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二十集  危机四伏           ★★★
第二十集 危机四伏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0 更新时间:2010/7/6 22:04:51

 

  1、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财会室  内   日

  李明远为难的:过几天职工开支,还差两万块钱……”

  武百祥踌躇了一会儿:这两天信之咋的也该回来了,估计他怎么也能拿回两万块钱来。

  李明远不以为然的:我看他未必能拿回钱来。

  武百祥:拿回来点皮货也行啊,我们宁可低价让出,也得给职工开支。

  李明远苦笑了一下:恐怕是既拿不回来钱,又拿不回来货……”

  武百祥:至于那么严重吗?

  李明远:不信你就等着看吧!

  徐信之匆匆进屋。

  武百祥惊喜而热切的:信之,回来了?

  李明远寄以深切希望的:信之……”

  武百祥:那边的事情咋样?

  徐信之愤愤的:这个吴性存!可把人给坑透了。

  武百祥:到底是咋回事?你快说呀。

  徐信之:好吧……”

  2、(闪回)奉天   洪祥皮货庄  内  日

  吴性存同该货庄庄主贾某及外柜单某,在柜台一角谈生意。贾某及单某将皮货样品一件件地递给吴性存看。

  吴性存一边看货一边不住地摇头:这货质量太次,你看,这毛(用口一吹,露出白色皮底儿),这不是糟贱人吗!

  贾某接过皮毛,轻轻地用手顺毛一捋:唉,这毛挺不错吗,既光亮,又厚实……”

  单某:吴先生,你也就是到我们贾老板这儿吧,到别处还没我们这儿的货好呢!你再看这个(单某说着拿起另一银狐皮件,用手轻轻地捋顺),千山上好的银狐……”

  吴性存冷笑一声:哼!我说单先生,我又不是头一遭干这个买卖,好赖我还分不出来?说罢起身要走。

  贾某急忙向单某使了个眼色,单某一把拉住了吴性存。

  单某:吴先生,买不买货没关系,哈尔滨大老远来的,啧!交个朋友嘛!走,咱们找个地方喝两盅去……”

  吴性存连连摆手拒绝,但最后还是被贾、单二人给拉出门去。

  刚走出门口,便被站在门外的、隔壁的几家皮货庄主看见。他们一看这场面,心下便明白了几分,暗暗的思忖着自己的主意。

  3、奉天    东来顺饭店  内  黄昏

  贾某、单某与吴性存在酒桌上推杯换盏。吴性存此时已吃得满嘴流油、醉眼迷离了。贾、单二人干杯时,每每将盅中酒泼于身后。

  吴性存:“……兄弟够朋友,够…………朋友。

  贾、单二位互相使了个眼色。

  单某:来,吴大哥,咱们啁!啁了,啁了。说着,与吴性存悄声耳语……

  吴性存假意推脱:不,不……那种地方,我……我从来不……不去……”说着,将盅里的酒一口咽下。

  单某一举手中的钱钞,向店家喝道:算帐!

  4、奉天  万花楼妓院  外   夜

  一条妓院林立的街巷,花枝招展的妓女们在各家门外拉客。

  贾、单二位推拒着众妓女,拉着吴性存前行。三人来到万花楼妓院门前,早被一位老鸨迎住。

  老鸨:哎哟,这不是贾爷、单爷吗,老没来了,(一指吴)这位爷是?

  贾某:王妈,这是我给你领来一位腰缠万贯的贵客,你可得伺候好哇!听见没?

  老鸨:哎哟,那没说的。不知道这位爷贵姓?

  吴性存挺了挺歪歪咧咧的身子:…………姓吴。

  老鸨:哟,感情是吴大爷,三位爷快请进屋吧。

  5、奉天   万花楼妓院   内   夜

  三人随老鸨入内。一群妓女燕语莺声的拥了上来。

  吴性存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贾某:去、去、去、去……”

  单某一边分开众妓女,一边用眼睛四处寻找着。

  老鸨:单爷,不知您在找哪位姑娘?

  单某:翠喜呢?

  老鸨:单爷,翠喜可是头牌,要花大价钱的!

  单某:唉呀,钱,就知道钱,钱有的是,快叫翠喜姑娘出来!

  老鸨冲这楼上仰起脖子:翠喜——”

  翠喜应声而出,立于二楼天井的围栏处,含笑叫了声:妈妈——”同时向单某递了个飞眼儿。

  老鸨:你看看谁来了?还不快下来接客!

  翠喜: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单爷呀!(说着走下楼来,来到单某的跟前娇滴滴的)你咋老不来呀?可想死我了。

  单某:净胡说八道!我不是前天还来过吗?

  翠喜做个媚态:哎呦,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单某拧了一下翠喜的屁股,翠喜去拉单某的手时,单某乘势将一枚戒指套在了翠喜的手指上。翠喜随即作了个风骚的情态。

  单某:翠喜,今天你就不要陪我了……”

  翠喜故意作了个嗔态,单某在其耳畔低声地交待了几句后,把一叠文书交到了翠喜的手里。翠喜作娇羞之态,轻打单某,单某跑开。

  贾某在一旁看了,脸上露出了深沉的微笑。

  翠喜亲昵地近前拉住吴性存的手:这位吴大爷,一看就是个财神,也是我翠喜有福份,来呀,随我上楼吧……”翠喜说罢,拉起痴痴迷迷的吴性存就走。

  贾某与单某相视而笑。

  贾某:翠喜,一定要伺候好吴大爷啊。

  翠喜(边走边回头):贾爷,你老就放心着吧,我的花样……呵呵……多着呢……”

  贾、单二人皆发出淫邪的笑声。

  6、翠喜卧房  内  夜

  翠喜与吴性存坐于床前。翠喜在一边说笑,一边嗑瓜子。吴性存傻愣愣地怔着,不会说话了,只顾痴迷地瞅着翠喜。

  翠喜将嗑好的瓜子用纤纤玉指向着吴性存的眼前一挑:唔!

  吴性存狗一样的抻长了脖子,伸长了舌头……

  吴性存张开双臂,紧紧抱住翠喜的腰肢,狠命地亲吻起来。继而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翠喜的腰间,去解她的衣裙。

  翠喜一把按住了吴性存的手,妞妮而又多情地:吴先生,慢着(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纸文书交给了吴性存。吴性存急切地流览着文书上的字迹)你先在这上面签个字,咱们再……”

  吴性存看着文书,迟疑着……

  翠喜赶紧把面颊偎进吴的怀里,缠绵的:吴大爷……”

  吴性存:好,他的货,不管好赖,我都要了。行了吧?

  翠喜娇态百媚地点了点头,喜滋滋的看着吴性存匆匆地在订货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吴性存将订货单交给翠喜,然后迫不急待地把翠喜按倒在床上……

  7、奉天   某客栈  内   初夜

  昏睡中的吴性存被阵阵的敲门声惊醒。

  吴性存不耐烦的:谁呀?

  孙、赵二位姑娘:吴先生,是我……”

  吴性存眼睛一亮,急忙下地,开门。走进冯、屠二位老板及孙、赵二位姑娘。

  冯老板:吴老板,怎么样?这些天挺辛苦吧?

  吴性存:你们是?

  屠老板:怎么吴先生这么见忘啊!光认识洪祥的贾老板、不认识我们了?

  吴性存用手一摸脑袋:啊,是冯老板和屠老板哪!你看我这记性!快,二位请坐。

  屠老板:天还这么早,睡什么觉啊?

  冯老板:一个人孤身在外,怕是寂寞吧!

  吴性存心神恍忽地用眼睛扫描着两个女人:她们……”

  冯老板:噢,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奉天有名的孙姑娘(低声耳语)曾陪张大帅喝过酒,还,还……还那个了呢(用两个手指作了个相碰的手势)…………”

  孙姑娘用眼神向冯老板作了个似嗔非嗔的贱态,然后转向吴性存,并把一双玉手伸了过去:早就听说哈尔滨的吴老板风流倜傥,今日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材……”

  吴性存捏住孙姑娘的玉手不舍放开:哪里,哪里……”

  冯老板指着另一位姑娘说:这位是色艺双全的赵姑娘,不仅人长得美,还弹得一手好琵琶……”

  赵姑娘媚眼飞舞,朱唇轻启,上前握住吴性存的另一只手:如果吴先生喜欢,改日我给您弹上一曲。

  吴性存眼睛直勾勾的:……好,好……我一定得好好品一品赵姑娘的琵琶……”

  众人落座。

  冯老板:吴老板,这两天的生意……”

  吴性存急忙接过话头:二位老板,我的货已经在洪祥皮货庄订妥了,你们的……我不要了。

  冯老板:看你说哪去了!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两天吴老板忙生意一定很累,我们不过是想陪你找个好玩儿的地方消遣消遣。

  屠老板:是啊,货要不要没关系,我们交个长远的朋友嘛。

  孙姑娘移坐至吴性存身旁,(吴性存的心动了一下)冲着她的主子嗔道:你们这些臭男人,就知道谈生意,我是来邀吴老板去跳舞的。说罢,把吴性存的手臂搂进自己的怀里。

  赵姑娘也走过来,拉起吴性存的另一条胳膊:吴老板,走吧,别忘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哪。

  孙姑娘:大罗新的老板是最懂得怜香惜玉的,是不是啊——啊?吴老板……”

  众人皆笑,吴性存讷然。

  8、奉天   新世界夜总会  内   夜

  场内灯光昏暗,歌台上的霓虹灯图案不时闪动变换。

  台上一袒胸露背的歌女在哀怨地唱着靡靡小调,舞池内一对对的男女在曼舞。

  冯、屠、赵、孙及吴性存坐于一侧的沙发椅上。吴性存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

  五个人在边饮酒,边闲聊。

  一会儿孙姑娘将亲手剥开的桔子,掰下一瓣塞进吴性存的口里;一会儿赵姑娘又将自己刚从嘴边移开的葡萄酒杯送到吴性存的嘴边。

  孙、赵二姑娘各拉着吴性存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裸露的玉腿上。

  吴性存心醉神迷。

  孙姑娘:吴老板,我们跳舞吧。

  吴性存:我,我不会……”

  孙姑娘:来吧,我教你。

  吴性存被孙姑娘拉进舞池。

  孙姑娘教吴性存跳舞。

  孙姑娘时而用自己丰满的胸脯触动吴性存,时而向吴缠绵絮语,时而将朱唇粉面在吴的面颊前荡来荡去。吴性存伸长了嘴,几次的扑捉未果。他急得浑身发痒,心荡神驰。

  一曲终了,吴性存与孙姑娘回座。

  冯、屠、赵三人抚掌以笑。

  孙姑娘:吴先生还说不会跳舞,其实跳得满不错嘛。

  赵姑娘:可不是吗,方才呀,你们俩是舞池里最风光的一对……”

  吴性存:哪里!哪里!是孙姑娘跳得好,我不行。

  孙姑娘:唉,吴先生,你又错了,男人哪有说自己不行的!说罢,浪荡的笑了起来。

  冯、屠二位和赵姑娘也笑得前仰后合。

  奏乐响起,新的一曲又开始了。

  赵姑娘拉起吴性存的手,对孙姑娘说:这场该我陪吴先生跳了。

  吴性存起,冯、屠、孙三人抚掌。

  吴性存将赵姑娘抱得紧紧的。赵姑娘微闭着眼睛故作沉醉之态……

  赵姑娘边跳边说:吴先生,请你从我的兜里掏出手绢,帮我擦擦汗……”

  吴性存的目光在赵姑娘周身上下扫了一遍说:……哪里有兜哇?

  赵姑娘眸子向身侧一斜,浪声浪气地说:那不是吗?

  吴性存立时明白了赵姑娘的意思,腾出一支手来,向赵小姐腰间的开口处伸去……结果摸到了赵姑娘光洁滑润的大腿。他的手哆嗦了一下。

  赵姑娘露以神秘的一笑。

  吴性存将手更加大胆地向里面摸去。赵姑娘把脸埋进了吴性存的怀里。

  光转暗,音乐大作。

  9、奉天   新世界夜总会  客房门外  内   夜

  侍者打开房门,孙、赵二姑娘簇拥着吴性存进屋。冯、屠二位跟进。

  10、新世界夜总会  客房  内   夜

  冯先生:怎么样,吴先生,今儿个玩得不错吧?

  吴性存频频点头:不错!不错!想不到你们奉天竟有这么好玩的地方!真令人销魂。

  屠先生:不是地方好玩,而是我们的这两位姑娘好玩,是吧——吴先生,啊?说罢,放声浪笑。

  赵、孙二姑娘亦嬉笑不止。

  赵姑娘:屠老板,你眼气了,是不是?

  屠老板:这话说哪儿去了!有如此风流倜傥的哈尔滨同记的吴老板在,我自当甘拜下风。

  孙姑娘:快别闹了,天这么晚了,你们都回去吧,今晚儿,我……”

  冯、屠:啊,好,好……我们走,我们走。今晚儿你可要陪好吴先生啊!

  赵姑娘:那我呢?

  孙姑娘:今儿晚上归我,明儿晚上归你,唔?

  赵姑娘:那好。吴先生,祝你今天晚上……哈哈……快活!啊,不,销魂,销魂。说罢,再放淫笑。

  冯、屠、赵三人淫笑着离去。

  吴性存与孙姑娘坐于床前对视。

  吴性存:刚才跳舞时,你为什么不让我亲你?

  孙姑娘媚眼一抛:那时让你亲了我,现在还有意思么?

  吴性存猛地抱住孙姑娘的脑袋,在她的面颊上疯狂地亲吻起来。

  孙姑娘推开吴性存:你真的喜欢我吗?

  吴性存:那你还看不出来呀?

  孙姑娘摇了摇头:看不出来。

  吴性存:那,你看这个。

  吴性存说着从兜中掏出一把钱钞,在孙姑娘面前一晃,孙姑娘笑着一把抢过。

  吴性存迫不及待的把孙姑娘按倒于床上,扒开了孙姑娘的胸襟……

  11、奉天  某街市   外  日

  吴性存与孙姑娘牵手同行。行至一家大馆子门前……

  吴性存用手一指:我们到这家吃,怎么样?

  孙姑娘眯起眼睛,摇了摇头。

  二人继续前行,在一家小门市的饭店前,孙姑娘停下了,用手一指:这家吧。

  吴性存既惊又喜:行啊你,还知道给我省钱哪!

  孙姑娘一笑。

  12、奉天   某小饭馆   内   日

  吴与孙在用着简单的饭菜……

  孙姑娘放下手中的筷子说:走吧,陪我去商店逛逛……”

  吴性存心里一惊,看了一眼对方,依从了。

  二人离开饭店……

  13、奉天   某大型百货店  内  日

  孙姑娘的纤纤玉指在货架上的高档化妆品上一样样的点划着。她每点一下,吴性存的心便被揪一下。孙姑娘足足点了七八样,吴性存掏出了大把的钱付款。店员说不够,吴再掏……

  14、奉天  某服装鞋帽店  内  日

  孙姑娘狂购衣裙鞋帽等,吴性存忍痛付款。

  走出百货店,吴性存长舒了一口气,总算轻松了……

  孙姑娘的眸子早瞄好了一家首饰店,她用手朝首饰店一指,吴竟吓了一哆嗦 ……

  15、奉天  某首饰店  内   日

  孙姑娘贪婪的选购金银首饰。吴性存忍痛付钱。

  16、奉天  某街市  外  夜

  孙姑娘与吴性存走在马路上。

  孙姑娘:怎么样?新世界比你原来住的那个破旅店舒服吧?

  吴性存:舒服倒是舒服,可是钱……”

  孙姑娘:…………小器鬼,钱,钱,钱,就知道钱!钱由冯老板开付。孙姑娘说着,用手指点了一下吴性存的脑门。

  吴性存:可是冯老板他为什么待我这么好呢?

  孙姑娘:你呀,真是傻透腔了……快把洪祥皮货庄贾老板的货给退了吧……”

  吴性存:什么?那是签了合同的呀!

  孙姑娘:什么合同不合同?我告诉你吧,你买冯先生的货,没你的亏吃。

  吴性存:他的货可比贾先生的贵不少哇……”

  孙姑娘:哎呀,你不知道哇,(放低声)那里面还有你百分之二十的回扣呢……”

  吴性存顿时由惊转喜。

  17、奉天   新世界大酒店   豪华客房  内  夜

  吴性存携孙姑娘进入室内,吴性存一按开关,室内大亮。只见赵姑娘已经端坐在床边。

  吴性存下了一哆嗦:赵姑娘,怎么是你?可吓死我了!

  赵姑娘朱唇一启,嫣然一笑:今夜……我当班……” 

  孙姑娘殷勤地帮吴性存解衣扣,赵姑娘迎上前去,轻轻推开孙姑娘,坐在了吴的身旁。

  孙姑娘:那好,吴老板,今晚由赵姑娘陪你了,我走了啊……”说罢,匆匆离去。

  赵姑娘迅捷地帮吴性存脱去了上衣,搂住吴性存便去接吻。

  吴性存:我的姑奶奶,你是怎么进来的?

  赵姑娘腿一盘,眼睛一眯,美滋滋的说:我说……我是吴先生的太太……”

  吴性存苦笑:噢,你要真是我太太,那敢情好了。

  赵姑娘神秘一笑:怎么样,昨晚一夜风流滋味如何?

  吴性存:没,没,没什么……”

  赵姑娘:哼!你不公平!

  吴性存:我怎么不公平了?

  赵姑娘:你便宜了孙姑娘那么多东西!什么也没给我……”

  吴性存:你别急呀……也,也,也有你的份。

  吴性存忙用钥匙打开壁厨,从中取出一个精制的小皮箱,又用皮箱钥匙打开了皮箱的锁。

  吴性存从皮箱中取出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递给赵姑娘。

  赵姑娘欣喜的接过项链,眼睛却仍盯着皮箱里的一打打的钞票。

  吴性存合上皮箱,锁好,送回壁厨,又重新锁上壁橱。复又回身从赵姑娘手中接过项链,亲自把项链戴在赵姑娘的脖子上,接着又向赵姑娘张开了双臂……

  赵姑娘眸子狡黠地一闪:吴老板,莫急嘛!你先去洗洗。说着,呵呵地笑了起来。

  吴性存:啊,哈,好,好,我去冲个澡,回过头来咱们就上床。(说着就地脱衣裤,突

  然停住)唉,咱们俩一起洗……该多有意思。

  赵姑娘故作羞态地摇了摇头:不嘛……我不习惯那样。

  吴性存脱得精光,直奔洗浴间。

  赵姑娘:我告你啊,好好洗洗!把孙姑娘留在你身上的脏东西都洗掉,要不我不跟你……”吴性存斤了下鼻子,钻进裕间。

  赵姑娘抓起吴性存的裤子,从裤袋中掏出一串钥匙。

  她忐忑地用钥匙去开壁厨的门。钥匙刚插进锁孔,突然浴间里传出一声响动,她吓得连忙拔下钥匙,走回床前,把钥匙塞回吴的裤袋中,接着便趴伏在床上。

  呆了一会儿,见没动静,她才翻过身来。平静了一会之后,赵姑娘的眸子转了转,返身下地。她的目光盯在了茶叶筒上。她从茶几上拿起茶叶盒,倒出一些,分别放在两个茶杯中。而后又从自己的衣袋中掏出一个药瓶,打开瓶盖,将里面的药面倒入左边的茶杯中……

  这时浴室的门开了,吴性存穿着浴衣从洗浴室里走出来……

  赵姑娘将持药瓶的手一攥,微笑着看了一眼吴性存,从容地将壶中的开水沏入了两只茶杯中。

  吴性存眼睛盯着赵姑娘,一边用毛巾擦头一边说:洗个澡好舒服哇!

  赵姑娘殷勤的将左边的茶杯递上:喝了这杯茶就更舒服了。

  吴性存喝了一口,看着赵姑娘,莞尔一笑:难得你待我这么好!

  赵姑娘向吴抛了个媚眼:谁让你长得这么招女人爱了。” 说罢又是甜蜜的一笑。

  吴性存心神荡漾地一边品茶,一边贪婪地看着赵姑娘。

  吴性存喝了几口,放下茶杯:不喝了,咱们赶紧办正事儿吧。

  赵姑娘:不嘛,咱俩都喝了嘛,来,喝交杯茶。

  两个人的手臂交叉地勾在一起,两人同时仰起脖子,咕嘟咕嘟的各自喝进了杯中的茶水。

  吴性存放下杯子,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了赵姑娘的内衣……

  灯光摇曳……渐黑……

  18、夜空  云遮月

  19、如前房客  内   夜

  黑暗中,赵姑娘揿动了电灯开关,室内刹时大亮。

  赵姑娘审视了一阵昏睡的吴性存,轻轻唤道:吴老板,吴老板……”

  见吴性存没有反映,赵姑娘轻轻下地,走到吴性存睡床的一侧,存放裤子的椅子跟前。

  赵姑娘从吴性存裤袋中从容的掏出了壁厨钥匙;

  赵姑娘轻轻地将钥匙插入壁厨锁孔中;

  赵姑娘慢慢拧动钥匙;

  赵姑娘将橱门拉开,取出小皮箱,而后匆匆的穿好衣服,拎起吴的皮箱和自己的皮箱,走出房间。(闪回结束)

  20、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财会室  内   日

  武百祥:后来呢?

  徐信之:后来,讨债的讨债,要钱的要钱,都涌上门来了。咱们这位吴先生一看不好,想溜之大吉,结果还没等走出店门,就被警察给抓走了。

  李明远:那我们的钱……”

  徐信之:钱,分文未回,还差点把我也扣住。

  武百祥:怎么?

  徐信之:我带去的5000块钱,都替吴性存还了店钱,还差两个皮货庄38500块,幸亏奉天大成祥在警察局那儿替我担保,我才得以脱身。

  武百祥睁大了眼睛:这么说,货一点没见着,还得给人家三万多块钱?

  徐信之点了点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赵禅唐突然入室,面色颓唐,双目呆滞。

  武百祥:禅唐兄,你、你这是怎么了?

  赵禅唐恍忽地坐下:我们给担保的广兴和、广利成、同庆发、茂隆源四家买卖……全倒闭了。

  武百祥猛地站起:你是说银行来找我们替他们偿还贷款?

  赵禅唐有气无力地:哪说不是啊!这叫120万哪!

  武百祥怆然地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同记呀……”

  武百祥喊罢,仰身栽倒在地。

  21、北戴河  海水浴场  外  日

  武百祥在杨文华的陪同下,于北戴河疗养。

  二人穿着白色的大裤衩,仰卧在躺椅上,一边欣赏着茫茫的大海,一边闲谈。

  波涛中泳者窜动,泳装男女不时地在他二人的眼前走过。

  杨文华:赵禅唐早就说过,吴性存不是个正经人,可徐信之就是听不进去。怎么样?这回好,他嫖娼狎妓,无度挥霍,血本无归,不仅给柜上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而且给同记丢透了人……”

  武百祥:咳!世间的人是千奇百怪的,我们的同记又这么大,难免混进一两个不地道的人。

  杨文华:我是说这事怨徐信之,都是他用人不当。

  武百祥:这事儿我也有责任,我早就查觉到吴性存这个人不大可靠,可是我既让信之来挑大罗新这个大梁,他的人事上的安排,我就不好过多干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我当时要是坚持我的态度,不就没后来这些事儿了吗!不过这事儿对信之也是个教训,他以后在用人问题上肯定会慎重了……”

  杨文华:再说,广兴和、广利成、同庆发、茂隆源这四家买卖,也都是徐信之串啜的,不然咱们能给他们担这个保吗!这下可倒好,哼!四家全倒闭了……”

  武百祥:给这几家担保,最终是我同意的,责任在我,不能怨信之。商家之间是本应互相关照的,虽说同业之间讲竞争,但竞争的确切含义应当是,彼此在经营本事上的较量,决不能互相为敌——这是我一向的主张。

  杨文华:可是,这叫白丢了一百多万哪!

  武百祥不以为然的:才一百多万,不算啥!你看着吧——用不了多久,我武百祥至少就会有十几个一百多万……”

  杨文华迷惑不解得紧盯着武百祥:“……你,你……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武百祥:你慢慢看着就知道了……”

  杨文华仍是迷惑不解地苦笑。

  一伙伙穿着时髦泳装的男男女女们向大海里走去……

  武百祥从躺椅上翻身下来,抻了抻胳膊:文华,我们也下水洗个澡吧。

  杨文华:你的身体……”

  武百祥用手一拍胸脯,而后轮动着双臂:没问题。

  二人向大海走去。

  两人在海水中劈波斩浪,惬意的游着……

  武百祥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自己与小嘎子等伙伴在海水中追逐、嬉闹……

  二人从齐腰的水深处向岸边走来,渐渐地短裤露出水面。

  武百祥一侧身,突然大笑起来,指着杨的裤衩说:文华,看你,屁股都露出来了……”

  杨文华俯身看了一眼自己白府绸的大裤衩,被海水浸得透了明。他惊叫一声,连忙用手扯动裤衩。他转身一看武百祥,即可也大笑不止:你还笑我!看看你自己……”

  武百祥又惊又羞地连忙一边扯动自己的透明裤衩,一边慌慌张张的往岸上跑:这,这成何体统!” 

  水里的、岸上的男男女女们,看着这两个洋相百出、狼狈逃窜土包子,都止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有的人竟笑得前仰后合,怪调频出。

  22、北戴河    海滨疗养院  房间   内   日

  透过窗子,可见蔚兰色的大海浩淼无垠。

  银须皓首的安大夫正在给武百祥测量血压。

  杨文华为安大夫献茶后恭立一旁。

  武百祥:这些天给你老添了不少麻烦……”

  安大夫:哪里话,这是我们当大夫的应尽的责任,特别是为你这样的名人看病,也是我老叟的荣幸啊。说罢,哈哈一笑。

  武百祥:我哪里称得上什么名人,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

  安大夫:先生过谦了,你的名码标价,童叟无欺,店前后厂,环球货店,早已名噪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了……”

  武百祥微微一笑:名码实价,这是每一个经商者应有的道德;前店后厂,是可以根据顾客的需要组织生产,同时还可以创造自己的名牌产品;至于环球货店嘛,那是我们的长远目标。目前只不过是有了少量的东洋和西欧几个国家的名贵商品而已。以上这些其实谁家都能做得到,只是人家没去做罢了。

  安大夫:…………武先生说得有意思,世间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吗:能干的并且认真地去干了,经过一番艰辛,干成了,成了英雄。反之,纵然能干却吃不得辛苦,不肯去干,或者是既吃不了辛苦,又不愿开动脑筋,那注定是什么事情也干不成,自然成了狗熊……”

  三个人同时大笑起来。

  武百祥:我是第一次听安先生的独到的英雄论,其实招我说,你们当大夫的才是真正的英雄。

  安大夫收起血压计和听诊器:噢,大夫何以能称英雄呢?

  武百祥:快死的人,你们能给治活了;反过来,活得好好的人,也能让你们给活活治死……”

  安大夫笑得满脸通红,直不起腰来:你说的哪是大夫啊!分明是巫师,不………………

  刽子手,刽子手……”

  三人再度大笑。

  笑声止。外面隐隐传来”“的皮鞋踏地的脚步声,武百祥倾耳静听……

  武百祥突然眸子一亮,振奋的一挥手臂:是信之和明远来了……”

  杨文华疑惑的:你怎么断定是他们俩?

  武百祥:错不了!我熟悉他们俩的脚步声。文华,快去迎接……”

  安大夫:血压稳定。这是三天的药,一日三次,每次按时服下。好了,我走了。

  武百祥:谢谢——安大夫!改日我们再聊……”

  武百祥送安大夫至门外。

  安大夫走后,武百祥快步走出,去迎候徐信之、李明远二位。

  画外徐信之和李明远的叫声:武百大——”

  23、北戴河    海滨疗养院    走廊    内    日

  画外徐、李的声音:武百大——”

  武百祥迎上前去:信之、明远……”

  杨文华:你们刚一进走廊,武百大就听出你们俩的脚步声了。

  徐信之:是啊,我们也是刚一进院就听到武百大的笑声了……”

  武百祥含笑点了点头:这叫心灵感应!

  李明远:不,应该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徐信之一笑:这不一回事儿吗!

  武百祥:快,快进屋。

  24、北戴河   海滨疗养院   房间   内   日

  四人笑着进屋,各自落座。

  徐信之:从气色上看,你象是好多了。

  武百祥挥了挥手臂:我没事儿了。同记这些日子咋样?

  徐信之长叹了一口气:难哪!社会上都谣传同记要倒闭了,刚劝走的债主们又都盯上来了,销售额日渐下降,银行天天来逼我们替那四家担保的单位还贷款。还有恒发源,也总是乘人之危。

  武百祥:他张闻声还在觊觎我们的大罗新?

  徐信之点了点头:他一天也没死心哪!不过那是白日做梦。那些讨债的,也是他煽动起来的。

  武百祥:各位部长的情绪都咋样啊?

  徐信之:他们还都沉得住气,跟往常没什么两样……”

  武百祥:你们俩怎么看同记当前的形势啊?

  徐信之:应该说目前我们的日子挺难过,但我想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武百祥把目光移向李明远:你看呢——明远?

  李明远:……我说不大好,我想武百大您办法多,见识广,应该是没问题吧?反正我是没章程了。

  武百祥一笑:店、职员们的精神状态如何?

  徐信之:大多数还好,个别人情绪不稳定,有的人还要走……”

  武百祥点了点头:赵先生身体可好?

  李明远:他很刚强,白天精神抖擞,晚上回到家里也上火,这两天他一直牙疼。

  徐信之:尽管如此,他还和我们一样,每天坚持站10个钟头的拦柜。

  武百祥陷入沉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过了一会儿,他的脸上突然绽出充满信心的笑容: 好哇,好!我们同记前途有望啊!

  三人均不解其意,作愕然状。

  武百祥:我不知道你们读过兵书没有(众人摇头),兵书云:“‘夫战,勇气也士气可鼓不可懈大将者当临危不惧。我们经商和在战场上打仗是一个道理。要想作好买卖,必须有良好的精神状态,有克服困难的勇气和信心,万万不可遇到一点挫折就垂头丧气,就畏惧不前。咱们这些当头头的更要作店、职员们的表帅,越是处于困境,越要坚强镇定,越要稳住大家的情绪。如今,我们的大多数店员、职员士气不衰,我们的部长们照旧兢兢业业,你们二位,还有禅唐和我,咱们四个人身体不垮,精神不垮,领着大伙拚,何愁同记无望呢!

  徐信之:话是这么说,可是眼下这些实际问题也真够愁人的……”

  武百祥轻松的:眼下最大的困难无非是替人担保、负连带责任的那120万。这个问题好解决。

  他恒发源不是总惦记着大罗新吗,好!咱们就从张闻声那借60万,期限半年,把大罗新押给他。

  徐信之十分不解的:这怎么行!那不等于把大罗新低价卖给他了吗?

  武百祥:你放心,他占不着半点便宜。半年之后,我们就会有转机。

  李明远:张闻声这个人可是心肠歹毒啊,半年要是还不上他,那大罗新可就没了。

  武百祥:你放心,区区60万,半年之内肯定能还上。

  李明远疑惑的:怎么说呢?

  武百祥从容的、慢条斯理的:眼下国际市场上大豆需求量猛增,导致大豆价格大幅度上扬,这也势必影响到中国大豆市场的行情。而哈尔滨又是北满大豆的主要集散地。随着大豆价格的上扬,农村购买力必然提高。哈尔滨的主要购买力又是北满广大农村。这样,今年秋收以后,必然给哈尔滨市场带来繁荣。据此,我们当务之急是抓好两件事:一是尽快重建同记工厂,组织生产农村需要的产品;二是制订好采购计划,适时组织人员奔赴全国各地采购适销的商品。

  徐信之:可就是应付眼下这些逼人的债务,也得100多万哪……”

  武百祥:这好办。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有两个:一是铤而走险,把大罗新押给张闻声,这不有60万了么;二是请明远拿我的条儿,到信通银行申请贷款100万。

  李明远:信通?

  武百祥:不错,是信通。不过,你还得去一趟市政筹备处,求钟毓处长出面替我们担保。

  李明远:钟毓处长您认识?

  武百祥摇了摇头:不认识,但我听说这个人是个正派人,很有正义感。凭我同记以往在社会上的声望,再凭你明远的外交本领,替同记担保这个忙,我想他肯定会帮的。

  李明远点了点头:好。

  武百祥:怎么样——你们俩有信心吗?

  徐、李二人露出了既信任又仍有些担心的微笑。

  李明远:倒闭的那四家买卖的房产和财产怎么处理?

  武百祥:卖掉!全部卖掉!我们目前没有人力去经营,再说经营倒闭的买卖也不吉利。

  徐信之:那么卖价……”

  武百祥:见钱就卖,早早处理,越快越好。

  徐信之:武百大,您的身体……”

  武百祥:恢复得差不多了,大夫让我再住些日子,巩固巩固。有些事,你们两位同禅唐兄商量着办吧。

  室内的空气即刻间变得轻松起来。

  徐信之:守着这大海,你们俩没去洗个澡吗?

  武百祥:洗啥澡哇!嗨,我们俩净看人家洗澡了……”

  徐信之:为什么?你们俩不会游泳?

  武百祥忍不住笑了,一指杨文华:你问他吧。

  杨文华也忍不住地吃吃地笑着说:我们俩的裤衩……一沾水……就透亮……”

  四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李明远: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吧,那地方没人。

  25、乐亭县  金山嘴子,外  日

  武、徐、李、杨四人各骑着一头毛驴行进。

  李明远:到了,这就是金山嘴子,你们看这地方多静!又没人,咱们可以大脱大洗。

  四人下驴,一看周围一面陡峭山崖,天然屏幢,白沙滚烫,碧水喜人,几只海鸥时而掠过海面,时而冲向空中。

  四个人迅即脱去衣裤,光着屁股奔入大海中。

  26、北戴河  某疗养院  房间  内   日

  武百祥趴在床上,杨文华在为武百祥推拿。二人有说有笑,亲密无间。

  疗养院工友步入,走到武百祥面前。

  工友:武先生,您的信。

  武百祥:谢谢。

  武百祥随即翻身坐起,接过信函,拆开信封,认真地看了起来,他越看越高兴。

  杨文华:是信之他们来的?

  武百祥点了点头,继续看下去。

  杨文华:信中都说了些什么?

  武百祥:信通银行那100万借到手了。

  杨文华:武百大,你真有本事啊!

  武百祥把信递给杨文华:这钱明明是明远借到手的,怎么能说是我有本事呢!

  杨文华边看信边说:要是没你那张条子,哼!我看不透他能把那100万借到手。

  武百祥:文华啊,可不能这么看问题呀!明远是个出色的外交家,要不是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市政筹备处的钟毓处长给担保,我就是写上100张条子也全都是废纸啊。

  杨文华看了一眼百祥,又继续看信,惊讶地:呀!大罗新真的押给恒发源了!这能行吗?

  武百祥:有什么不行的?

  杨文华:我担心张闻声他不安好心。

  武百祥:他的出发点自然是黄鼠狼子给鸡拜年,不过你放心吧,他不会得逞的。

  杨文华:我总觉得这事儿办得太冒险了。

  武百祥:这你就不懂了,按兵书上的话说,这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

  杨文华:武百大,我发现你总是用兵法来指导经商,那是一回事儿吗?

  武百祥:商场就是战场,势不同而理同。走,我们洗澡去。

  杨文华:还去金山嘴子啊?

  武百祥:那还用说么!

  27、北戴河    去金山嘴子的路上  外  日

  武百祥:这是咱们俩在北戴河最后一次洗海澡了。

  杨文华张望着蓝天碧海说:这地方真好,我还没呆够呢。

  武百祥:…………那好,明天我一个人走,你留下多玩几天。

  杨文华:那怎么行呢!我知道你也舍不得我呀!

  武百祥:是啊,咱俩的关系不比他人,咱们是从小的患难之交啊。

  杨文华:一寻思在长春咱们一起学徒的日子,我就心里难受……”

  武百祥:是啊,过去的苦日子是要永远记住的,不然随时都有重复那种日子的可能。

  海面上逆风行驶着一艘货船。

  杨文华用手朝船一指说:你看,那船咋走得那么慢呢?

  武百祥朝船看了看,说:那不是逆风嘛!停了一会儿,他又深沉的说:我们做买卖就象逆水行舟一样,时时刻刻都得全神贯注,稍不留神就会一泻千里。

  杨文华眼睛一亮:哟嗬!这么一会儿你又变成哲学家了。

  武百祥:哲学我倒不懂。不过,认真品味品味别人的、和我们自己的、无数次的、成功的经验和失败教训,总能吧嗒出来一些滋味儿吧!

  28、大罗新  营业厅   绸缎部   内   傍晚

  武百祥立于柜台之内,认真地为顾客服务。

  某店员在一旁一边为顾客量布,一边不时地看看武百祥:总经理,你老已经站了六、七个钟头了,该回去歇歇了……”

  武百祥将已经量好的绸缎对折过来,两边对齐后,将一端递给顾客说:请捏住啊……”

  待顾客将丝绸捏紧后,百祥将张开的剪刀从折叠处插入,而后缓缓的将绸子剪开……

  武百祥将绸缎叠好后,对店员说:小张啊,我没事。你别精神溜号啊,别少给顾客量了尺寸!

  某店员:放心吧,您哪。您这强将手下是不会有弱兵的。

  武百祥开心地笑:好,好一个强将手下无弱兵……”

  顾客问小店员:他是谁呀?

  某店员:您不知道哇,他就是我们同记的总经理——武百祥。

  几个顾客近前好奇而又亲切地端详起武百祥来,并不住地啧啧称叹。

  有的说:这么大的经理还站柜台……”

  有的说:给这样的人干事儿,就是累死也心甘情愿。

  有的说:商界的人要都像武百祥这样就好了……”

                (第二十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