青年会。一帮年轻的经常聚在一起读书看报……

  5、(闪回)同记工厂   某房间   内   黄昏(班后时间)

  童星门手里捧着一本杂志,在给周围的一群青年工人朗读……工人们听得很兴奋。

  武百祥突然开门闯入,童星门赶紧把手中的杂志藏于身后,换上了另一本拿在手里,同时站了起来,不自然地笑着叫了声武老板

  其他人也都跟着站了起来……

  武百祥向大家一挥手:大家都坐下吧……”说着,向童星门走去。

  武百祥向童星门一伸手,严肃的:你给大伙念的什么?让我看看。

  童星门忐忑的把手中的杂志向武百祥递去。武百祥并没有接,只是用目光在杂志的封面上扫了一眼,而后摇了摇头:我不看这本,我要看你刚才给大伙读的那本!

  童星门只好战战兢兢的蹲下身去,拾起刚刚放在身后的那本翻开的杂志,递给了武百祥。

  武百祥接过一看(特写)《再论问题与主义》的文章,作者是李大钊。

  武百祥自言自语的:李大钊……也是我们老呔……”继而原地不动的看了起来。

  武百祥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微笑着说:很好。接着把书翻回到封面。

  (杂志封面特写)《每周评论》

  武百祥环顾四周,温和的问:李大钊的文章你们经常读码?

  童星门及众人松了一口气:经常读。

  武百祥:你们读得懂吗?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懂。

  不太懂。

  差不多吧

  干事长读完还给我们讲呢……”

  ……  ……

  童星门:有的地方懂,有的地方不懂,我们每次读完,大家还讨论一番……”

  武百祥把杂志还给童星门:很好!你们接着读吧。小童啊,你们读完之后,把它借给我看看,唔?

  童星门欣喜的:好!(闪回结束)

  6、三次扩建后的同记后屋   内   日

  武百祥:打那以后,凡是您的文章,他们都送给我看。

  李大钊微笑的:噢,你看我在文章里讲的那些道理对么?

  武百祥:这个主义、那个主义的,我虽然不懂,但是好赖话我还是分辨得清的,从你的书里头看得出来,你是站在老百姓一边儿的……”

  李大钊:是的,我是站在劳苦大众一边的。武先生,你说说,世界上的一切财富是不是都是老百姓创造的?

  武百祥:那没错。

  李大钊:可是,为世界创造财富的人却被压在了社会的最底层,你说,这合理吗?

  武百祥:这还用说吗!显然是不合理的。

  李大钊:我们的主张就是把广大的、灾难深重的劳苦大众,从苦难的深渊里解放出来,恢复他们应有的社会地位,实现人人平等。

  武百祥:那些个军阀、官僚、恶霸们,他们能甘心吗?

  李大钊:他们不甘心,我们就打倒他!

  武百祥:可是……你们打得过人家吗?

  李大钊:打得过!目前我们是弱一点,但我们会逐渐强大起来的,早晚我们会让那些鱼肉百姓的军阀、官僚、恶霸们,灭亡在我们手里。我们的邻国——苏俄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武百祥:那敢情好。

  李大钊:我们不仅要使中国的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还要使全世界的劳苦大众都翻身做主人。” 

  武百祥:这么说来,你们是要把地球翻个个儿喽!

  李大钊:你算说对了,我们就是要把地球翻个个儿。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世界大同。

  武百祥抚掌赞道:大同——好哇!我支持你们,李先生。你们如果有需要我武百祥的地方,就请吱一声。我尽力而为。

  李大钊:武先生,实不相瞒,我今天来找您,就是求您帮助的。

  武百祥:您说!

  李大钊:我这次是带领一个代表团,去莫斯科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从北京出来的时候,我们筹集到了了一点钱,但不够。后来又在昌黎筹了一点,可还是有很大缺口。来到了哈尔滨,我就想到了您。武先生为人仗义,买卖做得又很恢弘,这我早有耳闻。但我们毕竟素不相识,怎么好张口就借钱!我就把我内心的矛盾说给了我的这位家乡朋友邓洁民。刚好邓洁民认识您,这不,他就领着我到您这儿来了……”

  武百祥:需要多大数目?

  李大钊:现洋伍佰元即可。

  武百祥:不就五百吗?没问题!我给你拿六百,穷家富路么,特别是在国外。我马上安排人到银行去取。

  李大钊微笑着:那就太谢谢武先生了!

  随即李大钊伏下身去,写了一张借条,递给武百祥。

  武百祥:这是什么?

  李大钊:借条哇,回国后我会想办法尽快还你。

  武百祥一笑,把借条撕作几段:咳!你李守常能冒着掉脑袋的危险为劳苦大众奔波,我武百祥就出这么一点钱,又算得了什么!这六百块钱就权当我为了实现大同所尽的一点心意吧!

  李大钊紧紧地抓住了武百祥的手,凝神的注目着眼前这位不同寻常的商人。

  7、哈尔滨火车站  站台  (夏日)  外  夜   

  武百祥与李大钊紧握着手,依依惜别。

  火车鸣笛,武百祥与李大钊一行人等握别。

  武百祥将一件风衣塞进李大钊的手里:拿着,北边风大,天凉的时候穿上。

  李大钊:不用了……”

  武百祥:叫你拿着你就拿着!

  李大钊登车,众同行者登车。

  武百祥嘱咐李明远道:明远哪,一路上你一定要保护好大钊啊!一点问题也不许出!要一直看着他们过境你再离开满洲里。听见没有?

  李明远:您就放心吧!他们要是出一点差错,我就不回来见您。

  武百祥点划着李明远的鼻子:你呀!又来了!

  8、同记后院仓库  外   日

  武百祥正在查看刚刚组织进的一批货物。

  五金部部长等人在验收,过数,记帐。

  武百祥盯着一排自行车,走近前去,用手撕去其中一辆车的纸封。

  武百祥:喔,德国货!

  五金部部长:不错,是德国蓝牌。

  武百祥迅速地拆掉车体包装,欢喜地端详起车子来,又用手提了提车子,觉得很轻巧,满意地点了点头:好车子,好车子,我骑骑……”

  五金部长:您,您会骑吗?可别摔着啊!

  武百祥笑了笑:没事,我的身子骨结实着呢。

  武百祥踉踉跄跄地骑着车子,东拐西歪地在院子里转圈儿。

  院子里卸货和验收的几个人又觉得好笑,又替老板担心。

  几圈骑下来,武百祥骑得满头大汗。骑到高兴处,他索性脱去了外衣。

  再骑了一会儿,他又脱掉了绒衣。

  武百祥尽管骑得很别扭,但还是顽强地骑着。最后上身脱得竟只剩下一件背心了。院里人有的劝他穿上衣服,有的让他停下来,他就是不听,依旧饶有兴致的骑着车子在院子里转。

  一阵凉风吹过,吹落了树上几片干黄的树叶,落在了武百祥的肩头上。

  (特写)武百祥大汗淋漓。

  赵禅唐来到后院,一见此景,大吃一惊。

  赵禅唐急切的:百祥,快停下!这么凉的天……”随即向众人一挥手,你们……你们都站这儿干什么!倒是……上前截住哇!

  众人一拥而上,截住了武百祥的车子。

  赵禅唐赶紧上前,给武百祥披上衣裳,五金部长给百祥递上毛巾。

  赵禅唐十分气恼地点着五金部长的鼻子说:你就知道看热闹!这么凉的天,怎么能让老板光着膀子骑车子呢?

  武百祥一边擦汗,一边说:不管他们的事……我活动活动挺舒坦。

  赵禅唐连推带搡地把武百祥推进屋里:行了,你快进屋吧。同时不住地回头训斥着院子里的人:看老板要是闪着了,我不找你们几个算帐的!” 

  五金部长等几个人吓得直吐舌头。

  9、武百祥家  厨房   内  夜

  武百祥同妻子百花、女儿忠新(15岁)、儿子恩佑(5岁)在吃饭。

  武百祥精神恍惚,饭食难咽,但却强挺着。

  百花在用筷子去夹翻转过来的半条鲤鱼。她先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丈夫的碗里,再夹一块,细心地挑净了鱼肉上的刺儿,放在了儿子的碗里。又夹了一块, 放在女儿的碗里,

  女儿一声不响地看着妈妈的举动。

  百花对儿子:好儿子,别卡着啊,要是碰到刺儿,就吐出来。啊!

  恩佑点了点头:嗯。

  女儿悄悄地把妈妈夹到自己碗里的鱼肉,又夹到妈妈的碗里。爸爸和妈妈都看见了女儿的举动。

  武百祥对妻子说:怎么,这半边鱼是留给你的,你咋没吃呢?

  百花:……”

  忠新:爸爸,你留给妈妈的鱼,妈妈哪回都不吃……”

  百花:别瞎说,妈妈吃了。不,妈妈不爱吃鱼。小新,爸爸最爱吃鱼,你不知道吗!

  忠新:妈妈不吃鱼,我也不吃,妈妈心疼爸爸,我心疼妈妈……”

  武百祥和妻子各夹了一块鱼肉,准备放到女儿的碗里。女儿却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碗口,说什么也不让放入:我不要,我不要……”

  武百祥:好姑娘,听爸爸的话,爸爸在柜上天天吃鱼。快,听爸话,松开手啊!

  忠新:那大家都要吃。

  武百祥:好,大家都吃,大家都吃。

  女儿松开了手,爸爸和妈妈同时把筷子头上夹着的鱼,放入了女儿的碗里。

  武百祥:来,(用筷子夹鱼,看了看,见没刺儿,放进儿子的碗里)再给我儿子夹一块。

  武百祥又夹了一块鱼肉:再给你妈夹一块……”正要放进妻子的碗中……

  百花用手推拒着:给我干啥!我不爱吃鱼。

  武百祥拨开了妻子的手,把鱼肉放进妻子的碗里:不爱吃也得吃。(看了一眼女儿)对吧——姑娘?

  女儿点了点头。

  百花:唉呀,真是的!(从儿子的碗里夹起武百祥刚刚夹进的鱼肉)妈帮你挑挑刺儿,啊!别把妈的宝贝儿子给卡着!

  武妻细心地检查了一番,确认鱼肉上没刺之后,便又放回到儿子的碗里。

  恩佑:妈,你吃吧,我会自己挑刺儿。

  百花看了一眼神色不佳的丈夫:百祥,看你一天天累成这样,真让人放心不下……”说罢,眼眶里涌满了泪水。

  武百祥:吃饭的时候,怎么你……”

  女儿和儿子看着爸爸和妈妈的样子,都放下筷子,不吃了。

  百花:小新,恩佑,快好好吃饭,要不爸爸生气了。

  武百祥用颤抖的手抚摸着儿子的头,脸上很费力的现出了一丝笑容,接着又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他的眉头猛地皱了一下,然后放下了未吃完的半碗饭,抬起身来……”

  武妻警觉地:百祥,你咋的了?

  忠新:爸爸……”

  恩佑:爸爸。

  10、武百祥家  卧室  内   夜

  妻、女二人扶着武百祥躺在床上。

  武百祥:你们吃饭去吧,我没事儿,躺一会儿就好。

  妻、女二人说什么也不离开。

  百花硬是把女儿哄回到桌旁,复又来到百祥身边。

  武百祥:百花,我巴成是感冒了,你给我拿两片阿斯匹林来……”

  百花去桌前倒水,找药。

  武百祥在床上展转反侧,痛苦难当。

  百花用两只杯子将开水来回折倒着,又用自己的口试了试,然后扶起百祥的身子,将药片放入百祥的嘴里,将杯送至百祥唇边,试探着让百祥慢慢地将水喝下。

  女儿、儿子都来到了爸爸的床边。

  武百祥:小新、恩佑,你们去睡觉吧,爸不要紧。

  百花哄走了眼泪汪汪的两个孩子,又回到了武百祥的身边。

  百花为武百祥揶严了被子,自己也摊开了被子,和衣躺下。百花无意地向门口看了一眼,门缝外女儿的一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急忙闪开了。

  1、夜空

  一团团镶着白边儿的乌云,不时地从月亮前掠过,夜空时明时暗。

  18、武百祥家   内   夜

  武百祥痛苦地翻转着身子,梦语连连。

  百花侧卧在武百祥的身旁,愁苦地看着丈夫,心疼得叫着:百祥,百祥……”

  武百祥醒来,茫然四顾:啊,这是哪儿?这是哪儿呀?

  百花:百祥,这不是在咱们家吗。我看还是请大夫吧……”

  武百祥:不,不用,深更半夜的,明早儿再说吧……”

  百花看着丈夫的痛苦神情,立时翻身下地。

  武百祥无力地:你别去……不用……不用……”

  百花推开房门,大吃一惊,只见女儿睡倒在房门外边。

  百花又是急又是怜爱地抱起女儿,刚要往女儿的屋里送,女儿突然醒来。

  忠新揉了揉眼睛,小声地:妈,你干啥去?

  百花:小新,听妈话,快进屋睡觉,妈给你爸请大夫去……”

  忠新:不,我要陪妈妈一块儿去……”

  百花:别捣乱,你爸这儿有病呢。

  百花说罢推开女儿,匆匆地走出门去。

  12、哈尔滨    武家附近的大街上  外  夜

  寂静的哈尔滨之夜,万籁俱寂,无垠的天幕上镶着数不清的星斗,一团团、一簇簇镶着白边的阴云,遮住了原本皎洁的月亮。街道两侧房屋的灯,几乎都熄灭了。只有那稀稀落落的电杆上的街灯,还发着惨淡的光,照着夜间赶路的绝少的行人。

  百花急匆匆地奔走在夜空下。

  阴云在月亮前匆匆地掠过。

  百花穿过大街、小巷。

  百花不慎跌倒,忍痛爬起,复又匆匆奔走。

  13、孙文秀诊所  外  夜

  百花匆匆来到孙文秀诊所门前,只见窗内漆黑。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轻轻地敲响了房门,见无动静,便又加大了敲门的声音。

  女人的怨嗔的声音:谁呀?

  百花:孙大夫在家吗?

  女人的愤怒的声音:深更半夜的,睡觉了!

  百花哭泣着:孙大夫,孙大夫,我是同记武百祥的媳妇,我们百祥病得很厉害,求您去给看看吧……”

  室内的灯刹时亮了。

  孙文秀的声音:唉,武太太,你别着急,我就去。

  片刻,孙文秀大夫推门走出,一手拎着药箱子,一手还在穿衣服。

  百花连忙接过药箱子:孙大夫,真对不住,这半夜三更的。

  孙大夫:武太太,别说没用的。昨天我到大罗新买东西,还见他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说着,又从百花手中夺过箱子。

  百花泣不成声:谁知道呢,昨晚上他回到家里,吃晚饭的时候就没精神,躺下之后就一个劲儿地发烧,说胡话。他本是个刚强人,这回不知怎的,是真挺不住了。

  孙大夫同百花边走边说:武太太,您别着急,我一到,他病准好。

  百花:你看,也没个车,委屈您了……”

  孙大夫:武太太,您太客气了。当大夫的,就是为病人服务的。更何况是武先生,既是社会名流,又是我的朋友,那就更没说的了。

  14、武百祥家   内  夜

  百花携孙大夫一进门,只见满面泪痕的忠新正跪在武百祥的床前,用小勺一勺一勺地给爸爸饮水。紧闭着眼睛的武百祥,时已神志不清了。

  孙大夫即刻从药箱中取出听诊器,按在了武百祥的胸脯上。

  百花把女儿搂在怀里,母女的脸贴在一起,泪水流在一起。

  孙文秀大夫在麻利地为武百祥诊治。

  孙大夫在为武百祥打完针后,对武妻说:他的病情很重,打一针只可止疼退热,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百花:他究竟得的是什么病?

  孙大夫遗憾地摇了摇头:不象是感冒,究竟是什么病,眼下我也说不清。

  百花:那可怎么办哪?

  孙大夫:武太太,您别着急,我不离开这儿。等天亮,你就去马家沟黑山街51号,请光武大夫。他是日本人,医术比我高明。他会有办法的。

  百花含泪点头。

  15、哈尔滨某街道  外  晨

  车轮在飞快地转动,马蹄在飞快地捣动,车夫的鞭子在空中不住地挥舞。坐在车上的百花仍是不安地转动着身子,不停的催促着车夫。

  16、武百祥家  内  晨

  镇定深沉的光武大夫在为武百祥诊治。

  光武大夫的额头渐渐的渗出了汗水。他的目光露出疑惑。他的动作也不那么迅捷了。

  光武大夫看着不时地说着胡话的武百祥,放下听诊器,操着生硬的汉语:病情很严重,可究竟是什么病,还不好下结论……”

  门开了,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杨文华及几位同记的部长们走进屋来。

  赵禅唐等人看着武百祥的病情,惊骇不已。

  赵禅唐:光武大夫,你看武百大不要紧吧?

  光武大夫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不好说。

  教会方面的人士季太太、侯教士、马德良等人一起涌入。大家见状,皆不安。

  大家共同商量着办法。

  季太太:大夫,我这有枫杏,据说可治这种病,你看管用不管用?

  光武大夫接过枫杏,看了看,未作声,将药放于一旁:各位,武先生是受人敬仰的名人,我很愿意竭尽全力地为他治好病,可是我无能为力……”

  百花及众人:怎么,百祥的病没救了吗?

  光武大夫:你们最好请一下滨江医院的院长陈医官,他的医术比我高明。

  赵禅唐:陈医官,我去请。

  李明远:我陪你一起去。

  赵禅唐:不用,我自己去。信之留在这儿,(向李明远)你回去照看柜上。

  李明远:那好,我马上回去。

  马德良:季太太,侯教士,你们一定要照顾好武先生,我去邮局,往唐山发个电报,请北戴河的安大夫。

  武妻在外廊哄着女儿和儿子。

  季太太在为武百祥饮水。

  徐信之、杨文华在为武百祥擦拭额上的汗水。

  同记的新、老店、职员走了一拨又来一拨,轮番地看望他们的武老板。

  17、大罗新百货店  营业厅  内   日

  张闻声和朱先生在营业厅里东张西望,高兴得手舞足蹈,为武百祥的大病而幸灾乐祸,为大罗新的即将到手而欣喜若狂。

  朱先生:听说光武大夫都束手无策,怕是他武百祥活不长了。

  张闻声冷笑:这回他姓武的大罗新,可该改成姓张了吧!

  二人哈哈大笑。

  朱先生:这个大楼还不错,您接过来之后再好好地改造它一番,同记一完蛋,咱们恒发源很快地就能称雄东北了。

  张闻声:我的目标不仅仅是称雄东北,而是全中国……”

  朱先生:对对对,全中国,全中国……到时候,你可别忘了呀,怎么地你吃肉、也得让我喝点儿汤啊!

  张闻声:那自然,那自然,只要大罗新一到我手,你就是大罗新的经理了。

  朱先生诚惶诚恐,连连作揖: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帐房先生仓惶近前,上气不接下气地:可找到您了……张老板,宪兵队长领了一帮人来,说要查账……”

  张闻声:是日本宪兵?

  帐房先生:不!是张大帅派来的奉军宪兵。

  朱先生鄙夷的:哼!张大帅算个屁呀!

  张闻声:他们查什么帐?

  账房先生放低声音:说是奉了张大帅之命,查您投机倒把,捣腾货币……”

  张闻声打了一个冷战:哼,奉票数跌,是他张作霖无能。我投机倒把,是我张闻声有本事……不用理他……”

  账房先生:张老板,不理怕是不行吧?

  朱先生:他们穿的什么衣服?

  账房先生:便衣。

  张闻声:我们是在日本人的属地,谅他也不敢穿中国警服。哼!

  朱先生:既然是穿便服,我们不妨……”

  朱先生向张闻声耳语……

  张闻声:好,就这么办!

  18、恒发源  外  日

  账房先生和几个伙计,向几个穿便服的奉军宪兵迎去。张闻声偷偷的躲在一旁观看。

  众伙计:识趣儿的就赶快给我滚!别自找不自在。

  奉军宪兵第一次遇到这番情景,竟愣住了。好半天,一个人才说:你们胆敢违抗张大帅之命……回去问问你们张老板,还要不要命了?

  众伙计向门外象轰牲口似的推搡着奉军宪兵:什么张大帅、狗大帅的!滚!滚……”

  众宪兵哪里肯走,于是双方争执起来,最后账房先生一伙竟动起手来。由于奉军宪兵未带枪,加之恒发源人多势众,奉军宪兵很快便败下阵来。

  奉军宪兵队长:请你们转告张闻声个混蛋,别不知道好歹。你们干的是违法的勾当……有你们好瞧的。

  这时,朱先生领来几个日本红帽子(宪兵)向恒发源匆匆赶来。

  朱先生向日本宪兵指指点点了一番之后,便悄悄地躲开了。

  日宪兵来到恒发源门前,抡起警棍,不由分说地把张大帅的宪兵打了个人仰马翻。

  张大帅的几个宪兵丢盔卸甲,狼狈而逃。

  19、武百祥宅邸   内  日

  安大夫、孙大夫、光武大夫、陈医官等四位大夫在为武百祥会诊。

  安大夫:我看是伤寒……”

  陈医官:不错,我看也象是伤寒。

  光武大夫等几个人讨论病情。

  武百祥仍作昏睡胡言状。

  安大夫:我的意见是咱们四个人成立一个医疗小组,合起手来为武先生诊治……”

  孙大夫:您看他的病要紧不?

  安大夫:他的病应该说是很严重的,但只要我们四个人密切合作,武先生是有救的。

  光武大夫:安大夫,您医术高明,我听您的……”

  陈医官和孙大夫亦喏喏连声的拥护由安大夫挑头。

  陈医官:安大夫,就由您作医疗小组组长吧。

  安大夫一抱拳:既然各位信得着我,那我就愧领了。现在分一下工:用药主任由光武先生来担任;饮食主任由陈医官担任;救护主任由孙大夫担任。下面我们研究一下具体医疗方案……”

  几个人坐下来,深入分析武百祥的病情。

  20、哈尔滨某街巷   外   夜

  十几辆摩托车,瞪着一只只狰狞的大眼睛,在马路上狂奔,嘟嘟的发动机声划破了夜空的寂静。

  摩托车队在一家豪华的宅院门前停了下来。军警下车,疯狂地砸门。

  21、张闻声宅第  内   夜

  从睡梦中惊醒的张闻声,顿时吓瘫了。全家人也都吓毛了。

  张太太早有精神准备,他喝住家人,而后命人打开后窗,让佣人扶着丈夫从窗子跳出。

  张太太从容开门,奉军军警一涌而入……

  军警在张宅诸室一顿搜寻,未见张闻声。

  军警头头怒视张太太:你是张太太?

  张太太:是我。

  军警头头:你把张闻声藏到哪儿去了?

  张太太:他昨天晚上让日本人给请去喝酒去了,到现在没回来……”

  军警头头:哼!日本人!日本人!用日本人吓唬谁呀!我们张大帅早晚得让他脑袋搬家!手臂一挥,对属下说:走!

  众军警愤愤而去。

  22、哈尔滨某街巷   外  夜

  摩托车队在街上狂奔。

  23、朱先生宅第  外   夜

  几个军警吵嚷着围住朱家宅院……

  军警一脚踹开房门……

  24、朱先生宅第  内  夜

  朱先生正同婆娘睡觉,军警把朱先生从被窝里拖出,推出门外……

  25、武百祥宅邸  内  夜

  武百祥病情稍有好转。床第周围是两个滨江医院派来的看护生,同记的两个看护,还有武妻、武女、武子、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及杨文华等诸位。

  武百祥向四个看护说:你们几位先到别的屋歇着去吧,一会儿叫你们再来。

  四个看护出。

  武百祥又对妻子说:百花,你领孩子们睡觉去吧。我和禅唐他们有几句话要说。

  武妻领两个孩子离去。

  杨文华迟迟疑疑的站起,欲去还留……

  武百祥:文华,你别走哇!没有背着你的事儿……”

  武百祥:都坐下,坐下。这些天给诸位添了不少麻烦……”

  赵禅唐等四人:啥麻烦!这不是应该的么!

  武百祥:因为你们几位是我的至亲至爱,所以客气话我也就不说了。趁我现在有点明白的时候,有几句话我跟你们说说。

  赵禅唐:我们四个在这儿听着呢,你有什么事儿就吩咐吧……”

  武百祥:我是生是死现在还说不准,我自知是活不长了……”

  赵禅唐不悦的嗔怪道:百祥,你的精神日渐好转,怎么能说这种话呀。

  武百祥:我自己的病,我心里有数。你听我说,如果我死了,禅唐、明远、信之,你们三个人一定要同心合力保住同记、大罗新。千万可别让同记、大罗新垮了呀!要不我死了也闭不上眼睛啊!

  赵禅唐:百祥,别说着丧气话……”

  武百祥:你们要记住,同记、大罗新不单纯是咱们哥儿几个的,它是属于全社会的呀!

  武百祥说罢,两行热泪奔涌而出,众人亦十分伤感。

  赵禅唐等:我们明白,我们明白……”

  武百祥:我最担心的就是欠恒发源的钱……”

  赵禅唐:百祥,欠恒发源的钱你不用担心了……”

  武百祥:怎么?

  赵禅唐:张闻声投机倒把的事发了,省政府报告了张大帅,张大帅下令派人查他的帐。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找来了日本宪兵队,把张作霖派去的人给打了。张大帅一气之下,派军警来抓他。结果他畏罪潜逃了。他的狗头军师朱先生成了替死鬼——昨天上午,在奉天被枪毙了。

  武百祥:噢?有这等事!唉,我告诉过张闻声多行不义必自毙,他就是听不进去,这下可好,惹来了杀身之祸。

  李明远:他自作自受,咱们不必替他操这个心。

  武百祥:话虽这么说,可他也有一摊事业和一家老小哇。

  徐信之:咱们不提他,还是说咱们的事儿。

  武百祥:这么看恒发源的账可以缓一缓了,不过欠帐总是要还的。另外,同记工厂的重建,还要加快进度,商工联营是同记的特色,到啥时候工业这块也不能丢……”

  李明远:工厂这块请您放心,目前工程进展顺利,估计用不了一个月,就能全面完工。

  武百祥:至于几家银行的贷款,明年春天陆续到期。今年年末我们同记的形势就会全面好转,还贷是不成问题的。

  赵禅唐:百祥啊,你就只管安心养病。柜上,我们一定会尽心去经营的。先前,你对大豆需求形势的估计一点不错。现在哈尔滨周围农村经济就已经看好。到年底,我们同记准能摆脱困境。

  武百祥:目前,经营上有什么困难吗?

  徐信之:流动资金不足,货源跟不上。有些职员、店员对前途缺乏信心……”

  武百祥:作为经理的你,有信心没有呢?

  徐信之:“…………我,信心还是有的。

  武百祥:商场如同战场,还是那句老话,士气可鼓不可泄,特别是我们当将帅的,更要成为士兵的表率。我看实在不行的话,可以这么办:适当缩小营业面积,撤并部分柜台,不愿意干的人,可以让他们走,股金退还,再多发一个月的工资。股份制要进一步完善,股东要扩大到每一个职员、店员,包括打更的和扫地的,人人有份,而且要不论地位、身份,同股同酬。

  徐信之等三人:好,我都记下了,您放心吧。

  武百祥:还有一事,要严明店规,说到做到。对于那几个嫖娼的,聚赌的,误工的,打架的,要毫不留情地全部开除!决不姑息!

  赵禅唐:好!我们一定照办。百祥,你累了,别说了,歇歇吧。

  武百祥:我是趁这个回光返照的当口儿多说两句,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咳!你们几位还有什么事?

  徐信之与李明远对视了一会儿,李示意徐说,徐示意李说……

  最后还是徐信之开口道:武百大,我和明远想从柜上借20万块钱,您看……”

  武百祥一惊:“20万!干什么用?

  徐信之脸涨得通红,磕磕巴巴的:我们……我们……”

  赵禅唐更是惊愕异常,且渐渐地流露出不满的神色;

  李明远红着脸,低头不语;

  杨文华面有愠色;

  室内长时间难堪的寂静……

  武百祥观察了每一个人的神色,略作思索后,转而平静的说:好,借给你们。

  赵禅唐焦躁而不解的:百祥,这可是20万哪!从哪儿出哇?

  武百祥不加思索的、斩钉截铁的:压缩费用开支,关闭大罗新四楼,裁减五十名店员。

  赵禅唐:…………”

  武百祥摆了摆手:不用说了,就这么办!

  赵禅唐瞅了瞅徐、李二位,徐、李二人赶紧低下了头。

  武百祥再度的默默地巡视了一圈每个人的表情。

  杨文华欲发作,武干咳了一声,厉目制止之。

  武百祥精神头顿失。

  赵禅唐:百祥,你歇会儿吧。

  武百祥强打精神:我很快就要长歇不起了,此刻我多么想写一部自传哪!怕是来不及了。

  赵禅唐:百祥,别想得那么悲观,我看你一天天地在好转,用不了多久就会康复的。同记的事业等着你呢。

  武百祥:但愿我能好过来。不过我一但去了的时候,你们可要给我写个传记啊。

  众人点头应诺。

  武百祥:你们给我写传记的时候,别光写我的好事儿,不要忘了我也有不少对不住主和对不住老百姓的地方。(叹了口气,接着说)我曾经将旧毛皮冲成条儿,再拼上,当好的卖;我也曾将包门的黑毡子当好棉花,絮进棉手闷子和棉鞋;我还曾将折了的痒痒挠接上,伪装起来,当好的卖……这些都是昧良心的呀!

  赵禅唐苦笑着:这都是八百年前的陈谷子烂芝麻了,你干啥还老记着?

  武百祥:我如果能继续活下去的话,我一定要把这些过错都补过来。

  赵禅唐:你又出资建学校,又盖幼儿园,又资助别人的孩子上大学,又向社会捐款,早就补过来了。你就别总寻思没用的了。同记百货店、大罗新、齐齐哈尔和巴彦支店,即将完工的新同记工厂,都等着你呢,你看,哪摊能离开你?

  武百祥听着,思索着,突然眼睛顿觉一亮,精神更觉清爽了许多。

  26、哈尔滨  水运码头  外  日

  码头工人在忙忙碌碌地卸货。

  (特写)一件件的货物箱上写着鲜明的哈尔滨同记收的字样。

  同记的验收员在将货物单与货签认真对照。

  验收员甲:好家伙!这一船货都是咱们同记的?

  验收员乙:那当然了。除了咱们同记,谁家有这么大的气魄?

  验收员甲:这下可好了,咱们同记能着着实实的赚一大笔喽!(来回溜达,翻看着收货人名签,突然皱起眉头)唉,马军,你来看,这上面怎么写的是谦和祥呢?

  验收员乙(看了看货签):啊,我知道了,这几箱货是徐老板的。

  验收员甲:徐老板的?谦和祥和他有什么关系?

  验收员乙:少管闲事,干你的活就是了。

  验收员甲:“‘谦和祥’……徐老板……(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这是怎么回事呢?

  27、武百祥宅邸  内   日

  武百祥精神渐好,坐在床头。杨文华正在为武百祥洗脚。武的左脚的脚趾头不住的动弹。

  杨文华摆弄着武百祥的脚趾头:都这么多年了,你老脚上的冻疮还没好哇?

  武百祥:好是好了,可就是有的时候脚还是刺痒’ ……”

  杨文华:都是那可恶的陈老板,真不是东西!

  武百祥:那年要不是你用雪及时地给我搓过来,我怕早就成了独脚将军了……”

  杨文华:时间过得真快呀,在长春的时候,咱们才是十几岁的孩子,如今已经变成四十多岁的老头子啦……”

  武百祥:…………才四十几岁,怎么能说老呢,我这次大难不死,至少还要再活他一个四十几岁。你比我更健康,活上他百八十岁的,不会成问题。

  杨文华:这几年我净跟着你老享福了。管他活多大,我活一天就跟你老一天,反正我是一刻也不离开你老,一天也不离开同记的。

  武百祥激动地拉起杨文华的胳膊,握住他水淋淋的手,久久地凝视着杨文华的忠实的面孔。

  武百祥:好,好兄弟,你我永远在一起,你记住把——有我就有同记,有同记就有你。

  杨文华为武百祥擦干了脚之后,又作了简单的足底按摩。

  赵禅唐入。

  杨文华:武百大,赵禅大来了……”

  杨文华借去外面倒洗脚水之机,走开了。

  赵禅唐:百祥啊,唉!

  武百祥:怎么,禅唐兄,发生了什么事?

  赵禅唐落座后,不住地摇头、叹息,不作回答。

  武百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呀……”

  赵禅唐:是徐信之和李明远……”

  武百祥:他们二位怎么了?

    (第二十一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