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百祥纪念馆
您现在的位置:  >> 国人心中的武百祥 >> 36集电视剧《武百祥》 >> 正文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第十六集  李明远初显手段           ★★★
第十六集 李明远初显手段
作者:钟福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3 更新时间:2010/7/4 10:38:02

 

  1、武百祥:李先生,拿笔来。

  李明远从桌案上取过一张信笺,又拿起毛笔,摘下笔帽,将笔在墨池里蘸了蘸,一并递给百祥。

  百祥从怀中掏出那张署名木日袁的考卷,照着考卷上的诗,在信笺上四字一断、四字一断的复录了一遍。顺写成:明下三四,远榻天海,来龙走为,哈发人家。

  武百祥:你们再看看这首诗。

  赵、徐二人默念了一遍,还是不解。

  武百祥:你们再横着念一遍。

  徐信之:明远来哈,下榻龙发,三天走人,四海为家。(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赵禅唐:这个木日袁是咋回事呢?(突然醒悟)啊!是李明远三个字每个字的一半儿啊!可真有你的,李先生啊。你这个玩笑开得可不轻啊!我们差一点把个韩信给打跑了。

  武百祥止住了笑声说:不!是赵云,是赵云。

  赵禅唐:对,对,赵云,赵云。可你这赵云发脾气了,我们这儿刘备还不知道呢。

  李明远:不敢当,不敢当,我李明远怎敢和赵子龙相比呢。

  徐信之:李先生啊,你来得正是时候,目前同记正缺人手呢。

  武百祥:李先生,你们赵老板的丧事处理完了?

  李明远愣了一下:哦,您是怎么知道的?

  徐信之: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了如指掌!

  李明远:赵老板这个人生性多疑,对谁都信不过,一天天地总捉摸人,结果到死的时候,谁都不靠前。还就是我,前前后后的张罗,安排也算妥当。

  徐信之:大明染制厂以后咋办呢?

  李明远:爱咋办咋办吧,我是管不着了。就在赵老板入土的第三天,马喜成他们几个人,和赵老板的儿子争权夺利、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就悄悄地跑到哈尔滨来了。

  赵禅唐:对,对,明智之举,明智之举呀。跟他们这些小人斗气有啥意思。咱们哥几个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该有多风光!

  徐信之:李先生,其实我们武百大早就料到你迟早会来同记的,只是……”

  李明远:只是什么?

  徐信之:只是没料道你会来这一手——参加同记的招工考试,并在考卷上把我们大老板给戏弄了一番。

  众人开怀大笑。

  武百祥:李先生,你真是个才子啊,听我们主考官说,你的珠算仅用了不到人家一半的时间就交卷了?

  李明远:我用的全是心算。我不过是想告诉你们几位,我李明远不是单凭关系来同记的。

  武百祥:假如你这首断头诗也好,断层诗也好,我们要是没看出来呢,你会怎么办?

  李明远:那我就真的云游天下,四海为家了,也落得个逍遥自在……不过,我想,若大个同记,人才济济,不至于连我这么点儿雕虫小技都看不破吧?

  武百祥:说正经的,李先生,你是怎么想到报名参加同记招工考试的?

  李明远笑着说:是这么回事……我早听说过同记的声誉,更是久闻你武百祥的大名,再加上我们在日本一见,彼此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可终究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我总得有一个感性的认识吧,于是,我来到了哈尔滨之后,乔装打扮了一番,先来看看同记的环境。

  2、(闪回)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营业室  鞋部  内  日

  李明远一副穷酸狼狈的打扮来到同记,东瞅瞅,西逛逛,来到鞋帽部柜台前。

  李明远:伙计,请把上边那双红色的皮鞋拿给我看看。

  店员:请问您要多大码的?

  李明远:我就要看看那双,不管多大码。

  店员踩凳取鞋予之。

  李明远左看右看,摆弄来摆弄去,还之。

  李明远:你再给我看看那一双。

  店员又按李所指取而予之。

  李明远连看带试,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好一会儿,又把鞋还给了店员。

  李明远又指着另一双摆在高处的鞋子;你再给我拿那双看看。

  店员登梯取之,递给李明远。李又看又试,又挑毛病,最后还是没要。

  李明远就是这样接二连三没完没了地先后要了七、八双皮鞋,店员不厌其烦,最后李还

  是没买鞋。

  李明远:你们这些鞋做工粗劣,样子陈旧,都不合我意,收起来吧。

  店员:先生,我再给您拿别的样子的挑挑吧。

  李明远:行了,不看了。再挑也是这玩意儿,没啥意思。说罢,大模大样地走开。

  周围顾客都很看不过眼,纷纷向其投以鄙夷的目光。

  店员:先生,过两天我们还来新样子的,请您下礼拜再来看看。

  李明远回过头来,认真地看了看那位百问不烦、百拿不厌的店员,尔后向他一笑,摆了摆手,走开了。

  李明远依序浏览着各部的齐整的各种商品的货架和标得清清晰晰地物价牌,暗暗点头。

  3、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营业室 布疋组  内   日

  李明远来到布疋柜台前,看着店员在为顾客丈量白布,旁边还有几位顾客在等候。

  李明远:哎,伙计,你能不能动作快一点?

  店员抬眼看了一眼李明远,委屈地:还嫌慢?你没看我这儿忙了一头汗吗?

  李明远冷笑一声:就你这两下子还来站栏柜?

  店员满脸通红,没作声,依旧丈量。

  动作并不算慢的店员被李明远这句话气得有些手忙脚乱了,顾客有的皱眉头,有的劝慰。

  某顾客:别着急,小伙计……”

  另顾客:这位先生说话也太损了,我看他就不慢了。

  顾客之三:是啊,有能耐你来照量照量……哼!

  李明远笑呵呵地:我看也是,还是我来照量照量吧,小伙计,你先歇歇,我来替你……”

  众顾客惊异,店员欲止又无奈。

  李明远向某顾客:你要什么?

  某顾客:我要白花旗,二十七尺八。

  李明远抱布在胸,刷地一抖,伸展开去,如白瀑飞去。他连抖了几下,尔后执尺在手,飞速地丈量开来。量到结尾时,又熟练地让出半寸,然后用指甲撕开了一个小口,两指一夹,的一声,扯断了,然后又熟练地打了几个对折,迭好,又取过一张包装纸,迅速地捆好。

  众顾客十分惊讶,店员渐愧不已。

  李明远:看见了吧?这才有资格当店员。说罢,扬长而去。

  4、(闪回)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顾客休息处   内  日

  李明远坐于桌前慢慢品茶,身旁还有一老者在看报。李明远故意把茶水弄洒在桌上。

  李明远向站立一旁的店员说:喂,伙计,没水啦……”

  一伙计赶忙提壶过来续水。

  老者见水洒于桌上,便想用手中的报纸擦拭。

  店员:谢谢你老,我来吧。

  店员用抹布拭桌。老者又拿起报纸。

  李明远向老者作揖道:您看,真抱歉。

  老者笑了笑:没什么……”

  李明远眼睛突然发现报纸上的一则广告。

  李明远:你老让我看看。

  老者予之。

  李明远认真地看起这则广告来。

  (特写)广告文字:

  同记招录店员:

  本店为扩大经营,拟新招店员100名。条件:男性,16——25岁,五官端正,品行良好。高小以上文化,家住本市。考试科目:国文、算术、珠算。报名时间:民国十年九月六日。报名地点:同记后院礼堂。(闪回结束)

  5、龙发客栈  内   日

  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三人听罢大笑,李明远自己也笑得前仰后合。

  李明远:只是不知道我考的成绩如何?列位考官可否满意?

  徐信之:…………这哪里是我们考你,分明是你在考我们啊!

  赵禅唐:可不是咋的,你说,你这首诗我们要是看不懂,岂不失了栋梁材!

  武百祥:李先生,你经过私访,对同记的服务印象如何呀?

  李明远:……我是初来咋到,不敢枉加评论。

  武百祥:从今天起,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快,说说看……”

  赵禅唐:是啊,古人说过身在庖厨,久而不闻其香,居临茅厕,久而不闻其臭,还是旁观者清嘛。

  徐信之:李先生,啧!说说……”

  6、(接) 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经理室  内  日

  李明远:既然三位这么诚恳,我就谈谈我的看法。商业服务的好坏分两个方面,一个是态度,一个是技能。若单从服务态度来讲,我们同记是够热情周到的了,而且做到了百问不烦,百拿不厌。这完全可以和日本比美。可是若从服务水平来讲,还是有差距的,比如说商品知识的全面掌握呀,操作技术的熟练程度啊,等等,还有待加强。这一点,同记在哈尔滨,也许不算落后,可是照日本,那是没法比的。

  三人连连点头称是。                               

  李明远:因此,从完整的服务来讲,我们还有很大差距。

  武百祥:李先生,那么你认为怎么才能尽快地解决这个问题呢?

  李明远:若想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办法就是抓职工教育,办夜校。利用工余时间,组织店员学文化,学业务,熟悉商品知识,熟练操作技能。

  武百祥:好,说得好。

  赵禅唐: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你说的这些,正是武百大现在着手做的事情。

  李明远:哦!

  赵禅唐:早在民国四年,武百大就在同记工厂办了职工教育班。商店的店员、工厂的工人都到那里学习。连续办了两年。民国七年春天,武百大又和吴子青资助邓洁民创办了东华商业学校。第一届的学生很快就要毕业了。教学质量不错,邓洁民答应给咱们10个人。最近武百大又在积极筹备办一所完全由同记独资的商业学校。专门培养我们自己的职工。

  武百祥笑呵呵地摆了摆手:明远说的极是。我们同记要称雄东北,店、职员的素养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夜校我们虽然五、六年前就办过,但是没能很好的坚持。同时,在教学内容上也缺乏系统性和理论高度,办了两年就停了。后来资助邓洁民办的东华商校,主要是为社会培养商业人才尽点力,同记本身借力不大。

  我的想法是办一所我们自己的长期性的职员、店员训练学校。这个学校的宗旨在于,要在我们同记的店员和工人中培养出一批既有较高的商业理论知识,又有相当熟练的实际操作技能的人。对职工、店员进行分期分批地脱产轮训,对新招收的练习生进行岗前培训。每期六个月。由我们几位经理和有经验的执事、部长们直接授课,还可适当聘请商校教员和社会上商界名流来讲课。全体店职员学习一轮之后,再重新轮,学习更新的知识。这样不断地学下去,使我们这个学校培养出来的人,一个个拿到外边去,都能达到当经理的水平。

  众人大笑。

  李明远:同记的店员要都到外边当经理去,那你不亏了吗?

  武百祥:亏了我也心安理得。这个事儿目前还只是个想法,现正在重金招聘教员。估计明年初能正式开班。

  李明远:那好,到时候我可以讲外柜知识,给碗茶水喝就行,不用重金

  武百祥:到时候肯定少不了你的角色。

  徐信之:只是你可不能净教学生们写些个稀奇古怪的诗啊。

  众人笑。

  7、(接)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会议室  内   日

  武百祥:说到这儿,我又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不仅要培养现有的职工,还要面向社会招募人才。当今世界是个竞争的世界,尤其是商界,更是如此。竞争的实质是人才的竞争,特别是位于我们这些主帅和士兵之间的中间人才,尤其重要。谁拥有这样的人才多,谁就能打胜仗。因此,我们要不惜重金,不惜以优厚的条件和待遇,面向全国招聘管理人才和专门技术人才。

  徐信之:对于同记来讲,当务之急还是技术人才。我们同记的过人之处是前店后厂,工商并进。商,我们在顾客中,有良好的信誉;工,我们在自己的工厂里,有响当当的名牌产品,两者互相依存,创出了同记的辉煌。目前我们工厂的名牌有英式帽、白熊牌袜子、红棉牌毛巾等等,这些都是工业品,唯独缺乏名牌食品。所以眼下急需的是努力开创自己的食品名牌。

  李明远:要开创名牌食品,首先得要有名牌技师。

  武百祥:不错,我们眼下所缺乏的恰恰就是食品方面的名牌技师。

  李明远:可有什么线索?

  武百祥:这线索倒是有,只是……”

  李明远:只是什么?

  武百祥:这个人他不在哈尔滨。

  李明远:在哪儿?

  武百祥:在天津。

  李明远:莫非武先生说的是天津一笑轩的糕点技师——苏庆祥啊?

  武百祥振奋的:不错,正是此人,怎么,你认识他?

  李明远:认识倒不曾认识,因为他点心做得好,名声在外——人称天下第一糕点王。

  武百祥:是啊,这个人专做各种京式糕点。

  李明远:他不仅仅擅长做京式糕点,还做得一手绝妙的洋点心。他爹是前清宫廷御膳坊的,专给皇上做点心。他爹把全套手艺都传给了他。他本身还在俄国学了五年做洋点心的手艺。

  武百祥:你可曾尝过苏庆祥亲手做的点心?

  李明远:一笑轩的点心我倒没少吃,但确保是他亲手做的,我仅吃过一块。他亲手做的点心,是很难买得到的。外边卖的一般的都是他的徒弟们做的。

  武百祥:那么你是怎么吃到了由他亲手制做的点心呢?

  李明远:我们赵老板和苏庆祥沾点儿亲。有一次,赵老板去天津办事儿,回来时捎回一盒苏庆祥亲手做的点心,给了我和马喜成每人一块。那式样、味道、口感确实不一样。

  武百祥:你说说怎么个不一样法。

  李明远:那盒点心叫芙蓉酥。形状似一朵乍开的芙蓉花,颜色为嫩月黄色,皮儿极酥、极脆,薄薄的,有千层百层,用手轻轻一捻即成粉末,馅儿是枣泥玫瑰,细腻香甜……”

  徐信之吧哒吧哒嘴:你说得我口水都上来了。

  三人笑。

  徐信之:他能做72种中式点心,36种西式点心,种种独特,样样称奇。他是一笑轩的宝贝,怕是不大好请啊。

  李明远:让我去试试看。

  徐信之:你要是真能把他请来,可给同记立大功了……”

  武百祥北京还有一个糖果大王,叫孙孝三。明远,这个人你听说过吗?

  李明远:这个人,我没听说。

  武百祥:这个人家住天桥,手工作坊生产糖果。他生产的糖果中外驰名。有好些外国人每年都到北京专程来买他做的糖果。其中有个日本糖果业的老板,他把孙孝三生产的糖果买回去,逐样的研究仿制,可怎么也做不出孙孝三的那个味儿来。

  李明远:这个人我也照量照量。

  赵禅唐:这两个人都不是很容易请的。

  李明远:我想,凭武先生的威望和同记的名气,他们会来的。

  武百祥:我有啥威望啊?全靠你的三寸不烂之舌了。明远,你记住我的话——只要他二人能来哈尔滨,他们提什么条件,你都可以答应。

  李明远:好,我记住了,我明天就出发。

  赵禅唐:你看看,跟武百大一样的性子。

  徐信之:李先生,还是歇两天再去吧。

  李明远:不必,我这个人性子急,该办的事儿说办就办。

  赵禅唐:要是能在大罗新正式开张的那一天,能卖上他二人亲手做的糕点和糖果,那可就漂亮了……”

  武百祥站起,凝重的:明远啊,有把握吗?

  李明远:不就这么点事儿吗?我一定把这两个人请来。算作我来同记的见面礼。若完不成使命,我李明远不回来见你们。

  武百祥摇了摇头:那可不行!你比他们俩更重要。最好能把他们俩请来,不!一定要请来。不过要是一旦请不来,你就赶快回来。我还有一件大事儿等着你去办呢……”

  李明远:还有什么事儿?我一并办了就是了。

  武百祥:那件事儿更是非同小可,以后再说吧。

  李明远:也好,那件事儿算作我的第三件见面礼。(一拱手)武百大、禅唐兄、信之,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8、三次扩建后的同记   徐信之经理室    内   日

  武百祥正与徐信之议事,门外响起叩门声……

  徐信之:请进!

  门开处,进来一位年轻人,彬彬有礼的敬了个礼:武先生,徐先生……”

  武百祥一下子认出来人,兴奋得站了起来:——————”

  韩幼华急步上前,与武、徐二人握手。

  徐信之:小韩,怎么——你毕业了?

  韩幼华微笑着点头:嗯。多谢你们二位的悉心关照,使我得以顺利地在海外完成学业。

  武百祥:好哇,你来得正是时候,同记的新营业楼很快就要开张了,你抓紧设计一批中西合璧的陶瓷花瓶,然后去一趟唐山,尽快烧制出来,争取新楼开张时摆上柜台……”

  徐信之一笑:武百大,你也太急了,人家小韩刚来……”

  韩幼华:没事儿,我马上着手设计。

  武百祥:是啊,我是急了点儿,你先下去休息,待会儿徐经理安排你住下,工作的事儿明天再说……”

  韩幼华: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说罢,出。

  某职员敲门进:武总经理,电报。说着,把手中电报呈上。

  武百祥急忙接过电报,展开电文,目光在纸面上一瞭,顿时喜不自胜,冲着徐信之问:信之,你猜是谁来的?

  徐信之微微一笑,不假思索的:那还用问——明远呗!

  武百祥:你猜什么结果?

  徐信之:天津请人的事儿办成了,对不?

  武百祥哈哈大笑:信之啊,你真是太聪明了!难怪人家都叫你小诸葛呀!

  徐信之:哪是我聪明啊,答案都写在你脸上呢!

  二人同时大笑。

  徐信之从武百祥手中接过电报,边看边说:这个李明远,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呀!我当他这事儿办不成呢!

  武百祥:下一个——北京的孙孝三,他还能办成,你信不?

  徐信之眨了眨眼睛说:我信,我信……”

  二人复开怀大笑。

  9、哈尔滨火车站    外    日

  出站口挤满了接站的人。武百祥、徐信之率几个职员守候在离出站口五六米远的地方。

  刚下车的乘客接连涌出……百祥等目不转睛的一一的辨识着出来的人。

  10来个背着行囊的、生龙活虎般的小伙子,亲热地簇拥着一个40岁上下年纪的中年人, 

  由站里向出闸口走来。

  武百祥看了一眼徐信之,用手一指:你看,那个人准是苏庆祥!

  徐信之点了点头:嗯,没错……”

  武、徐二人迎上前去。

  武百祥:苏师傅……”

  苏庆祥一看气度不凡的武、徐二人,感觉到了他们肯定是同记派来的接他们的人,冲着二人一拱手:我是苏庆祥,谢谢二位来接我们!

  徐信之:这位是同记的总经理——武百祥。

  苏庆祥诚惶诚恐的:哦,不敢当!不敢当!怎么好劳您先生亲自来接我?

  武百祥亲切地握着苏庆祥的手说:苏师傅,一路辛苦了!这位是同记经理徐信之。

  苏庆祥赶紧与徐握手:你好!在天津就听说你的大名,只是无缘一见,这回好了,我来您的麾下效力了……”

  徐信之:哪里!有缘的人总会走到一块儿的。

  苏庆祥用手一指身后的徒弟们:这些后生都是我的徒弟。(又向徒弟们)小的们——还不快给武大爷、徐大爷磕头!以后就是这两位大爷赏咱们饭吃了。

  众徒一下子齐刷刷的跪了一地:武大爷好!徐大爷好!谢武大爷、徐大爷赏饭!

  武百祥:快快起来,清政府都完蛋了,不兴这套了……”

  武百祥和徐信之亲切的搀扶孩子们……

  武百祥带来的人热情的上前,帮苏庆祥的徒弟拿东西……

  武百祥、徐信之亲切的与苏庆祥边走边谈……

  11、哈尔滨  同记工厂   一处宽敞的厂房   外内景交替   日

  一个宽绰而洁净的院落,里面有几座2—3层高低不等的厂房。这就是同记工厂。同记工厂现有的厂子是:制帽厂、牙刷厂、毛巾厂、服装厂、织袜厂、毛织厂等。还有一栋空闲的小二楼。

  武百祥领着苏庆祥及苏的一帮徒弟来到小二楼跟前,问:你看这房子咋样?做食品厂够用不?

  苏庆祥上下左右的张望着:好,好,好……满不错,满不错……”

  武百祥:那好,这地方就做食品厂了,就由你来担任食品厂的厂长。中不?

  苏庆祥:我,我……这么重的担子……交给我?你看我行么?

  武百祥:这个食品厂厂长非你莫属,你看看该进什么设备,就抓紧进,一切由你说了算,争取1010号大罗新开业的时候,把你和你徒弟们制作的糕点摆上柜台,没问题吧?

  苏庆祥微笑着、信心十足的:你老就瞧好吧!” 

  12、哈尔滨    同记新楼——大罗新基建工地  外  日

  武百祥和赵禅唐、徐信之等人在即将完工的大罗新基建工地视察……

  李明远突然出现……

  武百祥异常惊讶的:噢,名远,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武、赵、徐三个人连忙迎上前去,与李明远亲切握手,并期待的望着李明远的眼睛……

  李明远沉着面孔回望着三人,一声不吱……

  武百祥失望而低沉的:怎么样啊——明远?是孙孝三……他不肯来?

  李明远依旧面无表情。

  武百祥抚摸着李明远的肩头:他不来就不来吧,你能请来个苏庆祥,这功劳已经不小了……”

  赵禅唐:算了吧,名远哪,你已经尽力了,别难过了……”

  李明远仍是不动声色。

  赵禅唐对徐信之说:信之啊,你,名远这儿正上火呢,你倒是说两句安慰的话呀!

  一直在偷偷观察明远神态、未动神色的徐信之,再也按耐不住了,噗哧一声笑出声来说:我安慰他什么呀?他不是说了么——要是请不来人他就走人,那就让他走好了!

  赵禅唐简直懵了,张大了眼睛困惑的望着徐信之,说不出话来。

  武百祥偷偷的扫了一眼李明远,顿然间也焦虑全消了,随即也按耐不住地笑出声来。

  赵禅唐:你们搞的是啥名堂啊?

  武百祥:还是让明远自己说吧。

  李明远:我要是请不来他……(故意的停顿片刻)那我还是李明远吗?

  赵禅唐的情绪顿时由低沉变得高昂起来,用手指点着李明远,笑得前仰后合,武、徐、李三人也大笑不止。

  徐信之边笑边捶打着李明远的胳膊说:明远哪,明远,你这个宝贝呀!

  李明远问徐: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不是无功而返呢?

  徐信之:你呀,表面上故作矜持,可你的眼神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我是谁呀?你能骗得了我?

  武百祥:要不人家咋叫你小诸葛呢!

  赵禅唐:什么小诸葛!你竟挑好听的说,是徐小鬼!

  几个人又是一阵哄笑。

  武百祥:明远哪,快说正经的!我都要急死了!

  李明远笑了笑,轻松的说:我和孙孝三一起回来的,刚下火车。我把他安顿到宿舍之后,就向你们报喜来了。

  武百祥:是吗?好哇!(一挥手)走,咱们看看孙孝三去。

  李明远回身看了看即将完工的大楼,露出满面喜色……

  武百祥:明远哪,请这二位师傅来哈尔滨,费了不少劲吧?

  李明远:唉!别提了,好歹把他二位请来了,就算赢了……”

  武百祥:看来中间的过程一定挺有意思……”

  徐信之:明远哪,说说,让我们听听。

  李明远:还是别说了……”

  赵禅唐:明远,啧,说说嘛!

  李明远:好,那我就说说。先说苏庆祥吧,应该说,一笑轩的王老板一直对他都挺好,给他的薪金也不低,他干得也挺舒心。可正是因为苏庆祥有这么一套好手艺,人长得又漂亮,所以,王老板的太太偷偷的喜欢上他了,曾五次三番的勾引他……”

  徐信之:喔,还有这等事?快说给我听听。

  13、(闪回)天津  一笑轩作坊   和面房  内   日

  苏庆祥正在和面,老板娘笑咪咪的走入,不住的向苏抛媚眼,苏一脸正气,不为所动。这时苏的徒弟来找师傅,老板娘连忙沉下脸来,装作视察的样子……

  14、(闪回)一笑轩作坊   烤炉房   内   日

  苏庆祥正在与徒弟整理刚刚出炉的糕点,老板娘闯入,对苏说:苏师傅,当家的请你上我们屋里来一趟……”

  苏庆祥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去。

  老板娘返身先回。

  15、(闪回)一笑轩   王老板卧室   内    日

  老板娘对着镜子梳理头发……

  响起敲门声……

  老板娘赶紧迎出:哟,庆祥,来了!

  苏庆祥点了下头,进屋:王掌柜呢?

  老板娘:在里屋呢。说罢,反锁上了房门。

  苏庆祥茫然地站在屋里。

  老板娘返身急匆匆的热情地迎上前去:哎哟,我的庆祥,你倒是坐呀!

  老板娘说着,推着苏庆祥坐在床上,随即一把抱住了苏,将面颊向苏的怀里拱去……

  苏庆祥不想把事情弄僵,没有激烈反抗,央求的推拒着:别这样,这样不好……”

  老板娘:好!有什么不好的。我就喜欢你,我一点也不喜欢我们家那老死头子……”

  苏庆祥挣扎着想站起,老板娘死死的抱住苏不放……

  这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苏庆祥和老板娘二人大惊,张皇不知所措……

  门被的一脚踢开,王老板闯进,老板娘猛地推开苏庆祥,哭叫着扑到老板的怀里:哎哟,老头子啊!看看你的手下人……他欺负我……”

  苏庆祥气得目瞪口呆,老板怒不可遏,两步冲到苏的面前,薅住苏庆祥的脖领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俩嘴巴,随即骂道:苏庆祥!我一向待你不薄,可你却干出这种禽兽勾当,你他妈的是人吗你?

  苏庆祥:我,我……”苏庆祥气得说不出话来,冲地上了一口,冲出门去。

  16、苏庆祥寝房   内   日

  苏庆祥满脸怒气地收拾自己的东西。

  王老板走进屋里来,和气地说:庆祥啊,你这是干什么?

  苏庆祥:我要离开你这个魔窟!

  王老板:你怎么耍小孩子脾气呢?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

  苏庆祥气乎乎的停下了手,眼眶里含着委屈的泪水。

  王老板长叹了口气说:刚才是我错怪你了,我不该打你、骂你。不干你的事儿,是我老婆不检点。

  苏庆祥委屈的泪水流淌下来。

  王老板夺过苏手中的衣物,真诚地说:留下吧,啊,庆祥,我知道,我所以能赚这么多钱,全凭你的手艺。你看我没儿没女,也没兄弟姐妹。我一向把你当做我的亲兄弟,你也一向把我这儿当作你的家,咱们处的不是一直都挺好么?我赚的钱不就是咱们俩的吗?你不应该为了一个娘们儿,伤了咱们兄弟之间的和气。你说对吗——庆祥?

  苏庆祥点了点头,眼泪再次涌出。。

  王老板:赶明儿个我帮你张罗个媳妇,一切花销我全包了。

  苏庆祥:可是,可是……”

  王老板:可是什么,我老婆她要是再来纠缠你,你告诉我,我把她休了!你看,咋样?

  苏庆祥:那倒不必,只要你能管住她就好……”(闪回结束)

  17、哈尔滨  某条大街上   外    日

  讲到这里,李明远松了口气,百祥等三人倒紧张起来……

  李明远急切地问:接着说呀,后来呢?

  李明远:这件事儿刚刚过去一个礼拜的时间,我到了天津,通过朋友找到了他。我把他请到我住的光华客栈。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我把同记的概况、武百大的为人和关于建食品厂的想法都跟他说了……”

  18、(闪回)天津   光华客栈   李明远下榻房间  内   日

  李明远与苏庆祥一边饮茶,亲切交谈。

  李明远开门,喊道:店家——”

  店家后生入室,看了看屋中人,道:大爷,您有什么吩咐?

  李明远用手一指茶壶:把剩下的水倒了,再来一壶——还要西湖龙井。

  后生应了一声,转身走出。

  19、(闪回)光华客栈  李明远房间门外  内  日

  后生以盘端壶走至里屋的门外,屋里传出李明远的声音:“……到了同记,人和心,马和套,你才是大有作为的,可别在这个是非之地呆了……”

  后生站住了,偷听下去……

  20、(闪回)光华客栈  李明远房间  内  日

  苏庆祥:我们老板他的确待我挺好,我要是一走了之,也太不仗义了……”

  李明远:庆祥,你可要知道,女人要是碰上个骚性的,那比男人都厉害。她要是再骚扰你,你怎么办?一旦再让他男人知道了,你能说得清吗?你可不要忘了,人家到啥时候都是夫妻啊!再说女人的心肠是最毒狠的。她上次骚扰你,你没让她得逞,却让她在她男人面前出了丑,她能不记恨你吗?她要是哪天设计个圈套来陷害你,你能吃得消吗?

  苏庆祥陷入了沉思

  李明远:你总想着仁义,到时候人家可不一定会对你仁义。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走人吧!等到出了事儿的那一天再走,就来不及了……”

  苏庆祥:你再容我好好想一想……”

  李明远:我说,庆祥啊,你就别犹豫了!赶紧跟着我上哈尔滨吧!我们武百大,那心胸、那气魄、那胆识,无人能比,那才称得上是干大事业的人呢,而且又知人善任……”

  后生开门走入,将壶、碗等摆好,将茶水慢慢的沏上……

  苏庆祥:可是我一走,我那20个徒弟就没饭吃了……”

  李明远:那好办,把你那20个徒弟都带上,我们武老板巴不得你多带几个人呢……”

  苏庆祥沉重的点了点头:那好吧,过些天我安排好了就带人跟你走……”

  后生走开。

  21、(闪回)一笑轩作坊  内  傍晚

  苏庆祥向正在干活的徒弟们悄声宣布了要带他们远走关东的消息……

  0名徒弟兴奋异常。

  透过窗子,见光华客栈后生鬼鬼祟祟的向院里走来,直奔王老板房门……

  苏庆祥一愣,马上回忆起此人在光华客栈为他和李明远倒水的情景……

  苏庆祥安排徒弟们继续干活,自己悄悄走出门去。

  22、(闪回)光华客栈  内  夜

  苏庆祥将客栈后生去王老板家的情形告知李明远。

  李明远:他肯定是去告密了。你们老板说不上会干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情来,你不要回去了,今晚就住在我这儿吧。

  苏庆祥:我担心的是你! 

  李明远:我?我明天一早就换旅店……”

  苏庆祥:我看你今天晚上就该换地方。

  李明远:也好,你先在屋里等会儿,我上趟毛厕……”

  苏庆祥:我也跟你一起去吧,回来咱俩就走人……”

  说罢,二人离开了房间。

  23、(闪回)光华客栈  院中  外

  二人走出房门,来到院中,走进院子一隅的毛厕……

  待二人从厕所出来时,只见七八个人手提棍棒,鬼祟的贴着墙根向李明远的房间奔去。接着,歹徒的一脚把李明远的房门踹开,冲了进去,抡起棍子照着床头就是一顿砸……(闪回结束)

  24、哈尔滨  同记宿舍所在的南勋街上  外  日

  李明远:幸亏我们俩上厕所,不然的话,那天晚上我的小命可能就交待在那儿了!

  三个人唏嘘不已。

  徐信之:这个王老板,真够狠的了!

  赵禅唐:明远也不孬哇!给人家糕点坊的人连窝端了,那人家能饶了他吗……”

  众人笑。

  武百祥在胸前划十:总算主保佑我们明远和庆祥平安无事了!

  徐信之抚掌道:挺精彩!明远,再说说你同孙孝三的故事吧。

  李明远:孙孝三的情况跟苏庆祥不一样,他是哪儿也不想动,就在北京待着。他这个人有点小富即安的思想,虽然有一身本事,却不求大的作为。他家有个小作坊,顾了几个工,手工生产糖果,既不挂牌,也不用出门卖货,每天门口排着长队,产品一出来,一抢而空……”

  赵禅唐:生意做到这个份上,叫谁谁也不愿意换地方啊。

  李明远:不!根本原因是他恪守孔老夫子的父母在,不远游的信条,他的父母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大好,它本身又是一个孝子,他爹妈膝下又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这些年来,也曾有过几家外地的食品厂用高薪金、高待遇来聘他,他都一律回绝了。

  武百祥:那你就在他父母身上下功夫好了。

  李明远: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啊,我到国药店买了棵上好的山参,又到毛皮商店买了一领优等的水獭领子,还买了些个水果点心啥的。在一个北京朋友的陪同下,我到他家接连去了三次,每次两个老人对我们都挺热情,可是一提到实质问题就卡壳……”

  25、(闪回)北京  孙孝三家  内  日

  孙父:我们在北京住得好好的,干吗要上哈尔滨哪!

  李明远:哈尔滨那是块宝地呀!现在建设得可好了,到处是洋楼,洋车,吃的、穿的、用的,一点也不比北京差!你想啊,洋人娇性不娇性?洋人占了哈尔滨人口的一半儿。那地方要是不好,他们能去吗?

  孙父:听说那地方冬天可冷了,尿尿没等尿完就冻成冰棍了……”

  李明远:那是瞎说!哈尔滨的冬天是比北京冷一点,但你二老又不出门,生上火墙,在屋里一呆,能冻着你们二老吗?

  孙母:那生火墙不得多花钱吗?

  李明远:我们老板说了,你们家住的、烧的,包括安家的费用,都由柜上负担。你们将来在哈尔滨的生活,准比在北京要好。

  孙父和孙母互相望望,孙父说:要不等我们老两口和儿子商量商量?

  李明远:不用商量了,你儿子早就同意了。你们老两口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让你儿子到哈尔滨先呆上一段时间,如果哈尔滨不好,或者我说过的话不兑现,他不会再回来!

  26、哈尔滨  同记宿舍所在的南勋街上  外  日

  李明远:就这样,孙家二老总算是让我说活心了。

  赵禅唐:全仗你这三寸不烂之舌了……”

  徐信之:到地方了……”

  武百祥:明远哪,你可为同记立大功了!” 

  27、同记宿舍 某房间(两间房) 内  日

  武百祥握住孙的手:哦,孝三哪,一路上辛苦了!

  孙孝三局促的:没,没什么……”

  武百祥:你的情况明远都跟我说了,难得你对老人一片孝心哪!明远对你们说过的话都算数。房子么,你看看,这套可否满意?如果你满意了,在适当的时候,你再把老人接过来。租金么,柜上给你们负担一半。给你的薪金是月薪140元,你看行吗?

  徐信之:武百大和禅唐的薪金是每月120元,我和明远是110元。

  孙孝三惶惑的:不,不,不,那可不行!普天之下哪有伙计的薪水高过老板的!我的薪水决不能高于你们……”

  武百祥:不单是你一个,我们对苏庆祥也是这样,月薪140,住房两间,房租柜上负担一半。

  这是我们几个经理共同研究决定的。因为你们是特殊人才。如果谁能为同记创出名牌产品,同样也是这个待遇。” 

  28、同记   会计室   内   日

  武百祥正与会计理账,李明远入。

  李明远:武百大,你不是说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要我去办吗?

  武百祥:啊哈……我正想找你呢。坐啊,坐。这又是个大难题儿,你知道不——目前咱们家、包括哈尔滨所有商家,销售的景德镇的瓷器,都不是从景德镇的厂家直接进的货?

  李明远: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说这么多年我们进的江西瓷都是转手货?

  武百祥:一点儿不错,都是转手货,哈尔滨连一家直接从景德镇厂家进货的店铺都没有。

  李明远:为什么会这样呢?” 

  武百祥:原因是我们没入帮,即使有钱,也买不出货来。江西瓷业公司与全国各地瓷业帮会都订有协议,凡是没入帮的,一律不得从江西的瓷器厂家直接进货。” 

  李明远:那咱们入帮就是了……”

  武百祥:谈何容易,咱们关外的商家要入,得入关东帮。我以前曾经派王研臣去办过这件事儿,他先后去了三次,头一次关东帮的各家大爷都拜到了,如果人家肯回拜,这事儿就算成了,可是,一连等了十多天,没一个人回拜。以后我又让他去过两次,这两次更惨,人家干脆连面都没给见……”

  李明远:咱们和关东帮有过什么过节吗?

  武百祥:没有。咱们钱也花到了,不知为什么,就是不让咱们入帮。这个事儿我一直很挠头,这次你去办办看,如果你再办不成,那咱们只好认了。

  李明远猛地一拍桌子,站立起来,愤愤说道:我就不信有我李明远啃不动的骨头。我马上就去!

  武百祥按下了李明远的肩膀:你打算怎么办?

  李明远:兴城,我有个多年经营陶瓷的朋友,我先向他探听探听情况,再决定下一步。

  武百祥:好,名远,此行不要怕花钱,力争把事情办好,如果不行,就抓紧回来。

  29、兴城  顺海兴瓷器店  内  日

  杨君:我说明远哪,你就别白费劲了!这种事儿你咋整也不会有结果的!

  李明远:为什么?

  杨君:咱们俩不外,我向你交个实底儿吧——头年我们关东帮开会了,会上,营口和奉天两家坚决反对你们同记加入关东帮,会议接受了他们两家的意见,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李明远:你能告诉我这两家反对同记入帮的理由吗?

  杨君:世界上有些人对别人使坏,是不需要理由的。我估计,可能是这两年你们同记的风头出得太大了,他们看着眼气吧……”

  李明远气得哭笑不得:真是岂有此理!我们同记革新,管他是好哇、还是坏呀的,离他们八百里地远,碍着他们啥事了?

  杨君:要不我领你去拜拜他们?

  李明远愤然站起:谢谢你!我李明远是从来不向小人作揖的。我就不信没你们关东帮,我买不到江西瓷!

  (第十六集完)

文章录入:王朋    责任编辑:wangp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0-2020 武百祥研究会主办 冀ICP备2020028523号