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第十九集  同记的厄运
 
  第十八集  徐信之自罚           ★★★
第十八集 徐信之自罚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7 更新时间:2010/7/5 7:54:32

 

  1、哈尔滨   杏花姑娘的住处  内  日

  杏花姑娘开门,一见武百祥,顿时热血沸腾……

  武百祥赶紧将身后的妻子介绍给她:雪雁姑娘,这是你嫂子……”

  杏花姑娘赶紧控制住情绪,上前施以大礼:武大嫂,您好!

  何百花搀扶着杏花的手,亲切地说:快快起来,雪雁,你的遭遇,百祥都跟我说了,你是个好人。像你心地这么善良、长得又这么漂亮的姑娘,理当找个好人家……”

  杏花一下子扑到了何百花的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人家都嫌弃我……”

  何百花:有不嫌弃你的……”

  杏花猛地抬起头来:谁?

  武百祥:我的好友——杨文华。

  杏花的脸上露出了欣慰而又有几分遗憾的笑容。

  何百花:咋样啊——雪雁姑娘,你满意么?

  杏花红着脸,含笑不语。

  武百祥:文华可是个难得的好人哪!我们俩是老乡,在一起共事多年了,我前一段时间总让他跟你接触,就是让你们俩有个互相了解的过程。

  杏花百感交集,良久才问:他愿意么?

  武百祥:他?他打心眼里往外的喜欢你呢!

  百花嗔怪的白了一眼百祥。

  杏花的面颊顿时变得更红了。

  2、某处礼堂  内  日

  杨文华和杏花姑娘身穿结婚礼服,甜美的站在一处,武百祥亲自为之主持婚礼。

  同记的众多店、职员都光临了。大家争相祝福,道贺。

  吴性存一双贪婪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杏花姑娘……

  何百花与杏花姑娘亲切交谈,吴性存乘乱偷偷的摸了一下杏花的屁股。武百祥看在眼里,皱了一下眉头。 

  3、哈尔滨   大罗新  经理室  内   夜

  徐信之正在同副经理吴性存商议进货事宜。

  徐信之兴奋地:自大罗新开业以来,同记的事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辉煌。真令人高兴啊!

  吴性存:这还不全仗了您徐经理!同记要是没有您,未必……”

  徐信之连忙接过:哪里话!我当初倒是主张盖个新营业楼,但并没想盖这么大。可是武百大坚持说,不盖就不盖,盖就盖大的,看来还是他有深谋远虑呀!

  吴性存:你是说武百大比您还强一点?

  徐信之:何止是强一点,他的经营思想和经商谋略胜我何止十倍百倍!

  吴性存:我看他就会瞎指挥,具体的经营本事远不如您。

  徐信之拉下脸来严肃地说:休得胡说!以后你在我面前,不,在任何人面前休得再说这种混话。听见没有?

  吴性存:反正大罗新如果不是让您当经理,未必能经营得像今天这么好。

  徐信之:话也不能这么说,李明远的能耐就不在我之下。

  吴性存:他毕竟来得时间短,论资历也轮不到他呀。

  徐信之:不!武百大在用人上既看资历,又不全看资历。资历浅、本事大,武百大照样会重用的。这一点他是对的。

  吴性存:你是说,李明远……”

  徐信之:不错,别看他现在是小同记的经理,将来他注定能干成大事业。

  吴性存:那么你看李明远将来会不会威胁到您的地位呢?

  徐信之马上正色道:性存,你身为大罗新的副经理,怎么能说这种话!我与李明远情同手足,同是武百大的左膀右臂……”

  吴性存:我的意思是说,凭您的才干和资历,都是响当当的,难道您就永远甘居人下?

  徐信之不悦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性存放低了声音说:我听说恒发源的张老板最近跟日本人打得火热,频频走私日货,拼命降低奉票,大发横财……”

  徐信之:你的意思是让我也搞这套?

  吴性存:你不一定明着搞,暗地里请张老板接济一把,日后何愁大事不成!

  徐信之愤然站起,指着吴性存的鼻子说:性存,我看你也算是个人才,所以才对你破格使用,没想到你满脑子的歪门邪道!

  吴性存:徐经理,您别……别生气,我,我是跟您说着玩儿呢。

  徐信之:性存,我告诉你听着,人要是走歪道、不走正道,可能得逞于一时,但最终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吴性存尴尬而狼狈的:是,是,我,我明白……”

  徐信之在地上来回踱步,长嘘了一口气:这些天大罗新生意日渐红火,同记工厂的食品、皮箱、线袜、西服、大氅、男女各式帽子供不应求,这是个好势头。相比之下,外埠的货物跟不上了。我们应当利用这个大好时机,再抓些利大的外埠货物。你说呢?

  吴性存眼珠儿转了转:您说得有道理,要么我去趟杭州?

  徐信之紧起了鼻子:杭州?去杭州干什么?

  吴性存:采办些丝绸哇。

  徐信之:现在是穿丝绸的季节吗?

  吴性存:不是说勿临渴而掘井,宜未雨而绸缪吗?

  徐信之:你别跟我耍嘴皮子了,你应该马上去的地方是奉天,尽快办一批皮货来。

  吴性存:带多儿钱?

  徐信之:五万。

  吴性存:好,我先回去了。

  徐信之:去吧,准备准备,一两天就动身。

  吴性存离去后,徐信之颓然坐下,陷入了沉思。

  4、(闪回)大罗新  徐信之办公室  内   日

  武、赵、徐三人在交谈。

  武百祥:信之,大罗新就交给你了。你要施展出你的全部才干,把它经营好。

  徐信之有些激动:我?这么大的摊子,怕是胜任不了。

  赵禅唐:信之,你就不必过谦了,大罗新经理非你莫属。你就放心大胆地干吧。

  武百祥:有我和禅唐作你的后盾,大罗新的事儿完全由你一个人作主,我们俩不干预。

  徐信之感激地默默地点了点头。

  武百祥:你在现有的职员中,选一个副经理吧。

  徐信之:什么条件?

  武百祥:条件,无非是人品好,能力强,懂业务,总之是你自己认为能合手的人呗。

  徐信之:是不是在那些老部长里面挑哇?

  武百祥:不一定,资历和年龄是第二位的,人品和才干才是第一位的。

  徐信之沉吟了一会儿:若论才干么,我看吴性存可以。

  赵禅唐:吴性存,这个人我发现他净认识些不三不四的人,而且看见漂亮女人就挪不动地方。

  徐信之:赵先生,朋友多不算毛病。谁也不敢保险谁交的朋友都是好人。至于看见漂亮女人就挪不动地方,这也不算是大毛病。任何一个人看见漂亮的花草,还都想多看两眼呢!更何况是男人见了女人。我觉得吴性存这个人机敏、干练,也很有赚钱的办法。

  说到女人,武百祥的眼前立刻浮现出在杨文华的婚礼上,吴性存一双贪婪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杏花姑娘的脸蛋和胸脯的情景,趁人多混乱时,吴性存还偷偷的摸了一把杏花的屁股……想到这里,武百祥说:这个人聪明干练不假,但是如果他真的过分好色的话,这不能不算是大毛病。能赚钱固然好,但要看使的是什么手段,走的是不是正道。如果使得是不正当的手段,走歪道挣来的钱,那么这种钱我们宁可不挣……”

  赵禅唐:武百大说得很有道理。信之啊,在用人的问题上可要慎重啊,如果选准了,他等于增加了你一条臂膀;要是选差了,也等于是卸掉了你的一条胳膊。

  武百祥:在这方面我有过深刻的教训,苗仲选这个人你知道吧?我当年那个老仝记就是毁在了他的手里。

  徐信之:你们说的道理都对,可是吴性存他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你们还不够了解他,对于他,我做过认真地观察,我了解得比你们多。

  武百祥:信之啊,我说了,大罗新的事儿完全由你自己作主。副经理这个人选自然由你来定。吴性存这个人你再考虑考虑,如果觉得合适,你就用。不过有一条你可要记住,用人最重要的是看人品,如果一个人的人品不好,再有能耐也不能用。(闪回结束)

  5、大罗新  经理室  内  夜

  徐信之皱眉凝思:也许是我错了……”

  6、大罗新  营业楼(食品部)   内   晨

  开板前,已穿戴整齐、佩戴好同记商场场徽和服务商号的年轻店员们,向各自的岗位走去。

  店员甲啊!的惊叫一声,随即倒退了两步。他身旁的店员乙和丙也跟着发出了一声惊叫。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外乡人,烂醉如泥地趴卧在食品部的柜台前。他的身旁是两个躺倒的酒瓶子和啃得只剩了一半的酱肘子,还有两只鼓登登的大皮箱,其中一只半张着嘴,里面的华贵的毛皮绽露出来。

  众店员见状,一片哗然。店员甲打开了咧嘴的皮箱,里面竟装着两件裘皮大衣。店员乙又打开了另一只皮箱,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满箱的皮帽、皮鞋、绸缎等。

  众人又好气又好笑。

  店员甲拽扯着外乡人喝斥道:喂,醒醒!醒醒!你倒挺会享福啊!也偷了,也吃了,也喝了,

  还跑这儿睡上了……”

  店员乙见外乡人依然处于半睡状态,便蹲下身去,左右开弓,给了那人两个耳光子:你小子好大胆子啊,偷到我们大罗新来了!

  窃贼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翻过身来,茫然四顾,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

  店员丙:揍他!幸亏他没跑了,要不我们是不该倒霉了。

  店员丁、戊等:揍他,揍他,胆儿也太大了,跑这儿絮窝来了。

  几个店员上前连打带撕扯着外乡人。

  外乡人突然明白过来,跪地求饶:哎呀,小爷们……饶了我吧。我家有七十岁的老母靠我供养呢,我是陪老婆来哈尔滨生孩子的,孩子还没生出来呢……”

  众人依然连骂带推搡着外乡人。

  店员甲:你撒谎!

  外乡人:我说的是真话,不信你们看看去呀,我老婆就住在兴隆旅店……

  店员乙:把他送警察局去!

  外乡人:哎呀!不行啊,不行啊……我不去警察局,我不去警察局……”说罢,又捣蒜般的叩头不止。

  店员甲上前揪住外乡人说:不去也得去!谁让你偷东西了,走!

  外乡人死死得赖在地上,不肯起来。

  店员丙:少跟他废话!揍他!往死里揍!

  (画外)李明远的声音:住手!

  众人起身,把目光一齐投向了李明远。

  李明远轻蔑的看了一眼外乡人,而后问店员:报警察局了吗?

  店员甲:已经报过了。

  外乡人猛地抱住李明远的大腿:哎呀,老板,大爷,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别送我去警察局!我永生永世也不会忘了你呀!

  李明远:别耍赖了,快起来吧!等着进拘留所吧。

  外乡人声嘶力竭的哭嚎着:老板,大爷,掌柜的,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你要把我送警察局,我的老妈、老婆,还有没出生的孩子,就都活不成了……”

  这时,警察到了,正要带走窃贼,李明远作了个制止的手势,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不知老板要说什么。只见李明远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店员愤怒的情绪,最后还是把手甩向一旁,转过身去走开了。

  警察给外乡人戴上了刑具……

  7、哈尔滨   兴隆旅店  内  日

  李明远在大罗新店员及旅店伙计的陪同下,来到外乡人妻子居住的客房。

  旅店伙计:他们两口子就住在这屋,这是他老婆。

  外乡人之妻睁大了吃惊的眼睛:怎么了?怎么了?你们是找我的男人?

  李明远看着挺大肚子的拉塌女人,长嘘了一口气:……没什么……(又低声对两个职员说)我们走吧。

  8、大罗新经理室  内   日

  武百祥、赵禅唐正在听取徐信之等人的汇报。

  徐信之:他是黑龙江省富锦人,是个焊洋铁壶的,昨天一早到的哈尔滨,傍晚快下班的时候他来到了大罗新……

  9、(闪回)大罗新营业室   内  日

  外乡人东张西望,看到目不暇接的百货贪婪不已,摸摸自己的衣袋,却又空空瘪瘪。他用嘴咬住一个指头,心里在暗暗盘算。

  10、(闪回)大罗新   四楼电影厅  内  晚至夜

  外乡人来到了四楼电影厅,黑暗中四外张望了一番,走到前排找了个空位坐下。

  外乡人神不守舍地看着电影。

  银幕上出现一个字。随即全场亮灯,窗帘拉开,窗外漆黑一片。

  观众纷纷起身,离席,走出门外。

  外乡人慢慢站起,两眼四处逡巡,乘人不备,掀开舞台的台板,跳进乐池,藏在了旮旯处。值班人进场,四下撒摸一圈,见无人,关了灯。

  后半夜,地一声怪动静,划破了黑暗中的宁静。随着一块乐池台板的掀开,一道光柱射将出来,在惨白的光柱的照映下,一张恐怖的脸出现在镜头前。

  外乡人打着手电,从乐池子里爬了出来……

  外乡人推开影院大门,走出……

  11、(闪回)大罗新营业厅   内  夜

  外乡人在手电筒的照射下,蹑手蹑脚地寻找路径……

  外乡人循楼梯往楼下走……

  12、(闪回)大罗新营业厅  箱包等部   内  夜

  外乡人用手电筒照亮,在营业室内搜寻。

  外乡人来到箱包柜台前,提起一只大皮箱。

  外乡人在绸缎部内将锦缎一块块地塞进皮箱。

  外乡人将皮大衣装入皮箱,又想将另一个皮大衣装入,结果装不下,复去箱包柜台内,又提了一只皮箱。

  外乡人将另一件皮大衣装箱后,又将手伸向女皮鞋,男皮帽……

  外乡人用围巾将两只箱子系在一起,搭在肩上,用手电照路下楼。

  13、(闪回)大罗新   食品部   内   夜

  外乡人在寻找出口时,突然发现食品部精美的食品,复放下皮箱,进入柜台内,抓起熟制的酱肉大吃大嚼。吃着吃着,他突然觉得少点什么,便四处搜寻,来到酒柜前,提了两瓶烧酒,回到食品柜台前,盘腿大坐,尽情地吃喝起来。

  外乡人边吃边喝,醉意朦胧,手中酒瓶摇摇晃晃,突然落地,瓶中余酒漫延开来。外乡人口内尚叼着一块肉,眼睛拼命想睁开,可怎么也睁不开了。

  外乡人醉倒,昏然睡去。(淡出)(闪回结束)

  14、大罗新经理室  内  日

  徐信之:一直睡到我们店员来上班,他还没醒。

  李明远进,坐在徐信之身旁。

  武百祥:警察局那边审理的咋样啊?名远。

  李明远:我没去警察局,去了旅店。

  武百祥:喔,旅店?

  李明远:这个窃贼,他是带他老婆一起来哈尔滨的,住在许公路兴隆旅店。

  徐信之:这么说他说的话是真的了?

  李明远:是真的。我去了兴隆旅店,见到了他老婆。

  武百祥:他老婆知道他男人干的勾当吗?

  李明远:不知道。

  武百祥:你没告诉她?

  李明远满怀同情地说:没有,她是个穷人,看来也很善良,而且挺着个大肚子,恐怕用不了几天,就要生产了……”

  武百祥皱眉不语。

  徐信之既生气,又同情,无可奈何,长叹一声。

  李明远:我看还是……”突然停住了话语。

  武百祥:你想怎样?明远,把话说完。

  李明远:放了他吧!

  徐信之张大了眼睛:什么?放了这个贼?

  李明远点了点头:我看这个人也不象个惯犯,再说,看他老婆那个样子也怪可怜的。

  武百祥沉思片刻,点了点头,看着明远,沉重地说:好吧,我同意放了他。(回视信之)你看呢——信之?

  徐信之紧皱着眉头,久久不作声。

  武百祥拍着信之的手背说:对他一个人的处罚,关乎到她一家三口的性命啊!信之啊,高高手吧!啊?

  徐信之苦笑着点了点头。

  武百祥看了看李明远:不过这事儿……明远哪,还得你去办。

  李明远用手一指自己的鼻子:我?

  武百祥:对,你马上去警察局,求他们尽快放人。

  李明远:好。说罢起身,推门离去。

  武百祥:那两个失职的值宿的人和更夫怎么处理?

  徐信之:更夫解雇,值宿人开除。

  武百祥点了点头。

  武、徐二人默默不语地对坐了一会儿。

  徐信之突然发话:这次事件主要责任在我,我也请求处分。

  武百祥摇了摇头:不!孙武子说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大罗新一开张,你就制订了严格的值班值宿制度,是他们不认真遵守,怎么能说是你的过错呢?

  徐信之:武百大,请你不要再袒护我了。你越袒护我,我心里越难受。制度是订了,可我没能做到三令五申,也没能做到经常地夜间抽查值宿情况,至使他们日渐懈怠,以至于夜间不认真巡罗,才酿成昨天的事故。

  武百祥: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今后注意就是了。

  徐信之:我们作经理的,就象部队里当头领的一样。当头领的不时时事事给部下作出典范,又怎么能严格要求下属呢?又怎么能带好队伍去打胜仗呢?

  武百祥霍地站起:好!信之啊,有了你这样的好头领,我们同记、大罗新必定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我对你的处罚是——罚俸三个月,你看如何?

  徐信之:不!

  武在祥疑惑地瞅着徐信之:——是太重了?

  徐信之:是太轻了!应该是罚俸半年。

  武百祥赞赏的目光,久久地注视着徐信之。

  15、哈尔滨   恒发源食堂  内  日

  食堂内坐满了换班吃饭的店员,每人都是一碗豆腐汤,一碗高梁米饭。

  店员甲在窗口接过菜汤,不小心碰到店员乙,菜汤洒了大半,同时洒到了店员乙身上。

  店员甲:你看,真抱歉,洒了你一身。

  店员乙:唉,没关系,咱发的这破衣裳,也不象人家同记、大罗新的那么漂亮,那么值钱。

  店员甲又把碗伸过窗口: 我刚才不小心,把汤弄洒了,再给添点儿。

  食堂伙计:净想占便宜!又不是我给你整洒的。

  店员甲:占便宜?不就一碗破豆腐汤吗?能有多大便宜可占?

  已打完饭菜的店员乙:来,我给你倒点儿……”

  店员甲:唉,不用了。他不给添就不给添呗!还说我占什么便宜。

  店员乙:可不是呗,要真像人家同记那样经常地吃鱼呀、肉呀的,说咱占便宜,还算说得过去。

  就咱恒发源这刷锅水……”

  店员甲连忙捂住了店员乙的嘴,用手一指旁边半开着门的门内的张闻声:小心点儿,老板在里面呢。

  店员乙吓得吐了一下舌头。

  二人悄悄走到单间门口,偷偷向里张望。只见张闻声和朱先生正在肥吃肥喝。

  店员乙:你看,他们可倒好,大鱼大肉满桌子。

  店员甲:店是人家开的,人家爱咋吃咋吃……”

  二人来到桌前,坐下,边用餐边唠嗑。

  店员乙:我听说同记的几个老板,都是和伙计们吃的一样的伙食……”

  店员甲:同记是同记,恒发源能比得了吗?人家发的工作服还是呢子的呢,每个人胸前还戴个珐兰的小牌,咱们有么……”

  店员乙:不叫珐兰,叫珐琅。

  店员甲:啊,管他叫啥呢!那烟色的呢子服再佩上那蓝色的小牌,啧!真带劲。

  店员乙:咱们恒发源要是能赶上同记、大罗新的一半儿就行了。

  店员甲:听说啊,张老板和他那姓朱的狗头军师还上大罗新取经去了呢。

  店员乙:取经?说得好听,大罗新一开张差点儿没把张老板气死。

  店员甲:怎么?

  店员乙:大罗新开张后,咱们恒发源卖钱额天天下降,顾客都跑到大罗新去了。咱们张老板他能不生气吗?

  张、朱二人站起身来。

  店员甲碰了一下店员乙的胳膊,指给乙看。

  张、朱二人一边剔着牙,一边用手帕擦着满唇的油污向外走,视周围正在用餐的店员而不见。

  众议论纷纷的用餐的店员见老板出来,立时都闭上了嘴。食堂内变得鸦雀无声。

  店员甲:听说张老板送给了武百祥一驾马车。

  店员乙:武百祥要了吗?

  店员甲:要是要了,可是人家武百祥根本不希罕,把马车送给同记工厂了。

  16、恒发源经理室  内   日

  一张十分绅士的大写字台,写字台上堆满了杂乱无章的文件和报纸。写字台的一头放着一个大鱼缸,鱼缸里面趴着一只偌大的王八。写字台旁边立着一个巨型的、木制的、标着洋文的地球仪。写字台的后面是一组华贵的书柜,里面却只有些破烂杂物,没有一本书。张老板蜷缩在高靠背的转椅上,一边吸着进口的雪茄烟,一边漫不经心的翻动着《东三省商报》,他看着看着,突然勃然变色。

  张闻声:真是岂有此理!

  朱先生:怎么了?

  张闻声把手中的报纸朝桌上狠狠一摔说:你看!说着便一口口的喘起了粗气。

  朱先生拾起报纸,睁大眼睛,读出声来:大罗新蒸蒸日上,恒发源一落千丈……自大罗新首先革故鼎新,事事遵行新法,崛起于举世懵懂之日,幸而天心人愿两不相负,业务得以日渐昌盛……”

  张闻声一拍桌子:别读了!你想气死我呀!上次你领我去了一趟大罗新,赔了一驾马车不说,还……”

  朱先生打断张的话:老板,人家还给你那么多上好的绸缎呢,捞回来了,咱不亏。

  张闻声:武百祥领着我满楼转,你说他那是干啥呢?他那是成心气我!

  朱先生:是是是……可是我们不生气不就结了!

  张闻声长叹一声:我非得想个法子出了这口气不可。

  朱先生眼珠儿转动着:老板,我倒有个好办法。

  张闻声:什么好办法?

  朱先生俯下身去,低声向张闻声道出一条妙计。

  张闻声:好!就这么办。

  17、恒发源百货店  外  晨

  恒发源门前,十来个店员在拼命地敲锣打鼓。每一件锣或鼓上都依序地分别写着其中的一个字。

  四周站满了围观的群众。

  店员们停止敲打,齐声高喊:打破铜(同)鼓、铜(同)大锣(大罗),打破铜(同)鼓、铜(同)大锣(大罗)……”

  店员们喊叫一阵之后,便锣鼓齐鸣,复又高声叫喊,又鸣锣鼓。持续不断。

  顾客一: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你们恒发源的锣鼓卖不动了?

  顾客二:是啊,干嘛这么发疯似的喊叫敲打?

  店员不作回答,只是用手指着锣鼓上的字……

  众人均不解其意。

  两个身穿长袍的斯文人向这里走来,其中一个蓄着胡须、戴金丝边演镜的人说:这是对着同记、大罗新去的。哼!无聊!

  另一人说:纯粹是黔驴技穷!说罢,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走开了。

  18、大罗新会议室  内   日

  武百祥哈哈的笑着说:真是用心良苦,用心良苦啊!只可惜,即使他们的嗓子喊哑了,锣敲碎了,鼓打漏了,我同记不还是同记、大罗新不还是大罗新吗?

  赵禅唐:我们对同业如此光明正大,还招来他张闻声的非议,这人真是个小人……”

  徐信之:张闻声这人心胸未免太狭窄了,这哪里是大买卖人干的勾当!

  李明远:他们把同记、大罗新的兴旺发达,信誉日增,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想方设法地来破坏我们的声誉,以后我们跟他不用客气,只要稍微动点脑筋,就能挤垮他。

  武百祥:不!我们不跟他一般见识。经商讲四利,就是利公司,利劳资,利顾客,利同业。

  只有坚持这四利,才能站住脚,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徐信之:利公司、利劳资、利顾客我都同意,唯独这利同业,我不赞成。不是说商业场,谋利为先吗?象张闻声这号人,对我们又是攻击,又是诽谤,我们还跟他讲什么利同业呀?

  武百祥:经营之道,见利思义,这是我们必须牢牢记住的,万万不能见利忘义。我们无论是顺利的时候,还是不顺利的时候,心里时时刻刻都要装着顾客的利益,想着生产厂家的利益,想着同业的利益,决不可以损人利已,互相倾轧,彼此破坏。只有这样,才能稳步发展,才能肩负起引导商业发展的重大责任。

  19、大罗新电影厅  内   夜

  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李明远四人坐于台上,台下坐的大罗新和同记的职、店员。

  武百祥:“……既然强调利同业,为什么还要竞争呢?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竞争者,乃进步之要素,发展之兴奋剂。然而,一般商人往往昧于斯义,时有无意义的竞争发生,致使两无所益。故我同记、大罗新竞争之目标,在于以道德、诚实、信用作利器,决不可以使用诡招、诈术。要引导同业心存群众利益,以使中国商业共同抵于发展之路……”

  台下人热烈鼓掌。

  武百祥:因此,不管恒发源作出什么样的举动,我们同记人、大罗新人都要沉住气,要宽容,要有涵养,不要跟他们针锋相对。大家都知道廉颇、蔺相如的故事吧,恒发源好比是廉颇,同记、大罗新好比是蔺相如。我们要大度点儿,让着他,自然会赢得顾客,慢慢地感化他。不然的话,两家相互诽谤,争斗不休,必然导致两败俱伤,势必造成洋商洋店渔翁得利。大家不要忘记,我们的民族工商业是处在东西方列强的包围之中啊!我们的责任是振兴整个的民族工商业!而要完成这个大业,仅我们同记一家是不行的,必须紧密的团结起我们周围的众多的工商伙伴齐奋进,才能最终实现这个目标。

  台下职工一边狂呼齐奋进!”“齐奋进!”“齐奋进!的口号,一边长时间的热烈鼓掌。

  20、同记百货店   会计室   内   日

  武百祥正在看账,会计在一旁答疑。杨文华敲门走入,将一封信和一个纸包递给武百祥。

  会计出。

  杨文华:刚才来了一个陌生人,找到食堂,把这封信和这个纸包交给了我,让我转交给你。

  武百祥:他人呢?

  杨文华:他把东西给了我便走了。

  武百祥急忙打开信函一看,见上面写道(岳京秋的声音,同时映现当年客栈失火的画面):武兄,我来哈多日,几次想登门谢罪,然始终没有勇气。20年前在你落魄之时,是我放火烧了客栈,并乘乱偷了你的500块钱。这么多年来我的心里一直不安。如今我做了烟草买卖,挣了点钱。这次我专程来哈尔滨,还上当年偷你的500块钱,再加上利息500,总共是1000块钱,请查收。没脸见你的岳京秋。

  武百祥的耳畔顿时响起了当年盲人卦师张占一对他说过的话(及影像):“……从这卦象来看,目前这钱你是找不回来了,20年后他还会来找你还钱,不过那时你就不需要这钱了……”

  武百祥大惊失色,良久才平静下来,自言自语地说:这一晃20年了,真想不到这个人还能变好……”

  武百祥说着,打开纸包,看了看那一摞崭新的钱钞,对杨文华说:文华啊,你先收着吧,待会儿交给会计,下在食堂的收入帐上。

  杨文华不明就里,也不便问,嗯哪一声,转身走出。

  徐信之和李明远进。

  武百祥问李明远:明远,今天晚上的会,同记的人都通知到了吗?

  李明远点了点头:都通知到了。

  武百祥问徐信之:信之,大罗新呢?

  徐信之:只有刘子明请假,别人都通知到了。

  武百祥:他什么事儿请假?

  徐信之:他相亲去了。

  武百祥:什么——相亲?他关里家不是有老婆吗?

  徐信之:家不是没来嘛,他准备在哈尔滨纳个妾。

  武百祥皱了一下眉头:纳妾?

  徐信之:纳妾怎么了?在同记、大罗新的职员中,有好几个人都准备纳妾呢!

  武百祥大吃一惊:在我同记、大罗新居然还有这种事?

  李明远也抿着嘴笑着点了点头。

  21、大罗新  某会议室  内   夜 

  大罗新、同记职员会议,30左右人与会。武、赵、徐、李四人坐主席台上。

  武百祥瞅瞅台下:你们大家都说说,纳妾是不是正当行为?

  众哗然,议论开来……

  职员一:这算什么呀?这是富裕的标志。

  职员二:娶小老婆,自古有之,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职员三:是啊,过去我也反对纳妾,因为咱们穷,想娶小老婆也娶不起,如今有钱了,再娶个小的不是很正常吗!

  职员四:我是不想娶小老婆,可是我也不反对别人娶,谁有钱谁娶呗!这是个人的自由。

  职员五:按理说一个人是应当只娶一个老婆,可是如果大老婆不反对,再娶个小的也无妨。

  职员六:娶小老婆还是不提倡为好,因为大的、小的肯定处不好,时间长了,家庭肯定出矛盾。

  职员七:娶小老婆算个啥呀,不但城市有,农村不也有的是吗?

  职员一:再说老婆在关里家,又不让来,远水解不了近渴,不再娶个怎么办?

  职员三:可不是咋的!我们也是个大老爷们儿啊,身边没个女人,时间长了,搁谁谁受得了哇!

  ……  ……

  武百祥:好了,静一下吧。你们说的差不多了,该我说了。我们在座的都是职员,职员就是比店员高一级,能力比店员强一些,贡献也比店员大一些,同时年龄也比店员长几岁。因此呢,待遇也相应的比店员高一些。基于这个道理,我和禅唐、信之、明远几个人研究决定:

  第一、凡是关里家有妻室的职员,家属都可以接到哈尔滨来。自己找房子有困难的,同记可以帮助租房。

  第二、凡是在同记任职五年以上的职员,同记给负担相应面积的房租的30%

  第三、凡是在同记任职八年以上的职员和支店经理、副经理,以及同记工厂各分厂厂长和有特殊技能的特聘人员,享受同记补贴相应面积房租的50%的待遇。

  众职员热烈鼓掌。

  武百祥:这是同记对职员的初步待遇。以后如果同记进一步发展了,积累多了,我们还要给大家作进一步的改善,也包括我们同记、大罗新的店员和同记工厂的普通工人。将来,有条件的话,我们力争盖同记自己的家属楼,盖自己的独身宿舍。我们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至于时间到来的早晚,那就全靠各位同仁们的努力了。

  众职员再度鼓掌,并掀起一个兴奋、议论的小高潮。

  武百祥:下面我再附带说一个问题,不!是正庄其事地作出决定:

  凡是在同记、大罗新做事的人,不管是谁,一律不准纳妾。娶小老婆,虽然各个时代都有,虽然城市、农村都存在,但这是不正常的。这是少数有钱人不珍惜夫妻感情,不讲究人伦道德,视妇女为玩物的不良行为。它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歧视妇女的恶习。我们必须坚决打破!你们想一想,你们从关里家出来闯关东的时候,你们的父母、老婆、孩子节衣缩食,把仅有的一点积累都给了你们,为的是让你们到关外闯一闯,他们希望你们长能耐,有出息,将来好跟上你们过好日子。可你们之中有的人倒好,手头有了点积蓄了,就想娶小老婆。这是你们家里人所希图的吗?你们这样做,能对得起她们吗?再说了,小老婆为啥能跟你?还不是图希你挎兜里的钱!而当你挎兜里的钱一旦空了的时候,她们说不上又跟谁跑了。而真正能跟你一心一意、甘苦与共过日子的人,还是你的结发妻子。所以,我劝你们有这种闲心的人,赶快打消这个念头。有条件的,赶紧把老婆孩子接过来;暂时接不来的,赶快把钱寄回去。千万不能有了点钱了,地位变了心也变了。我要向有这种思想念头的人大喝一声:此路不通!好人不纳妾,纳妾的不是好人。我们同记人就是要扫除一切陈规陋习,维护和推进人类的平等、博爱。凡是我同记、大罗新的人,从我做起,一律不准纳妾。不知道禅唐、信之、明远你们三位想不想纳妾?

  众职员哄笑。

  赵、徐、李:不不不……我们可没那个雅兴。

  众再度哄笑。

  武百祥:好,我们几个老板带头,不管到啥时候,决不纳妾。这条规矩就这么定下来——同记

  人不纳妾,谁想纳妾谁就离开同记!

  众人第三次热烈鼓掌。

  22、同记工厂  外  日

  俯瞰:道外滨江一带一个很醒目的建筑群,中间一个高大的烟囱。烟囱上镶着四个醒目的朱红大字——同记工厂。

  镜头推至工厂大门近景。

  大门拱型门额上镶着同记工厂四个深红的铁字。大门两旁挂着若干块木牌,依次是:同记制帽厂、同记制袜厂、同记刷子厂、同记毛巾厂、同记文具厂、同记服装厂、同记制鞋厂、同记家具厂、同记酱菜厂、同记食品厂等。

  23、同记毛巾厂   生产车间   内   日

  武、赵二人在同记毛巾厂厂长的陪同下,参观生产车间。百祥从刚刚生产出来的毛巾中抓过一条,在手里握了握……

  武百祥:手感还可以,(接着在摞得整齐的一捆捆的毛巾上扫了一眼说)只是花色单调了点儿,能不能再增加几样花色?

  厂长:可以,我们正准备上几种彩条的。

  武百祥点了点头:好,但是要切记,毛巾是往脸上擦的,色彩一定要淡雅,要给人以清新洁净之感,千万不能用深色的。” 

  厂长点了点头:明白。

  赵禅唐:另外规格也不要单一,也可生产些小毛巾,儿童用的,印上些小猫小狗啥的,要研究儿童心理。

  武百祥:还有同记毛巾厂这几个字太小了,可再加大一些,但是一定要用空心字,

  不要实心的。明白吗?

  厂长:明白。说着,记在了手中的小本上。

  24、同记制帽厂  内    日

  车间宽敞、明亮、整洁,工人生产井然有序。

  武百祥与赵禅唐同工人们一起研究生产工艺。

  25、同记制袜厂  内   日

  织袜机在运转。女工们将白熊牌袜子一捆捆地打包。

  武百祥、赵禅唐在同厂长于车间内研究生产计划。

  26、同记服装厂  内   日

  武百祥、赵禅唐在察看服装质量。

  武百祥将一件上衣穿在身上,赵禅唐看着武穿着不合体的样子哈哈大笑,工人亦笑得合不拢嘴。

  武、赵分别谈出自己的意见,厂长将武、赵的意见在小本上一一记下。

  27、同记食品厂  内   日

  厂长苏庆祥陪同武百祥、赵禅唐视察食品厂糕点车间。

  桌案上摆满了新出炉的各式糕点,苏庆祥让武、赵二人一一品尝。

  武百祥边品尝边推辞:好了,好了,都不错,别样的就不尝了,我再只尝一样——芙蓉酥。

  苏庆祥用食品夹子将芙蓉酥夹给了武、赵二人各一块。

  赵禅唐将糕点接在手里,左看右看,竟舍不得吃。

  武百祥也细细地端详着这块嫩月黄色、酥皮儿的、中间部位微糊的芙蓉花一般的糕点,认真地品玩。

  28、(闪回)二次扩建后的同记会议室  内   日

  李明远:那盒点心叫芙蓉酥。形状似一朵乍开的芙蓉,颜色为嫩月黄色,皮儿极酥极脆。薄薄的有千层百层,用手轻轻一捻即成粉末,馅儿是枣泥玫瑰,细腻香甜……”

  徐信之:你说得我口水都上来了。

  众人笑。(闪回结束)

  29、同记食品厂   糕点车间  内   日

  武百祥用手指轻轻地捻了一下皮儿,果然捻成细末。

  武百祥咬了一口,在嘴里嚼了一嚼。

  武百祥:好吃,好吃,果然好吃……”

  赵禅唐:难怪明远只吃了一块,多少年之后还记得呢!

  武百祥:是啊,也难怪信之不用吃、光听人家说,就能上来口水呢。

  众人皆笑。

  30、同记食品厂  糖果车间  内   日

  孙孝三正在专心致志地研究日本糖果,满脸倦容,眼睛充满了血丝。苏庆祥领武、赵二人悄悄来到了孙孝三的跟前。

  武百祥做了个不要打扰的手势。

  孙孝三苦苦地思索着。

  武百祥抽冷子一下子用两指夹住了孙孝三手里的糖果。

  孙孝三一回头,趔趔趄趄地站了起来。

  孙孝三:噢,是二位老板到了,你看我这儿……”

  武百祥:快坐下,孝三,你怎么这么疲惫?

  孙孝三揉了揉眼睛,指着武百祥手里的糖果说:日本这种新糖果非常畅销,我咋就研究不出它的味儿是怎么调出来的呢?

  苏庆祥:孙厂长已经连续三天三宿没睡觉了,就一个人在这儿闷着头成天成宿的研究,我几次动员他回家,他就是不听。

  武百祥疼爱地看着孙孝三:是吗?那怎么行!你不要命了?孝三,赶快给我停下来!

  武百祥一边拉着孙孝三,一边对苏庆祥说:赶快备马车,送孝三回家,让他在家歇三天之后再来上班。

  孙孝三:不行!不行!我刚刚研究出点儿眉目来,你让我歇三天、那不全忘了?

  武百祥:什么叫不行!忘就忘!我宁可不要这种糖果,也不能累垮了你这个人!

  31.同记食品厂      外      日

  一驾马车备在门旁,武百祥亲自扶孙孝三上得车去,孙孝三显出很不情愿的样子。

  武百祥、赵禅唐目送着马车驶出大门。

                (第十八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